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得东风渐入金屋,获谗言夭归黄土--说袭晴

得东风渐入金屋,获谗言夭归黄土--说袭晴

2019-01-23 08:27:52 作者: 菡萏 1698人读过 | 1条评论   相关搜索

文菡萏

袭人和晴雯是整部红楼里着墨最多名号最响的两个丫头,风头盖过元、迎、惜三位小姐。他们隶属怡红,性格迥异,命运背驰。曹侯一直把她们对着写。一慧中,一秀外;一温和,一锋芒;一渐入金屋,一夭归黄土。在她们身上我们能看到不同的处事风格,不同的人生取向,不同的人性光芒。她们虽为奴婢,却是宝玉一生中非常重要的两个人物。她们都陪侍过宝玉的外床,宝玉夜里呼过袭人,也唤过晴雯,大有“婴儿恋母,乳燕寻巢”之态。

袭人是买进府的丫头,妈妈健在,有哥哥花自芳,现居京城。自小伺候贾母,本名珍珠,是贾母的八个大丫头之一,服侍宝玉后改为袭人,取花气袭人知昼暖之意。晴雯是赖大家买进府的一个小丫头,无父无母,不知姓氏名谁,家住何方,因聪明可爱,标致伶俐,贾母喜欢,赖家便孝敬了贾母,贾母后来又予了宝玉,成了宝玉的大丫头。

贾府在用人上有着很严格的等级制度,贾母有八个一两的大丫头,王夫人减半有4个一两的,赵姨娘有两个一吊的。丫头也是一级管一级,大丫头并不指年龄之大,而往往是资格之老,月例之高。小丫头也不是指年龄之小,而是指离主人之遥,月例之少。宝玉用丫头的标准和贾环是一样的,并无正庶之分,他们的大丫头最高分例是一吊,小丫头是五百钱。宝玉因贾母宠爱,就把自己的丫头袭人借用给宝玉,袭人的月例是一两银子,还在贾母那边的帐上拿,因此袭人还算贾母的人。

宝玉有7个大丫头,8个小丫头,加袭人是16个丫头,袭人因资格最老,待遇最高可算是领班。大丫头一般是管小丫头的,主人往往不插手。大丫头在屋里干些端茶倒水的细事,小丫头在外面做些担水扫地的粗活,因此有的小丫头,宝玉是不认识或不熟悉的。像小红,四儿都是宝玉身边无人时才得以近身,以至招嫉。

袭人是宝玉的贴身丫鬟,在丫鬟里面身份尊贵,宝玉的饮食起居都由她照顾,她年龄比宝玉长两岁,虽名为丫鬟实有姐姐和母亲之义,宝玉心里对其相当依赖,往往回家先问“你袭人姐姐呢”。我们从留酥酪,私访花家这两件事就可以看出,他们两人感情之深厚,关系之亲洽。

宝玉在未进大观园前,是和贾母同住的,那时最多不超过13岁,就已和花袭人偷试了云雨情,待袭人比别人自是不同。通部红楼(80回)看去,真正和宝玉有肌肤之亲的女性只此一人。性爱对宝玉来说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第6回,宝玉梦中遗精,属正常的生理现象,被袭人穿衣时发现,问了许多话,宝玉便把梦中之事含羞告之,两人随即偷试了一番。这里有一句话,“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实际这是开脱之词,只是袭人自己心中私度。后面78回晴雯被逐,王夫人欺瞒贾母谎称其懒惰多病,患了女儿痨,有贾母口中真正说出的一段话“晴雯那丫头我看她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谁知变了。”可见贾母是有意把晴雯留给宝玉,袭人只不过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红楼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云深雾罩中伏有万千丘壑,你自思之。

