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相遇,浅爱,深藏

相遇,浅爱,深藏

2019-01-23 08:30:59 作者: 潇湘雨 2746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文/潇湘雨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雨洁一个宁静的女子,这些年一份思念成为她千山万水的遥望,如花般的相遇演绎成了此岸与彼岸的守望,她的心海中总是会潮涌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她欢喜的是于宁静处栖身在她文字的城池中,亦会是她从来感觉不到什么是孤独。每晚的七点准时坐在电脑前,去她所在的文学网站看文章,有时也会把自己码好的文字投到网站里,这已经成了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程序。今晚她又如约般的打开电脑,刚打开网站,电话响起,雨洁拿起电话,显示的号码让她的心产生一种愉悦的激动,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姐姐还好吗?很想念你!

这几年里,同样的电话雨洁每隔三两个月就会接到一次,每一次电话那头都是同样深情的问候。通话时间不长,相互说一下近况而已,然后互道珍重。雨洁挂了电话,走到窗前,做了一个深呼吸,宁静的目光里含着一丝的清愁,慢慢的被心里翻涌的潮水打湿了双眸。思绪沿着刚刚对话的余音蔓延,眸子里回放着那些流年里埋藏起的画面,就这样不愿停止的播放着。心海深处的愉悦与惆怅交织着,倚着窗子望着天空那轮圆月,她的满腹心语随清辉倾洒在遥远的地方,安放在她魂牵梦绕的城池里,

电话里的男人,是雨洁六年前相识的,零八年的春天雨洁换了新的工作单位,男人是她新单位的同事,叫苏明。她报道的那天,没有见到苏明,苏明连续几天都没有来上班。偶尔会听到同事谈论起他的身事,苏明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妻子于两年前病逝。为了不使女儿不受委屈,一直没有再婚。所以有时会请假不来。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雨洁准时来到单位,走到办公室问口时,听到她隔壁屋子里传出来一个陌生男人的语音,声音很有磁性,话语中蕴藏着一份知性。雨洁或许是被这声音所吸引,她不由自主的走进隔壁的办公室,里面有两个同事和一个陌生男人。男人个子很高,身材匀称,很庄重的一副面孔,看起来骨子里透着那么一丝坚韧。同事告诉他;这是雨洁单位新来的同事,他很礼貌,很绅士的伸出手与玉洁握手,谦和地说;你好我叫苏明。雨洁礼貌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好苏明,我叫雨洁,请都关照。相互认识后,玉洁回到自己办公室。

人与人的缘分谁也说不清楚,有的人相识的很久却彼此无痛无痒,有的人只一个对望,凝眸间,却似故人重逢,心在咫尺。流年过后却把彼此镌刻成了经久的画面,成为一生都不会模糊的记忆。雨洁与苏明犹似“红楼梦”宝黛初见,彼此感觉似从相识,犹如故人重逢。日子没过多久,他们便能敞开心扉的倾心交流。彼此间没有人际关系里所藏匿的一些芥蒂,苏明很愿意把生活中的一些琐碎说给雨洁,雨洁总是心甘情愿的听着他的倾诉,中间会穿插着雨洁的安慰。

几个月过来,他们之间有了一种默契,一个对望会明白彼此间的心意。来来往往间雨洁明白自己对苏明有了一丝别样的情感,苏明也越发的比初识时对雨洁多了一些关爱,这似乎有些超出常情。起初雨洁并没有在意,随着内心的不断地驿动,雨洁开始逃避苏明的眼神,逃避与苏民的交谈。她知道可能要发生什么,因为未来要发生的一切,会打破他内心的那道人生的底线。她不想,因为她不是一个希望自己是一个一生风云不断,左右逢源的女子。那样的喧嚣她真的承受不来。

苏明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任何改变,工作中他会帮助她,总是会给她一些关心的话语,还是把很多心里埋藏的故事讲给雨洁。时光悄无声息的划过雨洁回避着的一个个朝飞暮卷的日子,一年的光阴很快走到了末端。在一年一度的新年晚宴上,苏名做在雨洁身边,晚宴中,苏明替雨洁喝了很多酒,有了些微醉。

