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说熙凤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说熙凤

2019-01-23 08:27:59 作者: 菡萏 3178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文菡萏

王熙凤是整个红楼里最为鲜活,最为生动,出场最多的人物。她的世俗,她的嫉妒,她的才能,她的狠毒,她的机变之速,作者笔笔刻木她的英气,她的声势,她的珍贵,她的骄大,她的心机。作者字字流苏,把这个脂粉堆里的英雄,女中的豪杰写得风生水起,追魂摄魄。性格虽复杂,但活色生香,让人又爱又恨,明明是反面人物,偏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自身有其狠毒一面也有其可爱之处,让人欲爱不行,欲罢不能。

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内侄姑娘,贾琏的妻子,贾赦的儿媳妇。常年贾政王夫人这边当家,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和喜爱,王夫人既是她的姑妈也是她的婶娘。王熙凤出身四大家族中的“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家世显赫,从小假充男孩教养,未曾读书,学名偏叫熙凤,薛姨妈呼之凤哥!性格泼辣,爽利,聪明,自信。容貌美丽,气质雍容。第一次出场就彩绣辉煌,宛若神妃仙子。第3回黛玉进府,凤姐首次亮相,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种洒脱,那种放肆,那种奢华,那种乖巧伶俐,那种八面生风的气势是无人可比的,“粉面含春威不露,朱唇未启笑先闻",左右逢源,滴水不漏,哄得贾母开心的不得了。

凤姐是个很粗鄙世俗的人,不比黛玉不食人间烟火,不比宝钗内敛端庄,她张扬,逞才,相对也就浅薄些。凤姐可以蹬着门槛子拿耳挖子剔牙;也可以把袖子挽了几挽,跐着那角门的门栏骂赵姨娘和周姨娘;也可以在尤氏怀里打滚放泼。

最世俗要算是对娘家和婆家的态度上,也就是炫富,像72回,贾琏向鸳鸯借当,凤姐要抽一二百两的头,贾琏笑道:“你们太也狠了。你们这会子别说一千两的当头,就是现银子要三五千,只怕也难不倒。我不和你们借就罢了。这会子烦你说一句话,还要个利钱,真真了不得。”凤姐听了,翻身起来说:“我有三千五万,不是赚的你的。我们王家可那里来的钱,都是你们贾家赚的。别叫我恶心了。你们看着你家什么石崇邓通。把我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就够你们过一辈子呢。说出来的话也不怕臊!现有对证:把太太和我的嫁妆细看看,哪一点不上你们贾家。”这点跟我们现在身边的很多人都是一样的。毫无大家风度,心思极左,潜意识里总认为只要是娘家的就是好的。

第6回,贾蓉借玻璃炕屏,王熙凤就说“也没见我们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不成?”。第72回,来旺妇倚势霸成亲,贾琏听林之孝说来旺之子不务正业,吃酒赌博,心下便不愿意彩云嫁之。凤姐道“我们王家的人,连我还不中你们的意,何况奴才呢。”这是王熙凤的缺处,总把娘家婆家对立起来!赵姨娘就说过“我敢打赌,这份家私,多半都被她搬回娘家去了”曹雪芹暗下金针,虽是夸大之词但肯定有是事,他的弟弟王仁,忘仁也,最后肯定弃她不顾,“哭像金陵事更衰”,就是凤姐的教训,也是她的愚蠢之处。

王熙凤的婚姻生活,在整个红楼里是最为折腾的,也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我们从书中不难看出,她的婚姻生活是慢慢走下坡路的。琏、熙两人一开始还比较恩爱。第7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小丫头丰儿坐在凤姐房中的门槛上,见周瑞家的来了,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一会传来说笑之声,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明写宫花,实写贾琏与凤姐白昼行房,作者可谓柳藏鹦鹉,笔墨无双。

到第13回,林如海病重,贾琏送黛玉回扬州,凤姐天天茶饭不思,每每夜半屈指算其行程,虽昭儿回来,凤姐嘱咐他别带着爷,勾引那起混账娘们的话,但还是很甜蜜的,贾琏回来后,王熙凤满天欢喜地迎出门外,尽显小女儿之态,柔情密意的一番话讲得很是娇俏生动,脂砚斋曾批“娇音如闻,俏态如见”第23回,为贾芸种树,内有一句“贾琏道:果这样也罢了。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作者一笔带过,虽是丑语,但是实写风姐的风月生活。一直到巧姐除痘,贾琏在书房斋戒半个月,先是选清俊的小厮出火,后又和多姑娘有染,已渐露色狼面目。凤姐过生,在锣鼓喧天中,琏二爷仍不忘和鲍二家的鬼混,已很是不堪。44回,越发胆大偷娶尤二,还新二奶奶,旧二奶奶的,完全不把凤姐放在眼里,巴不得凤姐早死,把尤二扶正,可见已毫无夫妻之情了。

