花店老板娘的冥婚

发布时间: 2018-09-15 来源: 中国文字缘 栏目: 原创文章 点击:

一时谣言四起,人人都说街角花店的老板娘是个鬼新娘。几日门可罗雀,文言清抱着一束玫瑰花离开了花店归家。“今天怎么回来得那么早,言清。”许懿辉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站起了身迎过去,接过文言清手中娇滴滴的玫瑰花。文言清笑了笑,嘴角微微弯起,“可能大家最近都不喜欢花了吧,那我就早点回家,不是挺

花店老板娘的冥婚

  一时谣言四起,人人都说街角花店的老板娘是个鬼新娘。

  几日门可罗雀,文言清抱着一束玫瑰花离开了花店归家。

  “今天怎么回来得那么早,言清。”许懿辉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站起了身迎过去,接过文言清手中娇滴滴的玫瑰花。

  文言清笑了笑,嘴角微微弯起,“可能大家最近都不喜欢花了吧,那我就早点回家,不是挺好的吗?”

  “挺好的。”许懿辉每日早上送女友出门,然后买菜回家完成工作。一路上,小镇里居民异样的目光让他有些不安,又使他有了些许的好奇心。可是,没有人愿意告诉他,异于旁人目光的原因。

  他轻轻地吻了一下文言清的额头,静静地抱着她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文言清眼睛里都是喜悦,温馨甜蜜的气息流淌其中。

  次日,文言清照旧早起去店里。只是,她拒绝了许懿辉的护送。

  “老板,今天您家那位怎么没有出来呢?”隔壁店铺一妇人挤眉弄眼,浑身的肉都在颤抖,讥笑地问道。

  “他在家休息。”文言清礼貌还笑,却惹得对方一个白眼。

  “跟一个死人在一起,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妇人轻蔑地瞥了她一眼,觉得很是晦气。

  花店的生意愈加不好,文言清有些头疼。来到小镇定居已有五年之久,邻居之间关系和睦,却不知为何初恋男友来到小镇后,众人对她远避三尺。

  “你好,请问是文言清小姐吗?”忽然,来了一个陌生的中年女子。

  文言清抬头理了理耳边的碎发,点了点头,“请问您是?”

  中年女子爽朗地笑了一下,大红色的外套衬得她的脸满脸红光,眼睛一直盯着文言清,让她感到很不适,“听说你和一个死人结婚了?虽说这世间无奇不有,但是我这有几张符你可以用上。”

  “死人?”文言清感到十分荒诞,她未婚又何来与“死人”成婚一说呢?

  “小镇里的人都知道,你胆子大却不敢承认,真是可笑之极。”对方的眼睛饱含嘲讽,而又有几分的怜惜,“年纪轻轻的,那么想不开。这符就用你的花来换吧,便宜你了。”说罢,妇人扔下几张皱巴巴的符纸,转身抱起几束名贵的花儿快步离开了。

  望着那一抹大红,文言清有点哭笑不得,又充满了无奈。

  她坐在店门口,晒着暖暖的太阳,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死人”?难道是懿辉吗?明明是一个大活人,却被说成了死人,真是让人… …

  “言清,我们该回家吃饭了。”晒着太阳而不小心睡着的文言清在许懿辉温柔的叫喊声中醒来,她稍稍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由衷一笑。

  “言清,我扶你起来。”许懿辉的手伸向女友,周正的脸上泛起刚柔。

  两人收拾好东西,正准备回家时,一群陌生人站在门口,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其中的眼神,有些愤懑,有些忧愁,有些欢喜,有些痛恨。

  文言清二人疑惑地看着这些人,完全摸不清对方意欲何为。

  “佳楠,你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抛下我们母子二人,为什么?”突然,一个打扮朴素的女子站了出来,哽咽着,声音在发抖,眼睛直直地盯着文言清。

