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珍重芳姿停机叹,聚叶攒花也应怜---说宝钗

珍重芳姿停机叹,聚叶攒花也应怜---说宝钗

2019-01-23 08:16:21 作者: 菡萏 1736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文:菡萏

宝钗,群芳之冠,百花之鲜,艳若牡丹,素若婵娟。性格端庄内敛,举止娴雅舒缓,肌骨莹润丰满,博学睿智温婉,无论在什么年代,都堪称是一个完美的典范,出类拔萃的尖端。

曹侯为我们塑造了这样一位内心丰富饱满,性格复杂沉静,一直饱受争议的形象,可谓狡猾之至。爱她的人可以赞她为阳春白雪,清风明月,说娶妻当娶宝钗,一生无憾!不喜欢她的人便批她圆滑伪善,奸诈阴险,说城府之深,让人心寒。黛钗之争从清朝开始就硝烟不断,有甚者竟以老拳问难,这也正突出人物之魅力神现,曹侯之妙笔客观。

宝钗是紫薇舍人之后,出身皇商,富家千金,父亲过早离世,家中只有一母,一兄。哥哥薛蟠不学无术,在外横行霸道,绰号薛霸王,贾琏呼之为薛大傻,亦有阿呆兄之称,学名偏叫文龙,作者一路调侃,斗大的字不识一个,较之令妹乃是天悬地殊,曾为争夺香菱打死冯渊,事后竟大摇大摆进京,薛母对其疏于教育,溺爱无端!

第47回,薛蟠调情遭苦打后,薛姨妈首先欲告王夫人派人寻拿柳湘莲,被宝钗劝住并说“免得让别人说我们倚着亲戚之势欺压常人。”这足可以反映几点:一、薛蟠的不成器和头脑简单。二、薛姨妈的护子心切,不问缘由。三、宝钗考虑问题的冷静周全。四、就是薛家终是商家只有钱而无权,出事还要依附贾府,这也正是她们放着自家不住,栖息在梨香院的原因之一。

宝钗因生活在这种家庭背景之下,懂事渐早,长大后唯依附母怀,只以针黹为主。

宝钗博学,无论是诗词典故,戏曲常识,还是佛学绘画,都略通一二,就是像宝玉那样成日家旁学杂收的都自愧不如,叹服不已,只有黛玉的机敏和才情才可以与之一拼。

宝钗丰美,有杨妃之姿,肌肤雪白莹润,以兴儿的话说,气暖了,怕吹化了,可见生得不俗。脸若银盘,眼如水杏,不嗜打扮,无情亦是动人,这点与黛玉不同,颦儿有飞燕之纤,以飘逸灵气胜出,宝钗温雅富态,以端庄大气超群!宝钗又较杨妃在才学知识,思想深度上不知要强出多少倍,可见是个有才有貌有见识,令许多女子望尘莫及的人物。。。

宝钗应是大观园姐妹中最富的女孩,从为湘云筹办螃蟹宴到接济黛玉冰糖燕窝,直至给邢岫烟赎当,都能看出宝钗的经济实力和在家庭中的地位。不似湘云,黛玉是孤儿,寄人篱下,凡事做不得主;不像迎,探,惜只能靠月例银子零用。

宝钗惯会做人。这也是颇具争议的一点,很多人因此说她走上层路线,圆滑世故等等,实际没那么严重,性格决定命运,宝钗就是一个过早成熟,遇事冷静的人,以她自己的话说“做事要瞻前顾后,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了人才行。”这是她的处事原则,也是行为标准。

37回夜拟菊花题,对湘云的一片肺腑之言也着实感人。【蒙回末总批:薛家女子何贞侠,总因富贵不须夸。发言行事何其嘉,居心用意不狂奢。世人若可平心度,便解云钗两不暇。】第二天,湘云请了贾母,王夫人等赏桂花,螃蟹吃得也是异常的热闹,湘云是老太太史家的亲戚,贾母焉有不知是湘云做东,宝钗请客;湘云搭台,宝钗唱戏之理。曹侯写文绵里藏针,这点颇像宝钗的性格,你在这里想看到什么就会看到什么.

宝钗处事得体,发礼物人均一份,当然也不会忘记贾环,就连对王夫人恨之入骨的赵姨娘也不得不夸讲她“真是又展样又大方”。脂批:“待人接物不亲不疏,不远不近,可厌之人末见冷淡之态,形诸声色;可喜之人亦未见醴密之情,形诸声色。”实际宝钗就是这样个不冷不热,成熟贞静,深谙世故之人。这点不同于黛玉,颦儿不理俗务,超然物外,虽寄人篱下,既不逢迎,也不恃傲,一直我行我素;虽冰雪聪明,心思全不在此,纯洁悠然,娇憨可爱,一派天真女儿之态...

