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只欠今生(22)

只欠今生(22)

2017-01-06 10:04 作者:陈冠先 373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第22章 闪电与棕熊(上)

此时的朝鲜经历惨重战火荼毒,40岁以下的男子几乎不到百分之五,为了延续人丁,一个男子往往会娶妻四五个。颓废的生产力和主要工业、农业一落万丈,严重散失劳动力,基本上全国已处于瘫痪状态。

朝鲜领袖金日成曾给毛泽东主席写信致电,恳请留下部分士兵补充国力,毛泽东同志却没有同意金日成这个恳求。

这个尽人皆知的消息,陈天河也听人说了,认为单争高不一定会回国了呢!

“真的啊?是不是那畜生私下给你写信说的?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他还敢不管不顾。在国外娶老婆,老子明天就找人写信骂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单志闻言,气急败坏的怒骂起来。

陈天河只觉得开了心,发泄了怒气。单志果然三天两头给远在朝鲜的儿子写信质问、谩骂,弄得单争高苦不堪言。

朝鲜的三月天,早晚气温还很低,却正是驯马的好时节。早晨晚间,河边、山地留下了单争高和闪电的身影。

训练战马,首先让它熟悉你的气味,长时间让它跟在你的身边,别动不动就跃上它的背梁,你和它还不熟,会被烈性的它给撂下。慢慢接近它,轻轻抚摸它的鼻梁给它安全感。到它不再拒绝你的时候,你得先示范些简单的动作,比如伸出左腿在地上刨,聪明的它慢慢就会跟你学;你卧倒,再教它学会卧倒;教它腾空,双蹄悬空,你突然双手举起,它就会模仿你腾空而起。

在出行接近马匹时,你得经常带把刷子,轻轻给它刷刷颈部、背部,让它觉得舒服,觉得亲切,别惊吓它。反之,你若不好好待它、别说驾驭不了它,它只会视你如玩伴,不会尽职尽责为你出生入死,弄不好还会处处与你作对。聪明的动物和孩子一样,需要耐心交流和沟通。

战场上,优秀的战马是骑兵的胆、魂,人马合一才能真正体现骑兵在战场的冲刺、追击、砍杀,让你雄风尽展。

转眼到了五月,气温非常暖和了,单争高与“闪电”的感情已亲如兄弟,他驯马和骑术进步神速,大大超出了教官的意料之外,不禁对他暗竖拇指,赞赏不已。

“卧倒……”河边平滩上,单争高正专心训练着“闪电”。

“嘚嘚嘚……”一骑马从他身旁沿着河边绝尘而去。

不好,马惊了,主人呢?单争高一见,二话不说翻身上了“闪电”,“唊……”与惊马背道而驰,赶了过去。

“吁……”

“咴……”“闪电”一声嘶鸣,来了个急刹车,人立而起,差点将马背上的单争高掀下地。

前面五六米处的大树背后,一名战士正被一只蹲着的巨大棕熊给逼住,一边是河,一边是熊,战士进退两难,和熊对峙着。

棕熊,肩高约一米五六,长约二米七八,约500公斤左右,横在路中央,小眼里盯住战士,闪烁着贪婪的光芒。战士惊恐地盯着面前这个大块头,手中发抖的匕首闪着寒光。

显然,刚刚那骑惊马是这个战士的,受到棕熊的惊吓给跑了。

“别怕,你慢慢移动,我来引开它。”单争高面色凝重,轻轻抖了下缰绳向棕熊侧边靠了过去。

“闪电”果然不凡,面对庞大的棕熊,毫无惧色,谨慎地度着步子,保持着距离贴了过去。

蹲着的棕熊望了望突然而至的单争高和“闪电”,毫无怯色,抖动了一下庞大的躯体,缓缓站了起来,向慢慢移动着的战士扑了过去。

“呀……”

机会稍纵即逝,单争高左手提缰,双脚轻叩马肚,右手早已拽出挂在马鞍上的美式战刀。

战刀“呼”带着划破空气的恐怖声迎向不可一世的棕熊。

“嗷……”

棕熊痛得一哆嗦,瞬间它那宽厚的后背,多了一道尺多长皮开肉绽的创口。血,像烧开了的稀粥,掀开锅盖,狂涌了出来。

看似庞大愚笨的它,敏捷地一返身,厚厚的熊掌带着风声卷了过来。

像这样大的熊在发怒的时候,有人做过测试,掌力足有一吨,马、牛的脊椎也经不住一击。要是人给碰上了,骨碎筋裂,非死即重伤,绝非妄言。

“闪电”一个快速侧闪,堪堪躲过了棕熊的雷霆一击。

“愣着干嘛?”战士吓傻了,被单争高一声暴喝,赶紧转身逃出了棕熊的攻击范围。

一掌落空,伤熊愈加狂躁不安。皮粗肉厚的它,人立而起向单争高和“闪电”扑了过来。

单争高哪敢恋战,脚尖轻叩马肚,一人一骑闪了出去。“快……”伸手将一旁的战士拉上了马背,“闪电”扬蹄急驰。

“嚓……”没几步,“闪电”踩在小坑里,蹄下一虚,将两人从背上掀了出去。

看似笨拙的棕熊,转眼就到了。

“我的战刀长,你保护好自己就行,尽量脱离它的攻击范围。”单争高死死盯住这只狂兽对战士说。

“共同对付它。”小战士见有人配合,胆气壮了不少。棕熊左右看看,向伤了自己的单争高再次扑来。

“留意。”战士见状立刻大喊一声。

单争高见棕熊来势凶猛,轻轻一个滑步,顺势挥起战刀狠命向它颈部划去。

这把美式冷钢60公分长的战刀,是团长郑恩的战利品,被单争高软磨硬泡赖了过来,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战刀带着森冷的寒气毫无差别地吻过棕熊的颈部,瞬间,猩红的鲜血耀眼非凡,像惊艳的花瓣四下飞溅开来。

受了重伤的棕熊,更加狂怒“嗷……”呼吸如牛,不停地挥舞着厚厚的熊掌,拼命反击。尽管它受了伤,那道道强劲的掌力,依然带着风声,强劲无匹。

“杀不了它的,赶紧逃吧!”旁边的战士喊道。

时常听附近有熊攻击人,今天可得为民除害。单争高的鼻尖开始冒汗,自己要逃离完全有机会,可是这家伙还会伤人的,不能留下这个祸害。

“闪电”在安全的三四十米外,那战士的军用匕首等同于无,根本无法靠近,只有自己这把战刀足够锋利、强悍,还能对熊构成威胁,但根本不敢让棕熊给碰上,否则凶多吉少。

此熊的力道实在霸道,只能拖疲它。单争高开始采取拖延战术,小心翼翼围着它转了起来。

熊皮太厚,一招致命没有可能。他在棕熊的攻击范围外转着圈。打不着人的棕熊,愈加凶狠,也随之跟着单争高转起圈来,闷哼之声愈来愈浓郁。

编辑:管理员

《只欠今生(22)》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