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昙花一现

昙花一现

2019-01-23 08:23:16 作者: 颜夕溪 1626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一、昙花一现,与你初见

初遇昙花是在中山路上一家叫发如雪的发廊里。当时,她穿着冷艳妖娆的火红色连衣裙,如一只发了疯的狮子般,用尽世上所有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对面胖胖的发型师。胖男人低着头一语不发,不太好看的脸早已因紧张而扭曲变形。

这种荒乱、尴尬而又充满火药味的气氛持续了好久,直到发廊里其它顾客按捺不住了,纷纷歇斯底里叫了起来。

“吵什么吵,视我们不存在嘛,小姐,吵架也要选择时间……”

“就是啊,排队到现在了,我可不想白来一次……”

“我做一次头发容易吗,还摊上这种事,切……”

昙花愣住了,下意识地安静了几秒钟,然后一把推开玻璃转门就准备离开,走时还是没忘朝对面胖男人狠狠地丢下一句,“再敢剪坏我头发,跟你没完!”

看着她的离去,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过她落下的钱包,急匆匆的追了出去,“小姐,你的钱包……”

二、一缕暖风吹向两岸,此岸是你,彼岸是我

我跟昙花的相遇被我称为:两个女人的冥冥注定。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年代,两个陌生女人的相遇不算什么,只是极其相似的两个人,从遇见到成为好友不得不说是缘分所至。

那天的我,尽管是在第一时间就追了出去,但仍是错过了那个红色的身影。后来,从她钱包里翻出了身份证,居住证,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依偎在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肩膀上,笑靥如花。

当我寻着居住证上面的地址,出现在昙花家里时,她正蜷在自己的小屋里,抱着双膝靠在墙角。烟夹在修长的指间,很妖娆的样子,闪着一点红光,烟雾慢慢升腾,又慢慢扩散。音乐在安静地流淌,王菲空灵的声音溢满整个房间,诱惑又飘缈。

昙花是我见到的最冷漠最落寂的女子,瘦瘦高高,深深的眼窝象一潭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我想,寂寞如她,颓废如她,这背后一定有难以启齿的柔弱和不为人知的故事。或许这样的颓废是从伤痛中凝练和沉淀出来的,岁月、家庭、爱情抑或其它,只是她不说,我亦不问。

我一直不知道,一个人究竟能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只是看见她之后,开始异常的心疼,时不时的眼泪泛滥,忍不住想靠近她、温暖她。

于是,本无交集的两个女子,在那一天相遇了,在那一天成了好朋友。

后来的后来,我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相似。有相差无几而又有点尴尬的年纪,有一颗凉薄而又敏感的心,有一份基本养得起自己的工作,有着大抵相投的固执情绪,喜欢缓慢忧郁的音乐,喜欢忧伤的文字,喜欢寂寞。

我们象这个城市中的很多人一样,过朝九晚五的生活。白天衣着光鲜地出门,晚上大把的时间腻在一起,沿着河边不停的行走或者躲在楼台看星星,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安静陪同。

三、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生活就这样不咸不淡地继续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去一家叫做“墨云轩”的书店,它位于一个僻静的巷子,至今我也不记不清那天我是怎么拐进那条巷子的。

“墨云轩”三个大字苍劲有力,白底黑字在阳光下分外耀眼,屋子里古香古色,书架上一尘不染,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种名家作品。

屋子靠窗的位置摆放了一个实木书桌,桌上的兰花细纹刻得栩栩如生、活色生香,足以看出主人的品味。一个男子在此静悟《禅道》,这就是“墨云轩”的主人——沈煜,似曾相识,却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这是店里刚到的书,上好的《禅道》。”

“悟禅贵在静,在静中求得淡然、超脱,抒发情怀,安逸心情。”

一席话,晶莹剔透,如汩汩清泉缓缓地流进心里。很静,很温暖。

我跟主人有意无意地聊着,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流走了。

禅这个字眼温暖了我好久,后来,高兴或者不高兴的时候,我常常拐进那条巷子。久了,竟成了习惯。依旧是看书、闲聊,偶尔抬头看眼沈煜,彼此相视一笑,温暖在流动。

每次,我跟昙花提到书店,提到沈煜时,昙花总是浅浅地似笑非笑,这样的笑似乎纯粹通透却又意味深长。

“昙花,你的笑会迷死人的,我是男人,也要醉在你的招牌式的笑里。”

