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花落知多少

2019-01-23 08:34:37 作者: 樱水寒 3943人读过 | 1条评论   相关搜索

从没有想过,生命竟然的脆弱,而有的人一转身就是天涯。我不知道,生与死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但我知道,任凭春秋几度,花落几许,云夕,永远是我流年里最美的风景。

清河,我回来了!

我静静地站在石桥上,桥下潺潺的流水不知疲倦地流向远方。河,叫清河,是我爱过痛过的清河。所有的爱恨都从这里开始,亦从这里结束。我目光所及的,是那葱郁的青山,青山隐隐的地方,有着我流年里最深的眷恋与遗憾。再次流年于这方山水,任凭往事一幕幕肆意着心中的伤痕。

云夕,我回来了!十年的光阴,早已经褪去了我所有的青涩,只是唯有记忆中的你,依旧刻骨铭心。

——前言

我出生在磨子岩,磨子是农村里的一种生活用品。用于粉碎粮食。每天下午,我妈就将米包谷放入上爿磨孔内,牵动磨盘,经盘爿中间的石缝碾磨,粉从下爿边沿流出,落入匾内中。那时候,总觉得磨子吱吱的声音分外好听,就仿佛唱着一首生活的歌。磨子岩,随处可见的都是犹如磨石大小的石头,由此可见山有多高,岩石有多少。

这里的山,很高。每每目光所及的都是一座座的高山。都说山里的孩子野,那时候的我经常和小伙伴捉竹鸡,然后生火烤了吃。这是属于山里孩子的乐趣,我们的声音总在那片山林里回荡,带着最原始的野性与豪迈。

认识云夕的时候,我刚好十五岁。云夕一家人是搬来的,就住在我们家的屋后。记得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扎着两个小辫子,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两边有一个可爱的小酒窝。那时候,我正和小伙伴烤着抓来的山鸡,她在一边怯怯地看着,不敢靠得太近,我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种渴望。

“来吧!你是沈阿姨家的吧!”我对着她招了招手。

“恩”她声音很小,微微地,几乎听不见。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年纪和我们差不多大小,两个辫子束在肩头。

看着云夕扎着两个长长的辫子,伙伴们乐了,大声唱起了学校里老师教的歌曲:“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的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在伙伴们的起哄声中,云夕红着脸跑开了。

吃晚饭的时候,妈对着正在忙着吃饭的我说:“风娃子,明天早上上学的时候,记得叫一下屋后的云夕。”

“唔!”我一边往嘴里塞饭,一边应着:“就那扎着两辫子的小丫头。”

“恩”我妈瞅了我一眼:“你沈阿姨刚刚来打过招呼了,你明儿莫要忘记了。”

“呵呵!不会不会!”我笑嘻嘻地回答着。

听妈妈说,云夕一家是亲戚介绍买房子来到这里的,我就纳闷了,这里哪里好的?除了山就是山,妈妈还时常教育我,好好读书,等长大了到城里去,吃轻松饭。所谓的轻松饭就是指好的工作,不用靠出卖力气做活。那时候,做梦都是从山里走出去,可他们倒好,还往这山沟沟里钻。

(二)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

我手里举着火把,高声嚷嚷着:“沈云夕,上学去了。”自此,在每一个去学校的晨曦中,我的声音总会在此处回荡“沈云夕,上学去了。”

“恩!来了”黑暗中,传来沈云夕清脆的声音。

那时候,总觉得云夕的声音好好听,比妈妈的唠叨好听,比老师上课的声音好听。书上说黄鹂鸟的的声音清脆悦耳很好听,所以我总觉得,云夕就是一只会唱歌的黄鹂鸟。事实上,云夕的歌声真的很好听,至少在我的记忆里。

我不知道,我和云夕是否可以称得上青梅竹马,我只知道打从云夕一家搬过来以后,我上学的路上就多了一个她。

不一会儿,沈云夕举着火把从小路上走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沈阿姨。

“风娃子哦!你把云夕带一下啊!回头阿姨给你弄好吃的。”沈阿姨对我说。

“没事儿,没事儿。”我让云夕走在前面,然后对着沈阿姨说:“您回去吧!我妈给我说了,晚上回来的时候,我会叫她的。”

“过河的时候,你记得拉着云夕一点哦!”沈阿姨叮嘱着。

“知道,知道!”