  “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文文了?”一个小男孩跑了过来,抱住许懿辉的小腿,眼泪汪汪,惹人心疼。此时的许懿辉和文言清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这时,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许懿辉大声喝止,“你们都是谁?我并不认识你们,我也不叫佳楠。”

  年轻男子听后愤怒地跑上来打了许懿辉一拳,场面瞬间失控,文言清紧紧抱住许懿辉,而另一个先前说话的女子也同样抱住了许懿辉。+

  哭喊声,咒骂声,纷纷四起,引来了警察。

  坐在警察局里众人浑然不觉做错了什么,仿佛是做了一件光荣的事情。口供录完后,文言清终于见到了许懿辉,眼泪瞬间忍不住流下,其中几分苦楚谁知道呢?

  “不哭,我们都要结婚了。谁,都拆不散我们的。”许懿辉安慰女友,即使唇边有阵阵乌青,依然掩饰不了他的深情。

  他转过身来,冷淡地看着那一群陌生人,轻启薄唇,“并不是你们认为我是谢佳楠,那我就是谢佳楠的。我们可以做DNA验证,这样就知道我是谁了。”

  “你可别作假了,别想着溜,臭小子。”其中一个长相粗犷的男人站了起来,指着许懿辉,“警察,你给我们做主,别让这个臭小子跑了。”

  “这个没问题的,我可以做主。”张警官点了点头。

  一群人按照医院的要求流程走完后,许懿辉留了手机号码给对方的人,为了让他们相信手机号码的真实性还给对方打了电话,他们才放二人离开。

  几日后,张警官让许懿辉和文言清两人来到医院外的小公园。当他们到来时,所约定的地点里只有张警官和当日说话的女人。

  四人各自落座。

  “夏小姐,许先生并不是你的丈夫谢佳楠,你认错人了。”张警官拿出DNA报告,放在夏西的面前。

  白纸黑字,难以反驳。

  长相清秀的夏西穿得很简单,看上去像是一个山村农妇。她的头发有些灰白,眼角的细纹出卖了她的过去。

  “你们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夏西无措的眼神望着不远处的树枝,眼眶渐渐红了。

  “夏小姐,虽然我感到非常生气。也许,是你的苦衷令你失去了理智。”文言清说。

  “我在一个很穷很穷的小山村里出生的,我的母亲是被拐卖的女大学生,生完我弟弟之后被活活打死了。”夏西的眼泪跌落在裤子上,染起一片深色,“我带着我弟弟长大的,后来我遇到了佳楠。他是这个镇上的,当兵之前我们就扯证结婚了。后来,我怀孕了。佳楠还是没有回来,一去不复返的感觉你们懂吗?生下文文,村长说佳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尸骨无存,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文言清递了一张纸巾过去,夏西没有接,而是用粗糙的布料制成的衣袖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佳楠走了,我想这辈子还有儿子,怕什么呢?可是,我的父亲竟然要我再嫁。再嫁也是无所谓的,只要佳楠的血脉文文能好好活着,以后能上学就行。然而,我嫁的人却是一个死人。这就是阴婚。”说着说着,夏西崩溃大哭,眼睛通红。

  大家都感到十分震惊,文言清走过去抱住夏西,此次夏西没有拒绝,轻轻地将头靠在文言清的肩上细声啜泣。她轻拍夏西的后背,无声的安慰有时更让人动情。

  “后来,距离成婚还有半个月不到。有人回村里说,佳楠没死。于是,大伙都跑出来了。我们都想找到佳楠,但是佳楠看我们就像是陌生人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一点都不像,曾经带我爬山摘野果,下河抓鱼虾的人;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抱我,告诉我世界有多美好,再也没人像他对我那么好了。”

  四人静默,他们生长在城镇中,仅仅在过去的故事里看过“阴婚”一说,没想到会真实出现在生活之后。

  “所以,他们以为许先生是佳楠。小镇里的人多数都认识佳楠,偶然一次看到许先生便以为 是佳楠回来了。但是,佳楠早就死了。大伙以为,文小姐是和一个死人结婚。不仅仅如此,还要跟一个有妻儿的死人结婚,让人非常厌恶。只不过,许先生和佳楠长得很像而已。”夏西瞅了一眼许懿辉,磕磕巴巴地将事情说清楚了。