晚宴过后同事们组织去了KTW,雨洁是喜欢幽静的人,原不想去的,当看到苏明那祈求眼神,她只好随之前往。苏名许是感情潮水的涌动,音乐响起。同事们都结伴跳起了舞,雨洁因不会,坐在了点歌机旁,在帮大家点歌。这时苏明走过来牵起玉洁的手步入舞池,雨洁说我不会,苏明说没关系,我教你。这也是他们相识后的最近距离的接触了,雨洁感觉苏铭挽着她腰部的手臂似乎有一种电流,穿透她的肌肤直抵心脏,使她的心跳加速,一股热流涌上她的面颊,幸亏歌厅的霓虹闪烁,不会让苏铭看到她的慌乱。

雨洁有意微低着头,苏明说你抬起头看着我,雨洁把头抬起,看见苏明渴望中略带乞求的目光凝视着她,她又一次逃离开。这时苏明说;雨洁,我想有个家,一个有女主人的家,你能帮我吗?玉洁有些语无论次的说道,可以,我可以帮你找的,你会找到的,一定会有的,玉洁第一次语言出现慌乱。此时她的心跳得更快了,她想离开,瞬间离开,她怕,怕自己的防线被苏明的潮水冲垮,她怕决堤后的泛滥,怕辜负了她的家人,怕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音乐终于结束雨洁回到她坐的位置,依然为大家点歌。心却依然如小兔狂奔,久久的不能平静下来,她一口气喝了一杯冰水,试图想把感情的热潮瞬间冰冻,使其不在沸腾。却是无济于事,仍旧奔涌着。

从KTW出来,苏明执意要送雨洁回家,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应允了。苏明提议要一起走走,雨洁答应了他,他们边走边聊一些工作生活上的事情。突然苏明站住了,拉起雨洁的手,问道;雨洁你幸福吗?她愣了一下,心里明白他想说什么,她怕他说出来,会使她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雨洁平静了一下,微笑着说;我很好,也很幸福,他对我也很好。说完后她看到了苏明眼光中的那份绝望,那是一种让雨洁心疼的眼神,雨洁只好忍着痛。走到雨洁楼下,苏明说我不上去了,一个人赶走楼道吗?她笑盈盈的点一头,表示们问题。雨洁刚要转身,听见苏明说,雨洁;让我抱抱你好吗?话音未落,雨洁已被他揽入怀中,雨洁挣扎一下,想回避再一次的心海奔涌,却是没有挣脱,感觉他抱得更紧了。

雨洁双手轻轻地拍拍这苏明的后背,不知该说些什么?苏明说;雨洁我知道我的爱让你为难,但我不会要求你什么,只要让我这样默默的爱着就足够了!我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我们的未来,我知道那只是我的梦幻世界,待我梦醒一切恍如隔世,终是今生所不能抵达的。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任意妄为的女子,你的理性抑制着你丰富的情感,你的人生理念束缚着你的行为方式。这些我都明白,只是我无法说服自己不去爱你,无法走出你的影射。雨洁在苏明的怀抱里哭了,哭的很无奈!苏明的话语也因哽咽而断断续续的。苏明边为雨洁拭去脸颊的泪水,边说;不哭了,平静一下上楼吧,别让家人为你担心。她点点头,然后对苏明说;你要好好的,你的未来依然美好,回去吧,早些休息,明日晨光会与你微笑,明日清风拂去你的忧伤,我想看到一个向上的苏明!

光阴如梭,平淡的日子已成流年里的沉香,一年后,苏明的女儿要去离家很远的城市读大学,这期间他的战友在另外一个城市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一天苏明走进雨洁办公室,关上门,声音很低的和雨洁说;女朋友我不想见,也不想交往,雨洁问;问什么啊?能告诉我原因吗?我一再在鼓励你再婚,女儿读大学了,你该考虑你的生活了,你不能就这样一个人孤独终老吧!有了机会为什么又退宿?再说人家条件也很适合你,你还犹豫什么?雨洁越说语音越大,苏明说;你小声些;雨洁眼睛瞪着苏明说;我真的拿你没办法了,随即说道;不见不行,我这就去帮你请假,这事由不得你!苏明无奈的说;你还没有听我说完呢,雨洁说;先不用说,见完面以后回来再说。

这一年多里,他们真的是把彼此的爱深深地藏在心底,雨洁大苏明几个月,雨洁也是想把这份爱转化为一份友情亲情,所以就让苏明叫她姐姐,苏明有些不情愿,但拗不过雨洁只好应允了。生活中雨洁帮苏明很多忙,苏明女儿的一些事情,雨洁一直都帮着打理,真的有些做姐姐的样子,这样一来苏明愈加的依赖雨洁,亦会是更爱她了。可他的爱不在外露,她不想让雨洁因他而忧愁,因他而惆怅,因他而失去了幸福与快乐。他心里难受,但却无能为力,他只好让爱在心海潮涌,让情与光阴同行,让痴念缠着他一个个无眠的夜晚。既然不能朝夕相伴,他们选择了隔岸相守,一份情演绎成了彼岸花开。

