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专题 » 【初恋的故事】樱花烙

【初恋的故事】樱花烙

2019-01-23 14:29:54 作者: 花纸伞 2219人读过 | 1条评论   相关搜索

【一】

四月的小镇,春光层叠,让人目不暇接,青石巷内,风延伸着春色,叫醒了沉睡的花朵。风中,有白色的花瓣飞舞着。拾起一片,轻闻细看,是樱花。

我沿街向樱花飘飞的细密深处走去。走近路口,眼前豁然开朗,一潭碧水,包围在樱花的妖娆中。春风过处,绚白一片。

这是母亲生长的地方。站在江南小镇的樱花雨里,我有些迷茫,不知道此行是对还是错。或者,我不应该来,年代久远的过往既然封存起来,又何必重新揭去覆在上面的尘埃。然而,我还是来了。

告别母亲时,我只对她说,想出去散散心。母亲的目光满是疼惜。她知道我是在逃离,逃离这个连空气都压缩得所剩无几的家。我更心疼母亲,她就是窒息而亡,依旧要守在这里,守在醉酒后疯狂的父亲身边。

父亲、母亲都是我爱的人。每次看到父亲发泄,母亲流泪,我都不能做什么。缄默的最后,惟有让自己躲到一个宁静的地方。

只是,我没想过,这个宁静的地方清幽的如世外桃源,还有一树树樱花正肆意地开放。

我漫步在湖畔,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当年,如花年纪的母亲是不是也喜欢在这里漫步?

突然,前面有个女孩子吸引住我的视线。她霸道地插着腰,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愤怒。我清楚地听到她嘴里吼着:“我-不-喜-欢-你!”

在她面前,站着一个瘦小的男孩,低着头,不敢看女孩一眼。

“晴天,我会对你好的——”

“闭嘴!”男孩还没说完便被女孩吼住,再不敢出声。女孩翘着脚不住地往四下看,似乎在等什么人到来。

“来了,来了。”磁性的男声带着喘息从我身后响起。我看见女孩的脸上笑得如树上的樱花一样。只是,专注于女孩的我被人从后面撞到了肩。

“对不起。”一个高大的男孩子冲我举手道歉。

我摸着被撞疼的肩。他是谁?我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他。我暗自笑自己,第一次来到小镇,这里哪会有我熟悉的人。

叫晴天的女孩拉着高大男孩的手,走到那个表白爱意的男孩前面,高傲地说:“看见没,他叫许霄瀚,我男朋友。”

说完,晴天拉着许霄瀚向远处跑去,一路传来她银铃般的笑声。

我真得好羡慕这样的笑声,没有做作,没有忧伤,尽管她刚刚拒绝男孩子的表白,依然是那么自我的笑着。

我似乎喜欢上了小镇,喜欢上这里的樱花,还有樱花树下晴天的笑声。只是,许霄瀚远去的背影,还有他离去时无意间看向我的目光,让我脸上莫明的一热。

【二】

我在樱花树下徘徊着,手里拿着一张烧得只剩一半的照片。能来到这里,更多的原因是这张照片。

照片上,一个意气风发的男子坐在湖畔樱花树下。他不是父亲。黑白照片已经泛黄,但依旧可以看出照片里也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而且,我确定,我站着地方便是照片里的湖畔。因为,樱花树是这里多年不变的风景。

一个陌生人的照片为什么会在我的手里,这要归结于父亲前段时间的醉酒。

结束学生生涯的我拉着沉重的行李箱回到家。父亲在屋里来回走动着,他涨红的脸上溢着浓浓的酒气。母亲靠在门框上,依旧是垂泪,只是眼里多了一些不知所措。

我又赶上了父亲和母亲的战争。

“你心里是不是还想着他?”我看到父亲腥红的眼晴充满着痛苦。

父亲的话让母亲有些哽咽。他是谁?我愣在那里,不知如何安抚母亲。母亲无助地看着我。

“我没有,我没有……”母亲白皙的脸庞痛苦地纠结着,但她只能用这三个字不住地辩解。

“没有?那你箱子里的小盒子是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你敢不敢拿出来?”

