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专题 » 【初恋的故事】爱,就是坚信不渝

【初恋的故事】爱,就是坚信不渝

2019-01-23 08:20:04 作者: 梧桐月 1473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日子过的飞快,转眼二十年过去了,二十年那么漫长的光阴,他们还在一起。

他天生是个聋哑人,不会说话,也听不到世间所有美妙的声音;因为他身体的残缺,所以他打小就不招父母喜欢,自家的兄弟欺负他,村里同龄的小孩也嘲笑他,去到哪别人都叫他聋子。

幸好,还有年迈的奶奶待见他,给他源源不断的爱与温暖,陪他度过黑暗残酷的童年。上帝无情剥夺了他的听觉,却赋予了他别样的善良与真诚,与常人没有的坚韧与勇敢。

她出生在一个家徒四壁的农村家庭里,从小勤劳懂事的她,跟着阿妈忙前忙后,老早就学会了持家之道,十里八乡的人们都晓得这位聪慧孝顺的农家女。

她有一双灵巧的手,还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样子眉清目秀的;长大后的她出落的越发大方美丽,举手投足间不失女子的端庄与秀气,一点也不输大家闺秀。

她在家里排行老九,所以家里人都叫她九儿,乡里人有时也叫她九姑娘。

那年他18,她16,情窦初开的年纪,他们拥有花一样的年华,和水一样的纯净。

他们的家挨得很近,中间只隔着一条河的距离,不远不近的距离,却浸满了青春萌动的味道。

虽然他不会说话,不能和人正常交流,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家的对面住着一位可爱善良的姑娘,并暗暗下定决心要娶她做自己的妻子。

他的出生,给这个原本贫苦的家庭,带来了一阵恐慌与躁动。正常的人,都是哭叫着降生的,唯独他从娘胎出来的时候,没有哭也没有叫;无论接生的老妈子,怎么拍打他瘦小的身子,他还是哭不出声来;他只感到一阵阵的疼痛,然后默默流着泪。他出生的事,惊动了乡里乡亲,并从村里广泛传了出来,认为他的出生是一件怪事,而且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

他的父母,几度想把幼小送给别人领养,但听说他是个天生的聋哑人,连不能生育的家庭都不敢收养要。听说媳妇要将他的孙子狠心抛弃,他的奶奶非常生气,就气冲冲的到家里,把他的父母怒斥了一翻,然后把他抱了回家。从那以后,他就跟着奶奶生活,奶奶就是他的天,他的地,是他的一切。

奶奶给他取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阿星,寓意为光明与希望,奶奶希望他可以像星星一样,永远闪耀,给黑夜带来一丝光明;不管天有多黑路有多苦,都要给身边的人带来光芒。

明知道他有个那么好听的名字,但村里的人依旧叫他聋子,夹杂着些许戏谑与嘲讽,在奶奶听来难免有几分难过与无奈,还有心疼与委屈。

奶奶为人很和善,平易近人,是农村里典型地可亲可爱的老人形象。大概是因为奶奶的缘故,村里的老人都很善待他,非常同情他的不幸,所以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东西,老人们都会叫上他,这些细小却又盛大的小事,在他的稚嫩的身体里,种下了一颗感恩的种子。每到农忙时节,他总会下田帮老人们抛秧拔草;秋割之后,他就跟着老人们到田野里放牛,一边看着牛,一边听老人讲过去的事。

即使命运对他不公,可他从未抱怨过,也从未放弃过。从他清澈如水的眼眸里,你永远看不到一丝忧伤与难过,有的只是他对生活的热爱与坦然。

那年春天,他和她相遇了。

青蛙妈妈睡了一个冬天,醒来了,鸭妈妈也带着它的孩子到池塘中游水。

春风泛过静谧的河面,晕开阵阵涟漪;河边次第开放的野花,毫不掩饰地张扬着各自的媚态,争奇斗艳,快乐地享受着这明媚的春光。

春天来了,冰冻已久的河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渐渐融化开来,这时水底的藻类植物悄悄冒出头来。每到春还乍暖,村里的妇女就会提着脏衣服,三三两两从家里来到河边,一边清洗,一边话唠家常;河水清澈见底,但还是有些冷冽刺骨。

