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叶子

叶子

2019-01-23 08:26:29 作者: 回味 2274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叶子静静地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秋已尽,阳光依旧透过那棵大杨树的枯枝,轻暖着身前的落地窗。这是一家不错的咖啡店,因为离单位近,叶子会在每天午休时来静坐一下。总是在这个位置,总是会顺着阳光观赏这棵树一年四季的风景。今天周日,叶子是特意选了这个位置来赴约,一个二十年未完成的约会。

[一]

二十年前,叶子是一所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在班里大家都叫她"团长"。叶子性格开朗,中等身材,带着北方女孩的靓丽,而且普通话说得极为标准,是学校每次大型活动的主持人。叶子家境平常,父母都是工人,两个兄长也读书不多,早早地参加了工作。叶子从小就立志要用学习去改变命运,所以学习一直很刻苦。叶子是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大学虽不是最好的,但也是一所国家重点大学,选修的专业也是学校里最好的。上了大学依旧在努力的叶子,很快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认可。先是当班长,学生会委员,因为叶子善于写文章,一直在学生会参加宣传工作。渐渐地叶子的活力感染着周围的同学,威信也随之上升。大三一开学,叶子就已经入了党,成为了学生会的主席。

无疑,叶子学习期间一直是骄傲和自信的,成为了好多男同学心目中的女神,她每天都会收到不同形式的示爱信或纸条,也有直接在宿舍门口表白的,叶子都没有心动。叶子一心想着用自己的努力去找个理想的工作。

和岩相遇,可以说是叶子有计划生活的意外。大三刚开学,教导员叫她去办公室,走到门口就听到老师在说:"岩,你插班学校同意了,但你也得加倍努力,争取毕业有个好成绩,毕竟你少读了一年。"叶子敲门进去,教导员马上说到,"快来叶子,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帮助岩,让他跟上进度和你们一起毕业。你多辛苦下,休息时间帮他补补课,参加年底的考试。"叶子顺着老师的手指望过去,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站在老师的身侧,微笑地对她说:"团长,你好。我是岩,你多关照。"叶子愣了下,说了句:"我是叶子,他为什么需要帮助,老师?""是这样,本来岩开学大二,可他申请跟大三教程,校长同意了,你就多费费心。"叶子对老师布置的工作一向很认真地去完成,可这回,她心里没底了。

叶子心事重重地回到宿舍,把上学期必修课的书和笔记找出来,未吃晚饭就直接往图书馆走去。因为吃饭时间,图书馆里静悄悄的。叶子又坐在了平时最喜欢的位置,这里抬头能看到月亮。时间还早,叶子拿出了自己的课本,当天知识当天消化已经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如果时间宽裕,会对着月亮发会儿呆,或者看上一会自己喜欢的课外书。想着今天下午的任务,叶子不禁皱起了眉,发着呆。"你是铁打的,都不用吃饭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岩抱着蓝球站在了叶子的对面。"哦,是你呀,岩,你做下,我们商量一下怎么补习功课的事。""商量什么,把你的笔记给我看就行了,我自己就行,这些都是给我的吧?"岩伸手拿走了我为他准备的书和笔记走了。叶子失神地望着窗外,天还未全黑,月亮还未出来,叶子却发着呆。

从第二天开始,叶子开始了和岩两年的同桌生活。岩很健谈,慢慢地叶子知道了岩的经历,原来岩高中毕业时突然跑到妈妈单位去工作,不想像哥哥姐姐们一样去读大学,自己要闯出一条工人创业之路。两年的实践,岩发现没有文化创业何其难,于是又重新参加了高考。他虽跳一级,仍是大家的兄长。岩,酷爱蓝球,人也长得高大帅气,是好多女同学的偶像。