河,叫做清河!好像没有人知道它流向哪里,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清河的那一头就是我们向往的地方。学校在河的对岸,河水没有涨的时候,我们就从大人们在河里搭起的大石头上过河,涨水的时候就比较麻烦了,我们必须绕好远的山路从石桥上去学校。

“喂!沈云夕你快点好不?”我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都快要迟到了,你知道吗?走这么慢,真是的。”

山路有些崎岖,但对于我这个山里的野孩子来说算不了什么。林间的鸟儿时不时被我们惊起,吓的云夕时不时的惊叫。

她大概从来没有走过山路,所以不是一般的慢,我实在忍不住了,拽住她的手骂了一句:“真笨。”

她的手没有老茧,这是我握住她手那一刹那闪过的念头。山里长大的孩子,几乎都会随着爸妈做农活,不管大小,手上多多少少都会起茧,但云夕的手上是没有了。

山脚下就是清河了,清河可以说是除了大山之外,我的另一处乐园了。山上几乎是没有水的,下雨天我会随着爸妈去一个个岩石的凹凸处用泥土围成一个个池子,以供天晴时的用水,而遇到没有雨的季节,山里人就得到清河洗衣担水了。

清河很美!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随着妈妈来清河洗衣服了。当然我是很少洗的,每次我都会带一个盆,会带着家中做农活用的撮箕,到水浅的地方捉鱼虾,螃蟹。清河,给了我太多的欢笑与惊喜。所以,每每走近清河我的心中总有着一股兴奋与亲切。

(三)

天已经开始亮了,河岸边的柳树在风中摆弄着身姿。万条垂下绿丝绦,柳树,是清河的一道美丽的风景。没有谁记得这些柳树是谁种下的了,但是清河记住了。春去冬来,这河床边的柳树陪伴着清河水涨水落。

“沈云夕,这是清河。你知道不?”

“恩,听妈妈说过。”

河上是没有桥的,所谓的桥是大人们为了方便孩子们上学一起撘起的一个个大大的石头,我们这群孩子就是在这些石头上蹦来蹦去,往返于家与学校之间的。

“沈云夕,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敢过河吧!”我对着迟迟不敢迈步的沈云夕有点无语了。

“我,我不敢。”沈云夕怯怯地回答着。

看着她那一幅怕挨骂的样子,我竟然不忍心骂她了。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这是哪里来的大小姐啊!过河都怕。”

没有办法,我将鞋袜脱了挽起了裤脚,将鞋袜递到沈云夕的手里:“拿着,我背你。”

“不要。”沈云夕肯定的回答着:“我要学会自己走,总不能天天让你背。”

河水潺潺,奏着一曲永远不知道疲惫的歌,欢快地流向了远方。沈云夕的声音,一字一句落在我的心上。

我牵着她的手,小心的在石头上蹦着。为什么说蹦呢?因为石头并不是完全连在一起的,而是每个大石头之间都隔着一定的距离。有好几次,沈云夕都差点掉河里去了,不过好在有我拉着她。

我觉察到了沈云夕的胆怯,但同时亦看出了她的倔强。本来过河只要5、6分钟的,可由于她的缘故,我们花了半小时才过了河。

到了河的对岸,我一把拽着沈云夕的手,就向着学校的方向奔去:“惨了,惨了,被你害死了。”

隐隐地,上课铃已经响了起来。

沈云夕比我低一届,临进教室前,我嘱咐了她一句:“晚自习以后我在楼下等你。”

“好的!谢谢你,风哥!”

“没事!”我挥挥手,大度的安慰着她,心中却想着:“没事才怪,我可从来没有迟到过。”

岁月无声的流逝着,辗转在山路上,辗转在清河那石头铺就的“桥上”。云夕也不在是那个怯怯地让我拉着过河的羞涩的小姑娘了。我依旧每天天没有亮就对着屋后喊着:“云夕,上学去了。”然后,就会传来她黄鹂鸟一般清脆的声音“来了。”

我不知道,我是恋上了她黄鹂鸟一般的声音,还是喜欢上了她微笑时露出的两可爱的小酒窝,总之,在这份每天的相伴中一种莫名的情愫在悄悄地滋长。

(三)

“云夕,沈云夕”这天,学校放星期,我对着屋后喊着。

“怎么了?风哥!”

“清河里洗衣服去不?”

“好!等等啊!”屋后传来云夕清脆的声音。

妈妈挽着篮子先走了,我带着准备好的东西,在山路边等着云夕。不一会儿,云溪也挽了一个篮子,里面装着满满的衣物。

如今的云夕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羞涩,已经开始习惯这里的生活。云夕喜欢唱歌,山路上飘荡着她清脆的声音。

“风哥,好听不?”