贾琏好色,尽人皆知,为此,在书中占去很大篇幅,不管是父亲的姬妾,兄弟的女人,还是下人的老婆,都是好的!贾母就说过,不管香的臭的都往屋里拉,另外还有断臂之好。王熙凤就敲打过他,“可不是呢,有‘内人’的他才慈软呢,他在咱们娘儿们跟前才是刚硬呢!”这是实话,不管对多姑娘还是鲍二家的他都是海誓山盟,蜜里调油,又贴东西又贴钱,还留下头发之类的念性,对谁都爱,对谁都恋,极是恶心!贾琏还喜财,像平儿说的:我们二爷油锅里的钱都能捞出来花了。可见不是一般的贪婪。

王熙凤有钱,一是娘家丰厚的陪嫁,二是拖欠下人的月例放的高利贷和收受贿赂的银子,三是在外面打着贾琏旗号办事,获取的报酬,但她不会给贾琏花,她也知道贾琏的钱无非都贴在外面的女人身上,女人对贾琏来说就是常脱常换的衣服,对凤姐也不例外,凤姐虽把贾琏当终身之靠,但贾琏未必把她当终身之妻。凤姐在夫妻生活没安全感后,开始疯狂敛财,这也是女人的通病,总觉得钱要比男人更可靠些。像邢夫人也是如此,凡过手之银两都要克扣,李纨因丧夫,也异常节俭。

说凤姐要说下平儿,平儿是凤姐的4个陪嫁丫头之一,平儿聪慧娇俏,乖巧,天天周旋在浪荡公子贾琏和狠毒的凤姐中间,能生存下来着实不易,是整个红楼里最优秀的丫头,她对凤姐赤胆忠心,是凤姐的得力臂膀;她不让贾琏近身,目光长远。她深知贾琏的本性,也知道自己如果稍有浅薄之想,命运就会像其它三个陪嫁丫头一样。她的嘴更是十分聪慧,凤姐打丫头,她看着不忍,便说奶奶仔细手疼,背地里给尤二姐送饭,为人仁义。凤姐能容下她,一是忠心,二是她为人处世之巧妙得体。

凤姐是卧榻之旁不容他人酣睡之人,男人只有一个,本性如此,矛头就直指和贾琏有染女性,不管是自己的陪房丫头,还是外面的婆娘,毫不手软,见一个杀一个,只可惜,一直杀不完,丫头死了,鲍二家的死了,尤二姐死了,她自己也走上了被休的道路。她的反抗是徒劳的,像尤氏和邢夫人就是忍让顺从,看得比她开些,邢夫人还为自己老公撮合鸳鸯,尤氏就根本不管,你跟姨妹子也好,跟儿媳妇也罢,随你。自己只带着贾珍的一群姬妾自得其乐,实际无爱的婚姻,其心早已死了。

贾琏只是红楼众多男性中的一个代表,比起其父贾赦要好得多,至少心还不是那么坏,对女人也没那么残酷,贾赦就说过鸳鸯“你早晚是跑不出我手心的”,以致鸳鸯最后自缢。对石呆子扇子一事,贾琏稍有微词,就被打得半死。

过去一欧洲人来中国,很是惊讶中国人的一夫多妻制度,觉得很原始和愚昧。实际,一夫一妻制才是人性和社会的进步,才能使女人活得更有尊严些,男权社会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不用男的吃,女的就把女的吃了,只要你有吃下去的胃口和胆量。实际尤氏,邢氏不是大度,不是贤良,只是自保,她们不是原配,他们的娘家也没王熙凤的娘家显赫,再者她们都没子嗣,女人有时很可悲,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一旦像王熙凤,像吕雉有了权利有了机会就绝不会手软。

