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说可卿

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说可卿

2019-01-23 08:36:16 作者: 菡萏 6757人读过 | 2条评论   相关搜索

文:菡萏

秦可卿,一个昙花一现极艳的女子,号称红楼第一大美女,既有着黛玉的袅娜之姿,又有着宝钗的妩媚之态,是一个集环肥燕瘦于一身,聚浓艳寡淡于一体,兼美型的人物,应该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作者用笔隐晦,曲昧,留下一处处的蛛丝马迹,又轻轻抹去,就给后人以不尽地想象和不懈地探佚。

可卿极尽香艳,我们从她闺房的陈设便知其一二,先是一股细细的蚀骨的甜香,让人销魂摄魄。武则天用过的镜,赵飞燕舞过的盘,安禄山掷过的木瓜,寿昌公主卧过的榻,同昌公主悬过的帐,西子浣过的纱,还有红娘抱过的鸳枕,曹侯虽是一路设譬调侃而来,但也说明秦氏房间极尽奢靡之美。就像她自己的话,大约神仙也住得。挂的是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对联是秦太虚写“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甲戌本夹批:艳极,淫极!唐伯虎善画春宫,红楼有一节就是薛蟠把唐寅读作庚黄,对宝玉说他看到一幅庚黄的春宫是如何如何的好。武则天有镜殿,专供巫山云雨之用,秦太虚长于艳词,总之秦氏的房间是男人进得去就出不来,刻骨吸髓的地方。

我们看黛玉的房间,几竿修竹掩映,一条石子漫路,案上设着笔砚,书架上垒着满满的书,颦儿坐在月窗下,隔着纱逗引鹦鹉,并教它念平日里自己所爱的诗,有清幽之美,是雅士之居。再看宝钗的房间,门前奇石耸立,异香扑鼻,房间雪洞一般,土定瓶供着数枝清菊,两部书,青纱帐幔,有简洁之美,是个高人之所。

黛玉是一个有情调雅致的女子,宝钗是一个端庄贞素的女子,但可卿是一个另男人眼饧骨软的女子,极柔媚,这就是她们的不同。红楼讲女人是水做的骨肉,黛玉的秉性是干净,宝钗的特点是冰清,那可卿应该是甜腻。

一个女子抛开她的出身、美貌、才情、修养不说,那么干净应该是一个女子最好底色,因为它代表一个人的纯度。黛玉位居第一,也就当之无愧;可卿位居最末,也就理所当然了。

在可卿身上有两大谜团,一是出身之谜,二是死亡之谜。

可卿的身世,书中明写,它是小吏秦业从养生堂抱来的一个弃婴,因与贾府有些瓜葛,便嫁给了贾蓉为妻,成为宁荣两府的长重孙媳妇,深受贾母等众人的喜爱。红楼高屋建瓴,层峦叠嶂,曹侯写文本就是攒花簇锦,一笔多用,其中的矛盾隐晦也只有他自己能解。

相信秦可卿不会是一个什么弃婴,只是作者用来混人耳目的,四大家族联姻在红楼里屡见不鲜,就是现在大部分人家也讲究门当户对,一个寒门的女子,想嫁进豪门,并且能在一个一张体面脸,两只势利眼的大家族里立足,赢得上中下三层的喜欢和认可,不是一件易事。并且贾蓉是长重孙,家中对待他的婚姻也不会如此的草率。第七回送宫花,王熙凤把自己的宫花转送秦氏两枝,最早的版本就有回前诗: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本姓秦。刘心武推断秦可卿公主出身是有一定道理的,但过度的深究,便有离题万里之嫌。

可卿一直无子,但备受尊崇,这和邢夫人尤氏形成鲜明的对比,这里多少有点蹊跷。要么有着不能公开的身世,要么就是因为贾珍罩着。如果她的出身真的是养生堂抱来的,也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极美,性格也好,被宁府看上,就像邢岫烟虽寒素但依旧能嫁给薛蝌为妻那样,以品格取胜。但薛蝌是无父母之人,靠薛姨妈这边生活,况那时薛家已几近没落。但可卿嫁给贾蓉时,贾府却是如日中天。另外一种可能性是早就和贾珍有染,贾珍想近水楼台,就替儿子保了媒,不想花落别家。

