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2019-01-23 08:28:45 作者: 花落菩提 3460人读过 | 1条评论   相关搜索

岁月,是一本书,无论内容起伏跌宕还是平实无华,总会有三两朵美丽的浪花点缀其中,明媚了流年,温暖了记忆中的曾经。

小城,十一月的天气,已是暮秋。窗外,秋色落尽,街道两旁的树只剩下枯瘦的枝干,夏日缤纷的色彩已消耗怠尽,看着让人心中不仅漫过一丝萧瑟,一丝心疼。街角,匆匆而过的路人拉紧了衣领,步履匆匆的走过,消逝在小巷的深处。

菊儿慵懒的倚在窗前,随意的拿起一本书翻阅,“记忆的梗上,谁没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无名地展开……”这一行字不经意的跌进了她的眸中。一瞬间,心底,一些微小的情愫在阳光下扑籁籁的舒展,漫过了菊儿记忆的潮头。她仿佛又看见,在那个菊花飘香的十月,那个手里攥着一束野菊花的身影,正缓缓从山坡上向自己跑来。

(一)

十月,北方的空气中已经飘浮着淡淡的凉意。校园里高大的梧桐,不知在哪一个风起的夜里,悄悄的洒落满地金黄,阳光照在上面,像铺了一地碎碎的金子。花坛里,往日那些娇艳的、喧闹着绽放的花儿已无助的伏在泥土里,唯有,一丛丛菊花安静的绽放着,在秋风中扬起恬淡的笑脸,将最后的秋意装点。

午后,阳光暖暖的洒在校园里,菊儿抱着一本书,坐在秋菊怒放的花坛边,安静的沉浸在文字的世界里。

突然,一个羽毛球在天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轻轻的落在她的裙裾上,菊儿捡起羽毛球,还没站起身,就听见一句轻轻的“对不起”从耳畔传来。抬头,一张干净的面容,一双清澈的双眼含笑看着自己。一缕怦然心动的感觉缓缓在菊儿心底升起。

“没关系。”菊儿柔柔的笑了笑,把羽毛球放到他的手里,又安静的坐好,低下头看起书来。

许多人,虽然相隔很近,却很难遇见,许多人,一旦相遇,就总是会在无意中不期而遇。缘分,就是如此妙不可言。

再见面时,会轻声的打个招呼,渐渐的就熟络起来。菊儿知道了他叫森,是高自己一届的摄影系的学长。

偶尔会一起出去坐坐,聊的都是轻松愉快的话题。

周末,森邀请菊儿去离校不远的山上去采风,菊儿欣然同意了。

汽车上,人很多。菊儿努力的伸手拉住车顶的吊环,身体还是会随着车身的摇摆微微摆动。森的身材挺拔,轻松的一手拉着吊环,另一只手轻轻护着菊儿的后身,怕万一车遇到紧急刹车等突发情况。菊儿望着森,觉得心底安稳而又踏实。

下了车,边走边轻松的聊着,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山脚下,山不高,山坡上开满了淡黄色的野菊花,一丛丛,一簇簇,像一个个顽强而倔强的小姑娘仰着脸,对着太阳微笑着。菊儿兴奋的向菊花丛跑去,脖颈上洁白的长丝巾在风中轻轻扬起,像一个在花朵中翩翩飞舞的精灵。森急忙抓住时机一次次按动快门,将这一个个精彩的瞬间定格。

“嗨,菊儿,转过来,朝这看。”看着在花丛中只顾着欣赏野菊花的菊儿,森在后面喊道。

菊儿转过身来,摆好了姿势。天,湛蓝如洗,空旷高远,轻柔的风拂过菊儿因兴奋而染上胭红的脸,那蓬勃的青春的色彩有哪一种美丽可以比拟呢?

森换了好多种不同的角度拍了下来,突然,森放下举着的像机,说:“菊儿,等一下,马上就好。”说完转身向山更高一点的地方跑去。

正在菊儿诧异时,看见森远远的向这边跑回来。此时,阳光正好,洒在森高大的身躯上,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可以看见他手中握着一束金黄的野菊花,一晃一晃的……菊儿仿佛看见,画面正一点点放大,一片绚烂的菊花的海洋正在向天边漫延,那个被阳光镀成金黄色的身影,宛若梦中白衣长衫的少年,玉笛悠悠,翩翩而来。

正愣神的瞬间,身影已来到眼前。“菊儿,拿好,开工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仿佛只是短短的一瞬,坐在山坡上。森打趣的说:“菊儿,你很适合当Model哦。”

“好啊,那要付我多少报酬啊?”菊儿转过脸,调皮的仰起头。

阳光洒在森的脸上,淡淡的,暖暖的,像一个美丽的梦。菊儿急忙转过脸,心,又怦怦的跳了起来。

天,渐渐的冷了,这座北方的滨海城市,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同学们都开始为期末考试做着最后的努力。菊儿每天辗转在教室和学校图书馆里,日子简单而略显乏味。时常,菊儿会在片刻走神的时候,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片开满了野菊花的山坡,那个从远方向自己跑来的被镀上一层阳光的身影……每当这时,心底便会溢出一缕淡淡的暖意,嘴角,也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微笑。