叶子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成了女孩儿子们嫉妒的对象。在洗漱间偶尔会听到,在操场散步时也会飘过来几句,在图书馆更是那人指指点点。叶子忍不住问自己,这是怎么了?几夜的辗转难眠,叶子终于单独约了岩,在校门口的小咖啡厅里。还没等岩坐下,叶子就急着说:"岩,你就不能解释一下吗?我是在帮你补习,不是谈恋爱。"岩眯着眼看着叶子因为激动而红的像大萍果的脸,笑着说:"我干嘛解释,喜欢我有什么不好?""我没喜欢你,只是在完成任务,我一向认真的。""喜欢我有这么难么?我都说自己行,你还坚持给我补习。为了感谢你,让我喜欢你好了。"岩嬉皮笑脸地说,认真地看着叶子的眼睛。"那我从明天开始不给你补习了,我可不想成为大家的焦点。"叶子说完,转身离开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岩都在自学,一边学习新课,一边复习着旧课。叶子总是故意的与他拉开距离,同学的议论少了,岩却在不觉间走进了叶子的心里。每每看到岩学习时的专注,蓝球场上的潇洒,偶尔的对自己的体贴和关怀,都会让叶子的嘴角微微上扬。终于到了年底补考时间,叶子在考场外紧张地握着拳来回踱步,岩却挂着微笑自信地走出考场。放假前公布了成绩,岩居然新课和补课成绩都很优秀,叶子看岩的眼光有了不同。

[二]

时光过得飞快,寒假过后,大三的生活加快了脚步。面临着大四的生产实践,大家都忙着找实习单位。这时的叶子看上去是最清闲的,因为已经被校方推荐了实习单位。叶子特意与岩保持着距离,虽然也偷偷地观望着岩的动向,偶尔也会关注一下关于岩的八卦,但表面上却是风平浪静。渐渐地叶子也学会了发呆,也喜欢上了落日夕阳下,校园深处的竹林。窗外飘来了花香,一阵阵热浪随风而至,盛夏也意味着大家要小别了,得等到春节后再见了。同学们都是一片欢笑声中道着别,整装出发了。

叶子知道她去的实习单位接受了两名学员,另一个是谁,叶子也没去问。只想着自己怎样努力去做,才能为将来的工作奠定好基础。学校的推荐信早已送达到了实习单位,叶子被安排到了主管经理处当助理,能够全方位地锻炼工作能力。叶子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使自己更进一步。第一天报道,叶子敲响经理室的门时,心还在忐忑不安,紧张得手心里溢出密密的汗。经理是个干练的女人,三十几岁的年纪,安排工作有条不紊,是叶子佩服的模样。几天下来,叶子已经能很好的适应工作,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叶子的家在外地,她和几个同学依旧选择了住校,幸好离单位很近,只有步行十几分钟的距离。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叶子都藏着小心事,慢慢地行走,想着此时岩的模样。

叶子是个沉稳少言的女孩儿,言语背后总是带着超乎寻常的冷静,总是能很出色的做好老师交给的各项任务。这次实践也不例外,很快得到了经理的赏识。第一次领了见习工资,叶子高兴地想犒劳一下自己,来到了单位对面的小咖啡店,正午的阳光暖暖的透过玻璃,一室浓浓的咖啡味道,叶子很喜欢这种安静,静静地听上一首钢琴曲,缓解着一个月下来的疲惫。"喝咖啡,怎么不叫上我?"耳边传来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回眸已见到那张微笑的脸在眼前晃动着,"岩,好巧,怎么是你?"叶子激动地说道。"你也不问问来的另一个人是谁?就知道干工作,像个小傻帽。"岩坐在了对面,笑着回答。交谈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脱离了同学们关注的目光,叶子突然感觉到了一种甜蜜溢满胸堂。

有了岩的相邀,下午的工作叶子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落日夕阳下的南湖异常的美丽,碧波如静,片片枫红在飞舞。来这个城市三年,叶子还是第一次来南湖公园,第一次静心地欣赏着深秋的美。与岩的话题越来越多,交流也越来越广泛,彼此的心也在一点点靠近。

[三]

