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幸福有多远

幸福有多远

2019-01-23 08:29:49 作者: 肖洁 1620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一】

午后的秋雨,淅淅沥沥,飘飘洒洒,给人一种凉爽舒适的感觉,云若凡左手挎着一个白色的手提包,右手撑着一把蓝底碎花伞,慢慢悠悠地独步在秋雨中,一步一步地在用脚丈量着回家的路。一直以来都喜欢在细雨中行走的若凡,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被细雨抚摸的美妙了。原来细雨如初,真好!

等若凡慢悠悠的回到家,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候,楼道里飘逸出各家各户的饭菜的香味,很是诱人,然而,这诱人的香味却对她没有半点的吸引力,心底的纠结,让若凡没有一丁点的食欲。若凡轻轻地打开门,换好拖鞋,放好伞,疲惫地靠在沙发上,然后将身体整个慢慢蜷缩在沙发里,思绪又开始在虚无的空际漫游。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就在一片虚空的荒漠中漂游,漂游。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忽然手提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淡淡的月光静静洒满孤窗,今晚的夜色又再如水冰凉,我伫立窗前为你苦苦思量,牵挂的你却身在远方······”若凡一动也不想动,本想让它就这样响着,等响过一次后就没事了,但是那头的机主似乎有急事,响过一遍后,紧接着手机铃声又再一次急促的响起,让这原本空寂的房间有如平地响春雷一样惊诧闹腾,这使得若凡不得不起来接听电话。

按下接听键,那边就传来天宇那急切的声音:“宝贝,你在干嘛呢?你没事吧?怎么半天才接电话?”若凡意兴阑珊地“哦”了一声,随即那边急促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她又病了,现在还在医院,我回家拿点东西,等一下就得回医院去,好几天没有和你联系了,特别想你,你还好吗?”

天宇在放连珠炮一样地说完这些话后,方才惊觉到若凡和以往的不同。停顿一下后,才问:“若凡,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也生病了?······”

若凡心生不忍,连忙说:“我没事儿,不用担心,只是感觉浑身没劲,也没胃口吃东西。”

“那你去医院看了吗?有没有去买药?”天宇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的,可能是天气的问题吧,过两天就会好的,你不用担心,好好地照顾她,照顾好你自己,我想去洗澡了,感觉好累,洗个澡早点睡觉去吧。晚安,拜拜!”若凡不等天宇回答就挂断了电话。然后迅速地走到窗旁,将身体紧贴在窗户旁的墙壁上,好像是要从墙壁上借一点力气来支撑自己那柔弱的身体。耳旁依稀还在回荡着天宇关心的话语。眼泪“唰”的一下,毫无征兆的滑落下来,和着纠结的心长流不止。

天宇看着被若凡挂断的电话,呆呆的,思绪凝结,他知道,此时的若凡一定又在独自流泪,可是自己除了担心,除了忧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医院里,老婆米婷还躺在那里等着他去照顾,天宇用力地甩了甩头,沉思了一下后,还是不放心的给若凡发了一条信息:“若凡宝贝,对不起!这几天忙得没有联系你,你别生气,我的心里一直在牵挂着你的,你要相信我,等忙完这段我会经常和你联系的。你若是身体不舒服就自己去医院看看吧,我不能陪着你,照顾你,我也很难过,但是,我的一颗心都记挂着你,我的心与你同在,记得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爱你的宇。”

发完信息等了半天,仍然不见若凡回信息,只好无奈地叹息一声,提上收拾好的东西,锁上门往医院赶去。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放任老婆不管,让他自生自灭,毕竟自己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担当。至于若凡那里,也只能暂时让她自己默默去承受了。人生的无奈无处不见,做人真难。

【二】

就在天宇感叹无可奈何的时候,若凡已在窗旁伫立了好半天,虽然眼中的泪珠还流淌在脸上,心情却已经渐渐地平息下来。随着窗外的细雨迷蒙,若凡的思绪也飘飞到了两年前,那个与天宇初遇的秋季。