袭人好强素有争胜夸耀之心,做人做事目的明确,一心想留在宝玉身边,一步一步往上走。脂砚也说过,袭人是好强所误。她的人生轨迹亦如她所愿,我们看到80回时,她已是半个姨娘。什么是半个姨娘,就是还没成为真正的姨娘,正式的姨娘要像赵姨娘那样,处于半主半仆之间,名正言顺,自己也有丫鬟侍候着,分例在公家账上领。袭人是36回,被王夫人看重,从自己的20两月例里拿2两银子1吊钱给袭人,把她的待遇提高到老姨娘的水平,独瞒贾政,贾母也是77回晴雯被逐才得以知道,也就是渐步金屋,离姨娘还有一步之遥。王夫人说过,先浑着,过两三年再说,也就还有个缓冲考验的阶段。后赵姨娘想向贾政为贾环讨彩云做妾,贾政说不急,他已看上两个,一个给宝玉,一个给环儿,赵姨娘告之宝玉已经有两年了,可见两年之后,袭人还没有当上正式的姨娘。此书我们无缘看到80回后的情节,脂砚斋说过,不见后30回,便不知红楼之妙,我们现在虽阅断臂,仍觉精彩万分,可见前80回的情节都不会是浮文涨墨,废节赘章,应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花袭人武陵别景,桃红又一春,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在薄命册里她位居又副册,与晴雯平等,贾府没落,宝玉没死,可见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妾,要不不会别嫁,真正的妾是麝月,一直荼靡花谢,患难与共。

在红楼里,丫头分三种,一是外来户,就是自小买进府的,像袭人。二是本地户,世代为仆的,像鸳鸯,彩云,金钏,思琪,小红。三是别人送的,像晴雯。每一个丫头都是从小丫头做起,然后晋升为大丫头,到了一定年龄就指配小厮为婚。各别受宠的,主人开恩放出去自己择夫。当然最好的结果就是,留下来做妾,有机会再扶正,就像平儿,这样的例子极少。一个人能从小丫头,大丫头,妾,夫人这样一路升上去很不容易,不仅要有品有貌,还要有能力智慧心计等。像赵姨娘能一直做到妾,深受贾政的喜爱,我们也不可以小觑。

袭人是因少时家贫被卖入贾府的,在府中毫无背景,全凭一己之力,而深得贾母的信任,王夫人的器重,宝玉的喜欢,是相当不简单的。

关于袭人的容貌,文中没有具体的描写,只是26回,由贾芸眼中看出她细挑身材,容长脸面。后薛姨妈说过“模样儿自然不用说的,他的那一种行事大方,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这个实在难得。”可见袭人长得还是不错。云雨情一回说宝玉素喜她娇媚,李奶母也说袭人一天到晚装狐媚子哄宝玉,可知袭人还是娇俏动人温柔可爱的,太丑宝玉也不会喜欢。

袭人是个实干家,以贤惠著称,言语不多,内心有数,做事用心,尽职尽责,是公认的大善之人,也因此贾母把她给了宝玉。36回,宝钗去怡红寻宝玉谈讲以解午倦,一路行来鸦雀无声,外间丫鬟横七竖八都在睡觉,独有袭人坐在宝玉身旁,手里绣着鸳鸯兜肚,旁边放着一柄白犀麈。袭人告诉宝钗防花心里的小虫从纱眼钻进来,趁宝玉熟睡夹一口,很疼。此节袭人牺牲午睡,独自看护宝玉大有慈母之风。第64回,贾敬殡天,宝玉在宁府穿孝,趁客稀回家看视黛玉,先回至怡红,看老妈子小丫头在回廊卧睡乘凉;晴雯芳官麝月在屋内抓子儿赢瓜子儿呢。独袭人一人在里间打结,也就是做针线活,要知道,那是七月半,很热,宝玉怕她热坏了道:“这么长天,你也该歇息歇息,或和他们顽笑,要不,瞧瞧林妹妹去也好。怪热的,打这个哪里使?”袭人回说:“你现在带的这个青色扇套是东府荣大奶奶去世时那年做的”也就是可卿死的那年,青色是指丧事才带。“现在天天带着,让老太太,太太看见说我们不经心,我就赶着做一个换下来”。曹侯信手写来,见缝插针,这样的例子随处可见,以上两处就可窥一斑,说明袭人在宝玉身上事事留心,处处在意,想别人想不到之想,做别人不愿做之事,这是袭人的长处。