宝钗和黛玉其实是一对孪生的人物,一直对着写,宝钗和黛玉幼时都有病,黛玉是体弱,癞头和尚说:“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黛玉若不见人,哪有还泪一说,可见终是不会好,以致最后泪尽而亡,其实黛玉对这份爱情是以生命做为代价的。宝钗是天生热毒,喜冬天发作,发病时喘嗽,类似于现在的肥胖哮喘,经癞头和尚指点,可巧冷香丸一两年竟配齐了,从南带到北,虽时有发作,但吃了就会见好,再加上最后金锁也配了宝玉,明显身体就比黛玉强些。宝钗虽说是解决婚姻,也实则在保全自己。

宝钗贤淑贞静,懂事务实,家下虽是奴仆成群,但还是每每做针线到夜半,在那个社会,女工活是衡量一个女人是否优秀的重要标准,就像曾国藩在家书中,要求每个女儿和儿媳妇每年给他做鞋一双,以考察他们的“女工”。黛玉体弱做的很少,袭人在一次与湘云的对话中就颇有微词。

宝钗号称冷美人,蘅芜喜素,房间雪洞一般,陈设也很简单,更不爱花啊,粉呀之类的东西,衣服也是半旧不新,行事低调,性格内敛,这些也是她冷的一部分,虽说富家千金难得朴素贞静,绚烂之后也终归要平淡,但毕竟是妙龄少女,这样的老成笃定,像隐士一样的生活,就有失少女的天真可爱了!

至于她内心的冷漠,像金钏,尤三姐和柳湘莲之事,都是被很多人嚼烂了的,就不多加赘述。金钏之死,是王夫人之过,宝钗代为遮掩,臆想是贪玩不小心落井,有歪曲事实之嫌。湘莲悔婚,三姐自刎,柳郎冷遁出家,因有救命之恩,薛蟠心热唏嘘不已!独宝钗无动于衷,劝薛蟠把心思放在正事上...读到这,她的至极理性让很多人不寒而栗!实际人事间又有好多正事可言!万境归情,情理,情理,情在前,理在后。凡事先想理之人,必定冷漠,情在先的人,必定心热。宽容,温暖多因情生,计较隔阂,均因理强,就像我们普通人家过日子,是没有多少道理可讲的,必定包容在先,感情为重,道理在后,体贴为上。

宝钗这点与宝玉恰恰相反,宝玉是一个以人为本的人,在他眼里世间万物皆有情,又都是为人服务的,像晴雯撕扇一节,虽表晴雯,实写宝玉,在宝玉的意念里,只要你开心,撕了听响皆可,但不可拿来出气,糟蹋东西。像丫鬟祸害屋子,嗑得满地瓜子皮,奶娘李嬷嬷看不过去,敲着拐杖愤愤不平!理虽是理,但宝玉的想法是,他去读书,长天白日的怕丫鬟们烦闷,说说笑笑才好,在宝玉的眼里是没有太多的主仆观念,更多的是家人的理念。另外黛玉也是个性情中人,她和紫鹃的关系是整个红楼里主仆中最好的。宝钗是曲高寡和,莺儿对她是敬畏心服居多,她不让说的话和办的事,只要她一个眼神,莺儿就会收回。像金钏,三姐之流的,宝钗是不会看在眼里的,她心里有很严格的等级观念,只是不说出来,这也是她冷漠的原因,理为重,情偏少。

实际这更是造成宝玉和她的心理差距的重要祸根,婚后两个一冷一热的人在一起生活,没有共同的情趣,爱好,见解和审美,必定有掣肘的痛苦,纵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宝钗还喜欢说教,在大观园的姐妹中她是最年长的,相信她也是出于本意,一片赤诚,但喜欢说教的人多少带点主观色彩,不认为自己的见解是对的,便不会去规劝别人。审颦儿一节,她说“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正经的看也罢了,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此段也可见她对西厢之熟,一两句便逃不过她的耳朵,她没移性,焉知颦儿又怎会移性,整个贾府的淫乱不堪,可是看西厢看的!一笑!就像读红楼,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有所取也。第23回,宝黛共看西厢,【蒙侧批:儿女情,丝毫无淫念,韵雅直至!】。梦回末总评也到:诗童才女,添大观园之颜色;埋花听曲,写灵慧之悠娴。可见宝黛的爱情是我们见到过的文学作品里最为感人的,是建立在共同的情趣,心灵的交流和精神世界的愉悦上的,而不是一本西厢就能迷失本性的!