若凡是一家有限公司的一名普通的文员。每天就是打打文件,制作一些办公室需要用的表格,复印一下资料,工作很是清闲。若凡不喜欢和同事们聊天,也不爱逛街,在办公室属于那种特别安静的女子,平时也很少和同事有交集,不喜欢和大家一起像长舌妇一样闲聊,觉得那样特别没劲,而且很爱惹是非。虽然她这样,但是谁要是需要帮忙的话,若凡一定不用你开口就会对你伸出援助之手。所以,大家对她的印象都特别好。

若凡每天过着朝八晚六的日子。表面上看起来,若凡似乎没有一点烦恼,其实却不然。若凡是那种不喜欢把忧伤挂在脸上的人,就算是有天大的痛苦,也只会在自己那个小天地里尽情地发泄,而不会让身边的任何人知道。

若凡今年29岁,有一个4岁的儿子,儿子夏航在家里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而老公夏志强在跑生意,有时候很忙,但有时候却一点事都没得做。夏志强最喜欢赌钱,每年跑生意也赚了不少,但是一到年底却已是所剩无几。刚生下儿子的时候,若凡没有出来工作,就在家里带儿子,就靠他跑生意来养着。老公对若凡还是很大方的,用钱方面也很舍得,但是两人还是会因为赌博的事经常吵架。有一次在激烈争吵时,夏志强甩了若凡一个耳光,若凡伤心不已,一气之下就跑出来打工了。此后,若凡就开始了单身生活,而且很少回家,只在每年春节公司放年假的时候,回家去看看父母和儿子,小住十天半月。

夏志强也曾想在外面找份工作,陪在若凡的身边,若凡也很想老公能远离家里的那群爱赌牌的狐朋狗友,渐渐的帮他戒掉嗜赌如命的不良习气,但是,自由惯了的志强哪里受得了打工的那份气,在反复进出过几家公司后,最后还是回到家乡去继续过他那种有生意就做,没生意就赌的放荡生活。若凡彻底失望了,于是也放弃了想要改变自己不幸的婚姻生活的动力。就这么听之任之,不咸不淡的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而若凡的心也死寂得有如一潭死水,再也激不起半点的波浪,翻不起半点的涟漪。

尽管如此,若凡仍然没有想要结束这段婚姻,毕竟孩子是无辜的,若凡不想让孩子因为大人的原因而失去一个完整的家。虽然日子过得平淡而迷惘,但是,若凡从来没有动过离婚的念头。一直只是将自己的整颗心紧紧的封闭在只有自己可以触碰得到的世界。每天除了工作,若凡就只爱在空间听歌,写写自己的心情及对人生的感悟。就算是写心情,所采用的也只是很含糊的语句,从来都不会用很激烈、很直白的语言来抒发自己的心情。

若凡特别喜欢听歌,特别是伤感歌曲,只要一有空闲就会打开QQ音乐播放器,将自己整个的沉浸在音乐里。或许,只有音乐才能诠释若凡纠结苦闷的心情。也是因为爱听歌的原因,让若凡在网络空间认识了很多的歌友,而古天宇就是众多歌友中的一个。

【三】

古天宇今年40岁,原是供销社的主任,后来因为供销社改由私人承包就下岗了,现在和朋友一起在搞室内外装潢。生有一儿一女,儿子古梓琪在上高中,女儿古梓瑶在上初中,俩孩子平时都住校,只有节假日才回家,老婆米婷也下岗了,平时就在离家不远的珠子厂做做手工活,一个月也赚不了几个钱,就连包她自己穿衣打扮都够呛。一家四口都等着古天宇一个人赚钱养家,所以古天宇肩头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天宇不赌牌,烦恼的时候就会拼命的抽烟,似乎要将满腔的烦忧都化成一圈圈的烟雾飘洒出去。每天白天忙工作,晚上就喜欢在空间转悠,听听歌,看看好友写的文章。因为都喜欢听歌和阅读,于是一来二去,和若凡两人就变得熟稔起来,而真正的开始深交却是在一个下雨的秋天。

那天,天宇又和往常一样在空间转悠,忽然一条很伤感的说说跳入天宇的眼帘“心冷如冰,心如止水!!!!!!”天宇仔细一看,居然是平时一直都高高兴兴、开开心心的若凡发表的说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忽然就滋生了一抹心疼与怜惜,很想去抚慰一下若凡。于是将列表下拉,找到若凡的QQ,但是却没看到若凡在线,抱着试试的心态给若凡发了一条信息,“若凡,在吗?你遇上啥烦恼事了?能和大哥说说吗?”