另外袭人还是个息事宁人之人。遇事一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第19回,元春赐出糖蒸酥酪,宝玉见袭人上次爱吃就给她留下,没想到被李奶母赌气吃尽,宝玉闻之刚要动气,被袭人拦下,谎称自己现已不爱吃酪,只想吃风干栗子,让宝玉替她剥,将事情混过。这些都是袭人的正文,一丝不乱。枫露茶事件也是如出一辙,宝玉早起沏好的枫露茶要两三道才出色,等晚上回来喝时,已被李奶母喝了,宝玉逞醉,迁怒茜雪,摔了茶盅,贾母听见吵闹,遥问何事,袭人回说是下雪脚滑自己失手跌破,把事情压下,此事也见袭人之识大体,顾大局。

但我们细读就会发现曹侯写文绵里藏针,柔里带刀。茜雪,红色的雪,冤枉也!茜雪是宝玉的大丫鬟,此事过后随即消失,后由李奶母口中得之被逐,脂砚也有评,说狱神庙方是茜雪正文,可惜我们无缘看到。茜雪被逐到底是被谁所逐,不得而知,宝玉口口声声撵的是奶母,可是走的却是茜雪。奶母本已告老,年迈功高,小儿无知,要撵乳母本是笑谈。茜雪无罪,“逐”字确凿,不可能自己要走,宝玉也无权处决,可见贾母最后还是知其首尾,但袭人好人坐定,里面内幕,就不妄测。

晴雯是整个红楼里最出众的丫头,貌美聪慧,堪称丫鬟里的全才,样样都行。贾母说所有的丫头模样言谈爽利针线多不及她,绝不是虚言,可做定评。

晴雯貌美,书中多处反复渲染,用墨之多大有盖过黛玉之势。由宝玉之口“虽然他生得比人强,也没甚妨碍去处。就是他的性情爽利,口角锋芒些,究竟也不曾得罪你们。想是他过于生得好了,反被这好所误。”可见晴雯是因貌美招嫉。由袭人口中“太太只嫌他生的太好了,未免轻佻些。在太太是深知这样美人似的人必不安静,所以恨嫌他,像我们这直笨的倒好。”可见袭人不得不承认晴雯长相在自己之上。由王夫人口中“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美人无肩,玲珑曼妙,由王夫人眼中画出。下人王善宝家进谗“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74回王夫人动了雷霆之怒,亲自教训晴雯“好个美人!真象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可见晴雯是公认的美人胚子,即便生病不饰打扮亦有春睡捧心之风,从贾母到下人不管是喜欢她的还是不喜欢她的人,都不得不承认晴雯之美,晴卿堪称绝色!

晴雯还是红楼丫头里最聪慧的女孩,心灵手巧。人赞黛玉冰雪是一肚子的文章,人赞晴雯那是手工天下无双。别说在丫头群里,就是在小姐堆里,以至整个京城,包括所有的织补匠人在内多不及她,可惜晴雯受冤,无数阅书者为之一大哭。第52回勇晴雯病补雀金裘,其光芒胜过袭人数倍,雀金裘是哦啰斯国进贡来的,用孔雀毛拈了线织的一件非常珍贵的衣服,宝玉吃酒,第一天就烧了一个指顶大的洞。第二天是正日子还要穿,又怕老太太,太太知道,麝月偷偷的包了出去,访遍了京城所有裁缝绣匠并作女工者,无一人敢揽,家中之人也无有一人会界限之法。此时,晴雯重病卧床,身如火炭,脸烧飞红,心下怕宝玉着急,还是挣扎着熬夜补完,使之复原如初。此节可见晴雯手工之精,心智之聪。后晴雯死一回,宝玉心下烦乱脱下外衣,露出里面血点子似的红裤子也是晴雯的手工。可知说晴雯懒惰是天大的冤枉,晴雯实是不争名不夺利不献媚平日不出头耿直之人。