王熙凤贪婪,贪婪到什么地步,贪婪到任何钱都不放过,连几两几两的散碎银子也凑在一起放贷。她虽然说邢夫人异常吝啬,凡过手银钱都要克扣,她也是一样的,第44回,贾母发动大家凑份子给她过生,尤氏操办,发现少了李纨的那份,尤氏就说“只许你那主子作弊,就不许我作情儿。”也就是王熙凤在贾母面前说的都是假话人情话,并不是真正地体恤李纨孤儿寡母。接着尤氏还说“我看着你主子这么细致,弄这些钱那里使去!使不了,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庚辰双行夹批:此言不假,伏下后文短命。】可见王熙凤是死在钱上的。金钏投井后,太太屋里少了一个缺,凤姐一直等收足了银子才安排。柿子挑软的捏,周、赵姨娘的丫鬟月钱各减掉一半,一吊钱。黛玉进府,极力在贾母面前演戏,说预备了两批段子,等王夫人过目之后,好给林妹妹做衣服,脂研有批【余知此缎阿凤并未拿出,此借王夫人之语机变欺人处耳。若信彼果拿出预备,不独被阿凤瞒过,亦且被石头瞒过了。】,可见王熙凤谎话一堆,都是哄老太太开心呢!这是小事,大事很多!

作者大书特书的就是15回,王熙凤弄权铁槛寺。大财主张家的女儿金哥原本与守备的儿子订婚,怎奈又被长安府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看上,张家势利,想把女儿嫁给这个李衙内,怎奈守备不愿意退婚,老尼拿了张家的贿赂转头来弯凤姐。凤姐说“从来不信什么是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银子来,我就替他出这口气。”三千两合现在的一百多万,连秦可卿下葬的棺木才一千两,贾政都叹奢华。王、邢夫人的月例钱是最高的,每月20两,这样的工资要拿10多年,才累计3000两。赵姨娘才2两,袭人一两,小丫环才一吊。后来金哥有情,守备公子有意,双双自缢,凤姐却坐享其成。【庚辰侧批:如何消缴?造孽者不知,自有知者。】。她的得力干将是旺儿,当凤姐说于旺儿,旺儿心知肚明,急忙进城找着主文的相公,假托贾琏所嘱,修书一封给节度使云光,可见王熙凤是常干此事,但王夫人和贾琏鸦雀不知。以后胆越壮,恣意作为起来,干了许多这样的大买卖。脂批【一段收拾过阿凤心机胆量,真与雨村是一对乱世之奸雄。后文不必细写其事,则知其乎生之作为。】

另外拖延下人的月钱放高利贷,也是一年翻出千把两的银子,我们不妨算算凤姐的收入真是了得,堪称荣国府首富!这还不足,贾琏穷得借当她也要抽个头。实际一些事情就是个惯性,这些钱她是用不完的,就是娘屋里的陪嫁都够她过一辈子,人心不足蛇吞象,凤姐已经在这条路上走得很远了,这不光是贪婪,更是精神生活的极度空虚和贫困,小窗幽记里说“无位之公卿,有爵之乞丐”,实际她已经是一个精神上的乞丐了,永远不饱,以致最后沦落成为真正的乞丐。

凤姐的狠毒是出了名的,第12回毒设相思局,间接的送了贾瑞的命,贾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打错了算盘。虽是猪油蒙了心,也不至于凤姐调兵遣将,大动干戈,表面还假意诱惑,贾瑞将死,代儒讨要人参,凤姐只给些须须子,末末子,可见心是铁打的。第68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凤姐心里虽恨得咬牙切齿,但表面做足功夫,先软后硬,把尤二骗进贾府,后,慢慢摆布,安排善姐,借助秋桐,利用胡庸医下虎狼之药毒死腹中的胎儿,让旺儿杀死张华,最后把尤二送上黄泉之路,很是高明。很多年轻的女性朋友特赞赏凤姐这这种打击二奶的方法和力度。但杀死腹中婴儿,确实没有人性。实际尤二之死也并不全怨凤姐,秋桐说的先奸后娶,和姐夫有一腿是实情,这也是尤二悔恨之处,再者就是尤二姐对贾琏很失望,贾琏那时正和秋桐打得火热,很少到她房中,根本不能给她以保护,也成不了一辈子的依靠,最初的柔情蜜意过后,就是对人生彻底的绝望。

尤二同尤三的死有相同之处,只是尤三警醒的早些,同贾珍有染时,就心里变态,知道自己已入火坑,内心异常的焦虑矛盾,今要银,明要金,吃了鹅,又宰鸭,高兴了打扮得花枝妖娆,把贾珍喊来,不高兴就大骂撵人,把衣服剪得一条条。柳湘莲是她唯一走向光明的希望,怎乃退婚,致命一击,才彻底绝望一剑刎喉。实际在红楼里变态的很多,凤姐也很变态,因为那是个变态的社会,能像贾母那样,儿孙满堂,慈眉善目活到老的很不容易。