袭为钗副,晴为黛影。34回袭人一节,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袭人曾对王夫人说:“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这里虽提到宝钗,但只是黛玉的陪衬,宝黛的关系满府皆知,王夫人岂会不知,矛头直指黛玉!不知何为不才之事,她与宝玉才是有染在先,以晴雯之话“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的”这两件事都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之嫌!因本人见不得假充正经,以己心度人心之人,便是脂评对钗袭批得再好,也难将她们喜爱起来!

宝钗也经常规劝宝玉仕途经济之类的话,宝玉管这叫“混账话”说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的女儿为何也染此沽名钓誉之风。人各有志,宝玉不喜读圣贤之书,不喜为官做宰,他自小生活在官宦之家,也算见多识广,了解颇深。

像雨村每次来府必要见他,宝玉非常之反感.贾雨村在红楼里是个神秘而有代表性的人物,先是因贪酷之弊下野,后依附门生也就是黛玉进京,由贾政举荐才得以复职,出任金陵应天府,在薛蟠打人致死一案中,处理得得当周全,深得贾,王,薛三家欢心。虽第4回,回目曰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实际中间穿插的一句“王老爷来拜”才是最重要的,可见薛姨妈娘家的势力到了,我们不可被曹侯混过。后雨村官至大司马,位高权重,与贾政,贾赦,贾珍都相交甚厚,为给贾赦谋扇,把石呆子一家抄没,弄得家破人亡!可见狠毒之至!实际不管是林如海,贾政,还是贾赦,贾雨村都是一丘之貉。宝玉深知为官做宰终是中饱私囊,鱼肉百姓,像于成龙那样的好官甚少.清朝贪腐,一案往往一百多人下马。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世俗疲惫的生活有悖宝玉的心性,也最厌雨村之流!

宝钗与湘云不理解他,以为他不务正业,只喜欢在女孩子堆里混,每每进行规劝,宝玉毫不客气,常下逐客之令。宝玉经常说男人污臭,实际就在说政治的黑暗与肮脏;宝玉说女儿清澈如水,就是指女儿没染上这些利欲之气。

宝钗最后嫁给宝玉,两个人因在志趣上有很大的差异,过得肯定很痛苦,宝钗经常规劝宝玉,后四十回中有一回目就是:薛宝钗借词含讽谏。宝玉不听,宝钗怒其不争,宝玉必定疏远淡漠宝钗,越发思念逝去的林妹妹。曾看过陈道明蒋雯丽演过的一部电视连续剧,印象颇深,名字倒忘记了,讲的是一个妻子总嫌自己的丈夫的没进取心,官职小,不能过更好的生活,为此男主人公活得很疲惫不堪,一个内敛的知识分子半夜跑到酒吧跳劲舞,音乐停了,还独自在一隅机械地不停地抽动着。

邢岫烟家贫,与薛蝌订婚后,腰间便佩戴了一块探春送的玉佩,宝钗看见,便说“这些妆饰原出于大官富贵之家的小姐,你看我从头至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然七八年之先,我也是这样来的,如今一时比不得一时了,所以我都自己该省的就省了。将来你这一到了我们家,这些没有用的东西,只怕还有一箱子。咱们如今比不得他们了,总要一色从实守分为主,不比他们才是”!邢岫烟听后,很是惭愧!但我觉得没必要这样,你不带是你见多了,带够了,是华丽归于平淡.你有大家之仪,邢岫烟也有闲云野鹤之姿,虽出身贫寒,但悟性不俗,即便是对此喜欢珍贵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人的经历不同,对事物的认知不同,不可强求,对于错之间本没有明显的界线。

宝钗还是活着很悲哀的女性,人人皆知有金玉一说,人人又尽晓宝黛之情。宝钗不佩饰物,偏偏只戴着一个沉甸甸的金锁,宝玉却又偏偏几次砸玉,以证心迹,这对宝钗是既无情,又没面子的事。57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宝玉一听黛玉要回扬州,便急痛攻心,痴呆疯傻,可见对黛卿,情之真之切之深,简直是呼吸相关。实际宝钗算不上第三者,因宝玉眼里只有黛玉,连作诗时都嘱咐黛玉不可蹲在潮地上,虽因金玉之说的压力,前30几回中也和黛玉发生口角误会,但随即烟消云散。第36回宝玉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宝钗听了不觉愣住了!可见金玉之说对宝玉来讲就是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像恶梦一般魇住了他,宝钗就是再浑然不知,脸上也是挂不住的。