  怪不得大家看他的眼神那么诡异,原来是这样。许懿辉脑子里闪过一句话,实在可笑。

  了解一切起因后,许懿辉带着文言清回了家。她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即将要发生点什么。

  周六下午,文言清照常收拾店铺里的花准备关门回家。

  站在路旁的她遇到了夏西,她走了过来,“文小姐,我有件事情想求你帮忙。”两人年纪相仿,夏西却显得尤为憔悴衰老。

  文言清毫无怀疑地跟在夏西身后,渐渐地,她们越走越偏僻。当她意识到不对劲时,一把拉住夏西的手臂,声色俱厉,“夏西,你要干嘛?”

  转身过来的夏西一脸淡漠,双眼毫无情绪可言,“等下,文小姐就知道 我想干吗了。”说完,她反过手来抓住文言清的手腕,常年忙于农活耕作的夏西力气很大,文言清几乎难以挣脱。

  小镇周边本就人烟稀少,文言清被夏西拽着一直向前走,一条小路满是荆棘野草,不仅划破了她的丝袜,小腿也有淡淡的血痕。

  很快,她们来到一个墓碑前。

  这时,墓碑后走出一个普通的男子,黑黝黝的皮肤,看上去是个憨厚的老实人。只见他拿着一把沾满泥土的锄头,锄头旁边还有一个装着一堆草的竹筐。

  “就这个女人吗?”男子说,沙哑的声音宛如一把钝钝的刀在磨刀石上摩擦发出的。

  夏西没有松手,反而抓得更加用力,她犹豫了一下,像是突然有了坚定的力量那般点了点头,“就是她,林哥,你做到了我就答应你。”

  话毕,林哥一手拎着锄头,一手将文言清用力地拉到面前。小眼睛打量了一番,他完全不在意文言清眼中流露出来的哀求。

  下一秒,林哥迅速举起锄头用力砸向文言清。突然之间,林哥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因恐惧闭上眼睛的文言清睁开眼睛一看,眼泪顷刻之间湿了脸。

  两个警察分别抓住林哥和夏西,扑倒林哥的许懿辉有些狼狈,紧紧抱住文言清,失而复得的心情不可言喻。

  夏西看到两人拥抱的场面,有些触景伤情,抱头痛哭,哽咽地说,“我,我只想给佳楠找个人照顾他而已。我担心,他没人照顾。”

  “所以,你就能把人杀死吗?然后埋在同一个坟墓,你就不担心了是吗?”许懿辉非常生气,他没想到现在还有那么愚昧的人,那么迷信。

  愣愣的夏西没想到对方一言道中她的想法,她咬了咬牙,“因为,我爱佳楠,我真的很爱他。”

  站在一旁的林哥崴了脚,站得不稳,他看到夏西哭了之后有些焦急,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一会,最后憋了一句,“我也爱夏西,只要杀了这个女人埋进去,夏西说她就嫁给我。”

  众人都被林哥的直白震惊了,更是没想到如今竟然还有如此荒唐之事。

  最后,夏西和林哥被带回了警察局。

  果真,爱情使人愚昧,也使人心碎。

  今日互动:

  很多人都是以爱之名来要求别人做你喜欢的事情,其实我们的爱应该是包容理解的,而不是强加于人。

  昨天星标截图中奖伙伴是【可能】、【Atta】、【站在雨中,高傲的傻笑】,记得加米娅发地址给我哦!

  今天我们点赞留言第18名第28名的伙伴米娅将送上礼物

本文标题: 花店老板娘的冥婚
本文地址: https://www.wenziyuan.com/wenzhang/yuanchuang/29535.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中国文字缘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忧虑狄仁杰,你怎么对武则天这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