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妻聘妾纳皆是悲,青梅垂杨也枉然

妻聘妾纳皆是悲,青梅垂杨也枉然

2019-01-23 08:31:06 作者: 菡萏 2237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红楼妻妾关系浅析

一、制度罪恶

曹侯妙笔,百变生花,假中有真,真中有假。忽而横云断水,忽而飞流出峡,手法之新,包罗之广,是别书无法比拟的。实是一部万花筒般的百科全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视角不同,看法不一。但不管是横看还是竖读,都是历史再现,人性不变。毛泽东就说过“我把红楼梦不是当故事看的,而是当历史来读的。”他曾推荐过三本书《金瓶梅》《红楼梦》还有《聊斋志异》,并说只有这三本书才是写历史的。但红楼是他一生中最挚爱的,言“只有那里的女人才是真正美的化身,呈现出真实而又丰富的性格。”在张爱玲的眼中,红楼里每一个人物也都是可爱的,包括赵姨娘在内。

所以说,红楼是最真实的历史,是最鲜活的第一手资料,强过许多教科书,这点才是曹侯为我们做出的最大奉献。虽活着时穷困潦倒,却强似那些华服美冠,禄厚官高的士大夫不知多少倍,他虽说此书只为喷饭供酒,消愁破闷之用,但却是一部恢弘的历史巨作,而不仅仅只是那点男女私情。就像《金瓶梅》表面看只不过是西门庆那点家事,但就是这点家事还原了宋代的历史风貌。他告诉了我们,那时的男人咋样,那时的女人咋样,那时的家庭结构、吃穿用度、社会风俗和道德礼仪又是如何。毛泽东为何说,不读红楼就不是真正的中国人!因为作为一个中国人,至少应该了解一点老祖宗的那点事,并且知道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在封建社会,尤其是大家庭里,最尖锐的矛盾不是来自婆媳而是妻妾。那时的媳妇早已习惯于婆婆高高在上的地位,并一味地维护这种制度和尊严。这点,不管是邢夫人王夫人还有凤姐几乎无一例外,做得都很好。但妻妾间的床第之争,却风起云涌,硝烟不断。

红楼里的男人都有妾,并且一般还是先有妾后有妻。男主人公往往在十几岁,刚有性能力时,家里就会在其身边放上两个丫鬟,供其使用。纳妾也很简单,可以是买,也可以是丫鬟收房,还可以是赠与,并不需要明媒正娶那些繁文缛节,开个脸,磕个头就完了。象香菱还有嫣红是买来的,赵姨娘周姨娘是丫头收的房,秋桐则是贾赦赏赐贾琏的。像平儿和袭人只是通房大丫头,还没晋升到妾的位置,无需开脸,也不见得非要磕头,主人点个头就完事了。所以袭人渐入金屋时,只给王夫人磕了头,因瞒着贾政和贾母,王熙凤就吩咐,不用过去给贾母磕头。

在红楼里,宝玉的哥哥贾珠20岁就死了,但房里已有两个,是不是妾没明说,后来均被李纨打发走了,估计是没有开脸的通房大丫头。贾琏在红楼开篇时,除了凤姐,只有平儿一个通房大丫头,最早的几个,已被凤姐清理掉了。最后贾琏偷娶了尤二姐,贾赦又赏了一个丫鬟秋桐,算是一妻两妾一个通房大丫头。红楼梦里对尤二姐的定义是娶而不是纳,置了外宅,母、妹随其一同入住贾琏连私房钱也一并交其管理,可见待遇之高,还令下人以奶奶呼之,就有了新二奶奶,旧二奶奶之说。在古代只有妻才可以称作夫人、太太、奶奶之类的,妾只能唤作姨娘。贾琏当时是被美色冲昏了头,忘记家里还有个母老虎蹲着,不知咋奉承二姐为好。所以当凤姐盘问兴儿时,兴儿说走了嘴,带出了二奶奶的字样,连忙自己掌嘴。那时的凤姐才是虎狼屯于阶下尚不知,人家明摆着不是想做一个妾那么简单,而是另立朝廷,谋权篡位。凤姐也就毫不客气,一道手斩尽杀绝。