快乐的时光总是走的很快,互相拜了新年的祝福,大家又重新回到了学校,最紧张的毕业分配开始了。叶子有了心事,也有了为难,父母希望她毕业回到自己的城市工作,因为专业的冷门,加上学校的推荐找到一个心仪的工作应该是没问题。日子慢慢地滑进了七月,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大家的心也同样受着煎熬,寝室里也是一片寂静,少了以往的热闹。"叶子,有人找你,在楼门口。"寝室大姐大声地响着走进了门,能是谁?不会是岩,我们已经约好了不在学校里申明此事的,叶子快步走出宿舍。楼门口的杨树下,站着两个女人,一个看上去不到四十岁,模样有点熟悉,一个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瘦高的身材,白皙的面庞。"你们找我?我是叶子。"年长的女子快步迎上来,笑着说道:"是叶子呀,我是岩的大姐。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吧,我不想让岩看到。"叶子答应着领她们来到了校门口的冷饮厅,因为是上午9点,还没有顾客,室内很静。叶子要了三杯水,临着窗坐了下来。岩的大姐是老师,叶子知道,她们父亲去世早,母亲负责挣钱养家,大姐管兄弟姐妹的学习和生活。用岩的话讲就是妈妈是爸爸的角色,大姐就是母亲的角色,五个弟妹都考上了大学,大姐功不可没,一看大姐就是个爽快精明的人。坐在叶子对面的大姐,喝了口水,慢慢地端祥着叶子,心里也觉得惋惜,这么好的女孩子,配小五真的合适。咽下一口水,严肃地说:"叶子,我先给你介绍个人,她是晓枫,岩的未婚妻,是我和母亲在岩18岁那年定的,好多事岩可能没跟你说。"叶子静静地看着晓枫,真是个安静的好女孩和岩看上去很般配。叶子忍着内心的痛,平静地说:"大姐,你误会了,我和岩是同学,是知己,他说过,我知道。"叶子一时慌乱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才能不伤害这个安静的女孩子。大姐转过头对身边的晓枫说:"丫头,你去门口等大姐,你看不是你想的那样。大姐在和叶子说两句,我们就回去。"晓枫轻轻地点点头,走了出去。"叶子,我知道这件事伤了你的心,可是没办法,我父亲去世早,晓枫的父母帮助我们很多,只有这一个要求,因为晓枫从小就喜欢岩,我和母亲也知道这样也会委屈岩,但是人得有良心,我们在岩18岁时就定下了这门亲事,岩也同样难受,你理解一下,我们的家走到现在不容易。也别恨岩,他也苦。"叶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宿舍的,外面忽然下起了雨,叶子在雨中站了整整两个小时。

第二天,叶子发烧了,向老师告了假,静静地躺在床上,是谁说的爱上一个人就会伤了自己,想着所有忧伤的歌都是自己伤痛的心情,还是忍不住地落泪。三天的时间,叶子挺过来了,去学校领取了派遣证,把学生会的工作也做好了充分的交接。盛夏的季节,鲜花盛开,散发着淡淡的花香。风也是暖暖的,却吹瘦了叶子的心。没有告别,没有了岩的微笑,只带走了岩的记忆,叶子步履从容地踏上了归途。

[四]

叶子的母亲是工厂的工人,下岗后在巿场上卖水果,虽没什么文化,但人却是精明的。母亲从内心里讲是重男轻女的,但倔强的叶子却在学业上取得了成就,而且又落到了一个好单位,这一直是她挂在嘴上的骄傲。叶子工作认真,组织能力强,再次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好多年长的同事都帮叶子物色着对象,她却不是很热心。叶子最喜欢夜晚的寂静,家虽然住在一处环境很差的老楼里,但是透过床前的小窗户,却能看到月亮的影子。每天睡觉前,叶子都会拿出那一叠叠未拆封的信件,看着岩刚劲的字体,会有几分心安,也会有点痛念,不觉间,岩已经成了叶子心中磨不去的印迹。

一晃就到了年底,母亲去叶子单位取东西,王处长看到了问母亲:"大姐,你家叶子有对象没,前两天我的老领导来我这办事,见了叶子很喜欢,她就一个儿子,独生子,条件好的没话说。""真的吗?那可麻烦王处长多费心,我家叶子就是倔强点,别的都好。"进门来的叶子赶紧和母亲说:"妈,不行,我们不般配。王姨,你别听我妈的,人家条件那么好,不行的。"叶子着急地说。母亲看了叶子一眼,要了王处长家的电话,拎着东西回家了。

