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专题 » 【初恋的故事】玫瑰色的雨季

【初恋的故事】玫瑰色的雨季

2019-01-23 14:28:45 作者: 蝶雨 2457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小街对面的窗户开了,那把玫瑰色的雨伞从半开的窗子里伸出来。它飞快地旋转着,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花,想抖落身上的雨滴。花子知道,雨伞收起来之后,他就会出现在那个窗子中间。如果是在雨季还没有昏暗视野之前,就可以隐隐看见他的脸,甚至还能看见他冲着自己笑。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花子哀哀怨怨地想。

花子是从雨季到来之后开始关注他的,那天中午,他走到花子跟前的时候停下来。

“让我帮你买饭吧!”说完,他让花子看看自己那把玫瑰色的雨伞。那天中午雨下的很大,那天中午花子依旧穿着夏季的衣服。那天中午的那场雨,宣示着雨季的到来。

花子犹豫着,却红着脸从怀里掏出带着自己体温的那枚硬币。“一个包子,一杯蛋花汤。”这是花子被送到这里以后的第一句话。在这以前,这个小服装厂的人都以为花子是哑巴。

花子不能说话,也不敢说话,更没有人和她说话。要是让经理知道了,花子第二天的饭钱就没有了。她知道这个小小的作坊里,有经理派来监视自己的眼线。他们害怕花子会逃跑。

花子是被骗来的,她以前在一家服装厂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很快他俩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姐妹。可现在那个好姐妹就是自己的上线,花子没有那么多钱买一套几千块钱的化妆品,更没有能让自己变成亿万富翁的亲戚朋友。虽然每天晚上他们都会看着花子给家里打电话要钱。但是花子也知道,他们无论怎样费尽心机地教自己骗家人,可是家里真的是拿不出那么多钱。要是家里有钱的话,父母怎么舍得让十七岁的花子出门打工呀!但是他们却不肯放了花子,于是花子就在他们的监视下,变成了挣钱的工具。她只管上班,却没有领工资的权利。就连每天中一块钱的饭钱,也是在临近出门的时候,经理才扔给她。等下了班,那个眼线就会像早晨一样形影不离地,押解着花子回到经理讲课的地方吃晚饭。完饭和早饭一样,是一碗米饭或者米粥。吃完晚饭就去听经理讲课,下课之后,就在上线的监管下打电话。最后就是被锁进满是地铺的房间睡觉。

花子一直努力地坚持着想逃跑,但她也害怕时间久了,那种逃跑的理念会被他们从脑子里洗掉。看着窗外被秋雨淋得发黄的树叶,看着地面上被雨滴溅起来的水泡,看着不远处对面的窗户,花子再一次想起了他。就在刚才还笑着问;“让我帮你买饭吗?”花子用惨白的脸艰难地笑笑,她摇摇头示意不用了。不是花子有意拒绝他的好意,而是她今天的饭钱,连同昨天的那杯蛋花汤,已经在早晨被换成一卷最便宜的卫生纸了。随着那个固定的假期如约而来,她今天中午注定要饿肚子了。隐隐作痛的腹部和饥饿的感觉让她眩晕。她爬在缝纫机上,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

突然感觉到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她睁开眼,看见眼前有两个装在塑料袋里的包子依靠在一个绿色的洋瓷碗旁边,碗里是飘着葱花的馄饨。抬起头,花子看见他微笑着站在自己对面。

“你是不是病了呀?需要去看医生吗?”他轻声问花子。花子红着脸说;“没有病,谢谢你了。”他没有在说什么,径自向后面属于他的地方走去。花子扭过头去看他的时候,门口响起了脚步声。那个人来了。

看到花子不同以往的中午饭,她轻蔑地说;“今天中午不减肥啦!”说完她看看远处的他,不敢再说什么了。她知道这个叫雷杰的男人是这家小服装厂的技术员。她也知道,这份午餐就是他买的,但是只要花子不走,那就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既然这样就最好不要得罪这个和老板很要好的人。

从第一次替自己买饭开始,花子就开始关注她们对于雷杰的评论了。她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帮自己。她想知道这个素昧平生的男人对自己有什么企图。经过这次变故,花子对谁都有一种防范心理,更多时候,她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刺猬。但是对于今天他的举动,花子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她想和他多说几句话。甚至愿意相信他对自己没有什么坏企图。她愿意相信他就是一个好人。

雷杰和以前一样最后一个走过花子身边。

“让我帮你买饭吧!”他笑着站在花子面前。

花子和以前一样红着脸从怀里掏出那个带有体温的硬币笑着说;“谢谢你。”

那柄玫瑰色的小雨伞从小街对面的窗户里伸出来,然后在淅淅沥沥的雨中撑成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那朵玫瑰花在雨中飞速的旋转着。像是在挣脱冰冷的雨滴,像是在向花子招手。然后,那朵花消失了。他站在窗子中间,朝着花子所在的方向招招手。像是呼唤花子过去。花子竟然不自觉地站起来,心中竟然有一种想走过去的冲动。她想知道那个二楼的房间里有什么。就在花子感到心跳的时候,对面的他消失了。紧接着那朵玫瑰花飘进了那个包子铺。飘过模糊而阴冷的雨幕,飘过稀疏的人流。消失在窗子的最下方。