昙花总是不语,只是笑容更加清浅,然后深深的吐出一个烟圈。这背后的故事,我永远猜不透。

四、昙花一现的爱情,让快乐从此下落不明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从墨云轩回来时天色已晚。打开房门意外发现,昙花抱着头倚在床边抽泣,屋内一片令人窒息的昏暗,被子床单散落一地。

“蓝,抱我,我怕。”

我紧紧抱着她,看着眼前的昙花,一副让人心疼的模样,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我害怕黑暗,害怕这样狂风暴雨。二十年前,父亲在我出生的第二天就离去了,脑溢血,也是这样破碎的夜晚。母亲说,她跟父亲的爱只是昙花一现,于是给我取名昙花。

我恨那个女人就像她恨我一样,她说我一出生就克死了父亲,此后对我恨之入骨,打累了就骂,骂累了接着打。我哭着喊着叫她妈妈,求她放过我。可是,我的哭声不过是砸在窗上一个雨点,那一刻,我好想逃。”

到这里昙花顿了顿,眼睛微微紧闭,又接着说:“就在两年前的一个雨夜,她终于没有能力打骂我了。因为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永远的闭了眼。邻居们都说这是虐待孩子的报应。蓝,你能想象出来吗?这是她故意的,我亲眼看到她剪断了自己的高跟鞋,呼喊着我父亲的名字,然后就这样滚了下来,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好怕,抱着头,跑到街上,任凭黑暗和雨水把我淹没,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此时,昙花已经哽咽了。我轻拍她的肩膀,抱她更紧了,疼痛着她的疼痛,心疼着她的心疼。

“后来,我到了深圳,白天洗盘子,晚上在酒吧里唱歌。象个幽灵,没人知道我从哪来,没人知道我是谁。直到我在酒吧里遇到了他。他说,我是他见过的最忧郁的女子,有着近乎完美的冷艳,有着别人没有的完美秀发,所以,蓝,发型师剪坏我头发时的愤怒,你一定理解的,对吗?”

“他说,昙花开了时,他就娶我。我幻想着能告别过去,跟他快乐幸福地过着柴米油盐的日子,象其他正常人一样奋斗,可是,可是生活最终跟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我爱他,我很爱他,但他还是不要我了,前不久,我发现他已经有了另一个她。”

“我在一角远远地看着他们的幸福,却只能仓皇而逃,黯然落泪。蓝,你能理解这种痛苦吗?”

“蓝,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昙花拼命地摇着我的肩膀。

“蓝,我对生活的要求高么?我只想要简单的正常的生活,这有错吗?”

“蓝……”

昙花睡着了,眼角分明有泪滚落。我敷了热毛巾放在她的额头,看着熟睡中的昙花,心里隐隐作痛,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五、所有的所有,于我只是昙花一现

第二天下班,我发现昙花的房间里空无一人,昙花走了,所有的行李都没带走,只留下了桌子上压着的一封信。

“蓝,亲爱。我走了,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去哪,我不知道,没有终点,但我一定会好好活着。

一直以来,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温暖,什么是永远。所有的所有,于我只是昙花一现,亲情、爱情即使光临我,却从未眷顾我。

唯一让我感觉永恒的,是你。蓝,跟你在一起像亲人般的感觉,让我无比依恋。你能看透我的内心,你能在意那些纠缠不休的疼痛,你能给我想要的温暖。蓝,记住,你是我永远的好朋友。

沈煜,她爱你,别错过。

——昙花书”

整篇文字只有寥寥几句,我却看了好久,昙花,注定我就这样失去你了吗?

轻抚钱包上的皱痕,却很想哭。

打开那一刻,我呆住了。照片上的男人,熟悉的眉眼不是沈煜,又是谁。

记忆迅速倒退,所有的光影片段交织在一起像潮水般涌来……

我蹲下,泣不成声……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0)

《昙花一现》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