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只小奶狗

发布时间: 2018-09-05 来源: 中国文字缘 栏目: 原创文章 点击: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三月桃花雪禁止转载1“你就是顾寒生吧,我是你姐姐顾暖生的朋友,我叫安初朵,从今天起,你,由我罩着。”彼时,安初朵正站在机场大厅,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了半个头,一身黑,还戴着鸭舌帽的大男孩,拍拍胸脯说道。也许是安

送你一只小奶狗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三月桃花雪

  止转载

  1

  “你就是顾寒生吧,我是你姐姐顾暖生的朋友,我叫安初朵,从今天起,你,由我罩着。”

  彼时,安初朵正站在机场大厅,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了半个头,一身黑,还戴着鸭舌帽的大男孩,拍拍胸脯说道。

  也许是安初朵的样子太过豪放,从下飞机起就无精打采的顾寒生终于抬起眸子,看向自己面前的女孩子,然后,他不动声色地微皱起眉。

  他高考刚刚结束,临近开学,又碰巧遇上有一场省级乒乓球比赛,比赛的地点和大学正好在一个市,比赛完不久,就要开学。

  原本家里人想跟着来,顾寒生嫌麻烦就给拒绝了。顾暖生不放心他一个人到陌生城市生活,就说认识一个朋友,还是顾寒生准备去念的那所大学的大四学姐,放心可靠。

  放心可靠……顾寒生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绿色格子衫、连衣裙的女生,实在找不到可以称得上放心可靠的地方。

  安初朵没有察觉到顾寒生对自己的不信任,还乐呵呵地想去替他搬行李。

  “不用了。”顾寒生把行李往旁边一挪,躲开了安初朵伸过来的爪子,“重。”

  安初朵听顾暖生说过,她这个弟弟沉默寡言,说话跟蹦金豆子一样,就自动把顾寒生说的那个“重”字,扩写成了——行李重,我自己拿就可以了,不用麻烦姐姐了。

  她很欣慰,是个很会体谅人的小朋友。

  安初朵的哥哥在市里买了婚房,但是最近带着嫂子一起跑到国外发展去了,房子就空了下来,因为离学校近,安初朵就把房子给霸占了。

  她把顾寒生带到房子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安初朵走在前头,开了门,开了灯,待顾寒生看清房子里面的场景的时候,眉头又皱了起来。

  安初朵是服装设计专业,做作品的布料堆了一地,客厅中央还立着一个人形模特,整个一灾难现场。

  安初朵却不以为然,进去的时候,还把挡在门口的一堆布料踢到一旁,给顾寒生开出一条路来。

  “不好意思,有点乱。”安初朵挠挠头,把顾寒生往里引。

  顾寒生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儿再走进去,但好在,安初朵给他准备的房间不错。干净整齐,至少没有各种半成品的服装和人形模特。

  “冰箱里有水果和饮料,我会做饭,但是如果你嫌我的厨艺不好,可以自己做或者叫外卖,但不能直接说我做饭难吃,毕竟我还是有自尊心的……”

  安初朵絮絮叨叨说了好半天,转头却看见顾寒生愣着不说话,就用手指戳戳他的肩膀,“知道了吗?”

  顾寒生不太习惯陌生人的肢体接触,僵直着身体偏开,退开之后才点点头。

  安初朵神经大条,没注意到这些,她要画设计稿,要做服装作品,倒是觉得同居的人安静一点比较好。

  安初朵原本想帮顾寒生收拾一下行李,但顾寒生给拒绝了,安初朵只当他害羞,而且青春期的男孩子嘛,难免有一些小秘密。作为知心大姐姐,安初朵很理解,就自己到厨房做饭。

  等她做好了,顾寒生也收拾好了。

  难得安初朵还有些自知之明,把客厅里的东西给收拾好堆到角落里。顾寒生出来的时候,看见被收拾过的客厅,紧绷的脸色刚刚缓和,余光却瞥到角落里堆成小山的材料,好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顾寒生觉得,自己今天皱眉的次数有点多。