父亲说得小盒子,我是知道的。小时候,常见妈妈打开它,流一通眼泪再锁上。大一些,就再没见母亲打开过,但我知道,那小盒子一定装着母亲最在乎的秘密。

盒子被母亲打开了。一张照片掉到地上,随着落下的还有几瓣白色的樱花。

照片抢到父亲的手里,随着打火机火苗地窜起,照片一点一点化为灰烬。母亲紧闭着眼睛,慢慢倒在地上。我的惊叫让父亲顾不得手里的照片,他抱起母亲,像孩子失去最爱的东西,痛哭着。

我拾起那半张照片,还能看清上面一个男人英俊的脸。照片后面,写着:江苏樱花湖畔。许天成。

夜里,母亲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母亲是在江苏她外婆家长大的。照片上的男子许天成和父亲是外婆家巷子里最优秀的两个男孩。外婆家是当地有名的富人家,许天成一家是地道的工人阶级,而父亲,寄居在亲戚家的孤儿。

爱情降临到母亲身上。樱花湖畔,樱花飘飞的季节,她第一次被男子牵起手,而那个男子正是她心仪的许天成。然而,两人感情得到家长肯定时,“文化大革命”如潮水一样席卷了整个中国。

爱情因为身份的不同,被蒙上了政治色彩。两人经历了哭求、私奔,最终,疲惫的爱倒在那场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中。

母亲带着许天成的照片和几片樱花瓣随外婆一家下放到边疆。只是,让母亲没有想到的是,当她站在异乡陌生的土地上,她看到了年轻时的父亲,风尘仆仆地站在夕阳下……

母亲说起这段过往的时候,脸上一直是平静的,说到与许天成为爱奔波,都没让我感受到她内心是否还有波澜。

我问母亲,难道她真得忘记许天成了吗?

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如果你爱过,就会懂得,两个人错过了交集,就是两条平行线。相濡以沫的夫妻才是这辈子的缘份。”

【三】

我没有爱过,也没有被爱过,所以我不能用成熟的思想去理解爱情。就算现在,我站在母亲与许天成定情的樱花湖畔,我依然不能理顺上辈人错宗复杂的感情连线。处处顺理成章,却无处不埋下人生的遗憾。

下雨了。小镇的午后淹没到朦胧里。

我怀里揣着那半张像片,去敲一家写着出租房屋的院门。我不想此刻回到父亲与母亲的冷战中,小镇上的一切,在我眼里是那么令人着迷。

没人应答,我推开虚掩的门。院子很小,却很整齐,墙角碧青的江南雨竹,在细雨中越显翠绿。

“要租房吗?”二楼的平台上传来男子的声音。

我抬头,心像被人拨弄了一下。许霄瀚!我心里默念着他的名字。难道这就是缘份吗?他的女朋友晴天呢?

“你在找什么?”许霄瀚走下室外楼梯。

我掩饰着脸上的窘态:“我要租一间房子。”

……

连接几天,小镇都沉浸在细雨中。雨中的小镇又是另一番诱惑。樱花湖宁静地只听得雨声,而樱花落地无数,让人悲凉。

冒着雨,我拾捡着泥土里的樱花,撒进樱花湖。花儿最纯净,如同初恋般洁净,就让它洁净来洁净去吧。

雨停了?发现,一顶宽大的雨伞罩在我头顶。是许霄瀚。他手里提着一蓝子樱花。不撒进湖里让它们随水逝去吗?

许霄瀚摇摇头:“我要用它祭拜一个亲人。”

回到院子里,许霄瀚拿着锄头,在墙角翠竹下挖了一个浅坑,他神情凝重地将花瓣倒入,捧起土,轻轻掩埋上。

我一直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完成所有的动作。我能感受到他心里的悲伤。我们没有说话,坐在院子里的亭凳上,听着雨在竹叶上撞击的声音。

院门被人在外面用力撞开。一阵笑声随之而来。是晴天。

“霄瀚哥,哇,这是哪位姐姐?”