再说晴雯的品质,晴雯最高贵的地方是她的正直,52回可以看做是晴雯的正传,除补裘还有坠儿偷镯一事,平儿在烤鹿肉时丢了虾须金镯,被宝玉的丫鬟坠儿盗去,宋妈发现后送回,平儿将此事瞒下。盗贼出自怡红,宝玉袭人面子很不好看,可知平日宝玉待人之宽,袭人用人不善,让赵姨娘那边称愿。晴雯闻之气的蛾眉倒蹙,凤眼圆睁,当时就想叫坠儿,被宝玉压住。第二天,晴雯之病加重,唤坠儿近前,抓住她的手,拿一丈青乱戳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此处虽写坠儿,实写晴雯手脚之干净,眼界之宽广,性如暴碳,爱憎分明。但也反映她过于锋芒,虑事不周,对小丫头下手之狠。此事她本可以不管,待袭人回来处置,可又偏偏喜欢在这种事上出头,白白为自己结怨,这是晴雯缺处。

晴雯的正直最主要的是体现在她和宝玉的关系上,晴雯虽貌美,但洁身自爱,内心通透,是一个玻璃体水晶心表里如一的人。对宝玉没任何非分之想,眼中也不揉沙子,很瞧不起袭人同宝玉那种偷偷摸摸的关系,为此多次和袭人发生口角。我们不可浅薄的认为晴雯是嫉妒,晴雯实是不屑。袭人和宝玉之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包括外面之人都晓得,28回冯紫英请客,蒋玉菡说出花气袭人知昼暖这句诗作酒令,薛蟠就说该打,冒犯了宝玉的宝贝,妓女云儿细解。可见袭人名声早就在外,可偏偏晴雯喜欢揭老底,为自己招祸。

撕扇回,晴雯虽恃宠而骄,但更显其自尊自爱的一面,宝玉让晴雯和他一起洗澡,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笑了几天。我也没那工夫收拾,也不用同我洗去”。我们先不论宝玉和碧痕何事,只看晴雯本色纯净,并无勾引宝玉之心。晴雯还陪侍在宝玉的外床,虽同榻,但无染,晴雯想要与宝玉亲密的机会很多,但每每表现的都是一派纯净天真的小女儿之态,这是晴雯的可贵可敬之处。像金钏是王夫人的大丫头,离宝玉虽遥,但每次相见都极尽挑逗。

晴雯被逐是一大冤案,罪名就是勾引宝玉。王夫人亲自出马,整顿了怡红,清除了晴雯,芳官,四儿等。炮制者是王夫人,至于真正的黑手是谁,成为千古迷案,书中正写是王善宝家。王善宝家是邢夫人的陪房,不是王夫人这边的人,各归各家,她的话只能做参考,王夫人不会昏庸到凭她一句话,就要了晴雯的小命,且看书中原话“王善保家的去趁势告倒了晴雯,本处有人和园中不睦的,也就随机趁便下了些话”可见除了王善宝家还有王夫人那边的人,这是明写。还有“二则因竟有人指宝玉为由,说他大了,已解人事,都由屋里的丫头们不长进教习坏了。。。。”这句话就说的比较隐晦。脂批:暗伏一段。更觉烟迷雾罩之中更有无限溪山矣。无独有偶第34回袭人对王夫人说“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这里捎带宝钗,实指黛玉,袭人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紧接着,36回就加薪提例,成了半个姨娘,已由贾母之人成了王夫人心腹。

王夫人训四儿“打谅我隔的远,都不知道呢。可知道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可见内奸出自怡红,平日玩笑之话,尽数进入王夫人之耳,查抄这样大的事,王夫人岂有不调查了解之理,袭人是王夫人心腹,王夫人焉有不问之理,这件事袭人有着推脱不了的干系。