  以后的日子,可能会有些难过。

  2

  顾寒生要参加的乒乓球比赛,是有专门教练跟随的,除了他,还有队里其他的人一起。原本他是要跟教练一起住的,硬生生被顾暖生安排给了这个“放心可靠”的大姐姐。

  第二天一大早,顾寒生便出门去找教练和队友们,他习惯早起,洗漱的声音把还在赖床的安初朵给吵醒了,等他从洗漱好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穿着睡衣,赤着脚,睡眼蒙眬的安初朵。

  顾寒生一直戴着鸭舌帽,进了屋也不摘,刚刚洗漱时摘下来,现在还没来得及戴上,之前帽檐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安初朵一直没看清他的长相。

  现在帽子摘下来了,她揉揉眼睛,然后靠在门边,笑道:“没想到顾暖生那个长相,能有你这么好看的弟弟。”

  安初朵和顾暖生是高学同学,大学之后分开,关系仍是铁得不行。

  因为顾暖生念高中时,顾寒生念初中,阴差阳错,安初朵和顾寒生一直没有见过面,现在一看,安初朵真的后悔没有早一点发现,顾暖生藏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弟弟。

  面对她的打趣,顾寒生保持一张冰块脸,安初朵又说:“我给你煮个面条,吃完早餐再出去吧。”

  顾寒生刚想说不用麻烦,安初朵已经把头发扎起来,转身进了厨房。

  如果说顾寒生是寡言的行动派,那么安初朵就是话痨的多动症,顾寒生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她就端着一碗面条出来。

  只有一碗?

  顾寒生不禁发问:“你的呢?”

  安初朵打了个哈欠,含糊道:“我还要睡,吃饱了就睡不了了。”

  “……”

  比赛在四天后,在这几天里,顾寒生都要去找教练训练,晚上的时候跑回安初朵这里。安初朵也一直在努力做好一个大姐姐,每次顾寒生回来的时候,都能吃到她精心准备的美食。

  之前她说的如果觉得她做的东西难吃可以点外卖,顾寒生已经做好吃黑暗料理的心理准备,可出乎意料的,她的手艺还不错——当然,如果她能把客厅里面的半成品服装整理一下,就更好了。

  顾寒生比赛的前一天晚上,顾暖生打了视频电话来,虽然顾寒生很不乐意,还是被拉来同框,顾暖生和安初朵聊得热火朝天。顾寒生板着脸坐在一旁,努力扮演一个合格的背景板。

  顾暖生和顾寒生这对姐弟,就跟他们的名字一样,一个暖,一个寒,完全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朵朵,明天寒生比赛,你一定要到现场,给我们现场直播。”

  安初朵拍拍胸脯,“放心,等他赢了,我一定会冲在记者前面,冲上去喊,‘这是我弟弟!’”

  坐在一旁的顾寒生这下终于有反应了,把脸转到另外一边,说:“还不一定能赢呢。”

  虽然他之前的成绩都很不错,可是,省级比赛,他还是没有很大把握,赛前焦虑,饶是淡漠如他,也不可避免。

  安初朵也隐隐察觉他的焦虑,把视线从手机里的视频转到他身上,拍拍他的肩,“我相信你。”

  顾寒生一怔,到底是没躲开她的肢体接触,微垂着头,说:“谢谢。”

  安初朵咧开嘴笑了,“毕竟我想出境,万一我被记者拍进去,编排个什么‘乒乓球新星夺冠,女友现身助威’之类的新闻,我就火了,哈哈哈……”

  顾寒生不动声色地别开脸,果然,他不能要求她太正经。

  3

  比赛的地点在市体育馆,安初朵特意起了个大早,跟顾寒生一起赶去比赛的地方。

  队友们知道顾寒生住在姐姐朋友的家里,可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姐姐,纷纷出言调侃。

  运动的大男孩,一个个长得三大五粗,把安初朵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饶是安初朵再怎么神经大条,也招架不住露出窘样。