叶子和母亲一直有很深的矛盾,除去母亲对自己的冷淡,还有她的趋炎附势都是叶子接受不了的。这件事让母亲知道了,叶子很心烦。下了班,叶子一个人去了商场,又去夜市,逛到很晚才静静地回家。破旧的老屋,根本不隔音,远远的,就听到了父母争吵的声音,叶子加快了脚步,"你说,有什么不行的,我刚才给王处长打电话,对方都提好几次了,这丫头回来都没说,你说多好的亲事,以后她两个哥哥还能借上光。"母亲高声地喊着,"你小点声,一会儿孩子就回来了,听见多不好,叶子马上就回来了。"父亲低声说道,"我和你说啊,这事你别管,我供她念书容易嘛,这个倔丫头,也该为我们做点事了,她那么好的工作,我儿子都没有。"母亲越说声越高,叶子想着进去怎么劝父母,脚步也慢了下来。"她必须报答我们,我已经很对得起她的父母了。"母亲又一句不高不低的话传进了叶子的耳朵,"你胡说什么,小心孩子听到。"父亲变成了大声的斥责。叶子愣愣地停下了脚步,转身走向后院。北方的冬天,寒风瑟瑟,此刻的叶子真想回去马上拆开那些信件,马上回到岩的身边,借一下他的肩膀,靠一靠。叶子回到家,夜霜染白了她额前的头发,冻得发着抖。"这是去哪了?"父亲急忙迎出来,"哦,和同学去看冰灯了。"叶子平静地回答着走回了房间。打开抽屉,看着那一摞信件,心里奔涌着哀伤,默默地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都不会再祈盼那一份无期的希望。

叶子答应了婚事,最高兴的是母亲。婚礼定在了盛夏的八月,男孩子高高大大是银行的职员,是一个讲义气的公子哥,父母都是市里的领导。亲朋好友都认为叶子是有福气的,以后的事业也会一帆风顺。叶子的心思都在工作上,早出晚归,直到快到了婚期了,才休息了几天。结婚前的晚上,叶子找到父亲。"爸爸,你能告诉我,我亲生父母是什么样子吗?"父亲吃惊地看着叶子,"丫头,你知道了?""嗯""那我和你说下,你的父亲是我的发小,孤儿。从小聪明好学,考了军校。你的父母都是军人,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出任务前,写了遗嘱,如果有了意外,把你托付给了我。这些年,委屈你了,其实,你妈她没文化,她心不坏。"父亲慢慢地说道,"我没有埋怨妈妈,我很感激她,爸爸,抽时间陪我去看看他们吧。这件事,是我们爷俩的秘密。"叶子低低地说,"好,好孩子,真是爸的好女儿。"

一夜未眠的叶子,在一阵鞭炮声中出嫁了,透过盛夏耀眼的阳光,叶子在和自己的心在对话。"幸福,好远。"

[五]

叶子一直不知道,她是在岩的注视下登上婚车的。只知道,她把岩已经妥善地安置在心的一隅空间里了。

婚后第二年,儿子诞生了。和丈夫也有了共同的努力目标,生活也有了一种和谐。丈夫也减少了饭局,一周能有三四天的时间准时回家了。儿子的到来让叶子心里有了依靠,一心扑在儿子身上,从吖吖学语到蹒跚学走,叶子都尽量陪在孩子身边。叶子婚后一直和公婆一起生活在老宅里,工作严谨,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经常会得到公婆的赞许。丈夫明是公婆的独生子,有点小脾气。但因为最初明对叶子是一见钟情,婚后明也改了不少小毛病。

一晃七年过去了,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老宅离校区比较远,叶子和丈夫带着儿子开始了独立生活。三十三岁的叶子已经是部门的主管科长,叶子尽量躲避着公婆的光环努力地工作着,明却因为骄纵成了银行的屌兵,而频频和大院里一起长大的哥们们出入各大酒店,聚会,唱歌,吹牛皮。叶子总会因此而苦恼,这也成了每次吵架的导火索。