晴雯走后,宝玉大哭“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因便笑道:“正是呢。若论我们也有顽笑不留心的孟浪去处,怎么太太竟忘了?想是还有别的事,等完了再发放我们,也未可知。”宝玉笑道:“你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之人,他两个又是你教育的,焉得还有孟浪该罚之处!只是晴雯也是和你一样,从小儿在老太太屋里过来的,虽然他生得比人强,也没甚妨碍去处...”看宝玉这一大段话,大有疑袭人之意,不仅他疑后来读者更疑,所以晚清骂袭人之文铺天盖地。曹侯在这里写出了人性的诡异复杂,正反两面。

宝玉说晴雯即便生的好些,也没甚妨碍去处,只是宝玉作为男人一己之见,只能说他不大解女人的心思。宝玉自小喜欢在丫鬟堆里混,又喜欢在丫鬟身上用心,他希望这些美好的年轻女性能陪着他老,陪到他死,识分定回,遭到龄官的厌弃,才知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弱水三千也终须取一瓢饮,属于自己的能陪自己走的就那么两三个人。他平日对丫鬟呵护有加说话随和,从不摆主子的威风,丫鬟也喜欢同他嬉笑玩耍,但并无过格之处,真正和他有亲密关系的只有袭人一人。宝玉不像孙绍组那样丫头淫遍,也不像贾蓉那样恶心不堪。袭人晴雯更是他心头看重之人,他希望她们能和睦相处,然事与愿违。

但做为女人,心胸狭窄者不在少数,卧榻之旁岂容她人鼾睡,尤其像袭人这样好强,一心想往上爬的人,肯定要扫清障碍,晴雯是头号劲敌,王夫人对贾母说过老祖宗原挑的不错,晴雯是色色远比别人强,但有本事的人未免调歪些,不如袭人沉稳知大礼等,可见贾母为宝玉挑的妾的候选人是晴雯。贾母也对王夫人说过袭人从小不言不语,只当是没嘴的葫芦,既是你深知,岂有大错误的。可见当初贾母把袭人给宝玉只是想让他尽心的照顾宝玉,就像原来把她给湘云,把紫鹃给黛玉一样,并不是做为妾的候选,怎奈袭人棋高一着,已与宝玉好上,木已成舟,不齿之事是她做出,被赶的却是晴雯,这就是袭人的本事。晴雯倒是个磊落之人,她的嫂子灯姑娘后来也说“谁知你两个竟还是各不相扰。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如今我反后悔错怪了你们。”袭人加例,晴雯被逐,王夫人都是先斩后奏,事已至此,贾母也就不便再多说什么。

再看晴雯与袭人的关系,晴袭有几次短兵相接,为此现在的晴粉和袭粉一直吵闹不休,暂且不论。袭人为长,年龄稍大,如果不能正式留下,也会很快的像彩云那样放出,但晴雯还会有机会。袭人虽负责肯干,但也自居位高,经常“我们,我们的”把自己和宝玉划为一体,或说“我一时不到就有事故”这样的话,把自己看得蛮重。实际这个地球离了谁都照常运转,袭人奔丧月余,怡红照好,雀金裘也补了,该发落的也发落了。晴雯平日在主子面前是不出头的,知道王夫人心性极左不喜欢她这样伶俐的人,另外也是因袭人一直在她的上面,作者也说她是使力不使心之人。她的缺处就是嘴巴太锋利了,不饶人,尤其听不惯袭人以“我们”自居,31回,袭人还没加例,看晴雯的话“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袭人羞愧无语,知道是自己把话说造次了。姑娘就是指通房丫头,还不是的妾,像平儿就是平姑娘,姑娘虽可以和男主人亲密,但也要女主人同意在女主人眼皮子底下,妾就不同,规格要高些,另作一房。作为丫鬟是不可以和男主人私通的,所以才叫鬼鬼祟祟。晴雯揭短,袭人嘴上虽不说什么,心里不见得不怨恨着恼。有晴雯这样伶牙俐齿的人在旁边,的确扎心。