(二)

冬去春来,又一个崭新的季节开始了,天气开始一点点变暖,校园里的梧桐树开始泛青,枝条上鼓出了嫩绿的芽苞。花坛里一种不知名的花树竟然开花了,淡淡的粉色,远远望去,像一片片缭绕的云霞。

走在校园的小径上,嗅着空气中流溢着的淡淡的花香。心底,不由自主的会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愉悦,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菊儿自小就喜欢花,无论是田野里的野花还是自家养的花,每次看到了都忍不住要上前去观赏一番。因为出生在九月,所以母亲给她取了菊儿这个名字。看到花坛里这一抹抹如霞的绚烂,菊儿忍不住蹲下身,小心的欣赏起来。

“菊儿,好久不见。”身后,熟悉的声音飘来。

“嗨,森,好久不见。”菊儿转过身,微笑着回应。

“一看见花,你就雅兴大发了。”森顿了顿,说:“菊儿,有时间吗,我们出去坐坐。”

两个人来到了学校附近一建新开的小茶馆,宽大明亮的琉璃窗,古朴的挂饰。淡淡氤氲着的茶香,简单、整洁,有一种怀旧的风格,菊儿一见便喜欢上了。

店里人不多,在当下咖啡厅、音乐馆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的时代,茶馆是少人问津的,所以看起来有些冷清。

选择靠窗的座位坐下,森点了碧螺春,菊儿要了菊花茶,清致的瓷杯,杯身白如凝脂,印着三两朵飘落的淡蓝色花瓣,宛若从江南水乡走出的青花瓷,安静中有一种不动声色的美丽。

碧绿的茶叶在杯中上现翻滚,淡黄色的菊花在水中缓缓会展,轻轻呷一口,淡淡的清香中夹杂着一丝丝苦涩。

或许,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吧。菊儿瞥了森一眼,森正看着窗外,眼神淡淡的。

“最近怎么样,还好吗?”菊儿轻轻的问,打破了空气中的沉寂。

“还是老样子,这个学期就要毕业了,要把毕业论文赶出来,还有一些琐碎的事,可能要忙一些……”森转过身,用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菊儿。

“工作的事怎么样了,有眉目吗?”

“父母就我一个孩子,他们不想让我离得太远,所以毕业后我会回家乡,回家乡也不错,古人说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嘛。”森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

“你呢,对自己以后的工作有什么打算?”

“还有一年的时间才毕业呢,希望可以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去,或者,像这样,找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开这样一间茶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客人的时候可以临窗而坐,看晨起朝阳,日暮烟霞,也不错。”菊儿环顾了一下周围,喃喃自语道。

“这个主意不错,有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不如,毕业后去我们那边吧,那里可是依山傍水,符合你说的条件。”森认真的看了看菊儿,仿佛要看到菊儿的心里。

菊儿心头微微一颤,急忙假装不经意的茬开了话题,漫无边际的闲聊起来。心底,却悄悄的滑过一丝欢喜。

(三)

时光如手中的流沙,悄然穿过指隙,转眼已是五月。校园里的绿意越来越浓,花儿也次第开放了,空气中到处流溢着花儿的芬芳,同时也伴着浓浓的别离的气息。将要毕业的学哥学姐们,各自奔忙着,忙着分手,忙着找工作。上完晚自习回来,经常可以碰到喝得醉醺醺的学哥学姐,有的借着酒劲扯着嗓子大声喊叫,有的涕泪交织。这时,校园里的管理人员也突然变得宽容起来,大概是他们也很理解这些即将离开学校的学子的心情吧。

闲暇的时候,菊儿倚在窗前,看对面男生宿舍楼里的人进进出出,偶尔,也会看见森挺拔的身影慢慢的走过或渐渐走远。想起一起聊天时说过的话,菊儿的心底,有一丝甜蜜,又有一丝丝惆怅。

周末,一个人呆在宿舍,有点百无聊赖,于是,菊儿决定去看一场电影,买好票,走进去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好,电影已演了大半,剧中演的正是男女主人公分别的场景。满地飘零的银杏铺开了一条金色的毯子,风拂过女主角凌乱的发丝。男主角伸手把她的发丝拢到耳后,轻轻的说:“我要走了,可能以后我们都没有机会再见面了,我们只是偶尔的相遇在这里,以后的路,你有你的方向,我也有我的方向,记得照顾好自己……”

后面的话,说了些什么,菊儿已无心去理会,她仿佛又看到了那片开满了野菊花的山坡,那个手握着一束花儿的身影正慢慢的向自己跑来……泪水,一瞬间模糊了她的视线。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许多事,真的能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吗?就那么轻易的一笔抹去,洒脱的挥手,轻轻的作别。

初夏的风拂过发丝,街道上,传来飘渺的忧伤的歌声,让人感觉风中有一丝微微的冷。

回到校园,沿着落红翩跹的小径,菊儿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心绪。夕阳,透过树隙,洒落点点细细碎碎的光斑,像一个个跳跃的音符,演奏着一曲光与影的合唱。

走到宿舍楼下,恰巧碰到了森从门里走出来。“菊儿,你在这呢,我好几次来找你,你总是不在,最近很忙吗?”