结婚十年,叶子很少和同学及朋友联系,孤独时就会独自去陵园,陪父母聊一会,把心事对着墓碑去倾诉。叶子变得越来越沉默,除了工作和儿子,几乎看不到她的激情。养父母因为叶子的婚姻得到了相对的安定,母亲很少来打扰她,忙着看自己的孙子和孙女。只是父亲会打电话,惦念着她们母子俩。明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外出的时候越来越多。因为诸多的距离,叶子的能力在家庭里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叶子在尽力地去坚守自己的家,她不知道她的下一站应该在哪里。儿子16岁了,明已经很少归家了,叶子的双鬓上也淡染上了几缕花白,儿子懂事了。"妈妈,你不用为了我,坚守这个家。"

"妈妈不想让你也和妈妈一样无依。""不会的,我们一起也会幸福,况且他还是我父亲,他们还是我的爷爷奶奶。"儿子的话惊醒了叶子,已经当了处长的她还没有儿子参得透生活。

这是明早就想要的结局,只是自己错在先没办法面对叶子和自己的儿子。十月,叶子第一次领着儿子来拜祭父母,墓碑前放着鲜花和一本绿色的离婚证书。"爸爸,妈妈,这是我的儿子,小远。我又变成叶子了,开始了独自飘零。"满山的红叶,装点着北方的秋季,那随风舞落的叶子别样的美丽。

[六]

叶子把老房子出租,购置了新房和儿子搬进去了。因为孩子学习紧张,来回需要接送,她考了车证,买了车,真正过上了白领生活。儿子高考结束后,叶子开始了全新的生活,旅游,聚会,美容样样都走进了她的生活。八月份,叶子去北京送儿子报到,参加了大学同学组织的聚会。英姿飒爽的叶子仍是大家谈论的对象,优雅和干练都集中在了已经不惑之年的叶子身上了。

聚会结束回到家的叶子,再次拿出了那叠没拆封的信件,信封已经泛着黄色,字迹也稍有模糊。岩没有去,但听同学们讲,岩事业很顺利,有了一家很有规模的公司,已经有了三家分公司,是名副其实的"大款"了。不过,没有一个人提及他的生活,只说为了躲避生活的尴尬去非洲呆了半年去体验生活。多少次叶子拿起电话,又轻轻放下。

昨天夜里,叶子的电话突然响起,很少有人在夜晚给叶子打电话,除非家人。叶子拿起一看,一个"岩"字在屏幕上跳动着,叶子紧张地用一只手抚着心脏,另一只手按下了接听见,"是叶子吗?我是岩,我现在在你的城市,明天我想见见你。"叶子迟疑了一会儿,"嗯,去我单位对面的咖啡厅吧,一会我把地址发给你。""还是我记忆里的声音,真的是叶子,呵呵。那我们不见不散。"说完,岩放了电话。叶子举着电话,心还在剧烈地跳,思维仿佛也在这一刻变得茫然无措。

叶子静静地坐在窗前,虽已深秋,午后的阳光依旧散着轻暖,喝了几口水,想让激动的心情得以平静。"我可以坐这吗,叶子?"一个久违的声音打断了叶子的思绪,"啊,岩,快坐。""你没有太大变化,感觉更加干练了,叶子。"岩感慨地说道。"怎么会,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老太婆了。到是你,越来越年轻了,呵呵。"叶子开了句玩笑,感觉自己轻松多了。"想听我的故事吗,叶子?"岩用郑重的表情看向叶子,叶子轻轻地点着头。

"那一年,你结婚我亲眼看着你登上婚车,知道你嫁给了市里领导的公子,肯定不屑看我写给你的信,我失望了,回去娶了晓枫。儿子三岁那年,我出差遇见了你的闺蜜刘芸,听她说了你的经历,才知道了事情的全部,叶子,苦了你。"岩动情的话语让叶子终于忍不住,这么多年压在心底的委屈都化成了泪水。叶子哭了,岩递给她面巾纸,无措地看着她。多少次了,叶子想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泪水在眼窝里隐忍着没有落下。叶子心很乱,好多话都无从说起,只是在想,这二十年,多少人来了,走了。带来了多少忧伤,带走了多少快乐。岩的一句"苦了你"彻底地击碎了叶子的坚强,决堤的泪奔涌流淌,不知道是为以往的殇还是因为心里的念。