一个台湾的著名演员反串宝玉,记者问她在红楼里最喜欢和不喜欢谁。她说最不喜欢的是黛玉说她哭哭啼啼,最喜欢的是晴雯说她快人快语。她不喜欢黛玉那是她对红楼无知,不知道“袭为钗副,晴为黛影”;不知道黛玉本为还泪而来;不知道黛玉的自然美好和充满诗意的生活。她喜欢晴雯,恰恰喜欢了晴雯的缺点,实际锋芒也是无知年少的表现,理解是涵养,包容是心胸。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会知道良言春暖,恶语伤人这样的道理。晴雯那时还小,仗着贾母喜欢她,自己又色色都好,又没做亏心事,就任意洒落,凭性格处事,没想到最后被逐。她死前对宝玉有一句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说毕又哭。可见也是过分的自信了,没想到会有人背后下药。

再说袭人,作者一鼻两喉,明褒暗贬。李奶母骂袭人“忘了本的小娼妇,一天装狐媚子哄宝玉...你能说作者是心血来潮胡乱一笔,你能说李奶母是因嫉妒骂袭人吗?曹雪芹塑造一个人时,连灵带肉,连皮带骨,用不同的人的眼光剥给你看。在看37回,众人听了都笑道:“骂的巧,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袭人笑道:“你们这起烂了嘴的!得了空就拿我取笑打牙儿。一个个不知怎么死呢。”。可见袭人虽不多言,但心思点子极多,后来说这些话的丫鬟恐怕都不知是怎样死的,她都会借王夫人之手一一清除,肯定也在被逐之列。再看宝玉,宝玉从来没打过人,头一次出手却是袭人,虽是误打,相信作者也不会浪费纸墨,做无用之文。这一脚实是作者替晴雯踢的,虽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宝玉内心明净,要不也会做那篇长长的芙蓉女儿诔。书中也讲到去了宝玉心头第一等人,袭人也说人是去了,只怕名字是去不了的。

袭为钗副,晴为黛影。在晴雯身上我们能看到许多黛玉的影子,比如风流灵巧,比如高洁自然,另黛玉也是贾母想给宝玉的,却无果死去。金玉之说做成,也是由于王夫人的推动,简直异曲同工。那晴雯能不能和黛玉相比,回答肯定是不能的,这并不是因为小姐丫鬟,主子奴才之别,而是修养教育,心灵层次的不同,像叉着腰骂小丫头这样的事黛玉是做不出来的,但如果晴雯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和熏陶,凭她的聪慧就是黛玉第二。

袭人的结局是嫁给蒋玉菡,蒋玉菡是宝玉的朋友,红楼四侠之一,是忠顺王和北静王争夺的一个戏子,33回宝玉挨打一大半原因是因为他。琪官在城外紫檀堡有自己购置的房舍,还有一两处铺子,袭人嫁他,以后生活应该还是很殷实。有人看到有的古本说花袭人有始有终,最后和蒋玉菡一起供奉宝玉。另说,宝玉屡往告贷,蒋玉菡厌弃驱撵,被袭人呵斥,应该都不是事实,张爱玲考证也均为续书。那么宝玉没死,袭人为何嫁人,无非两点,一是妾身不明,大了做为丫鬟放出,碰巧嫁给了蒋玉菡。二是家败,怒其不争,离开了宝玉,脂批说袭人走时留话“好歹留着麝月”又像不是她自己愿意走的,云山雾罩不做深究。但袭人对宝玉说过,你若做了强盗,难道我还跟了你去不成,要是晴雯又该做何想,都是疑案!

曹雪芹经历了大起大落复杂多变的人生,许多细节看似信手拈来,实是刀刀见血,字字封喉。知道人性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候才能淋漓表现,虽写得模糊,自有他的道理,红楼众说不一,但有一点,我们看事情要全面客观,轻表重质。本是千红一窟,万艳同悲。袭人和晴雯,一渐入金屋,一夭归黄土;我们与其感叹和纠结她们迥异的命运、错对的根由,倒不妨把她们权且作为有血肉、有灵魂的两个平常人...

编辑:青衣

赞一个 (1)

《得东风渐入金屋,获谗言夭归黄土--说袭晴》的评论

  • :细品菡萏精彩。
    2014-02-12 19:48 回复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