“哦,是吗?”菊儿有点惊诧。“忙着校编辑部稿子的整理,你呢?最近在忙什么?”

“过两天我就要离开学校回家了,特意来和你辞行的。”

“这么快就要走了?”菊儿掩饰着失落,故做平静的问。

“同班的同学大多已经离开了,我算是走的比较晚的。”

“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呢?”

“后天的火车,票已经订好了。”

“哦。”菊儿沉默了一会儿,说:“用不用我去送你?”

“不用了,有几个朋友去送,况且你还要上课,以后有机会多联系。”

菊儿抬起头,想努力在森的眼中找到一点什么。森耸了耸肩,眼神游离的看着远处。

半晌,终于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菊儿挤出一丝微笑说:“嗯,那好吧,你多保重,祝你一路顺风。”

刚要迈进宿舍的大门,菊儿突然又转过身,叫住了森:“对了,你要走了,我的留言册你还没写呢,知道你忙,有时间写点什么留作纪念吧,也许以后真的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好的,我在下面等着,你去取吧。”

送走森,菊儿仿佛听见心破碎的声音,一滴泪,从眼角慢慢的滑落。

许多人,说了再见,也许真的就再没有机会见面了。

取回留言册已是两天以后,是森委托别的同学交给菊儿的,翻开森留言的那一页,一片绚烂的菊花静静的绽放着,菊儿迎着风,伸着双臂,洁白的丝巾在风中轻轻的飘扬着……

(四)

花开花落又一秋,校园里的梧桐又一次悄然飘落,洒下满地的金黄。菊儿,依然安静的坐在花坛边,嗅着菊香,读着文字。只是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再也看不到森熟悉的身影。

偶尔,会和森书信联系,聊的都是他的工作和她的学习情况。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的,就像风筝断了线一样,再也没有收到森的来信。菊儿看着森留下的电话,几次想拔过去,手轻轻的按下号码又放下了。她想,如果他想和自己联系,总会打电话给自己。

走在校园梧桐飘飞如雨的小径上,校电台广播间正在放着老狼唱的那首《寂寞是因为思念谁》,“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

那些随风轻轻飘飞的思念啊,是否,会轻轻落在你的梦里,那些心底的呢喃,你是否能够听见?

也许,许多人,终会慢慢淡出彼此的视线,从此再无交集吧。这样想着,菊儿的心底泛起一丝心疼。

毕业,工作,菊儿选择了一座北国小城,虽然这里没有南方旖旎的风景,却有着纯朴热情的风土人情,有着干净整洁的街道,最重要的是可以离父母近一些,休假时可以经常回去探望自己的父母。

时光如风,拂过岁月的枝头,带走了许多东西。记忆中,一些人,一些事,渐渐远走,渐渐模糊,风干成一帧帧泛黄的旧照片,不复当年的容颜,也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情怀。

终于,在时光的冲刷下,菊儿心底的伤痛慢慢变淡,结痂,不去触碰,已不会再隐隐的疼。

几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菊儿在翻阅一本杂志时看到插图觉得很熟悉,是那个在梦中出现无数次的山坡,那片灿烂如海的野菊,还有一个系着白色的丝巾的背影,丝巾,在风中轻轻飞扬着……

文章的最后一段写着,我以为,光阴静静的游走,许多人,许多事,终会在记忆中慢慢走远,坐在日落烟霞的湖畔遥望,遥望着渐渐隐没在夜色里的时光,我终于发现,原来你一直都不曾走远,一直扎根在我的心里,像那片山坡上灿烂的野菊……

落款处只有一个字“森”。

一遍一遍的读着,菊儿的心闪过瞬间的恍惚,那些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已经被风吹走的往事啊,像一朵朵风干的雏菊,虽然已经失去了色泽,却依然散发着淡淡的芬芳。

忙碌之余,菊儿依然会沏一杯淡淡的菊花茶,在淡淡的菊香中轻轻的翻阅一本喜爱的书,或敲下几行清浅的文字。对于过往,已不再感到遗憾,光阴中的故事,岁月中的流转,花开陌上已是很美,又何必执意一份缘是否能抵达沧海桑田。

天涯的你我,各自安好,已是岁月无比温暖的成全。

起身,泡一杯菊花茶,看着菊花在杯中慢慢的舒展,心底,那片绚烂的开满菊花的山坡缓缓洇开,洒落浓浓的暖。

音箱里,柔柔的音乐轻轻的唱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抬头望着天空那么,那么的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无论我们的距离有多么遥远……”

编辑:

赞一个 (5)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评论

  • 晚空:美文读过,推荐阅读。
    2014-11-11 14:41 回复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