可卿和贾珍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就是公媳乱伦,贾蓉在这个婚姻里只是个摆设。第七回作者借焦大之口痛骂:“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藏’!”书中道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便都装没听见。可见他们早就心知肚明,可知这个世界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有些红学家认为爬灰一说指是贾珍和秦氏,养小叔子的也是指秦氏,只不过是和贾蔷,本人不敢苟同,不能把这些屎盆子都扣到可卿一个人的头上。贾蔷是贾府的正派玄孙,是贾蓉的堂弟,因父母早亡,被贾珍收留,是可卿的小叔子不假,但并不见得就有染。书中道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就像现在说跳舞的跳舞,打牌的打牌那样,是各有所指。贾蔷实是和贾珍有断臂之嫌,贾珍风闻口生不好,才让他另过,但他一直仗着有贾珍的溺爱,贾蓉的匡助,在学里谁也不敢触逆,如果他真的与可卿苟且,贾珍贾蓉绝不会是这个态度。闹学堂回,贾蔷帮秦钟,书中言明也是因为和贾蓉相厚,贾蔷后来和龄官有了一段美好的爱情。清朝酷爱男风,书中同性断臂的很多,贾珍、贾琏、薛蟠、宝玉都有此好。

真正养小叔子的人便成了千古之谜。有人怀疑是凤姐和宝玉,那也是无稽之谈,宝玉和凤姐不仅是叔嫂的关系,更是表姐弟的关系,有王夫人从中横着,相处时又是那样一派天真与自然,是不可能的。再者宝玉凤姐是荣府之人,焦大犯不着拉扯别人家的事。

人们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尤氏,第74回抄检大观园,惜春请尤氏过来说话,姑嫂之间有一番争吵,惜春说:“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派上了。”连惜春都能编派上,可见没有不能编派上的人。书中道,“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激射。。。。”不干净的事,那时秦可卿已死几年,尤二尤三也相继归命,过去的旧账也就一笔勾销。柳湘莲也说,你们东府里除了那门口的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不能说尤氏不是东府里的人,她心里有病,有什么病,难道是为贾珍贾蓉的不齿行为羞愧,还是想维护封建大家庭的脸面,那到也未必。

尤氏无子,贾蓉不是她的亲生,她也不是原配,是填房亦或扶正,要不下面的人,也不会那么怠慢,她平日不管贾珍,一味顺夫,贾珍常宿佩凤房中。但尤氏不是一个可以小窥的人物,她有能力有头脑,独艳理亲丧回,尽显杀伐决断,只是平日低调,可卿死后也是推病。如可卿真是吊死,不可能不和这个婆婆有关系。宁国公荣国公子孙众多,得势的就宁荣两府。既然是养,就不见得非是头面光鲜,经常露脸的那几个人,看红楼千人一面,这些也只是私度,都不可以做实。

贾珍是一个非常好色的人,一刻都不得安逸,除了家中成堆的姬妾,席上的娈童和风月场中的女子,书中提到的重要人物还有可卿、尤二、尤三。这三个女人都极其貌美,可卿性格温和细腻又好强,也喜欢虑事,不仅美丽还有见识。她临死前给王熙凤托梦,嘱咐凤姐,要在祖坟那边多置田亩和房屋,即便以后抄家也不会充公,子弟还可以退而求次读书农耕。可见她的远见卓识,比那些束带顶冠的男人还要强百倍。这更是曹侯举家食粥时最深切的悔悟,只是借秦氏之口说了出来。一笔写尽贾府男人的不堪,平日里只知道寻欢作乐,狂嫖滥赌,真正干起正经事却无一人。畸笏叟也批: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

就因为可卿的眼光独到,畸笏就命作者删去了“遗簪”、“更衣”这样的细节,大约2000多字,掩盖了可卿真实的死因,想把她的丑事遮过去。曹雪芹创作红楼时,应该是一个团队,有写的、有抄的、有评的,我们知道的,就有脂砚、杏斋、棠村,畸笏。其中评的精彩程度不亚于正文,好看煞!曹侯当时虽是遵命删了,但还是有许多地方故意保留了下来,像云板敲过,传出东府小蓉奶奶没了“合家上下,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棠村就批: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靖眉批:可从此批。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余大发慈悲也。叹叹!壬午季春。笏叟。可见可卿真正的死因是悬梁自尽。