另外王熙凤对下人也很残忍,44回,凤姐过生,贾琏偷人,凤姐盘问小丫头,先是叫小厮拿绳子,鞭子困了打死;不细说就拿刀子割肉;要烧红烙铁烙嘴。还亲自动手,只一掌打在脸上,打的那小丫头一栽;再一巴掌,两腮当时就两腮紫胀起来,可见出手之重。然后还拔下头上的簪子在小丫头的嘴上乱戳,可谓狠毒之极。做人奴仆,本就不易,不知听谁的好,是爷的还是奶的,左右为难,但他们大多还是惧怕凤姐胜过贾琏。

在红楼里主子亲自动手打人的不多,凤姐是一个,赵姨娘是一个,探春就说过她母亲不注意身份,那凤姐何其有身份呢?第29回,清虚观打醮,有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一头撞在凤姐儿怀里。凤姐便一扬手,照脸一下,把那小孩子打了一个筋斗,骂道:“野牛肏的,胡朝那里跑!”可见凤姐出手之迅速,之老练,之粗俗。素日无仇,对小孩家也下此重手,凤姐骨子本不是善类。

凤姐还是极其势利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贾母一味奉承,晨昏起居伺奉周到,贾母一刻都离不开,这是对上。对宝玉也是关爱有加,尽显溺爱,对其它姐妹也好。对赵姨娘那是替她姑母尽力踩上一脚,这是仗着王夫人的势,也就是王夫人的一个枪手,尤氏这点就很忠厚,凤姐过生,偷偷的把赵姨娘的周姨娘的份子退了,说她们也是两个苦瓢子。凤姐为富不仁,还说拿她们的钱来取乐,可见心灵之僵硬。对下人就更不用说,就是对平儿也是一样,贾琏见薛大傻子能有香菱这样的美妾,眼馋肚饱,凤姐言称拿平儿去换,虽是玩话,但可见不把平儿当人,只是一件可以交换的东西。

至于对刘姥姥也不是个纯粹的例外。为何呢?因刘姥姥是她娘家的亲戚,而不是贾府的亲戚,在她意念中,娘家的都是好的!刘姥姥初次进府,凤姐一望便知来意,请示过王夫人之后,给了20两纹银。中间贾蓉来借炕屏,她生怕贾蓉听见不雅,止住刘姥姥的话。刘姥姥二次再来是贾母无意间听见,想找个积古的人说说话,刘姥姥又异常可爱,有外交公关才能,博得老祖宗欢心,上下厚待,受恩而归。因王熙凤的偶然慈善,才使家败后,巧姐不至于流落烟花柳巷,这就是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并不代表凤姐本心之善。

至于凤姐的才干,尽人皆知,不加赘述,协理荣国府凤姐尽心竭力,除五弊,大施才能。13回尤氏只是托病,早已知道贾珍爬灰之事,高枕不管,任你奢华。其实尤氏也是很有理家才能的,凤姐过生,她虽退了很多人的钱,但办得还是异常热闹体面,该有的都有了,不像凤姐之贪。脂砚批:尤氏亦能干事矣,惜不能劝夫治家,惜哉痛哉!实际在红楼中有才能的人很多,像探春,宝钗,平儿,甚至是体弱的黛玉,都是角色。凤姐喜欢逞才,喜欢铺张,秦可卿之死给了她一个绝好的舞台。

凤姐的可爱,一是容貌可爱,生得花朵一般,应该比87板的邓婕漂亮的多,不会比姚迪差,要不然贾瑞也不会垂涎三尺,至死还抱着风月宝鉴看。最可爱的还是那张嘴,我们认识一个人,首先是眼睛看到的,容貌外观,再就是耳朵听到的,也就是语言,其次才是慢慢的用心品度。凤姐的嘴是红楼里最巧的,正反都是她,机变无人可比,黛玉是雅,不适合大庭广众,凤姐是风趣幽默,插科打诨,极具生活色彩,走到哪里都笑声不断,她不在,简直索然无味,是贾母的一个开心果。对姐妹们也极好,大观园筹办诗社凤姐儿笑道:“这是什么话,我不入社花几个钱,不成了大观园的反叛了,还想在这里吃饭不成?明儿一早就到任,下马拜了印,先放下五十两银子给你们慢慢作会社东道。过后几天,我又不作诗作文,只不过是个俗人罢了。‘监察’也罢,不‘监察’也罢,有了钱了,你们还撵出我来!”这样风趣生动的话,在红楼里我们随处可见。