贾赦,也就是荣国府的长子,他的妾最多,每次邢夫人出场,都是华服丽妃一堆,前呼后拥的。凤姐也说老太太说过:“这大年纪了放着身体不保养,官也不好好做,左一个小老婆的又一个小老婆的,天天陪着小老婆喝酒。”贾赦好色,和孙绍祖一样不仅丫头淫遍,并一生都在纳妾进行时。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一把胡子了,还想着鸳鸯。但由于鸳鸯的刚烈,贾母的反对,未果,就花800两银买了嫣红。

贾政,也就是宝玉的父亲,在里面是一个正人君子形象,但也有一妻两妾。分别是王夫人,赵姨娘和周姨娘。红楼里最尖锐的矛盾就围绕这房展开。别的院落虽也是你死我活,但还不至于太祸及子孙,当然,凤姐是一箭双雕,害死了尤二姐和她腹中的胎儿。贾政这边,周姨娘没有子嗣,相对安静些。赵姨娘却不同,生有一哥一姐,就有了资本和筹码,也就埋下了兄弟逐鹿的祸根。

在红楼里,斗争最惨烈的是香菱,夏金桂那是亲自披挂上阵,丑态百出,闹得鸡犬不宁,并不顾及住在亲戚之家,丢尽薛家的颜面。最精彩的是凤姐,运筹帷幄,指挥千里,弄连环,使小巧,借剑杀人,计谋绝倒天下。最能保持身份和涵养的要算是王夫人,但有时气急了也会大骂:“养出这样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种子来,也不管管!几番几次我都不理论,你们得了意了,越发上来了!”这是第25回,宝玉烫伤,王夫人在骂赵姨娘。这就是环境的力量,贵妇可以变成泼妇。妻妾制度就是,你必须天天要面对自己不喜欢甚至是怀恨在心的人,并且还要共侍一夫,那怕她是娼门出身。

二、区别何在

那么妻和妾到底有何区别呢?首先是家庭背景不同,也就是娘家贫富差距悬殊。那时讲门当户对,有钱人家的小姐是不会做妾的,大家族也不会娶太寒素家庭的女子为妻,几乎都是政治经济联姻,像贾母、王夫人、凤姐、李纨皆是。但填房续弦可以相对差些,家世不用那么显赫,如邢夫人尤氏等。妾,一般是攀附富贵或家里因贫穷,想拿女儿换点钱,也就等同卖掉。一般稍有点体面的人家,是不会这样做的。即便是寒门,也多半选择找个同等之家,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二是仪式不同。妻,要三媒六聘。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要择选吉日,张灯结彩,用八抬大轿风风光光从大门抬入。妾,只要花一定数目的银子,从角门入住,挂不挂红,摆不摆酒均可。像娇杏就是当夜抬入,香菱是摆了酒,明公正道的做了房里人。丫头收房更简单,本就私有,连钱都不用花,并且很多丫鬟是争着抢着上位的。

三是嫁妆不同。妻是要有陪嫁的,妾是不需要的。古代有聘礼和陪嫁一说,多少箱子抬进来,多少箱子抬出去,并且一般陪嫁的数目相当可观。王熙凤就对贾琏说过“把我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就够你们过一辈子呢。说出来的话也不怕臊!现有对证:把太太和我的嫁妆细看看,比一比你们的”那到底需要多少,我们不妨看下。55回探春当家,因家里入不敷出,日趋艰难,凤姐和平儿闲虑家里以后的几件大事。说宝玉黛玉一娶一嫁,由老太太拿私房,不用动用官中的;迎春是大老爷那边的不用管,剩下三四个,满破着每人花上一万银子。环哥娶亲有限,花上三千两银子,不拘那里省一抿子也就够了。这里歧视贾环,意思是说可以在不显眼的地方节省点,但并不敢明目张胆不公,因为那时庶出嫡出的地位是一样的,已没有太大区别。剩下的无非就是探春和惜春了,惜春虽是贾珍之妹,但在襁褓间就等同被荣府收养了。也就是说这姐俩的陪嫁各需一万,这个数字远远的超过贾环娶亲的钱。如果黛玉和宝玉不成,外嫁的话,也要这么多。实际黛玉非常命苦,第45回旧疾复发,宝钗探视,两人说知心话,黛玉说自己是无依无靠投奔这里的,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宝钗就戏她“将来也不过多费得一副嫁妆罢了,如今也愁不到这里。”虽是轻描淡写一笔。也就告诉我们,黛玉平时的吃穿用度,请医看病都是小钱,最犯愁最大的开销是这笔嫁妆。那一万两银子到底合现在多少钱,应该是500万人民币,不奢侈的话,够一个女人花一辈子的了,当然这是侯门。

迎春出嫁是贾赦操办的,但赦佬很不地道,自己好色又赌,曾收过孙绍祖5000两银子,孙要了几次无果,就指着迎春大骂“你别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把你准折买给我的。好不好,打一顿撵在下房里睡去。”至于贾赦给了多少陪嫁不知道。但总体不是个人,钱都留着自己娶小老婆,胡花乱搞用了。但不管聘还是陪都只是代表一种诚意,一种对婚姻重视的态度。如存有别想,终是祸根!