“好听!”每次我夸她的时候,她总会笑笑地跑的好远好远。

等我们来到清河的时候,妈妈已经寻了一处水缓的地方开始洗衣服了。云夕挨着妈妈不远的地方开始洗衣服。一瞬间,棒槌的声音此起彼伏,和着流水潺潺的声音。

我开始抓鱼虾螃蟹去了,水浅的地方只要掀开石头,总能看见一只只螃蟹肆意的到处逃窜着。还有一种叫做“石板鱼”的鱼,这种鱼也喜欢藏在石头缝里,掀开石头就可以看到。

不一会儿,抓的东西已经不少了。我寻了一处沙子湿润的地方,将背篓里的土豆找了出来,然后将土豆埋在了沙子里。

“风哥,你这是做什么?”云夕走过来,不解的问。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有些自豪的说着:“将土豆埋在湿润的沙子里,然后在上面烧火,这样的土豆比平时的好吃的多。”

多年以后,当我再次用同样的方法烧土豆,却怎么也没有了那种味道。回想起来那时的记忆,自己亦不明白究竟是土豆好吃,还是属于那时的记忆美好一些。

云夕也挽起了袖子,和我一起将土豆埋在沙子里。生火对于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很快的,土豆就熟了。

云夕似乎很是高兴,笑的也格外的甜蜜,大概是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吃土豆吧!记忆里,那是清河留给我最开心的一天。

等我们从河里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

“风娃子。”妈妈对着写作业的我叫了一声。

“干嘛我写作业呢?”我头也不抬的回答着。

“还记得妈妈给你说什么吗?”

“什么?”我觉得妈妈说话的语气有些奇怪

“好好读书,以后才有出息,才可以走出山里,去城里找一份轻松的工作。”妈妈唠叨着。

“知道!”我肯定的回答着。山里人的梦其实很简单,走出去,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走出去,在外面寻一份天空。那样就可以不用每天走好长好长的山路,就可以不用天亮就去清河里担水,就可以扬眉吐气的与人“嘚瑟”。

“知道就好,你马上就要高考了,考不好就只能留在着山卡卡里了,可不能为了别的耽误了学习。”妈妈意有所指的说着。

当然,我也不笨,知道我妈说的啥意思。是的,我喜欢云夕,妈妈也看出来了。所以我会考上城里最好的学校,我会找一份好的工作的……

理想,理想是什么?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来说,理想真的谈不上伟大,只是为了生活,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给家人一个可以在朋友间扬眉吐气的理由,为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出大山。

(四)

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心中的那股兴奋肯定是笔墨无法描绘的。我拿着通知书,就跑到云夕的家中,气喘吁吁的嚷着:“云夕,考上了,考上了。”

“太好了,太好了!”云夕也高兴地叫嚷着。

家中早已经聚集了好多人,说着恭喜的话。我的心中却涌起了一股淡淡的离愁。以后,我就不能陪着云夕上学了,我必须得留在学校里,只有放星期才可以回家。

“云夕。”我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我在一中(学校名)等你。”

“好!风哥,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背上小小的行囊,河岸边,妈妈、同来的亲戚还有我最最牵挂的云夕,目送着我往着城里的方向走去。身后,有着他们细细地叮嘱;身后,有着生活的希望;身后有着云夕不舍的目光。我不知道,有时候,一转身早已经天涯;我不知道,有时候离别会来的这般的突兀,在没有一点准备的时候,在我还沉浸在梦中,在我还在忙着规划着一个美美的未来的时候……

城市里,确实有着太多太多山里没有的东西。我来不及去细数那路边的霓虹灯,来不及穿过那一条条陌生的街道,就已经一头扎进了学校里。一个星期,除了紧张的学习之外,我想的最多的就是云夕了。没有我陪她去学校,她一个人走山路会怕吗?村头张家的那条老黄狗,会不会吓到她?下雨了,山路滑她一个人会不会摔倒?遇到不会做的作业,谁来教她……

放学回家,对于一个第一次离家的孩子来说,我恨不能可以插上一对翅膀飞回去。天空很蓝,云也很轻,就连河岸边的柳树也似乎更加的轻柔了。

一口气,我翻过了好几个山头,远远地我看见了熟悉的家,那一缕炊烟随风飘散着,带着我深深地眷恋与亲切感。

“妈,妈……”远远地,我在山路上大声喊着。我知道,云夕肯定也可以听到我的叫喊声的。

听到我的声音,妈妈的身影出现在了院子里。没有我想象中的喜悦,我看见了妈妈眼中的伤心与忧愁,只觉告诉我,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风娃子回来了。”

“妈,你怎么了?眼睛红红的。”我担心的问着。

“没,没有。”妈妈揉了揉眼睛:“做饭时屋里烟子给熏的。”

“哦!”我一边放下书包,一边往屋外走去“妈,我去云夕家去了啊!等下回来。”

“风儿”

我明显的听出了妈妈声音里的慌乱,心中忽然一紧,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揪住了我的心口。我疑惑地看着妈:“怎么了?”