信息发出后,没有反应,于是天宇又发了一条信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找个人说说吧,说出来就会好很多,如果想找人说的话,就发信息给我吧,我愿意做你的听众。我会一直在线等你的,想说的时候就来找我吧。”又过了一会,还是没有反应,天宇心想,可能若凡真的不在线吧,正想去空间评论一下她的说说,留两句安慰的话。这时,若凡的信息回过来了,“古大哥,我没事儿,谢谢你的关心。”在后面还带了一个笑脸表情。

看到这个笑脸,使得天宇更心疼若凡了,仿佛看到若凡梨花带雨的脸,强扯出一个很牵强的笑脸,使人忍不住想怜惜、疼爱。看到这里,天宇不禁无限疼惜的说:“傻丫头,大哥知道你心里正难受着了,在别人面前可以伪装,在大哥面前还强颜欢笑干嘛?”

一句话,瞬间就瓦解了若凡那外表坚强内心却脆弱无比的心,泪水顿时倾泻而下,那是一种委屈得到发泄的释放。

看到若凡好半天都没吭声,天宇打趣的说:“丫头,不会是被大哥的话感动得哭了吧?”

这一次若凡回复得很快:“你怎么知道我在哭的?”

“不是吧?丫头还真的在哭呀?”天宇写完后,还在后面带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还说,都是你害人家流泪的。”若凡的信息后面还带了一个流泪的表情。

“怎么怪我头上来了呢?我可是在好心好意的安慰你呀!而且我也没让你哭呀,这年头好人难做呀!”天宇故意在后面加上一个擦汗和可怜的表情。

若凡:“呵呵,有那么夸张吗?”表情(调皮)

天宇:“是啊!你不知道哥有多委屈呀!”表情(难过)

若凡:“好了啦!那我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吧!”表情(微笑)

天宇:“若凡,现在没事了吧?能笑了应该就没事了。”表情(微笑)

若凡:“我已经没事了,谢谢大哥!”表情(咖啡、微笑)

天宇:“没事了就好!那你今天是咋地啦?能告诉哥哥我吗?”

若凡:“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好几件事凑在一起闹心了,现在已经没事了,多谢大哥啦!”表情(抱拳、咖啡)

天宇:“嗯,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以后不要再伤心难过了,每个人都会遇到不如意的事情,看开一点,看淡一点,心情是自己的,开心快乐也只有自己能给自己。看到你伤心难过了,大哥会难受的,知道吗?”

看着天宇一句句暖心的话,若凡觉得心里暖暖的,一种被呵护的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令若凡的眼眶湿润了。虽然若凡还是没有将自己的心事告诉天宇,但是,天宇在若凡的心里的位置已经大大的提升了。

从那以后,若凡和天宇就经常一起聊天,慢慢的若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会找天宇诉说,而天宇也习惯于呵护若凡,喜欢看到若凡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见不得若凡有半点的不开心。也许一开始彼此都只是将对方当做哥哥妹妹吧,然而很多事情并不是人能控制得了的,就像感情,人与人相处得久了,感情在慢慢的加深,随着岁月的更迭,感情在升温,在改变,或许就在某个不经意间,一根小小的导火索就能让一切会在瞬间改变、骤然间升腾。

【四】

那天,若凡像往常一样,忙完后就兴冲冲地上网,找到天宇,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因为今天若凡刚买了一条新裙子,拍了一张照片想发给天宇看。但是等了好半天都没见天宇上线,若凡又不和其他好友聊天,于是只好在空间转悠,百无聊赖的若凡在空间转悠了好半天依然不见天宇的踪影,于是心情开始烦躁起来了,一会在想天宇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一会又在想天宇是不是不想理自己了。若凡一个人胡思乱想着,纠结着,直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才看到天宇上线了,于是连忙发信息给天宇,“你今天忙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上线呀?”

过了一会儿,天宇才回了一条简短的信息:“没什么?出去喝酒了。”

若凡:“喝酒?你不是不喝酒的吗?”

