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手机奇缘

手机奇缘

2019-01-23 08:22:17 作者: 大山无影 1651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静静的时空倒转了多少年,无人知晓,无人在乎,那是因为多少人,多少事都不曾出现,都没有被岁月记起。这是一个原始的部落,这里的房子还是茅草屋,在每个屋子里住着一群男女,快乐的生活着。

阿黑,是某个屋子里的一个单身男子,他只不过二十一岁,她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摸过女孩子的手,更没有与女孩子走在一处的机会。他的思维都是一片黑色,他的语言几乎都忘记了,他的脚步也是孤独的,其实他内心渴望一份爱情,有谁会在乎他呢?一个穷鬼,父母都不存在,他就像一个垃圾堆里的臭虫被人间遗弃了。

苍茫的小路,夕阳柔和地停留在山顶,依恋着黄昏的那段时光,久久不肯离去。这条小路,他不知道走了多少遍了,都是寂寞的一个个足迹蔓延。

此刻,不远处传来了嘤嘤的哭声,如缓缓的泉水发出的声响。阿黑不在意,依然独自向前走去。近了,再近了。一个女子,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如云霞般柔和,身影都绝美的,不容阿黑的眼睛去抗拒。女子蹲在小路边哭泣,泪水滑落了一地,都是亮晶晶的玻璃球,蹦蹦跳跳。

不知不觉地靠近,阿黑的灵魂都着了魔似的停住了,目光发出了惊奇,此处没有人来的,此处是人迹罕至的小路,几乎成了阿黑的特有之地,是孤独的埋葬之路。为何有一个神秘女子在?并且哭泣不已。

“姑娘!你是不是迷路了?”阿黑首次与陌生女子说话,不知道何处来的勇气。

姑娘停止了嘤咛,抬头朝阿黑望去,那泪眼婆娑的样子越发惹人怜,秀气的脸蛋白皙透明,嘴唇在微微翕动,欲言又止,哀怨得凝望了一会儿阿黑,又垂下脸庞继续呜咽。也许是感觉不到救援,仍然投入了悲痛之中。阿黑木纳地呆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站立不安。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在荒郊野外,空无一人的小路,夕阳渐渐地坠入大山,夜幕降临了。

“姑娘!你还是回家吧!这儿有狼的。”阿黑心疼她。

姑娘重新抬起了娇美的脸庞,投去了惊鸿的一瞥,泪水和着呜咽开言了:“阿黑!你心疼我了?你能帮助我什么呢?我想回家。”泪花沾满脸庞,如梨花带雨。

“你说吧!我给你带路。”阿黑从未说过这么多。

“真的?”姑娘眼眸闪亮出光芒。

“是的。”

小姑娘如风一般地旋舞,开起了火红色的花儿,顷刻间就摇曳到了阿黑的身边,一把拥住阿黑。那柔软的玉体紧紧地嗅着阿黑的气息,一丝一丝地咬合,浓密的秀发贴着香味将阿黑笼罩起来。

“我?小姐,你?我?‘阿黑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给蒙了,不知所以然,支支吾吾。心口里一阵甜蜜泛滥,血液奔流着汹涌的气息,口正要说话,柔软的樱桃小嘴温和地堵住了阿黑的嘴巴,舌尖滑溜如蜜。阿黑“醉酒”,眼前都是桃花,粉嘟嘟得绽开个没完,淡淡的味道在舌尖,在血管里蔓延,他的灵魂开始抓瞎,泫然坠入了五彩缤纷的爱情世界。连女人的手都没有碰过的男人,今日把心中的渴望,将美妙的憧憬都释放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在桃花林里,微风在吹拂着花瓣,轻轻盈盈得飘舞在空中,阿黑在花海中漂浮。

忽然,一阵寒冷的暴风雪来临。阿黑的全身上下都在风寒中颤栗,他睁开了眼睛,嘴巴依然被堵着,欲罢不能。寒冷是小女子身上传出来的,如北极里的寒流。

“不!”阿黑心里在呼喊,想挣脱。身子却软绵绵的。

小女子的眼眸里泛出了爱的秋波,舌尖依然缠绕着对方,心里翻卷出了腹语:“阿黑!你冷么?你不是不怕冷么?你抱紧点我,有你的热量,我的手机就可以充电了,当电量满荷时,我就能回家了,你不会不同意吧!”话语温柔如绵羊,冷却在不断的加强,阿黑的血液逐渐缓慢的速度,全身僵硬。