阿凤对小太监:“你夏爷爷好小气,这也值得提在心上。我说一句话,不怕他多心,若都这样记清了还我们,不知还了多少了。只怕没有,若有,只管拿去。”何其机敏。对刘姥姥:“亲戚们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知道的呢,说你们弃厌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那起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人似的。”阿凤是即可无恶又可爱!明知刘妪穷苦趋势之求财,偏说得冠冕。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凤姐的嘴是人见人爱的,句句都生动新鲜,凤姐的表情更是鲜活,春风满面,流光溢彩的,就像兴儿说的嘴甜心苦,明是一盆火,暗似一把刀。尤二就是被她表面的功夫蒙骗,才进府的,加快了死亡的进度。她的那张嘴就像罂粟花,读者明知道有毒,却依然抗拒不了她的鲜红、娇艳。

凤姐的愚蠢。“聪明反被聪明误”是作者给的定评。在封建社会一个女人你再有能力有才干,再美丽妖娆都是没用的,关键你要有子嗣,才能在一个大家庭中占得住脚,凤姐不是不懂,不懂就不会费尽心思把尤二弄进府,打掉她的未成形的男婴。凤姐自己也怀过哥,七、八个月了,流掉了,为何,她太爱财了,太爱手中的权势了,她每日如履薄冰,勤勤恳恳做事,就是怕王夫人炒她的鱿鱼,没权咋敛财,结果把哥累掉了,没哥日后就不会走到贾母和王夫人这个位置,身体日差,有血崩之状,根本就满足不了贾琏各个方面的要求。最后因钱犯事,彻底断送了自己。

另外凤姐积怨太多,除贾母王夫人外没有不恨她的,邢夫人讨厌她,埋怨她自家不管,跑到别人家多事。李纨和姐妹们她不敢得罪,那都是正经的主子,比她根正苗红,但大家也知道她的为人。赵姨娘恨毒了她,以后贾环袭侯必将报复,下人也恨他,她一旦倒台,就没了退路。她充其量只是王夫人的一个挡箭牌,王夫人做姑娘时就在娘家当家,响快的很,这是刘姥姥的原话。到婆家又当家,贾母说她木木的,那是大智若愚,先就生了两个哥,现在又把凤姐推到风头浪尖上,自己吃斋念佛,享清福,号称大善人。凤姐既忙情债,又管钱荒,到最后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愚蠢之极!

凤姐还过分自信,总觉得自己最行,过高的估计了自己驾驭事情的能力,王夫人吃素的,不知她的作为?只是先用着,况且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是自己娘家的侄姑娘。像弄权铁槛寺的事很容易穿帮,云光本是贾琏的朋友,这种扯篷拉纤的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何况她又不是自己在社会上能呼风唤雨。她曾说天下没有我不笑话的人就罢了,岂不知你笑人时,别人也在笑你,尤氏在她过生时说过:“说的你不知是谁!我告诉你说,好容易今儿这一遭,过了后儿,知道还得象今儿这样不得了?趁着尽力灌丧两钟罢。”实际尤氏言语不多,但句句是金,字字是针,在有些问题上还是超脱,明智些。

凤姐喜逢迎,讲排场,爱虚荣,走到哪里都是赫赫扬扬的,溥仪看红楼就说,一见凤姐出场,前呼后拥的,就想到自己当年在宫中身后长长的一堆。实际这些都是空架子,没用,像李纨内心清净,一心一意抚一个哥!家败后,至少还有个人在。

凤姐虽腰缠万贯,但最后还是被夫休掉,伏笔是平儿扶正,所以平儿那个嘴巴子挨得一点都不屈,凤姐家没了,巧姐也流落了,死后只是一卷凉席!可怜之至。

“都知爱慕此生才,凡鸟偏从末世来”,凤,凡鸟也!都是普通人,红尘一过客也!

凤姐审美很好,见尤二时,一身素雅,清洁如九月之菊,一下就把尤二压了下去。

凤姐是红楼里最为复杂的人物,我们在她身上能看到很多,简直就是一个社会完整的缩影.她没有其它裙钗之单纯美好,阴暗面多,究其原因是她结婚了,已经从珍珠变成了鱼眼睛,更是贪婪和欲望造成的!智通司的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是对她,也是对贾府的当头棒喝,更是对天下人的警语。

编辑:青衣

赞一个 (1)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说熙凤》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