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只欠今生(18)

只欠今生(18)

2017-01-06 10:04 作者:陈冠先 348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第18章 殷 勤(上)

“笃笃笃”

“请进。”

“呵呵……你没……没事吧?”

赵天明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他看见活波开朗的女军医,正愉快地和单争高聊着天,瞳孔里羡慕的光芒在两人身上来回忙碌,不自觉地将本已光滑的头发抹了一把,见到李秀枝,赵天明有种莫名的紧张,原本口齿伶俐的他,显得口吃起来。身后的彭永久、王德光紧跟着涌进了病房。

“我没什么事的,谢谢你们来看我。”

“大个子,这次你可立功了,大家都在说你好样的。”王德光分开赵天明,挤到病床前。

“呃呃呃……人家刚刚睁开眼,别靠那么近。”李秀枝伸手拦道。

“离远点,离远点,听医生姐姐的话。”赵天明立刻陪着笑,游离的目光不时在李秀枝脸上游走。

“我有那么老吗?”李秀枝瞪了他一眼,赵天明的脸上顿时火烧火燎,出现了严重的高原红。

“能动嘛?”彭永久伸手轻轻抚着单争高的肩,关切地问。

“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三两天就好了。”单争高裂开嘴笑了笑。

“你挺会吹牛的嘛!三天?起来我看看。”李秀枝接过话茬,不满地看着归自己护理的“伤兵”。

“就是就是,怎么在医生妹妹面前充能呢!”赵天明这回学乖了。

“还是这位战士谦虚。”李秀枝给了这个马屁精一个奖励,离开了病房。

赵天明闻言,刚刚还高原红的糗脸,此刻笑得稀烂,变成了皱巴巴、干涸的瓜娄皮,嘴都裂到了耳根。他的眼睛像着了魔,随着美丽的风景追出了门外。

营部办公室,由一个特大帐篷搭建而成的。帐篷周围通道,那被踩得泛着褐色柔光的土路打扫得干干净净。

李营长打头坐在一张四米多长的木条桌前,两手交叉握在一起。条桌两边坐着十来个参会人员。

“下个月,各排各班人员调整。你们有什么想法和看法?”李营长面前放着一个茶缸、笔和本子,严肃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

“老规矩,相互调防。”一位三十来岁的军官说。

“是啊!没什么杰出的表现,也不好调整新的干部班子。”

大伙议论纷纷。

“营长,我有个大胆想法。”杜连长放下手中团部刚刚下达的任务简报。

“什么想法?”

“排级干部人员好调整,班长人选,我打算启用部分新人。”

“入伍不到三个月的新兵?”李营长颇感意外,轻轻将茶缸推了推。

“当然不是普遍,试点。”杜连长正了正坐姿。

“试点?那些好几年的老兵,被刚来什么建树也没有的新兵蛋子领导?会服?”李营长真没明白过来。

“比如那个救老阿妈负伤的单争高,我觉得用他试点能行。”

“我想起来了,闷罐车上用纸筒导空气的高个小伙。时间是不是快了点?怕是没说服力吧?”李营长担心新兵难以服众,历来老兵难管。正常情况启用新班长最快都得半年以上啊!

“他除了经验不足,其他方面相当不错。比如投弹、射击、个人搏击,不比老兵差,甚至更出色。”杜连长了解单争高。

“那这样吧!过几天正好全团投弹和射击比赛,有什么绝活当众拿出来晒晒。可以当众提拔,看有多少新的能人。这样既提高训练质量,同时提高士兵们的积极性,以技服人。”简指导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好,这个主意不错。”大家纷纷点头。

病房里静悄悄的,单争高正快速收拾着行李。

“才一个礼拜就要出院,你疯啦?”李秀枝刚踏进病房一眼瞥见单争高马上要出院的架势。

“瞧,不是全好了吗?”单争高被突然出现的李秀枝下了一跳,怕谁来谁啊!他立刻嘴角上扬,伸伸胳膊,蹬蹬腿,活动了几下。

“你……”李秀枝刚要开口,帐篷门开了。

“真的康复了?你的字帖练完啦?书看了多少?”简指导员出现在病房门口。

“啊!报告指导员,康复了,字练完了,书……生字太多,看的不多。”单争高腰打的笔直。

“伤真好啦?”

“报告指导员,基本痊愈。”

“呵呵,好!如果能出院,明天练习射击。有多少生字晚点也可以去我那找字典自己查查。”

“是,保证完成任务。”单争高高兴坏了。

“指导员,他的伤还没康复,您不能让他出院。”李秀枝撅着嘴,不高兴了。

“我可没让他出院,我说的'如果',他是你病人,并且是你救了他,你说了算!”指导员何许人也,说话滴水不漏。

“指导员……”李秀枝救了单争高本想保密的,没想到被指导员一言道破,显得拘谨起来。

“啊!你……你能背动我?”单争高眼珠子都快带出来了,他打量着瘦弱的李秀枝,“感谢,感谢,救命之恩没齿难忘。”稍一愣,单争高赶紧向李秀枝深深鞠了一躬。

“不足挂齿,战友之间你把事情复杂化了。”对方质疑自己,心下正自不爽,脸色稍显不快,见他突然给自己鞠躬,不好意思起来。但见他不肯放下行李,急着要出院的样子,脸色再次阴沉下来。

“呵呵,你能不能出院,不归我管,自己想办法。”简指导员见状,偷偷一笑,头也不回转身就要离开。

“呃……指导员您……您给帮忙说说行吗?”单争高立刻抓了瞎。

“病在你身上,我咋个帮忙?自己想法。”指导员说完离开了。

单争高见救星走了,再度回到冰与火的眼神中。

“求你了,让我出院吧?”

“我只是个实习医生,找错人了。”李秀枝端着器械盘就要离开。

“嘿,我还没回答你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你的族别。”

“呵呵,想起来了?那我是什么族?”李秀枝好奇地停了下来。

“猫族。”

“猫族?什么意思?谁教你的?含义是什么?……”她怒目而视,美丽的脸蛋扭曲了也怪吓人的。

编辑:管理员

《只欠今生(18)》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