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散文 » 凤凰峰留影

凤凰峰留影

2016-12-30 13:41 作者:子愚雅趣 722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山腰蒸腾着白雾,一块巨石上,她侧身坐着,右手攥着一束野花,左手搭扶于石额,双脚没在草丛中。微风撩起一绺短发遮住左颊,灰裤白衬衫让矜持的眸子流露出粲然的秋波。

石后立着位浓眉大眼、乌发修身的青年,左腿依偎着石颈,双手抱臂,微笑中张扬出青春气息。

这是多年前的凤凰峰,被一对恋人定格在流年里。

凤凰峰的上面是嵩山气象站,海拔千米以上。当时的气象站归水利局管辖,站长几次约我上山去看看。凑巧一日空闲,拉上同屋的罗兄和她结伴上山。

走双溪河、进逍遥谷,在如房似牛的石头间穿行。过景日昣故居遗址,步入向东的羊肠小道,便在树林和荆丛中爬山。

一根根沥青浸过的木电杆破浪式往山顶延伸,时儿裸石台阶,时而黄土荒坡的逶迤小路绕着电杆盘旋,这是站长告诉我的路标。

秋天的空气透着清凉把山峦沐浴的一尘不染,晨风扇动着翅膀把野菊萝蕊婆娑得前倨后恭。那淡淡的薄雾如飘飘欲仙的侍女交换着丽姿芳步,时阵无律的雨丝摇着树冠枝头、荆梢叶眉,洒落串串晶莹的玉珠,缕缕清腹的季香醉了草莽,醉了山道弯弯,醉了巉岩天空。我朝大山呼喊,深涧粗犷回应,迷离的她竟把野红椒豆当做了枸杞咀嚼,立时楚颜直呼酸苦。罗兄老成,折支荆条在前面打草落露,喃喃自语:“有礼,有礼,请蛇娘让步”!

在一棵合抱的栗树下小憩,环视群山峰壑,如画似烟般城廓,我若有所思问罗兄:

“人说这是野猪坡,该不会有野猪吧”?

“前些年有人在这地方被狼袭击过”。罗兄神秘兮兮。

一听到狼,她立马警觉起来,忙躲到我身后,一脸惊恐状。

多亏我带了架海鸥120相机,这边拍拍,那边照照,把稀罕风物尽收眼底。

翻过一道山梁,突然见前边有石英岩堆积的山峦,活像展翅欲飞的大鹏。相比这就是人们说的凤凰峰了。转眼看看这边抛物线形的山坡上嶙峋怪石,还有层林浸染的枫叶不就是凤尾吗?

疾步攀上凤冠,先给罗兄留个纪念。我采了一束黄豆、紫的、还有白的山菊给她。让他坐在凤冠之上,我站其身后,罗兄按动快门,历史便凝固在这一刻。

再往上,路相对好走多啦,绕过兀崖,登上一个山包,嵩山气象站立刻出现在眼前,信号塔耸入云间,风速仪欢快地炫转,恒温箱毕恭地迎接我们。真不巧,站长不在家,倒是王干事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返程中,我们采了很多在秋阳下摇曳的“黄花菜”,并商定要做一餐“金针”糊涂面。至山脚遇一老者,告诫我们,这东西叫“隔沟冒”,吃了拉肚子!大凡山上华丽的东西,多属毒物!

回望凤凰峰,我们一脸傻笑!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1)

《凤凰峰留影》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