  顾寒生戴着鸭舌帽,正听教练给他分析对手的资料,余光瞥到这一幕,眸子一沉,跟教练说了一声,便走过来穿过人群,从后面抓安初朵的后衣领把她拎出人群。

  安初朵正蒙着,被拎出人群之后转头,对上帽檐下顾寒生的脸。

  被凑得这么近,顾寒生有些不自然,松开她之后移开视线,道:“他们就那样,不用理。”

  安初朵点点头。

  一米六出头的安初朵跟一米八的顾寒生站在一起,完全是最萌身高差,加上安初朵性格纯良,到哪里都是懵懂的迷糊样,顾寒生却是行走的大冰山,少年老成,不明白的人,估计会把他们认成情侣。

  就连教练也凑到队员身边八卦道:“阿寒不会是为了跟女朋友住,才跟我们说那个是姐姐的朋友吧?”

  到顾寒生比赛的时候,安初朵就坐在教练旁边看着,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脱下鸭舌帽准备放在椅子上,安初朵却伸手。

  “我帮你拿吧。”

  顾寒生怔了怔,还是把帽子放到安初朵手中。

  安初朵运动废材,对这种竞赛更是一窍不通,不过她也不需要看懂,因为她的目光一直在顾寒生身上。

  虽然前一天晚上还在焦虑,可上了赛场,顾寒生的专业素质就容不得他犹豫,八强,四强,直到最后的决赛,他都一直认真对待。

  安初朵没有忘记给顾暖生录视频,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揪着鸭舌帽,心也跟着揪起来,这种紧张感,直到她身边的队员爆发喝彩声的时候,才彻底松懈下来。

  顾寒生的神色比上场之前松懈了不少,他走回来的时候,安初朵关了手机,拿着帽子站起来。

  安初朵站在高他两级的台阶上,终于比他高了一些,她笑着把鸭舌帽扣在他头上,笑得比自己得了冠军还开心。

  也许是拿了冠军心里畅快,一直冰山脸示人的顾寒生对上她的眸子,勾着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很少笑的人突然笑了,那效果,是万分惊艳的,而且,顾寒生本身也长得好看,安初朵觉得自己是被蛊惑了,不然也不会魔怔地张开双手,弯腰抱住了顾寒生。

  顾寒生身体一僵,安初朵却不以为然,双手环着他,还在他的背上拍了拍,一副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欣慰感,“我们家寒生,果然是最棒的。”

  顾寒生凯旋而归,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现在他被抱住,大家都看在眼里,这……这……这……大冰山顾寒生被抱了,而且,他还不反抗!

  安初朵那个拥抱只维持了几秒钟便结束了,可当她直起身子,却发现顾寒生低着头不再看她。他戴着帽子,一低头,帽檐完全把脸挡住,她看不清他的脸,却能看见他露出帽子外面的耳朵。

  白玉般的耳垂,现在透着娇嫩欲滴的粉红色。

  不止是安初朵,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一个正在喝水的男生当场就喷了。

  “哈哈哈,大冰山脸红了,能让顾寒生脸红,姐姐你也是个绝佳的人才。”

  顾寒生转头,一双眼睛死瞪着他,安初朵笑着拍拍顾寒生的头,“男孩子嘛,害羞一点才可爱。”

  4

  颁完奖,一群大男孩闹着要聚餐,教练拗不过,只好答应了。

  作为“家属”,安初朵也跟着去,结果,原本是顾寒生的庆功宴,安初朵反倒喝多了,度数高,却不烈的果酒,被队里一个男孩子掺了其他的酒,她不知道,闻着味道好闻,就当成饮料来喝。

  顾寒生以为她喝的是饮料,就没有拦,等发现时,她已经喝醉了。

  好在她喝醉了比较安静,不吵不闹,就趴在桌子上睡觉。

  等聚餐结束,顾寒生只能把她背回去。

  安初朵就趴在他背上,小脑袋垂在他颈窝处,呼吸均匀地轻挠着他敏感的皮肤。

  顾寒生从小就是很优秀的男孩子,小小年纪就拿到各种乒乓球比赛的冠军,追他的女孩子也不少。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哪个女孩子,就连顾暖生有时候想抱他,他都觉得不自在,顾暖生还开玩笑,说他该不会是个Gay吧。