第80回,蒙回末总批:“此文一为择婿者说法,一为择妻者说法,择婿者必以得人物轩昂、家道丰厚、因袭公子为快,择妻者必以得容貌艳丽、妆奁富厚、子女盈门为快,殊不知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试者桂花夏家指择孙家,何等可羡可乐。卒至迎春含悲,薛蟠遗恨,可慨矣夫!”是说,第80回这一回,主要写了嫁娶两件大事。选女婿的都以为择到器宇轩昂,家资富饶的是一件幸事。娶媳妇的都以为找到容貌亮丽,嫁妆丰厚的才是快事。实际这就像孔子以貌取人,失去子羽一样。试想要是夏金桂嫁给孙绍祖那样的人,该是多么可喜可慕的一件事……告诉我们过分注重钱貌实是婚姻一害,自古不变,也直指贾赦薛姨妈爱财。一大警讯!

古代陪嫁还包括人,也就是活动的嫁妆。迎春出阁,宝玉就唉声跺脚地说又少了四个清净洁白的女儿。一般陪房丫头也会被男主人收房,像平儿。宝玉曾对莺儿说,明儿不知那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对紫鹃也说过“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

四是经济权利不同。妻是要当家的,有经济支配权和继承权。妾没有,只是领取一定的月例,生了儿子之后,儿子才有继承财产的权利。所以拼命生子,成了妻和妾共同的目标。尤氏就说过赵姨娘和周姨娘是两个苦瓠子。赵姨娘也对马道婆说,有什么好东西会落到我的手里。彩霞也把王夫人的东西偷出来,送与贾环,这都反映妾的经济地位之低。曹侯的好就是看问题入木三分,冷静客观,他恨的人爱的人,远的人近的人,在他的笔下都更像人。

五是她们的月例不同,也就是工资待遇。在红楼里,王夫人每月是20两纹银,赵姨娘是2两外加一吊钱,将近少十倍。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到了民国袁世凯是一妻九妾,几乎月例都在80至100块大洋之间,每生一子就多加3元大洋,所以他就有17个儿子,15个女儿,因袁世凯自己就是妾生的,对妾相对好些。

第六姻亲关系不同。在古代,男方家族只承认和妻的姻亲关系,彼此互相走动,往来吊贺。妾,只要本人,并不承认其娘家。55回,赵姨娘忘了形,对探春说,你舅舅如今死了,我在这屋里熬油似这些年,又生了你和你弟弟,越发连个袭人也不如。探春气急“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习按理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既这么说,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就是说有时连子女都不承认这样的亲戚。我们现在的人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会批判探春嫌贫爱富,攀高枝,冷漠不认生母,违背人伦等。但那时的宗法礼教就是这样,并且非常支持。所以探春用了“按理”而不是“按情”实际探春本就是堂堂大小姐,贾府千金,无需攀高枝,和生母的地位本不能同日而语。

到了民国也是这样,袁世凯是一妻九妾。她的妻子就是因为一句话得罪了他,守了一辈子的活寡。有一次,袁世凯看见于氏系了一条红腰带,就调侃说像马班子。马班子意指烟花女子。于氏回说,我不是马班子,我是有姥姥的。有姥姥的意指有娘家,而袁世凯的母亲是妾,因妾的娘家不被承认,所以袁世凯是没姥姥的,不管于氏是不是有意,但直戳了他的痛。以后的岁月他们始终是相敬如宾,但再无夫妻之实,那年于氏还不足20岁。

第七就是归宿不同,妾是不能和丈夫合葬的,灵位也不能进入家庙。像尤二姐就随便找个坟地埋了,并且活着时也不能参加祭祀。实际就是一个编外人员,替代品,确切地说只是一个生育和泄欲的工具。