和昨天一样,他买回来的是两个肉包子和一碗馄饨。和昨天不一样的是;塑料袋里有一把被纸包起来的钥匙。纸条上写着;今天晚上发工资,明天我设法引开门外,你自己到对面的房间等我回来。

看着被包子侵润过的字迹,花子的心咚咚地跳起来。她连忙把那把钥匙塞进胸前唯一能藏东西的地方。花子的衣服还是夏季的衣服,她的衣服上没有任何能藏东西的口袋,也不允许她有藏私人物品的地方。她秋季的衣服连同所有的证件都被没收了。

雷杰和昨天一样最后一个走到花子身边。

“让我帮你买饭吗?”他拿着一把黑色的大雨伞,站在花子面前微笑着问。

“谢谢你,我自己去吧!”花子红着脸,心怦怦地跳着。他放下那把黑色的雨伞,走回自己工作的地方。花子看见他从自己的桌子下了拿出一件天蓝色的衣服。花子这才注意到,他今天穿着一套笔直的西装。而眼前这件天蓝色的工作服,就是他今天早晨的打扮。花子知道这件上衣的胸前有四个黄色的字;经纬制衣。黄色下面是红色的一组数字;编号;1617.花子不止一次地看过这几个字和数字。

“换上它,看见我和门卫离开了,你再下去。”他说完就走了,在离开门口的时候还不放心地回头看看。花子这才知道原来一楼的那个门外也在监视自己。怪不得上线警告自己必须去最近的那家包子铺吃饭。那家包子铺就在门卫的视野范围之内呀!

他和那个门卫挤在一把伞下,从窗子的最下面斜着向上移动。终于他们消失在左边的窗框里了。花子赶紧拿着那把黑色的雨伞走了下去。

光着脚,穿着已经磨穿鞋跟的拖鞋。花子躲在黑色的大雨伞下,飞快地向他经常出入的那个楼梯口跑去。蹑手蹑脚地爬上楼梯。用冰冷的手挖出藏在最隐秘处的钥匙,打开那扇让她猜疑和遐想的房门。然后在用力碰上门锁。花子靠在门里面,小心地打量着这个玫瑰花生长的地方。一床,一桌,两把椅子。符合一个打工仔最基本的生存条件。这就是他的世界,现在自己已经闯进这个世界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帮自己逃出去,更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紧闭的窗帘下,桌子上一本翻开的笔记本;自己泡方便面吃,不要开灯,等我回来。这是他给花子的留言。看来他早就计划好了。他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也许自己是他设计中的一部分了吧!一点点彩色纸片从笔记本下面露出来。花子抽出那张相片。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年轻的雷杰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站在夕阳中的海滩上。那个女孩子穿着白色的裙子,留着飘逸的长发。她满足而自信的笑着。仿佛在用这种笑容告诉每一个人,自己身边这个潇洒英俊的男人就是自己的。自己的美貌配得上他得英俊和刚毅。看着这张照片,花子不由地去摸自己消廋而失去光泽的脸。她不由得想用自己最美的照片和这个照片中的女孩去比较。她想起自己有过苹果一样的脸,有妩媚的圆圆的双眼。自己微微卷曲的刘海也有一种特别的美。她突然有一种想照镜子的冲动,她想知道,自己和照片中的女孩到底差多少!但是环顾四周,房间里竟然没有一块镜子。花子这才想起,现在的雷杰和照片中的雷杰有很大的区别,现在的雷杰已经是满脸沧桑,更何况,他的头好像永远的挺不起来的偏向一边。是不是因为有什么变故让他们分手了呀!想到这里,花子的脸不由地发烧起来。人家分不分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呀!自己这是怎么啦?

一直到深夜,花子才被轻轻的敲门声从无边的遐想中拉回来。她不敢去开门,她不知道敲门的到底是谁。

“睡着了没?是我,快开门。”他在门外轻轻地说。听到他的声音,花子还在犹豫,她不能确定他进来之后会干什么。她在黑暗中站在起来,站在这无限放大的空旷里,她能听见自己不安的心跳声。

“别怕,快开门吧,下面还有车等着你。我连夜送你离开。”他依旧用轻轻的声音说。仿佛他知道花子在担心什么。花子连忙挑开窗帘向下看去。果然有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停在昏暗的路灯下。看到车就停在那里,花子这才摸到门边扭开了门锁。

他先没有进来,只用长长的胳膊拉亮了电灯。花子看见有水滴从他的头上滴落下来。

“走吧,赶紧去徐州。他们正在满世界找你呢!”他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花子没有动,而是迟疑地看着他。

他看着花子模糊的眼神,愣了一会儿竟然低下了头。低下头的时候,他看见花子光着的脚还穿着一双塑料拖鞋。看到这里,他飞开地走到床边,弯腰从床下拉出一个行李箱,然后从箱子里翻出一双崭新的布鞋。

