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稀世俊美袅东风,旷世才情韵天成---说黛玉

稀世俊美袅东风,旷世才情韵天成---说黛玉

2019-01-23 08:33:52 作者: 菡萏 1868人读过 | 1条评论   相关搜索

林黛玉,一个来自仙界的女孩,木胎草形,慧心灵性,聚天地之华,汇日月之精。秉绝代之容,俱稀世俊美,携漫天才情,拥七瓣玲珑。是一个集美貌,才情,风骨于一身的女人。以精神世界的纯美,内外和谐的兼修,优雅绝俗超凡的气质,活在了世世代代人们的心中。作者以饱蘸血泪的笔墨,塑造了这个浪漫,传奇,生动而又痴情极具女人味的女子,是一场人性的盛宴,是岁月沧桑中骨子里那份柔软,是青山白烟里的一丝温暖,是绝世不朽的经典!

林黛玉位居十二朱楼群芳之首,是女人中的极致,囊括了女人身上所有美好品质,彰显了人性真善美的全部精髓!

在红楼里,她是一个活得最纯粹的女人,为情而来,为情而去,不慕荣华,不贪富贵,绛珠之泪,山河欲退,单纯自然,本性尽显。活着就是一种美丽,一种惊艳,一种棉软,哭得鹦泣花残,舞得才絮满天。没有袭人的争荣夸耀之心,没有宝钗进宫待选的青云之志,没有探春的一腔抱负,就是一个为情而活的女子,赴一场天地间的血泪之宴,共一段心灵的相契之欢,生为灌溉之慧,死为还泪不悔,是一个高山仰止,天地动容的的女子,一直到泪尽而逝,粉堕香残,都冰清玉洁,本质天然!

黛玉是一个出身最高贵的女子,既有着钟鼎的尊贵,又有着书香的高雅,这点不同于四艳的侯门和宝钗的皇商。父亲林如海是前科的探花,皇帝钦点的巡盐御史,母亲贾敏是国公的千金。出生在香尘软土,紫烟柳雾的江南,因少小无母,没人照顾,才寄居在贾府。

黛玉也是红楼里最美的女子,无论是貌还是韵都是绝世的!眼含秋水无尘,眉凝黛山铺翠,行如弱柳扶风,静如娇花照水,自有一段风流的体态,别致的情怀。初进荣国府,就用凤姐的话做吏笔“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第二十五回,逢五鬼,薛蟠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甲戌侧批“又可知颦儿之丰神若仙子也”。

整个红楼里曹公对女子外貌的描写都很吝啬,说一句干净俏丽,就很是得体了,脂批多次道:可笑近之小说,满纸闭月羞花,动辄沉鱼落雁。但曹公还是多次点明黛玉的绝色,一次是黛玉立花荫怅望怡红而泣,有诗云:颦儿才貌世应希,独抱幽芳出绣闺。呜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地鸟惊飞。另有宝玉想族中远近之女子,没有稍及黛玉者,便存了一段心事,等等。。。但作者更多的是倾尽笔墨对她内心世界的深度刻画,所以我们能更深刻的记住这位灵魂唯美,一颦一笑都楚楚动人,惹人怜爱的女孩

男人贵在有度,女人贵在有韵,韵是骨子里的东西,红楼里貌美的很多,抛开十二钗,兴儿就说过、“若说三姨的面容身段与林姑娘也不差上下”尤三姐虽有貌,而无冰清袅娜的韵致,更不谈才情和风骨。晴雯生得再好,皆因没有黛玉的涵养与修为,而都不在一个层面上。

红楼通篇前80回,只对黛玉不作任何衣饰的描写,这是作者不屑的,亦或是多余的,衣服本是身外之物,二月一十二是黛玉的生日,颦儿稍微换了两件鲜亮的衣服就宛如嫦娥下界一般,脂批常道,骂死天下浓妆艳饰富贵中之脂妖粉怪,插金戴银爆发之女。黛玉活着就是一种美丽,是一种姿态,是一个含烟女子凝立花间,雕刻了时光,柔软了岁月,一个眼神足令时空惊艳,一声叹息,足令内心震撼!