第八地位不同。准确地说,我们中国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妻妾分明,不像现在这样混乱,妻可以当街扒小三的衣服,小三也可以打上门来。现在的二奶呀小三呀都是后来杜撰出来名词,本就是对女性的一种侮辱,试想下小二是谁,大奶又是谁,简直乱弹琴。妻自古以来只有一个,位尊无比,往往还掌握生杀大权,就像皇帝虽是三宫六院,也只有一个皇后。妾是介于半主半仆之间的,对下,你是主,对于妻和夫你是奴,要听他们的使唤。在红楼里,李纨就感叹平儿:“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宝玉也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她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虽然姨娘对下本是主,但有些得势的丫鬟,并不把姨娘当人,也是看人下菜碟。蔷薇硝回,芳官挨打,蕊官藕官葵官豆官四个人一拥而上和赵姨娘厮打起来。探春很气愤但也很无奈,就说“那些小丫头子们原是些顽意儿,喜欢呢,和她说说笑笑;不喜欢便可以不理她。便她不好了,也如同猫儿狗儿抓咬了一下子,可恕就恕,不恕时也该叫了管家媳妇们去说给他去责罚,何苦自己不尊重,大吆小喝失了体统。“这反映赵姨娘在那个压迫的环境下,已然变态,一心想报仇,只要有一点机会就闹。同时也说明探春对这些丫鬟的态度和宝玉是不一样的,用一句“顽意儿”就概括了。

另外,在红楼里妻妾是不能平起平坐同桌吃饭的,并且妾要到妻房间晨昏定省,像媳妇对婆婆那样。妻坐着,妾要站着。刘姥姥初次进府,在王熙凤房里,看到独凤姐坐着,余者皆立着。到贾母那,看到凤姐独站着,贾母王夫人邢夫人,宝玉黛玉全坐着,这就是森严的等级制度。妾并且要侍候妻吃完饭,自己才能吃,如果妻妾关系好,准许同桌吃,也不能平起平坐,像凤姐喊平儿一起吃,平儿也是一膝单跪。在贾母处,贾母吃完饭,喊尤氏吃,看见银蝶,连带说这个孩子也好,也同你主子一块来吃,等你们离了我,再立规矩去。”银蝶贾珍之妾。这就是说妻妾是有严明的规矩。

所以妻妾永远是不能公平的,妻并且有惩罚打骂妾的权利,但她们一般顾及自己的身份,很少这样做,多是借剑杀人。王夫人就借凤姐经常打压赵姨娘。夏金桂却不同,公然折磨香菱,比如让她睡地下,一会捶背,一会倒水,折腾一宿不得安生。王熙凤是典型的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杀人不见血。但丈夫一般是不管家事的,遵循男主外,女主内的原则,家里一切归妻管。袁世凯虽然不用正妻管,委托大姨太和五姨太。但他平时还是每隔几天到正妻房中闲话家事,陪坐聊天。

第九她们所生的孩子归属不同。妾生的孩子也是归正妻所有的,它们管正妻叫嫡母,管妾叫庶母,有的直接喊姨娘。探春就是只承认王夫人是母亲。贾环却不同,宝玉挨打回,贾环四顾无人,向贾政贴膝跪下悄道:“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他这里就对赵姨娘用了“母亲"二字,这是违反宗法的,但贾政并没阻拦。这也说明,探春和贾环对生母的态度是不同的,也就是情和理始终是两个矛盾的双胞胎。所以鲁迅说,那是一个吃人的社会。

到民国也是这样,袁世凯死后,于氏大哭,说你一生都对不起我,娶了这么多姨太太给我留了这么多的子女,叫我以后咋办啊!庶出的二儿子就带领一群子女给于氏跪下,喊着请娘赐死。虽是一出闹剧,但也说明这些孩子是正妻宗法意义上的儿女,始终管正妻叫娘。当然最后还是和生母一起鸟兽散了,生母才是母,这点到啥时都不会变。