“叫我樱络。”我看到霄瀚眼里一怔。任谁听到这个名字都会奇怪的。

霄瀚转过身扶住正要往他身上跳的晴天:“今天又想让我去冒充你的男朋友?”

“才不是,”晴天坐下来,捧着小脸迷恋地看着许霄瀚,“霄瀚哥,我喜欢你,你可是我的初恋。”

我的心跳莫明的停摆了一下。为许霄瀚的话,也为晴天的话。或者,我该离开这里吧。我回到了小屋,直到天黑我都没有出来。其间,我听到晴天关门而去,听到许霄瀚在走廊里走来走去。

雨终于停了。我翻着背包,我要去见像片中的男人,然而,找遍屋子,都没有找到像片。

走出屋子,我看见许霄瀚站在门口,他的手里赫然就是我要找的像片。

“你怎么会有我大伯的像片?”

“你大伯?”

那片雨竹旁边的木亭子里,我从许霄瀚嘴里又听了一遍关于母亲和许天成的故事。

我兴奋地抓住许霄瀚的手:“你大伯呢?我要见他?”

“大伯走很多年了,”霄瀚指着那片雨竹,“他就埋在竹子下面,他说生时不能和爱人在一起,死后就埋在雨竹下。他生前最喜欢湖畔的樱花,所以,每年樱花开时,我都会用樱花来祭拜他”

最爱的人?雨竹?是母亲!我怎么忘记,母亲的闺名叫雨竹!

入夜的黑并没有阻止住我的眼泪,我哭得一塌糊涂。

石桌上摆上了饭:“过来吃吧。”许霄瀚一句没有任何企图的话,像母亲做好饭招唤父亲。泪眼朦胧间,我瞬间产生了错位的感觉。

“明天街角的咖啡店开业,打折大酬宾,十点我在那等你。”

“啊?”

那夜是我一生中过得最漫长的夜。躺在床上,我失眠了。摸着滚烫的脸,难道?这就是爱情吗?我爱上了许霄瀚!

咖啡店里,我等到午后也没等到许霄瀚,家里空无一人。三天后,我等来晴天。

晴天一改往日的笑声连连,低落地说:“霄瀚哥去外地了,要三个月才回来,他要我告诉你,他以前说得话都不做数。”

雨后的樱花又开始在风中飘飞,只是,我感受不到它的香气和美丽。白色的花瓣铺满小路,像在举行一场葬礼。我也是其中的一瓣,掩埋在岁月里,和母亲一样。

我离开了小镇,我的心被人掏空般空荡荡的。我拥有的,只有手中几片樱花花瓣。

我扑在母亲的怀里,流了一路的眼泪湿了母亲的衣襟。这个世上,只有父母能包容我。父亲的大手轻柔地抚着我的头,我欣喜地看到父亲脸上柔和的笑,母亲的眼里还是那么淡然,却多了一抹幸福。看着难得和谐的两人,我不能告诉母亲我的经历。

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他们,我只知道,我的人生被彻底改变了。母亲看出我的心事:“樱络,遇到爱就不要放手,否则,你会后悔。”

不放手。但是我没勇气再去樱花湖,许霄瀚连同我的初恋一并随着落花埋在了湖畔。

【四】

又一个樱花盛开的季节,我接到晴天的电话:“樱络姐姐,你来看看霄瀚哥吧,他说他这一生,只爱你一个人。”

我又站在樱花湖畔。夕阳下的樱花雨中,我希望看见烙在我心里的高大背影,然而,我看见的是他坐在轮椅上的孤独。

晴天告诉我,那天霄瀚去赴约的路上,为救一个过马路的孩子,被大货车辗过身体,他奇迹般活了下来,却失去了双腿。

我懂霄瀚,懂他爱到深处的放手。然而,我是樱络,生来便已经与他结缘的女子,他放不开我。

现在,小镇上的樱花湖畔,每天都会有一对恋人在湖畔漫步,那个男孩叫许霄瀚,女孩叫樱络。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3)

《【初恋的故事】樱花烙》的评论

  • :如初的爱恋,欢喜的结局。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问候纸伞。
    2015-05-04 11:05 回复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