过了一会,九儿也提着全家人的脏衣服,来到了河边。

她今天穿了一件用碎花布缝制而成的衣裙,上面还印有一朵朵绽放的百合花,一阵微风掠过,裙摆随风晃动,和着路边的草色与繁花,染成了一幅唯美的画卷,面里的她像极了台湾偶像剧里那个清新可人的邻家女孩。此时的阿星,正偷偷地躲在茂密的草丛里,远远地望着他日思夜想的女孩。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清晨,阿星都会起的很早,赶着一群鸭子来到河边,然后躲在芦苇丛中,时而探出头来,望望河的对面,游到河中央的鸭子,知趣的撇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到底在期盼着什么。直到他看见了她,一百多米的距离他一眼就认出了她,九儿缓缓从路面走下河边,他的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她,像是一只瞄准了猎物的狮子,不放过她的每一个细节,不错过她的每一个表情。一年四季,循坏往复,他在河的对面一直做着翘首以盼的姿态,等待着她的出现,日夜流连地张望。他想念着她,可她却不知道。

张爱玲在爱情里曾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就在这一刻起,他认定了这个女孩。

他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决定去认识九儿。回家的路上,他一脸的傻笑,满脑子浮想联翩。

夜里,他辗转反则,怎么也睡不着,眼里心里都是九儿对他微笑的样子。

第二天,他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了河边。而这次他并不是躲在芦苇荡里,而是坐在河边的堤坝栏杆上,

今天,他站在镜子前,将全身上下仔细打扮了一遍又一遍,穿的也很庄重,特地穿了去年奶奶给他买的花衬衫,逢年过节他都很少穿,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这么帅气的衣服给弄坏了。

可今天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意义非凡,因为他要去见令他牵肠挂肚,爱慕已久的女孩了。

他的心里即忐忑又欢喜万分。

她来了,仿佛如约而至的春天,不知道是不是她早已感应到了,有个青涩的男孩正在等待她的到来。

她的脚步,轻盈而曼妙,宛若一片一片伸展开来的莲花,每一步都是那么地小心翼翼,却又不失花的美感。

此时,如小鹿乱撞般,整个人坐立不安。而当她一步一步的逼近时,他有时那样的渴望。

她迎面撞见他的目光,像峡谷底的深潭,朦胧而幽深。当两人四目相对时,眼神开始没有方向的闪躲,到处跳跃的都是青春的慌张与渴望。

他一下子直勾勾的盯着她,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其实,九儿也老早地听说过他出生的怪事,而她并不和其他人一样认为他是一个害人的祸胎,在心里非常的同情他。

河里的鸭子呱呱地叫着,嫩绿的草儿破土而出,燕子飞过,鱼儿在水底笑,为他们的相遇,增添一抹亮丽的色彩,大地也笑开了颜。

虽然与他只是短暂对视了几十秒,但她能感受得到他眼里的喜欢与爱意,就这样九儿默默地把初心就付给了这个憨厚傻气的男孩。初心,大概就是生命里最初的一次行动吧。

在他们眼神交织的那一瞬间,时间好像被大雪冰封住了。空气里弥漫着香草与炊烟味道,还有几丝相遇的欣喜在游移,像咖啡残留在唇齿间的甜。

对于他们的相遇,她只是害羞地笑了笑,右手的食指轻轻地托着发红滚烫的脸颊。

那时候的他们,稚嫩而单纯,没有恋爱过,也不知道恋爱的滋味。

他不会说话,根本无法表达不了对九儿的喜欢,所以只能用肢体语言告诉她,他喜欢她,他要和她在一起。

他鼓起了巨大的勇气,飞快地跑到九儿的面前,然后顺势在她红润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如蜻蜓点水般。

九儿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不知所措,怔怔地愣住了。

一晃天就黑了。

夜凉似水,心静如井,思春的九儿在这皎洁的月色里失眠了。

乡村的夜静谧而安详,尘世间所有的喧嚣纷扰,如潮水般缓缓退去,只余下风中悠远飘渺的馨香。这一刹那,九儿知道,命中注定遇上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渐渐的,随着见面的次数多了起来,两个人总算是熟络了,他们偶尔在一块散步,放牛,施肥,除草,收割。

人家四月芳菲尽,夏蝉唱起了情歌,九儿和阿星相识也已经有半年了,不知不觉间他们爱上了彼此。

他们的灵犀一直都通着,只是对方都没有捅破而已,但这份爱情,早已在那个吻落下的时候,尘埃落定。

秋凉过后,转眼冬天又来了,同时春节也临近了。村里的四周都凝结着喜庆的气氛,大红灯笼在门前高高挂起,每一扇窗贴满了精致漂亮的窗花。除夕那天,阿星和九儿约好了,在后山的山神庙见面。