“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没等天宇回信息,若凡又心急火燎的接着发了一条信息,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没什么,心里有点不痛快,和几个朋友一起出去喝酒了。”看到若凡这么关心自己,天宇很是感动,不忍心再让若凡为自己担心。

“怎么了?是工作上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了吗?”若凡关切的问。

天宇:“不是。”

“那是怎么了?是家里的事情吧?方便和我说吗?”若凡小心翼翼的问。

“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只是看到你这样,我也很难受的。”不等天宇回答,若凡又接着解释了一句。

“就是家里有点烦心事而已,我没事的,只是心里有点烦躁想喝酒发泄发泄,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看若凡这么在意自己,天宇原本是不想和谁说的,却忍不住告诉了若凡。

“你该不会是和你老婆吵架了吧?其实女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生气的时候说话都会口不择言的,过后你哄哄她也就没事了。”若凡猜测着说。才发完信息,又怕天宇会怪她多事,马上又发了一条信息,“我没有想让你告诉我是什么事情的意思,只是很想你能开心快乐起来,如果说了不该说的话,还请谅解。”

天宇:“没事,你关心我我很感动,也很开心,只是男人不习惯把自己的闹心事拿出来和别人说,有烦恼也会选择自己独自承担,你别想太多了。真心感谢你!”

若凡:“我知道,其实,我觉得你们男人也该学学我们女人,有不痛快事的时候,就找个人说说,发泄发泄,发泄出来了也就好了。像你们去喝酒也不是很好,若是喝醉酒了还伤身体,多不划算呀!你说,是吗?”

天宇:“傻丫头,居然敢教训起我来了,胆子不小嘛。”

若凡:“没有啊,我只是这么觉得而已嘛,你要是觉得我说得不对,那就当我没说吧。”

天宇:“傻丫头现在长大了,说得还有点道理哦,给你点个赞。”表情(强)

若凡:“什么呀?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还才长大呀?”表情(撇嘴)

天宇:“哟!哟!哟!傻丫头不高兴了!你比我小那么多,在我眼里就是小孩子。”

若凡:“你也才大我十岁多一点嘛,就想倚老卖老了?哼!门都没有!”表情(左右哼哼)

天宇:“哈哈哈!小丫头片子,居然敢说我倚老卖老!我很老了吗?”表情(憨笑、惊讶)

若凡:“没有,没有啊!我可没有说你老了哦!是你自己在说你自己。”表情(调皮)

若凡:“你现在心情好了吧?看你都会大笑了,应该没事了吧?”表情(呲牙)

天宇:“谢谢丫头!丫头真的长成大人了,会想方设法开导人了。”表情(咖啡、微笑)

有了这一次的事件后,两人的感情骤然升温。每天上网都会直接找对方聊天,互诉心声。快乐一起分享,烦恼一起分担。似乎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感在两人的心间滋生、暗长。彼此之间虽然都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彼此的心里却早已将对方深深的藏在心底,悉心呵护。只是,如若没有后来的事情发生,俩人之间可能也只会永远停留在这种悄悄喜欢的程度,而不会轻易的去捅破那层窗户纸。然而,世事难料,也许是缘分使然吧,很多事情都不会以人的意愿而发展的。

【五】

若凡所在的公司是早晨8:00上班,所以若凡每天早上6:30准时起床,洗漱好后,7:10左右骑自行车去公司,租房和公司挨得比较近,不急不慢地骑车10分钟就到了,然后吃早餐、上班。因此若凡每天将闹钟定好在6:30。

一天,天刚蒙蒙亮,还在梦乡的若凡忽然被来电铃声给惊醒了,迷迷糊糊间,极不情愿地伸手在床头柜上抓过手机来,按下接听键慵懒的叫了一声:“喂!”之后,眼睛还是不肯睁开。心里正在抱怨着哪个讨厌鬼这么早打电话来扰人清梦,耳旁突然响起了公公夏凌那急促的声音:“若凡,我是夏凌。志强出车祸了,你赶紧回家来吧!……”