“嗯——”阿黑闭上了眼睛感受温柔,思维在冰寒里纠结,渐渐得无语。

滴——在女子的背部有一只手机,占满背部的每一块土地。不难发现手机充电已满。阿黑的身子晶莹如一尊冰雕,全身的热量都被掏空了,思维已被冰冻。小女子离开了紧紧偎依的阿黑身体摸摸嘴唇的口水,满意的笑了。

“情哥哥,再见了,这是我的初吻,送给你了,我永远会记得你的。我的初恋男友。”小女子姓红名衣,挥了挥衣袖,手机离开了她的背部,屏幕闪现绿光逐渐变大。红衣恋恋不舍得望着冰雕阿黑,心莫名的痛,钻心的那种。不知不觉眼角流出了一滴泪,尔后身形倏的一声消失在手机屏幕里,手机在空中晃动摇曳一会儿朝着山那边飞去。

夜!寒冷。冰雕失去了活力,阿黑沉睡过去,只是骨髓里残留着些许爱的诗意,那是红衣留下的,是吻的热量在点燃最后一滴温度,就是这滴温度,牢牢固守着阿黑的灵魂在漫长的黑夜里。

天亮了,太阳依旧东升,将许多温暖都传递给了阿黑冰雕。融化的水滴答着泥泞,阿黑醒了过来如同沉睡了一个世纪。眼前不见伊人,脑海还清晰着昨晚的一幕,是热吻,是缠绵,是冰冻,还有那一滴泪。他沉思在甜蜜中,纠结在冰冷中,这个奇异女子到底何来历,为何来去匆匆?他抬步回走。

路延长,在路的尾端,就是村庄。阿黑衣服破烂站在村庄边沿,迎来了好奇和鄙夷的目光。这副狼狈样子,不知道他在外面流浪了多少个夜晚。通过一打听,原来阿黑在野外流浪了一年了,整整一年没有回家,许多人都对他陌生了起来。家——茅草屋都倒伏了,狼藉一片,连床都不见了,他已不再是这里的居民了,真是奇怪。

短短一个晚上,就花费阿黑的一年时光,匪夷所思。

短暂时日的停留,阿黑启程回到了那片熟悉的小路,只有他喜欢的小路,带着诡异之气的小路,他念念不忘的是红衣,她的吻甜蜜,她的目光暧昧,她的胸脯多情,她的肌肤冰冷。一想到冰冷,他浑身不禁得颤抖。脚步嗫喏起来,伫立成麻木的风景。

在远处,飘来了隐约的哭泣,一如昨天的戏。阿黑的脚步管不住了,他还记得红衣,是难忘的一吻在鼓励着足迹前行。红色女子在小路边哭泣,好熟悉的影子。

“红衣,你该回家了,当心有狼。”阿黑还是不忘与她打招呼。

“红衣?你怎么认识红衣?”红色女子站起来,陌生的脸孔,泪珠儿悬挂在睫毛上,楚楚动人。

“哦!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阿黑眼神呆萌了会儿,转身欲走。

“慢!”女子喝住阿黑,闪电般得侵入他的身边,血红的唇就印在了阿黑的唇上,温热多情。阿黑感觉到了厌恶,本能得将女子推开怀抱,怒目而视。

女子摸摸嘴唇不解得望着眼前的陌生人,盯着盯着无奈得摇头:“你不喜欢女子?你是木头人,没有性欲?”

“我喜欢女人,但是我的心早已给了红衣,你不是她,所以你走吧!”阿黑除了红衣谁都懒得搭理。

“我不信!”红女子的衣裙款款而飞,丝滑般得褪去,露出了洁白晶莹的肉体,一丝不挂得如藕,那线条是大山的线条所不能及的,那韵味是白云都惭愧,那多情的翻涌是大海都仰视。渐渐得靠近,肉的香味都贴着阿黑的鼻子滑行了。

“不!”阿黑努力的抗拒着诱惑,一把推开了多情的肉体,飞也似的逃离,脚步踉跄。

“别走,情哥哥。”肉体挡住了他的去路。阿黑用手一拨,闷头而跑。不知道跑了多远,他才气喘吁吁得停下,眼前依然有女子在哭泣,嘤嘤呤呤。

“够了,你别哭了,你走吧!我的心早给了红衣。”阿黑的心里只有一个影子,他想见她。

“黑哥哥,是我呀!红衣。”红衣活灵灵得出现在他的跟前,如出水芙蓉,氤氲着浪漫的雾气袅袅而飞,那多情的目光将娇媚的脸庞渲染如仙。她款款得揭开胸前的衣襟,可餐秀色一览无余。洁白的玉从肩膀滑落到了脚跟,软泥般的自然,奶油般的的腻,这自然,这腻飘忽忽得延伸,旖旎而来扑在了阿黑的胸前,渐渐得上演精彩的一幕。