我们说黛玉必须得上宝钗,因为她们是对着写的,一胖一瘦,一个鲜艳妩媚,一个风流袅娜,一个慧心灵性,一个自云守拙。一个脸若银盘,眼如水杏,一个态生两靥,娇袭一身。一娇花,一纤柳。就像她们的诗一样若论风流别致当推黛玉,若论端庄浑厚莫让宝钗,不分伯仲。很多人喜欢把她俩比来比去,都是徒劳无功的的,脂批:石头记为二玉为主。也就是整部红楼以宝玉,黛玉为主线,其余都是陪客,孰是孰非,要看宝玉心中所取,这也是云龙显影之法也。

黛玉是红楼里才情最高的女子,诗意的人生,落花的生命,把满天的才情演绎到极致,可以一挥而就,也可以一目十行。做海棠诗时,宝玉看到“偷得梨花三分白,借的梅花一缕魂”先喝起彩来“如何想来!”问菊时“孤标傲世皆随隐,一样花开为底迟?问得世人也哑口无言。

宝玉的才情在那个年代,那个年龄就是不俗的,大观园的题对匾额都出自他之手,他父亲养的那帮清客也不过滥竽充数,迂腐得很,没什么新鲜的玩意。后借张道士之口赞宝玉,在外面多次见到哥写的字,做的诗好得不得了,就是说,宝玉的诗词字,在外广为流传,但再好,还是要逊于黛玉的,黛玉自有与别人不一样的心肠,写出的东西,有自己的风致和奇想,这就是所为的笔未落,境先出。判词道:可叹停机德,甚怜咏絮才。讲贤淑当推宝钗,有乐羊子之妻的风范;说才华要让黛玉,有谢道韫莫若柳絮随风起的才情。黛玉是作者相知,相怜,相爱的血泪初恋;宝钗是作者生活窘困时,患难与共的妻子,都是作者一生中重要的女人,我们不可庸俗地分出高低。

黛玉是红楼里最温柔的女人,集千般柔肠,万般情意与一身。黛玉的诗有她的独具的格调和忧伤之美,不是别人可以仿效的,一个干巴巴冰冷的灵魂是写不出那样柔情的韵味,只能是僵硬词汇的堆积。人各有性情,但骨子里的东西很重要。黛玉率直,有真性情,虽有时打趣姐妹,但也娇憨可爱。第42回,宝钗审黛玉酒令之事,黛玉想起是自己失于检点,那《牡丹亭》、《西厢记》说了两句,不觉红了脸,便上来搂着宝钗,笑道:“好姐姐,原是我不知道随口说的。你教给我,再不说了。”【蒙侧批:真能受教尊敬之态娇憨之态,令人爱煞。】这就是颦儿,并不反问,宝钗如何晓得,一派天然可爱!

黛玉是一个自然本色的人,不虚伪,不客套,对人坦诚相待,内心温暖。这点与宝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人多云宝钗平和稳重,随份从事,黛玉多有所不及,但宝钗是外表谦和,内心凌厉,有成算,只是不喜欢说出自己的观点。以她母亲薛姨妈的话,宝丫头古怪着呢,像30回,虽是借机双敲,但也指着靛儿声言厉色道“去问那些平日里和你嬉皮笑脸的姑娘。”因邢岫烟戴块玉佩也说教下。滴翠亭扑蝶回,宝钗想“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虽使用金蝉脱壳之计遮了过去,但心里极是蔑视红玉与贾芸的爱情,红玉害怕黛玉心细听了去,岂不知宝钗才是最有主意,容不下沙子的人,只是藏愚,不动声色,要以黛玉的性情听都不会听,管都不会管这档子烂事。

黛玉的性格是外冷内热,这点于宝钗恰恰相反。颦儿天性率直,纯真无邪,容不下尘,也记不住嫌。说起话来发在肺腑,句句清澈,字字通透。真正宝钗是令人不敢冒犯的,也是孤独的,冷漠的;黛玉是可以亲近的,柔软的,温热的!这也是人之天性各有苦甘。

她对紫鹃如亲生姐妹,从不当下人看,紫鹃也是一片肝胆为黛玉着想。我们看看王夫人,虽书中多次道,她的良善贤惠,天真烂漫,皆出本性,但你看她的大丫头,金钏为一嘴巴子就跳了井,彩云也暗地里拿她的东西给赵姨娘和环儿,都不曾和她通心,也不见她对谁温暖。凤姐房里巧姐的奶娘,孩子一哭就烦,还动手掐幼小的巧姐,并不惧凤姐,朋友是一个人的底牌,丫环未必不是!

