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拾荒者

拾荒者

2019-01-23 08:32:46 作者: 桑娘 1699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拾荒,我近乎偏执地喜爱这个词。在一片散乱的、没有价值的、破损的东西中觅的珍宝,这本来就是一件令人甘之如饴并意犹未尽的事情。我是记忆的拾荒者,我是孤独的拾荒者。

----题记

(一)、

我记得我喜欢一个男生很久了,我不知道他是谁,可是我很想他。如果有一天你看见他了,请你帮我转告他,我想他了。

有一天,我跟他说,我喜欢了你五年,真的很喜欢。他叫我,滚。我笑,我哭,可是他都看不到。我只是单纯的想,我要把我最好的,最完美的形象留在他的脑海里。

我见过他,在我最失落的时候,他给过我希望。我曾一度认为,他就是我的信念,一生的支持。我也曾为他写过诗,为他唱过歌,为他固执可怕的坚持。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年龄在不停地增加,我的心智逐渐成熟,我的容颜日益衰老,我对他的思念也疯长成魔。思念的把我束缚,痛苦的藤蔓紧紧纠缠,我挣扎不出,还是我深深的沉迷?

他死了,在我刚满十八岁的那天,是我杀死了他。

那天,我沿着去他家的路上慢慢走着,耳边传来我细细碎碎踩裂叶子的声音。我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的雀跃过,连带着呼吸都变得不一样。

我忐忑不安的站在他家门前,抬头看见他房间里透出橘黄色的光亮,让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我有了一丝温暖。

他邀请我走进他的房子里,我们喝着新沏的绿茶,品尝着美味的糕点,愉快的坐在沙发上交谈。

后来他把我当作是珍藏品一样小心翼翼的展示在他的床上,表情既温柔又近乎虔诚的膜拜、亲吻我的每一寸肌肤,让我真切的感受到我的灵魂深处都在颤抖。

天堂与地狱之间的距离原来真的就只有这么的一步。在这刻之前,我还在天真的以为,这世上不会有人比我更幸福了。可是在下一刻,我却面如死灰的看着门口站着的女生。

是的,一切都是这么的戏剧化。

他急切的从我的身边走过,甚至连衣服都还没整理好就追了出去。等我回过神时,他就消失在了楼梯转角。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他出车祸,死了。

其实是我害了他,我在他喝的绿茶里下了药。他不是没有注意到车子向他来去,而是他当时的身体很虚弱。

年少时的我们总是会疯狂的迷恋着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得不到的也想要去毁灭,就好像是他之于我。

(二)、救赎

午夜梦回时侯,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发呆,然后记忆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我封建的迷信“因果”,所以我痛苦、害怕,拼命地想要得到救赎。

我跟朋友在一所养老院里照顾一名老人。她总爱用她那龟裂的双手滑过我的脸颊,跟我说老到掉牙的话题。

在我的印象里,我没有跟哪位老人有过亲密的接触。

爷爷奶奶死去时,我还小,还不懂得“死”是什么的概念。在他们的葬礼上我没有哭。只是静静地坐在灵堂前看着大人们穿着黑色的西装在走走停停,还有平时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仅仅在耳边插上一朵白色的小花。然后坐着黑色的商务车离开。

我想,如果不是母亲在前一天晚上跟我说了无数次,我一定会以为这是一场普通的聚会,就好像是父亲脸上总是挂着完美无懈的笑容在和不同的人交谈一样。而那天唯一不同的是,父亲的脸上没有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严肃。

或许我天生就是一个冷性的人,做义工并不能减少我心中一丝的罪恶感,反而更频繁的在深夜里惊醒。

因此父亲把我送到了一间封闭式学院里,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我也开始慢慢的忘记一些事情,过往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梦醒了,继续生活。

再次回到养老院的时候是在五月后。

五个月,一百五十多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够改变很多事情。例如,养老院里的老婆婆去世了。

我朋友说,她是在走楼梯时摔死的,死的时候没有人陪在她身边。说这话时她脸上的表情风轻云淡的,像是在对待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们都是感情的牺牲者,这世界没有对错。

以后每年的清明节里,我都会带两束花去扫墓,一束给他,一束给那个在养老院里孤独死去的女人。

(三)、孤独

颓废堕落的日子容易让人忘记痛苦。我在繁华的灯红酒绿里迷失了自我,不可自拔地在孤独里自娱自乐。可是每当清晨来临的时候,我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腐败。人与时间之间似乎有一场战争,在拉扯的过程中,最后倒下去的肯定是人。

烟火能够让我感觉到安心。我喜欢把烟吸进肺里,然后缓缓地吐出,在嘴角围成一个圈。如同一个精灵般在我的身边起舞,我也可以矫情地故作成熟,假装自己不再稚嫩。

我是孤独的拾荒者,悲伤的乐观主义者。

我在学校后边的废弃旧工厂里捡到一只浑身通透的白色流浪猫。那天忽然下起了大雨,我仓惶地跑进它的领地,它却抬起头来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于是,我把它带了回来。

我把它唤作小安。小安很挑食,从不吃别人吃剩下的东西。因此我要用我每个月不多的零用钱给它买进口的猫粮。小安时常慵懒的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直到我拿来了猫粮,它才迈着骄傲的步伐来吃食。我却爱极了小安这骄傲慵懒的样子,像一个女王。

家人很排斥小安的加入,母亲更是讨厌小安身上的绒毛会弄脏她的毛衣,不止一次勒令我要扔了它。可是我第一次这么坚持。他们不会明白小安之于我是多么的重要。

因此我搬离了那栋用金钱堆砌得无比华丽的复式别墅,带着我的猫住进了学校周边廉价的出租房。

白天我穿着整齐的校服乖乖坐在教室里上课,笑容、衣着都完美得无可挑剔。夜晚我习惯了蜇伏,和小安。我可以一整晚抱着小安在房子里发呆,也可以写着都市奢靡的生活和流行忧郁的文字。我觉得自己和世界上所有的猫一样,有着最好的耐心,可以为了捕捉猎物潜伏在暗处静等猎物的到来。可是人们都忘了,猫是一个孤独的物种。

可是,小安死了。小安死得很突然,在我还没放学回来的时候,它就死在了阳台上。我只能把它偷偷埋在公园里的树下。

我心里埋藏着一个阴暗的秘密,只有死去的小安知道,而我的青春也因此兵荒马乱。

QQ/907316488

编辑:断线风筝

赞一个 (2)

《拾荒者》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