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一卷飞花一相思

一卷飞花一相思

2019-01-23 08:17:21 作者: 婳影 1374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文/浅墨善雪

虽有春雨细丝,连绵不绝,含我少女之心事;虽有夏雷震震,惊破苍穹,传我年少之壮志;虽有秋叶萧萧,静美若蝶,赋我生命之深意;却唯有冬雪晶莹,庭院飞花,达我内心之本真。故自小以来,虽不喜冬寒,却尤爱这雪,洁白无瑕,深润我心。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雪是天降的仙子,一袭白衣,纯澈清扬,飘落人间,自然不与群芳比。它不似牡丹,富贵惊艳,如化了浓妆的女子,虽抚媚妖娆,却失了本真。亦不如梅花,清傲孤高,旁人难近。它虽是仙子,却亲与人间。虽亲与人间,却尘埃不染。

记得小时,天真烂漫。刚起床,便看见窗外一片雪白。于是不顾妈妈拿着梳子追喊,散乱这头发,飞奔了出去。外面依旧在飘雪。那时,我身着红衣,满心欢喜,不管外人异样的眼光,张开手臂,像一个精灵,自由的旋转。不时会有微冷的风悄悄溜了过来,掀弄我的裙摆。有时,我竟分不清,自己是伴雪而舞的女子,还是我就是一片雪花,如此轻盈,如此自由,在天地间任意舞动着,舞着似水年华,舞着纯真的心。我不停地在想:究竟是谁,在夜深人静之时,偷偷抽尽我梦枕中的棉絮,从空中洒向人间,覆于大地于一片银白,使我重温了夜梦。

总觉得,每逢严冬,有雪才最有意境。与亲朋或知音,在风雪交加的寒夜中,共话天长。呷一口清茗,留半齿余香;邀一张素琴,淌满心情思;筏一浅墨笔,落一纸风骨。窗外风啸雪狂,却更让屋中人心生暖意。

可是这个冬天,我的故乡仅落了些瞬息即逝的小雪,负了我那颗苦苦等待的心。

不知多少次,我在霜重寒深的深夜里,莫名醒来,猛地跳下床,来不及披一件外衣,一身单薄,冲到窗前,只为看是否有飞雪轻舞;不知多少次,我着一袭红衣,立在庭前,满心期待地望那灰蒙蒙的天,却只有空空的风,吹动着我刺眼的裙摆;不知多少次,我在想,怎还无人在夜深人静之时,偷偷抽我梦枕中的几片棉絮,从空中洒向人间,让我化一卷飞花优雅飘飞,若是漏夜,便与知音煮酒论天,共清欢。如此,不负我的等待。

一袭红衣一枕梦,一卷飞花一相思。

而今,仍无飞花穿庭院,唯有一指寒风弹一溪相思曲,淌进某个红衣女子的心河,荡起圈圈涟漪,扩不尽哀伤。

风依旧是风,裹着寒气肆无忌惮。夜依旧是夜,染了相思,湿了梦枕。

于是,在梦中,我是一卷飞花,如仙子一般,一袭白衣,轻如絮,幻若纱,拈着清茗的余香。系一弦情思,和着一点馨墨,穿过庭树,覆于大地,从此长眠,直到冰雪消融化成风的那一天。

编辑:

赞一个 (1)

《一卷飞花一相思》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