黛玉教香菱学诗也是诲人不倦,循序渐诱。放着现成的宝钗不学,舍近求远,向黛玉去学,可见黛玉的温暖,颦儿也是心热喜欢看到香菱对精神生活的追求。古人云“女子无才便是德",这里的“是'应当做"有”讲,不可曲解。女子无才便应该有德,无才无德万万不可,便是夏金桂之流。。。

关于黛玉的小性,好像世上之人都给下了定评,本人却很不以为然,送宫花一节黛玉尚小,周瑞家也是最后一个给她,她便向宝玉手中望了望说“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也不给我。”黛玉说的未见不是实情,曹公往往一笔做几笔用,若论关系远近,她确实是最远的,既不是不是贾府的千金,也不是薛家的近亲,想周瑞家这起势力小人,不是因贾母怜爱,宝玉喜欢,怎会把黛玉放在眼里。另一方面也说明一个人是不断成长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人情世故也会有新的认识,黛玉太小,不谙这些,大了后,知道寄人篱下的心酸,就不会这般高傲,也就不存此想,多一事就不如少一事了!

黛玉比宝钗小三岁,做为一个十二和十五岁的少女,是有很大悬殊的,宝钗自然端庄稳重一些,明白事理多一些,黛玉自然天真烂漫一些。她有时喜欢刻薄宝钗,这也正突出宝钗的优秀,想我宝卿是何许人也,只有黛玉方配去妒一下。三十八回,作者让钗黛合一,以后两个人毫无间隙,亲密契合。宝玉都莫名其妙,问孟光何时接了梁鸿案,黛玉直言,原我误认她藏奸,可是竟错了!书中明确的告诉世人,是对宝卿的品性有看法,而不是妒意。

后又上一宝琴,也是才貌双全见多识广的女孩,深得贾母喜欢,贾母有两件珍贵的衣服,乌云豹给了宝玉,凫靥裘给了宝琴,还要把宝琴说给宝玉,可见黛玉嫉妒否!依旧待宝琴如亲姐妹一般。曹侯无一处闲笔,如宝琴在后四十回无大的作用,就是为黛玉做铺垫,以证明黛玉的胸襟。

花袭人的存在,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她和黛玉本不在一个层面上,黛玉是不屑一妒的,也是不甚过心的。端午节,宝玉家乱,晴雯袭人拌嘴,黛玉说:“大节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难道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又云“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拌了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真是娇憨可爱之至,倒是袭人心思狭隘,尤二在前,怕以后宝玉成亲后,自己重蹈覆辙,步其后尘,去试探黛玉,黛玉无意说出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到东风,后才有袭人在王夫人面前的一番秘语。

黛玉还是红楼里嘴最巧的女孩。典雅俊则,慧心言巧。不似凤姐的市俗,泥筒子话一车,也不是晴雯的尖刻,自有她的幽默风趣,随机应对。就像宝钗说的“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

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宝钗嘱咐宝玉不可喝冷酒,讲出一翻道理来,宝玉诚服,可巧,黛玉的小丫鬟雪雁走来与黛玉送小手炉,黛玉因含笑问他:“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了我!”【甲戌侧批:吾实不知何为她为何为齿、口、舌。】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使我送来的。”黛玉一面接了,抱在怀中,笑道:“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宝玉知是黛玉借此奚落他。薛姨妈因道:“你素日身子弱,禁不得冷的,他们记挂着你倒不好?”黛玉笑道:“姨妈不知道。幸亏是姨妈这里,倘或在别人家,人家岂不恼?好说就看的人家连个手炉也没有,巴巴的从家里送个来。不说丫鬟们太小心过余,还只当我素日是这等轻狂惯了呢。”【甲戌双行夹批:用此一解,真可拍案叫绝,足见其以兰为心,以玉为骨,以莲为舌,以冰为神。真真绝倒天下之裙钗矣。】