一下子,若凡惊吓得瞌睡全无。脑子“嗡”的一下,击得若凡有点懵,待回过味之后,连忙一滚爬起来,找出皮箱草草的收拾好几件换洗的衣服,草草的洗漱了一下,连忙拨打吴经理的电话请假,但是电话关机了,看看时间才5:25分,也是,这么早谁会起床了。连忙找出回家的长途汽车的咨询电话,想要问问回家的车最早是几点钟的?问过后知道最早的车是9:30发车的,连忙发了一条信息给吴经理请假,然后将门窗关好,急急忙忙的下楼、打的往车站赶去。

经过近十小时的车程,云若凡于天黑时到达了家乡。好在若凡的家距离公路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凭着微弱的手机灯光,若凡往家赶。一步步靠近家的时候,若凡的心忽然紧抽抽的,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在心头笼罩着。

快到家门口时,若凡发现自己家门口有很多人,隐隐约约的好像还听见哭泣的声音。若凡感觉到很不妙,于是用跑的速度冲进了家门。一进家门,若凡整个人顿时惊呆了,只见志强直挺挺的趟在客厅的凉席上,婆婆早已经哭得声音都哑了。若凡手上的东西“啪”的一下掉到地上,这时她的身边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亲戚朋友,看到若凡这个样子,谁都没有动,不知道该怎么做,低头哭泣的婆婆听到响声后,回头看到若凡更是悲伤万分,哭得更厉害了。表嫂过来想扶住若凡,被若凡一把甩开,大家看着若凡一步一步的挪动脚步,一边挪动着脚步一边不停的甩着头,一幅很不相信的神情,慢慢的,慢慢的走近志强的身边,再缓缓的蹲下去,伸出颤抖的手,想要揭开盖在志强脸上的白布,却又像被电击一样急速的缩回,眼泪无声的滑落,若凡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脸,无声的抽动着双肩,好一会儿,再度伸出手去,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块盖在志强脸上的白布,一点一点,艰难的接近那块白布,像是拖拉千斤顶一样的将白布抓住,一点一点的拉开,志强那张苍白的脸终于全部暴露在若凡眼前。若凡半跪在地上,用颤抖的手摸着志强那冷冰冰的脸,慢慢的,轻轻的抚摸着志强脸上那因车祸而留下的伤痕,一声一声的呼唤:“志强,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很痛呀?你起来呀,你趟地上干嘛?……”

婆婆用嘶哑的声音哭着,“若凡,志强他不要我们了,志强他走了!志强,我的儿呀,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我呀!……”

婆婆哭着哭着就晕过去了,旁边的人连忙七手八脚的将婆婆给抬回床上去,再叫人去找医生来给婆婆打点滴。表嫂英子一直小心翼翼的陪着若凡,又不敢靠若凡太近,怕激起若凡更激烈的举动。

若凡将志强的头抱着,不停的说着:“志强,地上凉,咱们回床上去睡好吗?”

然后想要把志强拖起来拉回房间去,英子和旁边的人连忙跑过来,想要将若凡拉离志强的身边,但是若凡的手抱得紧紧的,好几个人一起使劲才将若凡的手给拉开,表嫂英子将若凡给抱住,其他人才将志强重新给放好在凉席上……

三天后,志强的后事完了,而若凡一直由妈妈和表嫂英子一起照顾着。看着若凡每天不吃也不睡,妈妈直抹眼泪,才几天功夫,使得原本就很瘦的若凡更是憔悴不堪。好在有公公在支撑着一切,儿子夏航自志强出车祸起就由外公带着,直到志强出殡的前一天才回家来,看到若凡这个样子,也不敢吵闹,只是静静的盯着妈妈,一句话也不说。

志强下葬三天后,家里的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若凡在床上也足足躺了三天,依然很少吃东西,家里人怕若凡身体熬不住,就每天请医生来帮若凡打点滴,顺便放点镇定剂好让若凡能好好休息。三天后的中午,一家人聚在一起,由于志强是独生子,所以在家的表兄弟、表姐妹也都来了,包括若凡的爸爸妈妈也来了,公公将志强的出事经过告诉了若凡。