“云夕,云夕”妈妈吞吞吐吐地.

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声音也陡地提高了:“妈,云夕怎么了?”

“云夕到她爸爸那里去了。”妈妈没有看我的眼睛,拿着抹布胡乱的擦着桌子。

不在!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咯噔”一下,我朝着屋外就跑。

“风娃子,风娃子……”妈妈焦急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只觉告诉我,妈妈在骗我,而一切肯定与云夕有关。

“云夕,云夕……”我在心中呼唤着。

(五)

16岁的年龄,还天真的幻想着未知的未来,才刚刚开始憧憬着一个属于心中的伊甸园。梦,才刚刚萌芽,最美的年华,最灿烂的年华……

从没有想过,生命竟然的脆弱,而有的人一转身就是天涯。我不知道,生与死的距离究竟有多远?我也没有想过离别会来的这般的快,快的我受不了,快的我都窒息了。

云夕,云夕!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我的爱恋还没有来的及说,我的誓言还没有来的及写,我的梦还没有来的及展开。

心,真的会碎。真的……

清河,清河,那条我记忆里最美的清河。

妈妈终没有唤住我,我一口气跑到了云夕的家门口,我的呼喊声格外的焦虑:“云夕,云夕……”只是,我没有看见云夕从屋里走出来,没有。我的呼吸急促起来,我的步伐开始凌乱,我目光中一直搜索的声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妈妈在后面赶来了:“风娃子。”

我似乎没有听见妈妈的呼唤声,我一步一步向着屋里走去,墙壁上贴着的白色的花朵格外的刺眼,心一瞬间跌落谷底……

我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我不知道。没有泪水,心已经麻木了,痛的麻木了就不会痛了吧!我没有看我妈一眼,将自己锁进了房间,木然的坐在床上。

“风娃子,风娃子……”妈妈焦急的在外面捶打着门。

在那个夜里,我对着黑夜哭泣了整整一夜,我一边哭一边傻傻地说着话:“云夕,傻丫头。谁让你去做英雄的。你不是胆小吗?胆子小你还去救人。”“云夕,我们不是说好了在一中等你的,怎么才一个星期,你就不见了呢?”“云夕,以后上学的时候,我让你走前面,那样张家大爷家的那条老黄狗就不会吓到你了。”“云夕,城里比山里好玩多了,有商场吗,商场里还有电梯,”“云夕,云夕……”我的呼唤在黑夜里徘徊着,心一点一点碎了,碎了……

清河!清河!该死的清河。我不知道,人死后是否真的会有灵魂,是否真的会去寻找她最牵挂的人。哭得累了,痛得麻木了,心也碎了……

我在云夕的坟前坐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了,云夕什么都没有留下,生前没有一句座右铭死后没有一字墓志铭,但却带走了我所有的灵魂。没有山盟海誓的约,我的约还在梦里,我的爱恋也遗留在了梦里。云夕,这所有的所有是否也只是在梦里?

后来,即使是放假我也留在了城里,妈妈没有办法也在城里租了房子好照顾我。在后来,我考上了大学,离开了生活的地方,如愿走出了大山,只是我却永远也走不出那场成长中的梦魇。“云夕,云夕”这个被我深藏在心底的她,让我没有勇气踏上那方山水。我所有的爱恨都留在了那方山水之间。

生活不会为了谁而停滞,该走的路我必须走。只是,有些东西即使深埋在了心底,也会在寂静中慢慢地浮上心头。

10年了,我固执的不曾踏上故土一步。我怕,怕心中的那道伤口再次裂开。如今的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再次踏上故土,踏上这片爱过恨过的地方,我依旧痛着。

云夕,我心头的那抹朱砂。来世可否预约你的红尘,哪怕我只能远远地看你一眼,也请你不要拒绝我的守候。

原创作品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文会友,qq群:348204358.非诚勿扰

编辑:踏雪寻梅

赞一个 (7)

《梦里花落知多少》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