张爱玲是研究红楼最持之以恒的一个人,看了一辈子的红楼,略有眼生的字都逃不过她的眼睛,花了十年的时间写了《红楼梦魇》。她从版本学的角度阐述,托梦是元春向自己的父母,而不是可卿所为,58回老太妃薨一节,实是元春之死,只是曹侯后来改动了情节,就把托梦一节嫁接到了可卿头上,有一定道理的,但我们还是以现有的能看到的文字为准,不去过多地探寻曹侯的初衷。

再说尤二是个水性的人,贾珍贾琏贾蓉皆可,总之是能嫁入豪门便好。尤三刚烈些,先和姐夫有染,又极其不甘,悔时却已是苍天无泪。

曹侯写女子,一人一个样,没有废笔,都很符合她们的性格特点,美都美亦。宝钗是富家之女,偏偏几箱子首饰就是不戴,衣服簇簇的新就是不穿,是个久见富贵,可敬之人;黛玉是出身高贵,满身书香,家庭没落后,依旧清高,不稀罕的东西多了,像鹡鸰串这样的宫中物,都掷而不取。到了尤三,却是今天要金,明天要银,贾珍花了许多眯心的钱。这就是女人你纵有千般美貌,万般娇媚,你都无法站在同一个高度,不仅是出身,更是灵魂!

贾珍对可卿尤二尤三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对可卿是一片真心,有很重的感情成份在里面,可卿死后,他如丧考批,哭成泪人,几乎不能行走,拄着拐棍,那时贾珍也就不过四十岁左右,这是精神上。经济上,丧事极尽奢华,先定下基调,尽己之力,倾家之财。停灵49天,请了各路人马,和尚道士尼姑全部上阵,百戏杂耍一起到位。光这些就是几百人,还不算家中奴仆,往来贺吊的宾客和各路皇家路祭。“白漫漫人来人往,花簇簇官去官来。”出殡时“压地银山”一般,少小时看到这几个字就非常地惊艳,就觉得曹侯的妙笔,把文字不仅写到风生水起,那简直就是山穷水尽,后来的书与之相比,都成了花拳绣腿。

棺木是最好的樯木,是原义忠老千岁定下的,因坏了事,就一直搁在薛蟠的店里。曹侯极尽讽刺,即是义忠,何又坏了事。薛蟠说,就是出一千两银子也没人敢买。对有些土财主不是买不起,而是不敢买,因为那是皇家才配用的东西,确切的说应该是金丝楠木。像张金哥家为退婚,一次就贿赂凤姐三千两纹银。就是一千两也折合现在50多万人民币。贾政一再阻止,贾珍都不听,恨不得替秦氏一死。

贾珍又为了秦氏的脸面好看,现拿1200两银子给贾蓉捐了一个缺。贾蓉从一个黉门监,国子监的学生晋级成为五品龙禁尉。虽作者声明红楼只叙闺情,不言政事。但你看曹侯见缝插针,写买官卖官像萝卜青菜一般,笔道看似轻松,实则老辣之极。

在红楼里,谁都不能否认贾珍这个风月丛中的高手是对秦氏动了真情的,她们之间的关系不是贾珍单方面的要挟和强迫,应该是双方的你情我愿。

再看尤二,她和这个姐夫起初相好时,已无法考证那时可卿死没死。但到63回贾敬殡天时,贾珍已把尤二让给了贾琏,尤二与贾珍父子历有聚麀之诮,但贾蓉提出贾琏想纳尤二为妾时,贾珍只是笑了笑,想了想就同意了。

再看尤三姐,平时“偏要打扮的出色,另式作出许多万人不及的淫情浪态来,高兴了悄命小厮去请贾珍。”不高兴就厉声痛骂,说他们兄弟,诓骗了她们孤儿寡母。贾珍没过过几天快活的日子。贾琏提出聘尤三时,贾珍先是不舍,后来有了新的女友,也就同意了,并拿出了30两纹银。