阿星早早地来到了山神庙前,焦急等待着那个一见钟情的女孩。

南方的冬天,虽然没有像北方鹅毛似的大雪,但寒风中总会藏着一股刺骨的冰冷。

她来了,雪白的羽绒服像大鸟的羽毛,从上到下把她紧紧地包裹着,头上半围着一条绒绒的藏蓝色的围巾。

当阿星看见她快要上到山时,就再也抑制不住眼里的喜悦,他像是一只与爱人失散已久的猎豹,朝九儿飞奔而去,并大胆地牵起她的手。

她知道他听不到声音,但还是淘气地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一句:“我来了。”

他们手牵着手,走到一棵树下,坐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九儿从背后掏出了一瓶水和还冒着热气的烤番薯递给他,然后又从口袋里摸出了四个煎饼,把一张写满字的纸铺在地上,随手捡起了四个石头儿,压在纸的四角。随后,九儿,不安地朝四周看了看。

九儿对他说:“快吃吧,还热着呢。”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但从此起彼伏的眼神里,你可以看到他们相互间的爱意与甜蜜。

他们有时说话有时看山下的风景,阿星带她怎么走,她就怎么走。他们就这样,从山上走到了山下,从山下走到家里,从傍晚走到了天黑,从陌生人变成了无话不说的两人。

是的,他们相爱了。

冬天就快要过去了,春天就在不远处蓄势待发。

可他们的爱情,却好像一朵开在枝头的茉莉,开过了,也就开过了,结不了果。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相知相爱的两个人,无法站在同一片时空下尽情的呼吸。

世俗是他们爱情的天敌。在他们爱情之间,横着一条漫长的难以逾越的鸿沟,父母的反对,还有村里人的流言蜚语,家庭的穷困与潦倒;那么赤裸的现实,那么沉重的负担,一切的一切,都压在年轻的肩上,丝毫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在贫穷落后的乡村里,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秘,让人渴望而不可求。

饭后,阿星坐在窗台上,漫不经心地磕着瓜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着吊在半空中的腿,傍晚的风从脚趾间缓缓流过。天气太冷,饱经风霜的奶奶,提着火笼经过窗台,看见窗台上心事重重的他。

奶奶放下火笼,一边拄着拐杖,一边扶着墙面,步路蹒跚,慢慢挪动着沉重的脚步,走近他,而他却没有发觉。

直到奶奶温柔地抚摸着他那一头糟乱的头发,他才回过神来。

奶奶的那双长满了老茧,在外人看来有些丑,但他从来没有嫌弃过这双苍老发皱的手,因为就是这美丽的双手,将他养大成人,给了他无尽的温暖与快乐。

不知怎的,没有来的情绪,让他感到十分委屈和难受,眼眶都红了。

他从窗台上跳了下来,一把抱住了奶奶。

奶奶将他的心事一览无余,孙子有喜欢的姑娘了,她当然开心,可又迫于家里太穷,加上孙子天生的残缺,没办法替他讨一个漂亮能干的媳妇。

从小到大,其实奶奶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这些年他所受的苦与伤,她既心疼又无可奈何。

奶奶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样让他拥抱着。

阿星心里很清楚,想要和九儿在一起,是很艰难的,但他不怕,因为他深爱着她。

回到家,九儿把自己的心事,悉数全部告诉了善解人意的妈妈,她希望,她和阿星的恋爱可以得到妈妈的认同。

不久之后,她爱上聋子阿星的事,被脾气暴躁、冷酷严厉的父亲知道了。

父亲说什么都不答应他们继续交往的事,尽管九儿再怎么据理力争也没有用,因为她的父亲是铁石心肠、死要面子的男人,他怎么可能同意将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闺女,嫁给一个出生就携带凶祸、且一无所有的聋子呢。

而且父亲重重的警告了她,以后再也不可以和阿星见面,否则休想出家门一步。

在父亲的施压下,她只能默默承受所有的委屈与悲伤。

即使遭到无情的打击,但她从未放弃和阿星之间的爱情。

阿星从邻居家得到了九儿和父亲争吵的事,正是因为他们相爱。

夜里寒鸦飞过,雨滴滴答答地哭泣着,她伤心地昏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她打算再次和父亲开战,也可以说时候和平谈判。

可换来的还是父亲一顿劈头盖脸的骂。全家上下没有一个人理解她的倔强,她是彻底崩溃了,也一度逼近绝望了。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脸一会青一会白,没有人给他支持和依靠。