高鹗续得更是不堪,写宝钗不顾黛玉死活,做了替身,嫁给了宝玉,真真让宝钗颜面扫地,因我们无法看到真正的佚稿,不能断定宝钗最后的作为,很难对宝卿下最后的定义。

有关宝钗对婚姻的真实想法,书中很少描写,多处代为遮掩,但作为青春少女,不管你修炼到如何境界,婚姻始终是大事,她和黛玉同时喜欢着宝玉,宝玉偏偏只爱黛玉,不能说宝钗没有嫉妒和不悦之心,没有便不正常,只是涵养好些。30回宝钗就借戏文讽刺宝黛“你们通今博古,才知道‘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是‘负荆请罪’!”连凤姐都说谁吃了生姜,这样辣辣的,宝钗是看不得宝玉做小伏低。37回作海棠诗,宝钗的有一句是:愁多焉得玉无痕。【庚辰双行夹批:看他讽刺林宝二人着手。】可见金玉之说虽是宝黛的心病,宝黛之情未尝不是宝钗一辈子的硬伤!

第26回,晴雯和碧痕拌嘴,迁怒于宝钗“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由此可见宝钗还是喜欢亲近宝玉的。

红学家王昆仑曾说过“宝钗在做人,黛玉在作诗;宝钗在解决婚姻,黛玉在进行恋爱;宝钗在把握着现实,黛玉沉酣于意境。。。。”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第35回,袭人、宝玉烦莺儿打几根络子,三人都不知打什么好,就说随便打几根,宝钗一来便道:“这有什么趣儿,倒不如打个络子把玉络上呢。”玉上原来的络子是黛玉打的,因赌气剪了,宝玉、袭人想了很多,如扇子,香坠之类,最后决定打汗巾的,就是没想起这块宝贝玉,可见宝钗实是留心于此。就像薛蟠说得“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虽是薛蟠气头的话,未必不是实情。

宝钗是用行动来完成这桩婚姻,黛玉是用诗情来抒发自己的情感,题帕诗是最好的例证,都知道写诗不光是文字功夫,更多的是灵魂的净化和柔软,是意境的美妙,精神的追求。

宝钗最后虽嫁给了宝玉,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很是悲苦,宝玉终还是出家为僧,抛下了宝钗,你想宝玉那样一个体贴温存的人,都能决绝到悬崖撒手,可见宝钗的失败与悲哀!要是娶的是林妹妹不知又该做何想,还会不会舍得一走了之...

说宝玉,让我们想起纳兰性德“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都有着对富贵的轻看,对仕途的不屑,对爱情的追求,对心境合一的向往。可惜宝钗不能理解这些,他们之间没有心灵的相通;没有相处的和谐幸福;更没有意绵绵静日玉生香的温馨美好!达官贵人无数,有几人能被历史记住,红楼只此一部,却成就千古之书,谁又能说宝玉的追求是对还是错呢!

宝钗是失败的,比她小的宝琴,湘云订婚了,迎春也出阁了,偏她还在等着这桩金玉良缘,良缘不良可叹之至!遂成心愿,乃大厦将倾,抄家在即,生活艰辛,心灵陌路,宝玉又离家出走,简直致命之击,悲凉之极!嫁给宝玉真真误了她的一生。

因曹侯把红楼写得云深雾绕的,很难揣测其用意,开篇中,贾雨村中秋曾吟一联“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甲戌侧批: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雨村,表字时飞,如果说黛玉是想很好的嫁给宝玉,那待时飞,就有很多人推断是宝钗最终嫁给雨村这个奸雄,但又有悖曹的万艳同悲,千红一哭的初衷,随成一段红楼未了之公案。

另宝钗肯定长寿,好了歌里: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甲戌侧批:宝钗、湘云一干人。】

在红楼里,黛玉是幸福的,虽死爱情依在,宝钗堪怜,空为高士,珍重芳姿,居然不幸至此,正如她自己的灯谜: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编辑:青衣

赞一个 (2)

《珍重芳姿停机叹,聚叶攒花也应怜---说宝钗》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