在古代,嫡出的不论在继承权,家族代表权都优于庶出的,遵循“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但在红楼里不是,有一次,贾赦就夸贾环作的诗好,有气象,说这世袭的前程是跑不了你的,并赏了很多小玩意,那时宝玉还在,既嫡又长,可见历史是不断演变的。另外妾生的孩子和妻生的孩子平时的待遇也是一样的。他们享受同等的月钱,同等受教育的机会,同等的婚嫁。并且用人的制度都是一样的,宝玉用几个丫鬟,贾环也要用几个,丫鬟的月例也是一样的。第36回,凤姐就说:“袭人原是老太太的人,不过给了宝兄弟使。他这一两银子还在老太太的丫头分例上领。如今说因为袭人是宝玉的人,裁了这一两银子,断然使不得。若说再添一个人给老太太,这个还可以裁他的。若不裁他的,须得环兄弟屋里也添上一个才公道均匀了。”就是说宝玉和贾环的待遇要一样才公平,凤姐的话里没有任何歧视的语气。这是按理,公事公办。但按情却不同,一是老太太偏爱,愿意自己少用一个人,留给宝玉。当然还有许多的私房,钱呀衣服呀古董呀想给谁就给谁,这是争不来的。二是宝玉有元春宠爱,入住大观园,也只命宝玉而没有贾环的份。这就是说没有绝对的公平,还有个私人感情在里边,这也是赵姨娘忿忿不平的原因。

三、环境造物

那妾哪一点能和妻平起平坐呢?有的,那就是性爱,这也是唯一的一点。所以你看到贾政是长期宿在赵姨娘的房中,并且赵姨娘也吹了不少枕边风,让贾政一看到宝玉就咬牙切齿。这点妻是不能干涉的,也无能为力,即便是怒火中烧,也要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在古代,丈夫是有责任为妾提供性义务的,如果怠慢,还要受到批判。袁世凯就风水轮流转,公平对待,自己不行时就吃鹿茸之类壮阳药,一直到死都如此。并且妻在这方面是不能妒的,妒是七出之一,你如果犯了这条,就有被休的可能,因为血脉的传承是这个家族最重要的事情。像王熙凤再跋扈,同样不敢明着妒,也怕说她不贤良。她过生回,贾琏偷人,被她撞见,厮打起来,她披头散发跑到贾母跟前,没敢说贾琏偷人不对,只是说偷听得他们商量要用毒药把她毒死,把平儿扶正等,实是一大半谎话。贾琏拿剑追赶凤姐时,也是口里嚷着,我杀了你这个“妒妇”。他本来是惧妻背理的,但一旦事发,也要为自己偷鸡摸狗的行为,披上一件冠冕堂皇的外衣。贾母也说,啥大不了的,打小都是从这过来的,只不过是猫偷腥。说得很轻描淡写,一半是袒护孙子,一半说了大户人家的实情。

第21回,贾琏求欢,平儿跑了出来,两个人一个窗里一个窗外的说话,凤姐看见就问为何不在屋里说,平儿回说屋里没有人我在里面干什么。凤姐就笑说没人才好呢?平儿正色道“别让我说出好听的了”然后也不给凤姐打帘子,自己摔帘子先进去了。蒙双行夹批:“笑”字妙!平儿反正色,凤姐反陪笑,奇极意外之文。”平儿为何敢一反常态摔帘子,那是因为凤姐理亏,平儿为了避免凤姐吃醋,自己做得很好,一年间不让贾琏近一次身,也就是说,她自己主动放弃了性爱的权利,同时也放弃了生子的权利,让王熙凤无话可说。

那妾有没有翻牌的机会呢?有的。一是扶正,也就是把原配休了,取而代之。或原配死了,自己上位。贾琏偷娶尤二姐时,贾蓉就游说说,凤姐身体不好,过个一年半载的死了,就把二姨接进去扶正;鲍二家的也说还不如把平儿扶正等。但那时扶正的几率很小,在红楼里,我们能看到的只有娇杏被雨村扶了正,平儿都是个悬念。实际古代规定,妾永远是妾,即便妻死,都和妾无关,这个男人同样是鳏夫,要另行择娶才行,但到红楼梦时代已经有所改变。

二是依靠儿子翻身。只要自己生了儿子,地位就能提高一大截;如果儿子能继承家业或日后出人头地,比如中个进士什么的,自己就可以彻底翻身。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数不胜数,包括皇室,有的还为其生母追加封号。赵姨娘就存有此想,宝玉无疑就成了最大的绊脚石。只要宝玉在,贾环就难有出头之日;如能铲除,偌大的家业连同世袭的爵位就统统落到贾环囊中,王夫人那时自然坐冷板凳。虽然说生的儿女名义上都归正妻所有,但一腔的血液依旧归生母,只要自己强大,没有几个不拉扯自己亲娘的,这点毋庸置疑,包括探春也不会例外。李纨就说过,姑娘满心的拉扯,哪能说得出口。这也反应赵姨娘的愚钝和不明智。