但她还是坚决不向父亲屈服,横冲直撞哭着冲出了家门,此刻她需要阿星的安慰。

阿星昨晚知道了九儿与父亲争吵的消息,今早就悄悄的来到她家的附近,希望能见上她一面。

九儿从家里冲了出来,在邻居家路口的拐弯处,刚好和阿星撞了个满怀。

她还来不及向他诉说这几天的苦痛与折磨,他就霸道地将他一把揽进怀里。

有了个肩膀可以依靠,九儿的泪水就更加肆意狂欢了,仿佛是因为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盛装悲伤的容器。心灵深处的酸楚,也顷刻间跟着崩坍了,哭花了小脸蛋。

他用力地抱着他,噙满泪水的眼角涨红了他的双眼。

这个时代的爱与痛,需要付出太多的代价与青春。农村里,根深蒂固的守旧思想,老一辈不懂得如何变通,攀比萎靡之风,在勾心斗角的邻里争斗中,也泛滥开来。在这个贫穷的年代,爱情是最辛苦的等待,爱情也是最遥远的未来。

这些道理,他们都懂,只是无力改变。

九儿握起阿星的手,含情脉脉地望着清澈的双眸,低声地说:“再苦再累再艰难,我都会等你。”

这时,父亲扛着锄头要下田,经过村口,瞥见了正紧紧相拥的他们,他们被父亲抓了个正着。

九儿看见父亲气汹汹的朝他们跑了过来,就急忙一把阿星推开

“星,快跑。”

日子像是一面灰色的墙,怎么骂它也没有回响。

一夜之间,他们尝遍了世间的人情冷暖,也长大了。

父亲斩断了他们所有的联系,期间还托媒婆帮九儿找个好的婆家,一次次逼着九儿去隔壁村相亲,可九儿说什么也不从。

离他们见面已有将近半个月之久,她没来,他去了,却还是见不到九儿。

人有时候真的需要一点点刺激,激发那些埋藏在心底的原始动力。

为了他们的爱情,为了他们还能够有未来,他决定到城市里闯荡,用奋斗与汗水去换取他们的幸福。

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上过几年学堂的他,从仅识不多的汉字里,精心挑选了几个,生硬地写下了一行字:“原谅我不能给你承诺什么,但我会永远爱你,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因为我不会让你白白为爱受苦。”

已是三更,乘着夜色漆黑,人也入睡了。他跨过荆棘密布的篱笆,跳过水坑,翻过几丈的围墙,偷偷的溜进了九儿的家。

他不敢大张旗鼓的敲门,把九儿叫醒。他轻手轻脚钻到了九儿房间的窗前,把写好的信伸了进去。

放好了信,他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在窗外注视了许久。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惊动九儿家门前那一条凶猛的大黄狗,还有她比大黄狗更恐怖的父亲。

日升月末,黎明冒出了头。清晨几缕阳光,透过层层乌云,落入了千家万户;几声鸡鸣与犬吠,把宁静的小乡村叫醒了。

九儿也从痛苦的噩梦中醒来,然后习惯坐在窗前,对着镜子,梳理自己那头柔顺乌黑的长发。她恍惚发现,窗缘上躺着一封信。她轻轻把封口撕开,泛黄的纸张上写着一行字,歪歪扭扭的字迹,让人看起来有点别扭。

九儿知道是他。

“星,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一生的承诺,我只希望你比我过得好。虽然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为你挡风遮雨,但我不会停止爱你,我会等你回来,不管多久多长。”

他告别了奶奶。

一个人来到南方的大城市漂,背井离乡,工作压力出奇的大,因为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经验,他只能靠着一双勤劳的手和坚强的脊梁,没日没夜卖命的工作,用汗水创造着属于自己的财富。

他进过工厂做临时工,做过搬运工,沿街叫卖过水果,发过传单,还尝试过各式各样的工作,只要能多赚一点钱,不管多脏多苦多累的活,他都愿意干。

一年过去了,他还是没什么大的成就与收获,春节他没有回家,在厂里和老乡呆在厂里过年。

那时候,九儿家里还没安装有座机,所以这一年到头,他们几乎没有什么联系。

在厂里工作,阿星总会有事没事向老乡打听奶奶和九儿的消息。

春去秋来,阿星没有任何关于九儿的消息。焦虑万分的他,担心她是不是被残忍的父亲逼婚,嫁人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阿星总会梦见九儿微笑的样子。

