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专题 » 【我的家乡】等“梨”

【我的家乡】等“梨”

2016-02-28 14:53 作者:欧巴都可以。 3215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有你童佳倩的地方,就是我刘易阳的家”这是《裸婚时代》恋爱男女对家的定义,是用爱情建筑的家庭,自然不同的人对家的定义便是不同,在书中、在影中,或喜或悲。每位作者,每位导演都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表达属于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家”。

九年的独子的享受让我在第十年妹妹的出生开始咆哮,接受不了开始分享的爱,父母的“冷淡”,他们将即将成人的我送回老家学习,大抵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心中的反叛随着弟弟的出生更是愈演愈烈。家成为了我最逃避的地方,父亲和母亲自然的成为了我最逃避的人,不久后得知自己患有心脏病的我更是觉得自己加大了筹码,这一切也归结于父母,而逃课、上网、打架、球场等等,让我无所顾忌,“所向披靡”,像极了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而家在我心中仅与金钱划等号,术后也总是因为身上的疼痛迁怒于父母,更是会因为小事与家人与同学发生矛盾,直到家里的梨树倒了......

记忆里小时家中便有一颗大梨树,父亲说是和他同龄的前辈。春天家里总是有着傲人的梨花清香,风轻轻拂过,花香也随着花瓣随意飘洒,溢满整个村庄,花瓣飘洒的模样像极了雪花的纯洁洒脱却比雪花显得要更柔暖。每当风儿挺住了脚步,我便偷偷的跑去摇它的枝桠,为得一时的风光。表叔与我年岁相近,我俩总是玩的开,夏天他总喜欢爬上我家的大梨树吆喝我跟上他的步伐,我生来便怕高不敢往上爬,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我家大梨树用梨狠狠的“砸”下来以示惩罚他,却从未得手。秋天,表叔得乘着梨“砸”下来是帮我们摘下来,而他也总能得到一大筐果实作为回报。后来我便随着父母去了上海,家中的梨树便没有再结果,家里的老人常常感叹它是通了灵气见主人的。直到我被“遣”回来,梨树结了生命中最后一次果实,奶奶说它是在等我,不愿放手,那时我总是从奶奶家的院墙洞钻到自己家去看梨树,看它花开花落,结果成长就像它看着我成长一样,儿时的记忆都与梨树捆绑在一起。“咚”梨树倒在了我家的院墙,“哇”我哭了,父母惊坏了,哭着哭着就晕了。

可是我再醒来时,家里的梨树已然不在,我也变得少言寡语起来。

“我想要接着读书”这是我从梨树被砍后第一句话,父母欣慰的看着我,默默地点头,我也一改往日的脾性,努力学习成长,家中的“梨”树始终支持我,给我找好的学校,好的医院悉心照料,鼓励我前行,梨树等了我十年,我又怎能让父母等更久。

大学后父亲总是让我常回家,他说如果以后我要工作了,便没有时间再陪母亲,家也变得生疏了,年间我与父亲共同回了老家,看了院前枯涸的池塘、满目疮痍的稻场还有苍凉的破屋凉房,我只是静静的站在梨树生前的地方,看着它身边所有的作伴,默默地告诉它我长大了,我也能成为它的依靠,以后家有我守着。家里的“梨”树佝偻着脊背在打扫卫生,我轻轻的跑了过去抱了抱他:“爸,你以后也能靠着我肩膀”。

后来我读了很多不同的书,看了很多不一样的电影,每个人对家的都有不一样的情感,不一样的心情,而我的“家”,充满了支持和等待,以后换我来来支撑。

编辑:管理员

本文作者的其他文章

《【我的家乡】等“梨”》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