  就像刚才,安初朵喝醉了,如果不是队友和教练都说让他背她回来,他估计会守在那里等她自己醒过来。

  他原本以为……是的,原本以为,自己背安初朵回来,会格外别扭格外难受,可现在,出乎意料地,他并没有任何的反感。

  女孩子就算喝多了,也是比男孩子优雅的,淡淡的酒香味萦绕着顾寒生,他觉得,自己可能醉了,不然,不会这么反常。

  安初朵第二天是被饿醒的,她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酒味汗味混合在一起,味道难以描述。她闻了一下,马上找了衣服去洗澡。

  顾寒生原本在自己房间里看比赛视频,听见声音,猜到她已经醒了,就出来想给她做早餐。

  顾暖生和安初朵的生活作息差不多,顾寒生照顾顾暖生已经照顾出门道来了,他之前熬得软糯的小米粥现在正好出锅,他又做了几个小菜,等安初朵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闻到香味儿。

  她等不及,头发还湿着就拿着小碗去喝小米粥,顾寒生把小菜端出来的时候,她正鼓着腮帮子吃东西,看见顾寒生,含糊道:“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你会做饭啊。”

  顾寒生把盘子放到她面前,“你也没问啊。”

  安初朵:“……”

  行吧,她的错。

  教练和队友比完赛,就回去了,顾寒生留在安初朵这里,等待几天后的开学。

  小区里有乒乓球台,日常都是被锻炼身体的老大爷霸占着,顾寒生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每天都是跑到很远的地方练球,光是来回车程都要一个多小时,安初朵看他每天跑得辛苦,就带他到楼下跟老大爷们打。

  顾寒生不从,她就拉着他的手,硬是把他拉到楼下。

  安初朵从大一就一直住在这个小区里,加上性格讨喜,她跟那些老大爷已经混熟了。她一下去,就跟老大爷们混在一起,顾寒生跟在她身后,脸躲在鸭舌帽帽檐下,拘束得不行。

  安初朵把他往大爷们面前一推,自豪道:“大爷,这是我弟弟,市乒乓球比赛的冠军,拿来给你练练手。”

  一听市乒乓球冠军这个名号,大爷们都兴奋地把顾寒生给围起来。顾寒生这下更拘束了,安初朵想松开他的手,却被他反手拉住。安初朵回头,正好对上顾寒生慌乱的小眼神。

  安初朵突然觉得,自己有种把小孩子丢掉的罪恶感。

  没办法,她只能问大爷要了一个球拍,跟着他留下来一起打。

  但不得不说,只要拿上乒乓球拍,他的注意力就会完全专注,不过顾忌对方是个退休老大爷,他就打得比较随意,也因为心情比较轻松,打得也比较开心。等他赢了一盘下来,就看见安初朵呼哧呼哧跑去捡球。

  安初朵实在对这种球类完全没有一点天赋,几乎是发一个球就捡一次球,顾寒生看不过去,走过去教她。

  她握球拍的动作不标准,顾寒生纠正了几次,最后直接握着她的手纠正。

  安初朵还在发愣,手背上就覆上温热,她一愣,等反应过来之后脸就开始发烫。

  老大爷在旁边瞧出端倪,都停下来看着。

  其实顾寒生握住她的手的时候,也是心头一颤,目光下移,看见她红透的耳垂。(原标题:初恋物语:送你一只小奶狗)

  未完

  大家想看后续,可以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

  搜索“三月桃花雪”或者“初恋物语

  就可以找到这篇故事咯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本文标题: 送你一只小奶狗
本文地址: https://www.wenziyuan.com/wenzhang/yuanchuang/26138.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中国文字缘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老婆带闺蜜回家,半夜却发现她...今日小暑!民间吃“三宝”,你知道是哪“三宝”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