很多人就质疑,贾政极其没有水准,纳了赵姨娘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妾。这是只窥一斑,贾政对其应该是喜爱的。最初的赵姨娘肯定也是个,像袭人那样小心做事,谨慎做人,娇媚可人的人,要不升不上来,纳妾也要得到家长同意。另外一般丈夫和妾的感情要好于妻,妻是家族找的,妾是自己选的。赵姨娘之所以变到今天这个地步,那是环境和欲望造成的,是她和王夫人互相倾轧的产物,内心变态的结果。另外赵姨娘不可能很丑,年龄也不过三十几岁,贾母也最喜欢漂亮人。至于贾环长的猥琐,那是因为心灵阴暗,不够阳光,举止自然不能俊逸飘朗,又屡受打压,胆小怕事,只能暗坏。另外又是挑了父母的缺点长的,在我们心中,就连带觉得赵姨娘也不够美,这是一种思维误差。

探春和贾环同出一母,均为庶出,但为何为人行事却天差地别呢?主要是环境。探春在贾府是没人敢歧视的,反而很多人怕她,包括其生母,连王熙凤都惧她三分。那是因为她自强,有一身的正气和能力。她之所以能光明磊落,心怀坦荡,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从小跟随贾母长大,始终生活在阳光下,对生母的处境不是第一手了解,也不会有切真体会。接受的教育也不同,理多余情,以家族为念。而贾环始终生活在斗争的漩涡中,从小就接受赵姨娘的挑唆,受王夫人的打压,一直在尔虞我诈的环境里长大,自小就埋下仇恨的种子,时时准备报复,把自己和赵姨娘等同,以个人利益为念。如果探春和宝玉也同贾环一样,在相同的环境下长大,至少心态不会像现在这样健康。还是那句话,人是环境的产物,天性只是一部分。

妻妾制度是一种万恶的制度,是一种践踏人性的制度,最大的恶果就是手足相残。宝玉和贾环本是亲兄弟,但就是因为生母的不同,始终彼此冷漠。宝玉就对黛玉说过:“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姊妹。虽然有两个,你难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我也和你似的独出。”宝玉只是感情上的疏远,而贾环却是恨之入骨。我们能看到的有两件事,一是25回,故作失手,想用灯里的滚油烫瞎宝玉的眼睛,并带出先前屡次暗中算计不得手之事,那年他不会超过11岁。第二件就是33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遭笞挞,在他父亲面前使小坏,谎言告状,为此宝玉几乎不曾被打死。逢五鬼事件是赵姨娘亲自操纵的,下了血本,拿出了全部的梯己还写了500两的欠契,请马道婆施法,凤姐宝玉连衣服都预备下了,几乎送命。

这只是几件代表作,平日的作为可想而知,曹侯不可能一一写来。那宝玉恨不恨贾环呢,应该是恨的,要不也不会起个贾环的名字,贾坏也。但全书不见宝玉有任何报复的举动,这就是宝玉高贵和善良之处。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爱恨之心的,但好人和坏人最大的区别就是遇到伤害后,是否报复,这也是对“宁可得罪君子,而不得罪小人”的注解。贾环长大世袭后,肯定还有更疯狂的举动。

那贾环和赵姨娘真的十恶不赦吗?作者写得很客观,赵姨娘也有党羽,很多人也同情她,包括尤氏,李纨等。另外书中还有一个很不一般的丫头在帮他们,她叫彩云,有时叫彩霞,名字很混乱。她是王夫人的首席大丫头,但心里独喜贾环,对宝玉反置若罔闻。宝玉同她闹,她都不允许,与金钏的举动简直天壤之别。这个丫头心里有数,一应大小的事都知道,和赵姨娘相契,与鸳鸯平儿袭人的关系又极好。这就变得很复杂,王夫人最得力的人,竟是赵姨娘的知己,我们不得不细思之,并且这个人还是个好人。

芸芸众生,微尘沙粒,都是因为偶然的机会来到人间的,本就不该有贵贱之分。赵姨娘是时代的产物,我们不处在相同的环境不说一样的话。幸好那个时代结束了,罪恶的制度也灭亡了,社会正一天天朝着和谐健康迈进。但我们要记住,平等和尊重才是脱离动物思维的开始。那么宝玉无疑是那个时代的先驱!

文:菡萏

编辑:青衣

赞一个 (7)

《妻聘妾纳皆是悲,青梅垂杨也枉然》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