在红楼里,秦可卿最好的朋友是王熙凤,一个非常势力世俗精明的女人,但秦可卿会低低的和这位婶婶说上许多衷肠的话。并临终托梦给她,你想想秦可卿若是个庸常之辈,王熙凤如何能瞧得起她。王熙凤就说过,这世界没我笑话的人也就罢了!王熙凤对刘姥姥是先倨后恭;对贾芸,那是你打躬作揖,我都瞟都不瞟上一眼,脚步也不会停下来;对尤氏也是连攮丧带撒泼打滚。

秦可卿死时,宝玉一口鲜血奔了出来,甲戌侧批: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为玉一叹!可见可卿不是一个空壳的花瓶,不只只是是貌美,实是一个在很多方面都很优秀的女人,要不曹雪芹也不会让她登上十二钗的金榜。

秦可卿的性情非常好,平和温柔,处事得体,她对上孝顺,对下体恤温存,有怜贫惜老之心,对同辈人亲密友爱,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子,我们在她死后,那摇山振岳的哭声中便可得知。秦可卿虽香艳但并不刺眼,是软到骨子里的媚和平静!也有其端庄的一面,周瑞家的初见香菱就夸她:“倒好个模样儿,竟有些象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

可卿是最短命的金钗,从第五回登场到第13回谢幕,也就那么几面。但她和玉哥的关系非同一般,很多人就说和宝玉初试云雨情的人不是花袭人,而是秦可卿,到了花袭人已是二试。第五回,宝玉不到13岁,在秦可卿的睡房里,南柯一梦,在了仙界,警幻仙子把己妹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给宝玉。宝玉与之极尽缠绵,在梦里喊出了秦氏的乳名。“正是: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

很多人说,是可卿引诱了宝玉,实际许多红学大家都不能客观的看待分析问题,评人物都带着自己的感情色彩,觉得她淫的,就恨不得再踏上一脚,觉得好的就极力粉刷。就像尤三姐,高鹗就不断的给她掩盖,后面的红学家,有的也推崇她的洁白,这都是违背作者愿意的。这也是无法和曹侯站在同一高度的根本原因,曹侯就是要写出人性的复杂性,不是你自刎了,就可以代表过去的事情没发生过;不是你失足了,就锁定你没有别的优秀品质。在黑白之间,往往有很多的灰色地带。

如果说可卿和贾珍和贾蔷又和宝玉,那她还活不活,这样的乱,贾珍是否还能真心喜欢她,她不是多姑娘,人拿两匹缎子,就可与之一夜销魂。她是个有见识的女人。女人和男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男人可以弱水三千,只为一人动心,女人弱水三千却只取一瓢饮,一个女人心中一旦有了爱,生也是他,死也是他,天也是他,地也是他,爱时话说千遍也不厌倦,不爱时一句就冰冷到无言,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可卿和宝玉巫山之会,只是在梦里,旁边有袭人晴雯媚人麝月四个大丫头守护着。只能说,宝玉少小时,有这样一个极美极有女人味的侄媳妇,在他的印象里太深刻,成为他臆想的性启蒙者。

可卿的死因,在书中矛盾重重,判词里云上吊死亡,在天香楼,靖藏本做西帆楼,和墙木棺材相照应。樯有桅杆之意。过去第13回回目就叫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后改为死封龙禁卫。西帆楼是船意,女人如船,在无望的大海上漂泊,苦海无边,可卿掉了下去,死了,文中贾珍请了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了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以慰魂灵。书中正写是病死,不多加赘述。

可卿死时,还不到20岁,正是花季少女,她用年轻的生命祭奠了自己的过去,没有苟且的活着。我们不能只看到她的淫,就像鲁迅说的不能把眼睛只盯在女人肚脐眼底下的三寸那样,如果你的眼睛还有温情的话,就应该看到在这个女子身上,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

新版《红楼梦》可卿的扮演者唐一菲五官精致,脸型极美。但你让她穿上黑山老妖的衣服,化着荧绿色的眼影,这还是可卿了吗?这就是思维的局限性。

看红楼就是一捧热泪和无尽的心酸,死的死,亡的亡,那些美丽的过往都成了梦,在那个社会,女人始终是弱者.无论你是少小无知还是情非得已,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更不会给你改正的机会。长歌当哭,像可卿,像尤三只能用生命作为代价,来洗刷自己曾有的耻辱,来寻找生命最后的尊严!

qq747236202

编辑:青衣

赞一个 (2)

《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说可卿》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