阿黑感觉温柔,也在感觉寒冷,他知道黑夜的孤寂又要他去等,等到新的一天,一天就是一年,他迷糊又清醒,他陶醉而彷徨,处在似醒非醒的状态,如荷塘的浮萍参差于莲花团团里,一发不可理喻。冷席卷而来,热能逐渐转化为电力,青衣腰间的手机在酝酿着出发。阿黑愿意,他在享受着恋情也在牺牲着生命。

温柔,温柔,再温柔;缱绻,缱绻,再缱绻。阿黑的心还在涌动着液体,热量源源不断,他发现了端倪,睁眼一看,泪眼婆娑的红衣唇角还在依偎着爱人的唇,泪水却在交接处凝聚,刻画凄美。此刻,她微闭着的眼帘撩开,扑闪着眼珠,凝望着情人。

“你为何不吸取我的能量?”阿黑不明白。

“我不需要了,你的能量是臭能量,给我无用,再会。”红衣推开他的怀抱,光洁的肌肤上覆盖红色的云罗,瞬间穿着如新,步伐如云背向而去,泪水洒了一地,她发觉自己爱上了阿黑,阿黑心地太善良了。

“你骗人。”阿黑一把抱住了她的细腰,舍不得她离去,一去黄鹤就不复返了,他预感到。

啪——

一个耳光甩在了他的脸庞,接着一道红光亮起,红衣飞起朝着远处的围墙外消失。紧接着又另外一道红光射出,发出了伤心的叫声:“姐!你没有能量是会消失湮灭的。”

阿黑紧追不舍,大声呼喊,一路沿着凌乱的泥泞冲到了围墙脚下。这儿没有过围墙,或许他没在意过,今天看见了,他急忙攀爬,爱情的力量真伟大,三米多高的围墙都难不住情郎,他翻了过去。

围墙外都是大森林,森林里没有阳光,没有树叶,有的只是光杆子木头,底下也没有一根草绿,连真菌蘑菇都找不到,这到底是何处?为何如此荒凉?树下能看见的是废旧的手机,树立在泥土中,三分之一在土内,三分之二在空气中,这些都是老掉了牙的东西,黑着屏,有阿拉善牌的老式,有百科想牌的智能,还有细细戏牌的新潮。这里,它们都是被淘汰的残品。

在一棵树下,一个红色的百科想智能还微微得泛着光,能量极低,旁边也有一个百科想智能,光是没有。阿黑的目光发觉这两个手机很亲切,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上去,一股冰寒瞬间点击般传导给了全身,下意识直接缩回来手。

红屏幕手机闪动了一下光芒,哧啦啦得幻化成了红衣,哀怜得靠近了阿黑,她面容十分憔悴,仿佛得了贫血症,苍白吓人。阿黑拥住了红衣,不停得抚摸着她的后背,那是死尸般的冰凉,她的心跳也很微弱。阿黑想将能量传递给红衣。红衣阻止了,她虽然觉得很幸福,但是气若游丝,身如飘絮道出了原委。

红衣是一个先进的智能手机,携带着灵魂可以幻化人形,活的自由自在。然而,在一次调皮的实验中,整个手机人形世界都遭到了灭顶之灾。那是一个傍晚,红衣将地底的荧光虫的光粉与蚯蚓的肉泥混合一起,放在电源池里发酵,顿时电源池爆炸,将电源池毁灭。缺乏电源的手机世界,纷纷湮灭。红衣与妹妹红衣想获得新的微弱能源,绞尽脑汁去发明都无济于事,身形渐渐的消弱。她们的超级耐久电池的电力也在一百年后告罄。她被梦境扔进了奇怪的小路边,遇到了阿黑。

阿黑的温度是新的能源,拥有他就可以再活。红衣大喜过望与阿黑才有了肌肤之亲,谁知开启了初恋之河,他们相爱了。

“保重黑哥哥!我会让你富有的,你一定要幸福,我要走了。”红衣不想伤害阿黑,吐出最后一口兰香,闭目了。晶亮的粉尘在她的身上化开随风而去,碎的到处都是,漏得满地碎红。阿黑的眼眶湿漉漉的,那是多情的泪水,在祭奠他的初恋。

初恋来的太快,也去的太快。阿黑的手中不知何时握着一块纯金手机,脚却踏在了熟悉的小路上,遥远的山边余晖将他的身子拉得老长,他索性慢吞吞的踽踽凉凉。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1)

《手机奇缘》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