窗外,已是华灯初上,霜白的月静静地挂在夜空,仿佛听见一声叹息,滑过经年的守望。或许,一切都逃脱不了风尘俗念,时光就象一条河,无情地流过,没有任何声响。那如花的过往,早已陪着她轻轻地走过了流年的微凉。叶子慢慢地平复着心绪,喝上几口水压下心的慌忙。"岩,你千万别笑我,像个孩子似的。"默默地,两个人在对坐。"岩,再说说你吧。"叶子轻轻地打破了这沉默。"有什么好说的,除了年节我基本上都在外面奔波,钱没少挣,心里却空荡荡的。"岩慢慢地说着话,又点了几盘叶子年轻时就爱吃的小西点。叶子静静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岩,除了眼角处带着一点沧桑的痕迹,岩还是那样的俊朗。这是一张让叶子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的面庞,记忆里的微笑帮叶子驱走了多少个无眠的夜,伴着她走过了多少次荒凉。"岩,你母亲和大姐还好吧?"叶子轻声地问道,"嗯,都很健康,前几年,大姐夫去世了,孩子也成了家,晓枫把母亲和大姐都接过来了,她们一直在一起生活。"岩静静地回答着,叶子愣了一下,马上又喝了口水,"晓枫她还好吧?""晓枫就个人有点奇怪,这些年一直带着孩子和母亲生活,现在又加上大姐,我很少回去,她从来不说不字,她的容忍让我压抑,为这,我还去非洲呆了半年。"叶子一边听着,一边看着,真是让她放不下的岩,他离自己有多远,一桌之隔,一岸之隔......叶子茫然了。看着岩,目光拂上他的眉角,脸庞,还一如初见时让自己的心在悸动。叶子沉默了,幸福在哪?在一个回眸的瞬间,突然发现那个你深爱的人,只属于曾经拥有的纪念,素白的时光早已模糊了青春的记忆,两个痴心等待的人也早已站成了岸。

看到了叶子的沉默,岩轻轻地说:“叶子,陪我去江边看看吧,看看你家乡的母亲河。”静静的夜,深秋的风夹着丝丝的寒,江边人影寥寥,只剩下城市五彩的霓虹在闪烁着。望着叶子,还是那记忆里俊俏的模样,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份沉重和忧伤,岩几次抬起了手,又轻轻放下。“叶子,还记得南湖的落日吗?你伸展着双臂拥抱阳光的样子,我都写在了给你的信里,我......”叶子急着截住了岩的话,“别说,那是用心去听的,一朵花开的声音,不要说。”叶子慢慢地抬起头,指着夜空的明月,“岩,你看到了吗?我不孤单,爸爸,妈妈一直望着我,静静地陪着我。”一行清泪再一次顺着叶子的面颊滴落。风,扬起了叶子的丝发,这一刻又成了岩心中的一道难忘的风景。是谁?在月光的水岸,低吟着一曲莫失莫忘,一朝别离,让思念悠远无期。

[七]

在一场秋雨里,叶子望着岩渐渐远去的背影,带着晚秋的萧瑟和凄凉。在一首老歌里回忆着如烟的过往,人生几何,没有多少人能够用心去读你,又有几个人能读懂你。叶子再一次拿出那一叠泛黄的信件,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把它放进了抽屉的最底层。信里写了什么?是不是记满了青春的思念,那是彼此心中永远的爱恋,它的静止亦意味着它的永久和铭记。

这又是一个人的夜,安静的只剩下自己的声音。叶子倚着窗,静静地望着远方,不知道自己要随着风落向哪里,哪里才是静等花开的地方......

文字:回味

编辑:雪中梅花

赞一个 (2)

《叶子》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