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佛外缘

佛外缘

2019-01-23 08:35:10 作者: 秦淮桑 1662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秦淮桑

依着习习凉风,读白落梅的文章,那些禅意而灵性的文字,仿佛在红尘之外,清净,幽凉,不染纤尘。

像满山谷里落落清欢的花,在无人惊扰的时间里自开自落,流风回雪一样的姿态,心素如此,不在乎是否被人懂得。

她说,告诉曾经携手相伴的人,相安无事,莫多惊扰。而后,安于小小的宅院,坐在闲窗下,接春水煮一壶新茶,把经年旧事都泡在里面……

这段文字,读了好几次,不华美,但朴素动人,我以为,能打动人心的文章就是好文章。

简单而诗意的生活,心向往之。

种菜,喝茶,读书,浇花,静守孤独,又享受孤独。每日里,临窗写几行文字,就着如豆的灯火,若有所思。

抬头是暮云合璧,一钩新月天如水,低眉是水墨飘香,一纸诗情素秋心。

感动于这样清简的文字,我知道,我就是再修几十年也说不出“相安无事,莫多惊扰”这样的话。

我害怕孤独,亦无如此澄明通透的心境,甚至是我的文字,亦是虚空多于清和。

我在红尘中迷惑,不参禅,不顿悟,不归隐,不信佛,偶尔去寺庙,不为求一段尘缘,只是爱上了禅房花木深的意境。

花木深了,那时节,是暮春,还是初夏?

草色青青,花木葳蕤。

没有繁杂的人声,亦没有不合时宜的红尘琐事。素衣布鞋走在其中,感受到的是宁静和欢悦。

看在眼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有灵性的啊。更何况它们是生长在佛门之地的植物,一朝一夕,耳濡目染,不知听了多少遍诵经中的真言,熏染了多少明目清心的香雾。

一颗素心,定是被陶冶得格外空灵而出尘了吧?

故事里的花妖,在佛前沉寂了几百年,晨听钟,暮听鼓。

也听风,听雨,听月落,听鸟鸣,听竹叶青,听梅子黄。

也看山,看水,看星沉,看露凝,看茶烟淡,看霜花结。

年去岁来,性纯而真的花妖,终于得以修炼成人,制芰荷以为衣,集芙蓉以为裳。

满心欢喜,要寻那个早春里为她驻足的男子,与他结一段尘缘。

依稀记得,那个薄雾的清晨,他的眸中有泪,被风吹落,在胭脂红的花瓣上,烫成一朵梨涡,极浅极浅,盛着醉人的芬芳。

原本懵懂无知,这一刻,忽然情窦初开,眷眷情思被风吹醒,痴痴地就恋上了,大概,这就是缘了吧?

走在幽深的花木丛林,布鞋已被重重露水打湿。隐约听得梵音袅袅,禅净的意韵,悠悠散入花木深深处。

低眉,一朵山花吐蕊已半拆,清致的香气浅浅溢了出来。不禁莞尔,这朵花,也在等良人为她烫上一朵梨涡么?

2014.08.19

编辑:残梦

赞一个 (0)

《佛外缘》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