梦醒了,他的心都会疼一下,仿佛丢了什么东西一样,有些空,有些难过。

天亮了,他又要为生机而愁苦,开始一天的忙碌与奔波。

在阿星离开的这些日子里,九儿并没有因此而消沉下去,她从悲伤中坚强的走了出来。她还时不时到阿星的家里,看望奶奶,陪奶奶说话,整理房间、清洗衣服、烧水做饭,帮奶奶分担一些劳累的家务。

等待的日子是煎熬的,她也会觉得累,也很缺少安慰与温暖,少了阿星的生活,是如此的乏味,但她全部都愿意承受,因为她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村里的老婆子,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她的闲话:“九儿,不要等那个没用的聋子了,再不赶紧找个好婆家嫁了,恐怕以后你连穷人家的男娃娃,都难将就。”

这话让人听了怪难受伤人的。

未来会怎样,谁也不知道。

她愿意等,她愿意将自己的青春浪费,在等他归来的日子里。

她爱他,他也爱她,不必在乎彼此是谁。

每当被父亲奚落,被乡里的姑娘嘲笑,九儿总会不由自主想起那张天真英俊的脸,雄健刚毅高挑个,很中国,很壮美,很内敛。

春节过后,他辞去了厂里的工作,找了一份关于水果销售的工作。他卖命工作得到了老板的认可和欣赏。因为他从不抱怨工作的辛苦,一直都坚守本色,勤勤恳恳地工作,发扬了农家人吃苦耐劳的良好品质。

深入了解之后,老板发现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并且在做人做事方面都很可靠。进入城市工作,阿星不再像在农村里那么害羞和腼腆,人变得健谈大胆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工作的缘故,他不得不推翻心里那座与世隔绝的大山,与这繁华却又残酷的社会亲密接触。

他憨厚老实肯干的为人,得到了老板的信任与支持,让他接管了水果店的一家分店。

老板听说了他和九儿的爱情故事,有些心酸,又很同时,所以平时对阿星分外的照顾。

几个月的时间,他从一个默默无闻打工仔变成了一家水果店的店长,工资也蹭蹭的往上涨了几倍,给了他莫大的鼓励与信心,使他对九儿的那份爱更加坚定。

他也终于看到了回家的盼头。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2005年南方下了第一场雪,他回来了,带着九儿的牵挂和希望,还有那一份心如始终的爱。

他给九儿买了一件雪白色的连衣裙,想象着她穿起来翩翩起舞的样子,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美丽高贵。另外,他给了奶奶买了一件军大衣和几味补品。

最重要的是,他带回来了一份沉甸甸的彩礼,挺直了腰板上九儿家向她父亲提亲。

九儿的父亲这些年,也听了一些阿星的事,从进出城工作的乡亲哪里,晓得他在城里混得有模有样的。她的父亲是名副其实、远近闻名的老汉,唯利是图、见钱眼开、喜欢贪小便宜的他,收到这么丰厚的彩礼,他当然不会手软。

父亲欣然地同意了他们的婚事,没有丝毫的犹豫不决。

九儿并不知道他今天回来了。

五年了,很多人都问过她,阿星那个聋子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你还忘不了他。

她一直靠在自家门前的木椅上,有熟悉的影子从心底掠过,仿佛蜻蜓点水轻轻破了湖面的平静,眼底渗出一层层潮湿的东西,像是爱的雨滴,像是没有止境的思念。

冬夜渐暖,阳光有些刺眼。九儿微微张开双眼,看见了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人儿,真实地站在她的面前。

夕阳下,他和她相拥在了一起。

庭前花谢了,行云散后,流光飞去,草树知春不久去,多少年后其物如故,他们的爱情也还是依旧,一往情深。

南来北往,车水马龙,眼睛一晃一眨,现在已是2015,他们的爱情也已有二十年了。

他们共同经营着一个幸福的小家庭,生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今年刚好,是他们青春萌动的年纪。

九儿是他的初恋,也是他这一生一世的爱恋。

他们会慢慢一起变老,看细水长流,看日出日落,安静地享受着两个人的地老天荒。

阿星曾对九儿说过,“深情是我担不起的重担,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谎言。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也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沧桑巨变也好,物是人非也罢,爱情的样子它从未改变。也不管你所处的年代,是多么的贫穷与落后,爱情就是阳光,它可以克服一切。

当爱情来临,我们是快乐的。但是,这种快乐是要付出代价的,也要学习去接受伤痛和离别,还有失望的人生。爱,就是坚信不渝;爱,是真正促使人复苏的动力;真的爱情,是永不凋谢的花朵,就像阿星和九儿的爱情一样。

梧桐月/文1337228353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0)

《【初恋的故事】爱,就是坚信不渝》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