此回足见黛玉之巧,之慧,之妖,之冰雪聪明,三“笑”实为心苦,非做一般的拈酸吃醋之辈来看,又一回把宝玉比呆雁也有异曲同工,也算有花看半开,酒饮微醉之妙。

黛玉是十二钗中唯一一位拥有爱情的女孩。落花中与宝玉共看西厢成了最经典的画面。在通部红楼里在很多处我们都能看到《西厢记》的影子。如林如海,概学林如海也,小孩口无遮掩等等,可见元曲对作者影响之深,也反映出曹侯对西厢的深爱,但曹侯又有着自己独到的目光与审美,对爱情有着不同的注解。曾借贾母之嘴批驳西厢,开篇也申明,只把女儿之情发泄一二,不似别的书,满纸淫邀艳约、私订偷盟。莺莺和张生的爱情是属一见钟情式的,并有了性爱,宝黛的爱情虽有前世之约,人间重逢,但还是属于日久生情的,因在贾母那一起坐卧,亲密友爱处,亦自较别个不同,言和意顺,略无参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甲戌侧批:八字定评,有趣。不独黛玉、宝玉二人,亦可为古今天下亲密人当头一喝。甲戌眉批:八字为二玉一生文字之纲。】亲密便有感情,实属润物细无声。

在红楼里性爱和爱情分的很开的,宝玉初试云雨情的对象书中点明的是花袭人,梦中的却是秦可卿,都和爱情无关。宝玉一开始小,不懂爱情,对姐妹皆出一意,后来来了一个宝钗容貌丰美不输黛玉,形成了三足鼎立,宝黛之间就有了小别扭。女人和女人之间是不会嫉妒的,主要是决定男人的态度,宝玉虽喜欢这位宝姐姐的一截酥臂,但满心念念的还是黛玉,黛玉多次试探,宝玉多次表白,黛玉的小性都是对宝玉使,宝玉也肯俯就,多次陪事小心软求慢恳,二人也一笑而止。黛玉写《桃花行》宝玉一看就滚下泪来,是心灵的相惜相怜,问一夜咳嗽几次,醒几回,简直是无微不至,用的全是体贴功夫。

宝钗喜欢不喜欢宝玉哪,回答是肯定的,有回前诗“试看金娃对玉郎”。另宝玉挨打,宝钗送药,尽显女儿扭捏娇羞之态。宝玉随着年龄增长,渐明人事,36回识分定后,心里只有黛玉,他们的感情也趋于稳定,不在纠缠金玉之说。

宝黛的爱情是宝钗,湘云无法理解的,都知道宝玉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她们忽略了最主要的,那就是在那个年代少见的灵魂的相懂,心灵的共鸣,也因此她们走不进宝玉的心。宝玉一片私心赞黛玉“林妹妹才不说这混账话呢”黛玉听到也长叹“我平日把他当做知己果真是知己。才貌是次,相契是真。红楼开篇便言世上之书。凡以为会几首诗词艳赋,便以佳人自许,满纸潘安子键,红娘小玉...红楼只写真性情,自比别书高几倍,宝黛更是血泪相对,心思相通自比莺莺的爱情纯真厚重些,虽后来黛玉泪尽而亡,宝玉娶宝钗,终是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株寂寞林,到底意难平。黛玉在十二钗中是最幸福的,虽无父母,但却有宝玉的呵护和坚贞不渝的爱情。

宝黛之间至始至终都是干净的,即便同卧一榻,也很纯洁,这也是作者对颦儿的尊重和爱惜,让黛玉以一个完美的形象存活在世人心中,宝黛的爱情不同于张生与莺莺,虽缠绵但像水一样的涓涓清澈。

在十二钗中,黛玉是最穷的,寄居贾府,吃穿用度都是舅舅家的。凤姐曾开玩笑,以后大不了多一份嫁妆。有病需要调养,宝玉想向凤姐要燕窝,被黛玉拦下,最后是宝钗雨夜让老妈子挑灯送来,颇见温暖和情意,看得也是潸然泪下。林家四代为侯,家底颇丰,她的父亲林如海是巡盐御史,也算是肥差,即便是正直无偏向,也不会四海一空囊,看为雨村竭力一荐,从中斡旋,也算是谙熟官场之道,即便是过早辞世不留下巨额财产,也会像《非诚勿扰二》给唯一的宝贝女儿留下买汉堡的钱吧!贾母有时派丫鬟给黛玉送钱,不知送的是何钱,肯定不会是每位小姐正常的开销用度,黛玉不忘抓把给丫鬟,也见温暖,或许是贾母的私房。

