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散文 » 寄往天堂的信(五)

寄往天堂的信(五)

2016-12-26 15:50 作者:一泓夜雨 331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哥,你在天堂还好吗?今天是农历11月27日,阳历12月25日,外国人的圣诞节,商场都打着圣诞节的旗号,搞促销活动。可妹妹从来不觉得,这个节日,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到了圣诞节,就意味着一年结束了,新的一年开始了。时间过得真快,每一个不经意的日子,就是这样,不知疲倦地随着四季轮回的脚步,交替运行,在花开花谢,叶荣叶枯中,流走每一个日出日落。

哥,还有一个月,就是春节了,村前的广清同城轻轨,也快修成了。远远望去,犹如一条巨龙,横跨村边,宏伟壮观。可这看似繁荣发展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心酸的故事,不为人知呢。

随着轻轨建设的落成,我们村的闲置土地,也成了各大财团,与各路投资商虎视耽耽的大肥肉,想要抢先收入自已的囊中。于是,拆迁补偿,协商会议开个不停,还在我们以前晒谷场的位置上,设置了临时的拆迁办公室。

这样导致的后果是,人心惶惶,家家自危,在寸土寸金的利益驱使下,你争我夺,互不相让,六亲不认。父子反目,兄弟成仇,一幕幕丑陋的生活百态,真实地上演。也造成了邻里之间的关系紧张,之前的和谐、团结,已不复存在了。

哥,有时妹妹在想,为什么在金钱面前,血缘亲情,手足之爱,会变得如此冷漠、淡薄,不堪一击呢?虽然,活在俗世烟火里,没钱样样不行,路路不通。正如很多人所说的,在重疾高发,天价医疗的今天社会,钱不但能使鬼推磨,还能买命呢。

确实如此,所以为了钱,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一步一步地沦为了金钱的奴隶。但是,亲情是一辈子的渊缘,亲手掐断之前,他们是不是应该三思而后行呢?蛛丝断了,还能接起来,但是亲情的丝若断,就再也接不起来了,那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遗憾,岂能不珍之惜之呢?

哥,今天早上,你的小外甥缠着妹妹,要妹妹讲故事给他听。妹妹问他讲什么故事,他说《灰姑娘》。当妹妹讲到灰姑娘的妈妈时,还想像之前一样,跟他说她妈妈睡着了,不会醒来了。可这一次,他却不依不挠地问,为什么睡着了,为什么醒不过来……等等。

然后,他就扯到你身上了,他说灰姑娘的妈妈可以像我大舅父一样,睡着了也打点滴的,打着打着就会醒了。因为以前你昏迷时,妹妹告诉他,你打点滴就会醒来的。接着他又问我:“妈妈,我好久没见过我大舅父了,他还在医院打点滴吗?都这么久了,还没打完吗?怎么一直不回来……”

他后面还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以及你留在他记忆中,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的样子。可妹妹听不下去了,早已哽咽,说不出话来,泪流满脸。你去世时,你的小外甥才四岁半,妹妹应该怎么告诉他,你永远也不可能回来了。他还一直天真地以为,有一天,他去外婆家时,你也会在。

就算现在,妹妹也很难跟他,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去详细地解释生死的问题。所以,每一次他问起你,妹妹就想尽办法去搪塞。妹妹可以拒绝跟任何人谈起你,却无法拒绝他的天真。妹妹如何才能让他知道,你是妹妹心中一辈子也抹不去的痛,不愿提起,却永远也忘不了的痛。

哥,你知道吗?每一次坐公交车去市区,经过市人民医院时,听到广播报站:市人民医院到了,请乘客在后门下车时,妹妹的心就会揪着疼。想起你躺在重症监护室的二十二天,满身插着管子,与死神拼搏的二十二天。可我哥输了,在这个生死并存的地方,输掉了一切,输得一塌糊涂,赔上了生命,再也回不来了。

哥,夜已深了,窗外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冷雨,也许,妹妹也该去睡了,希望明天醒来,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明媚天吧。哥,晚安。

写于2016年12月25日

农历11月27日

编辑:管理员

《寄往天堂的信(五)》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