苏明与女友见了面,开始交往,雨洁还是如以前一样的鼓励着他,总是督促着苏明要主动些,不要错过缘分。日子一天天沦为过去。苏明又开始请假不怎么上班了,因为他要去女朋友那边,帮着打理服装店的生意。这是雨洁希望的看到的,她在默默为他祝福。可雨洁心里却有一种说不清的落寞,有些酸酸的,夜深人静的时候雨洁心中会有一丝忧伤,这是一份植在心梗上的清愁,毕竟她也爱着他。只是逾越不了心灵底线,让一份爱藏匿于岁月深处,日积月累,爱有增无减。

半年后的一天苏明告诉雨洁,他要停薪留职,去那个城市和他的未婚妻一起做服装生意。雨洁高兴地说好啊!这是好事,姐姐祝福你,你终于有了自己的生活,以后有人照顾你了,姐姐我也就放心了。雨洁这些话是发在内心的,但是也不乏有些硬撑的感觉,有点强迫自己的语言去挥洒自如。当天晚上苏明给雨洁打电话,约她去了咖啡厅,他们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那是他们的老地方,每次来都会坐在那里。他们要了两杯咖啡,苏明说我的不加糖,雨洁说我的也不加糖,苏明不解的问你不是喝不了苦咖啡的吗?雨洁笑了笑说;我要把我生命中的苦与咖啡一同饮下,味道是苦了些,却有咖啡浓郁的香在唇齿间萦绕,这样的感觉是很耐人回味的,这就如同人生吧。

雨洁咽下一口回味悠长的咖啡说道;人生原本就是五味杂陈,你愿意或不愿意都要去品尝,这已是命中注定的,是你的必经之路。就如你,这些年一人带着女儿孤独的于岁月的雨雾中穿行,今日终于雨雾散去,天空中的七彩云霞是你人生的色彩,那是你用责任,爱心,坚守,编织出的绚烂。苏明;姐姐真的为你高兴!雨洁此时眸子里已是水光潋滟。

苏明说雨洁我走了,也许以后再见面的机会就少了,这个城市给我很多留恋,这里留下了我的快乐,也留下了我的不幸。离开它,我真的不舍,因为这个城市里还有一个你,一个沉静如水善良知性的女子牵扯着我,我心的脉络里有她的思念的跳动。无论我走多远,我的心会一直牵挂着这里,即是相隔万里烟波你依然是我心里最澄澈的记忆,最有韵致的水墨画卷。我会把她永远的藏匿在我的心海一角,那是最清宁的的地方,任红尘滚滚,那里是尘烟抵达不了的静地。我会与每一个月圆的日子与你对话,你是我童话世界里月亮仙子。雨洁湿润的眸子看着苏明,哽咽着说;好的,我期待着明月清光里的每一次心灵相通。

这些年苏明始终履行着他们分别时的诺言,每一次都是在明月清风的夜晚把电话拨通,每一次都是重复着;姐姐还好吗?很想念你,这情深却淡淡的话语。这样的重复是雨洁心里人间四月天的一抹芬芳,是七月流火中一缕清凉的荷风,是十月秋林里的一枚殷红的牵念,是傲雪寒梅的一剪怀想清韵,是她流经岁月里的一袭人生暖意。

雨洁煮了一杯咖啡,依然没有加糖,音响里从复着那首“月光倾城”,她也记不起是从什么时候,有这样一次次的重蹈覆辙的场景。她坐在临窗的藤椅上,慢慢的喝着那杯苦咖啡,思绪在时空里往来的穿越。望着碧空中那轮照彻人类千年的明月,记起了“春江花月夜”里的诗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是啊;她想掬一泓月泉清光洇上她痴痴念,长长的情,深深的祝福,连同清辉一并倾洒有他的城市,映照她的窗前,让他聆听到她的心语。

雨洁望着窗外的月光,轻声的吟诵着桑央嘉措的那首经典的情诗;

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着不跟我,我的手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有缘相逢,无缘相守,缘分的天空,静守云卷云舒

相遇既然不能相依相伴,就让这份情,浅浅的爱,深深藏。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4)

《相遇,浅爱,深藏》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