刘心武在百家讲坛上推断,黛玉的财产被贾琏秘下,贾琏曾感叹:“这会子再发个三二万两银子财就好了。”本人不苟同,那大一笔财产,想全部吞下不容易,即便黛玉尚小,哭昏了头,他做手脚也只能是一部分。何况黛玉回家时,林如海尚在,黛玉亲为端汤奉药,不可能不交待后事。以黛玉的心机,冷眼看贾府一年的开销都了然于心,何况自己家的。财产问题自古以来都是很敏感,家中出事后,首先就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贾母之辈也不可能不过问。

真实的情况也许是黛玉少小家中出事,抄没家私,父母同时双亡,被贾府收留,第三回的标题一改再改。最早甲戊本作荣国府收养林黛玉,脂批“触目心酸之至。父亲健在何谈收养,即便年老多病,不想续弦,也不会舍得独女远行,暂住尚可,收养不通。也许后把旧书《风月宝鉴》加入,多了秦可卿,要放手写可卿,又不能把黛卿束之高阁,才欲其回家。

有关黛玉的死各执己见,沉塘之说不太现实,黛玉体弱,红楼以前的版本回回有药方,意欲黛玉疾病加重之意,黛玉的结局是病死,金玉之说已成定局,大厦将倾,黛玉再活无意。正像她自己的诗中道“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清人明义很可能看过全书,留有红楼20首,黛玉的是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是说黛玉病死,婚事不遂,死在宝玉成亲之前...

红楼是一部奇书,黛玉是一个奇女子中的奇女子。绛珠,血泪也!有情方哭,有爱方泣,只为宝玉,不为别人。有很多人说不喜欢黛玉,有吃有喝就行了,何必天天哭哭啼啼。赞赏金波说的“一听就是个无产阶级说的话”虽是调侃,也是实话。物质是代替不了精神的,在红楼里哭的是黛玉,实是作者,还有读者。永忠有诗“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可见红楼以三寸柔毫感动了多少人!我们不可肤浅的下结论,也最厌世人评论人物时冠以阶级,叛逆,美学,内向,之类的话.故作高深。作者怀着真性情写,我们不妨怀着真性情看,人性在哪个年代都是一样的,很同意一朋友空间的话,黛玉葬得哪里是花,分明是无望的人生啊!

曹侯倾其一生著红楼,神瑛侍者日以甘露慧绛珠。血泪之作,前世之盟。正是“长夜挑灯泪慢慢,哪有几人不心酸。”

《黛玉吟》

江南世家一书香,

小桥流水奴婢忙.

世事难料父母亡,

孤苦无依哭断肠.

漂泊凌落寄他乡,

颦儿命运实堪伤.

*****

态生两靥愁千点,

一行清泪动河川.

衣饰本为不屑物,

花容无需脂粉添.

巧嘴风趣玲珑心,

满腹才情说到今.

*****

念念不忘灵河岸,

一心只把情意还.

孤标傲世痴情女,

一片真情天地宽.

无需金锁玉麒麟,

怡红公子梦魂牵.

*****

不肖莺莺太轻狂,

幽期密会暗躲藏.

潇湘本是冰清女,

无缘同衾梦也香.

质本洁来还洁去,

免得抄家落泥塘.

*****

可笑当今红学界,

说我黛玉小气量.

怡红鸳鸯何曾妒,

金玉之说未曾防.

奉劝时下影视圈,

不许亵渎水潇湘.

*****

红楼一梦千古酣,

多少红迷遭梦魇.

颦儿本是石头魂,

一缕幽香在人间.

曹老夫子地有知,

如沐春风笑九泉.

文:菡萏

编辑:青衣

赞一个 (2)

《稀世俊美袅东风,旷世才情韵天成---说黛玉》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