“换上吧,也许大了一点,等到了徐州,我给你买一双新的吧!”他一手提着一只鞋对站在门口的花子说。而花子却没有动。雷杰看见她的眼睛红红的。看到花子那样的眼睛,雷杰的眼睛连忙躲开了。

“快点吧。”他说完,就拉着花子坐在床上,然后用手扯掉花子的旧鞋子。他一只手捏着花子冰冷的脚,一只手将柔软的布鞋套在花子的脚上等穿好了一只鞋子后,他攥着花子的脚跟,将鞋帮向后拉了拉。

“果然大了许多。”他笑着说,说完之后,他又将那只鞋脱下来。花子看见他将撕下来的卫生纸塞进鞋子里,看见他蹲在自己面前,看见他被雨水淋湿的头发。她有一种想去擦干那些头发的冲动。一种温暖的感觉从他轻柔的手心传过来,让花子的这种冲动急速蔓延,让花子的思维停顿。看见他刚毅却无限温存的眼神,花子竟然有了一种愿意任由他摆布的渴望。就算是他不怀好意,花子也愿意毫不抵抗地迎合。在昏暗的灯光下,在狭小而寂静的空间里,每一次与他目光的对视,花子都有一种被融化的感觉,她甚至怨恨那辆不断按着喇叭的出租车。她用发烧的脸迎合着他不断移动的身影,她用迷离的眼,不断地捕捉每一次与他对视的瞬间,她幻想着那双手带来的那种无以言表的欢愉能够永恒,永恒成照片中那帧最美的风景。

“走吧!”他将行李箱塞到床下,站起来对呆若木鸡的的她说。

她没有动,一直到他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她听见锁门的声音,她听见拉开车门的声音,她听见他对司机说;去徐州。她听见司机说;三百块,你去吗?她听见他说;走吧,徐州火车站。她听见车子启动的声音。她听见司机给家里打电话的声音。

她回味着他的手上那种特殊的温暖,她忘情的吸允着淡淡的烟草味从旁边飘过来。她用假装的疲乏肆意地依靠在他的身上,她渴望着他的手能从自己的脖子下穿过来抱着自己。能让自己两个月来那种殚精竭虑的恐慌,在他安全的庇佑里得到彻底地解脱。她甚至愿意,这一百多公里的夜路,能够永无止境地颠簸下去······

拿着回家的车票和他买来的食品,花子问;“我怎么才能再见到你?”

“见我干什么?”他奇怪地问。

“我没有她漂亮吗?”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冒出了这句话。

“谁?”他不解地问。

“照片上那个女孩,是你的妻子吧?”她有点妒忌地问。

“不是,她不在人世了。”他好像有点被揭开伤疤的痛苦。

“我想再见到你。”她执拗地说。执拗的有点想揭开他的伤疤让他感到疼痛,这样他就会永远地记住自己。

“那就明年去青岛找我,我在这个厂子里等你。”他指着花子的胸前说。花子穿着天蓝色的工作服,胸前是那个工厂的名字,和雷杰曾经在那个厂子的编号。

看着他消失在熙来攘往的人流里,花子真想跑回去抱住他,依偎在他的怀里,用滚烫的泪,用纵情的哭泣洗去自己满身的疲惫和委屈,洗去这么多年等待的辛苦。洗去一个少女的羞涩和矜持。看着他的身影还是慢慢地消失在了雨过天晴的阳光深处,花子觉得有一种无法言状的东西,正从自己的躯体里慢慢地剥离,没有了这种东西的支撑,她觉得自己再次回到了阴暗而冰冷的雨中,就像雨中飘落的一片叶子。

第二年春季的细雨中,花子找到了那家工厂。

“你是雷杰的什么人?”人事部经理指着花子身上的工作服问。

花子没有回答她,只是红着脸问;“他在吗?”

“他七八年前就被另一家服装厂的一个女孩给拐走了。听说他们回家结婚了。你能告诉我他现在在那里呀?他曾经是我们厂里最好的员工。“那个人嬉笑着问一脸哀伤的花子。看样子,他好像和雷杰很熟。

花子就一直等在那个工厂,一直等到另一个男孩把她牵出漫长而无望的等待。每当花子和现在的丈夫漫步在昏黄的沙滩,她总会想起那张无意中看到的照片,想起那个叫雷杰的人,想起他的脸,想起他的双眼,想起从他身上飘过来的淡淡的烟草味。想起那个玫瑰色匆忙的雨季。想起那种再也没有出现过的感觉,那种羞涩却无所畏惧的初恋的感觉。

多少年过去了,那种感觉一直活在那个玫瑰色匆忙的雨季里。而那个雨季只是雷杰漫长的漂泊中一似曾相识的记忆。在属于花子的那个雨季到来之前,雷杰的老家已经有了一个他必须负责的妻子,一个呀呀学语的孩子。也许他善意的欺骗是真诚而不求回报的逃避。因为雷杰知道,自己那个玫瑰色羞涩的雨季已经给了别人。但他对花子付出的一切依旧是真诚的。

感谢真诚,沐浴玫瑰色相逢于分别的雨季!

QQ971287756

编辑:宁静致远

赞一个 (2)

《【初恋的故事】玫瑰色的雨季》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