原来,那天晚上志强又出去玩牌了,赢了1000多块,一起玩牌的人就让志强请客,志强赢了钱很高兴,就喝多了一点酒,骑摩托回家时在一个转角处与一辆大货车迎面相撞,志强被货车撞飞到货车的挡风玻璃上再掉下去,货车司机一个急刹车,由于货车上装了满满一车货,惯性太大,结果货车的前轮从志强的身上辗压了过去,货车司机连忙打120呼救,将志强送到医院进行抢救,但是由于伤势太重,抢救无效身亡。

公公边说边抹眼泪,最后忏悔的说:“都怪我们老两口没有管教好志强,因为只有一个孩子太过溺爱志强了,让他养成了爱赌博的坏毛病,结果把命给丢了。”

婆婆拉着若凡的手直说:“不怪老头子,要怪就怪我,我身体差,结婚好几年才怀上志强,而且生下志强后就再也怀不上孩子了,所以他爸每次管教他我都会拦着不让他爸对他怎么样,结果让志强因为赌博而出了车祸。若凡,妈对不起你!妈妈该死!……”

其实大家都知道,志强除了爱赌博之外,其他各方面做得都挺不错的,无论是对若凡的爸妈,还是对自己的爸妈都很孝顺,再说现在的年轻人也没几个不赌博的,出了这种事是谁都不想看到的。

最后,公公把货车司机陪的10万块钱递给若凡,“若凡,是我们家志强对不起你!是我们夏家对不起你!这10万块钱你拿着,航航你就不用多操心了,我们也还有点积蓄,我们会照顾好他的,你还年轻,找个好男人再组个家,好好过日子吧!你放心,航航依然是你的儿子,这里依然是你的家,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回来的……”

婆婆也拉着若凡的手,不停的说:“若凡,你是个好媳妇,是我们家志强没有这个福分,是我们家志强命太薄,是志强对不起你,是我们对不起你!以前我们只有你这个儿媳妇,以后我们就只有你这个女儿了……”

两个老人家的声声哭诉,令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掉眼泪的,是啊!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儿子航航看到爷爷奶奶和妈妈都在哭,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若凡像是在这一刻才活过来一样,紧紧的抱着儿子,任泪水倾泻,心中的母爱在这一刻全部涌现出来,面对苍老的公公婆婆,面对幼小的儿子,若凡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了。于是,狠劲的擦了一把脸,将钱递回去给公公,“爸,妈,你们不想要我了吗?我们还是不是一家人呀?要是你们还把我当家里人就赶紧把钱收起来,你们是志强的爸妈,也是我的爸妈,永远都是我云若凡的爸妈!航航永远都是我的儿子,我有责任和义务把他养大,我是航航的妈妈,我怎么能让你们来替我抚养他呢?你们放心,我会努力工作赚钱养航航的。这些钱你们收起来,志强不在了,不能为你们养老了,这些钱就当是志强给你们的养老费吧!还是要辛苦你们帮忙带着航航,我再出去打拼几年,好把航航将来上学的费用给攒够。等航航大了,我就回来陪着你们!”

公公婆婆听完若凡的话,都激动地对若凡的父母说:“亲家,感谢你们养了一个心地善良、知书达理的好女儿。”

“若凡,你还年轻,航航就不用你操心了,你一定要记得找个合适的好男人好好过日子,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就把这些钱给收起来,我们还有好几万块的积蓄,加上这些已经够航航以后上学的学费了,你就安安心心地找个好男人去过日子吧!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女儿,我们都希望你幸福呀!这不仅是我们老两口的心愿,也是志强的心愿。若凡,你就答应我们吧!”

在大家的劝说下,若凡终于点了头。

爸妈把若凡母子俩接回家住了一个礼拜,妈妈除了细心的照顾若凡,还一再的叮嘱若凡一定要将自己的将来放在心上好好计划一下,还让儿子卓凡打电话回家好好的劝劝若凡。姐弟俩聊了很久,卓凡除了叮嘱一下姐姐要坚强,要照顾好自己之外,其他的话也不好多说。

前前后后在家待了20天,公司打电话来催若凡上班,若凡也不想再待在家里了,临走前带儿子好好的玩了一天,帮儿子买了好多衣服,母子俩拍了好多相片,叮嘱儿子在家要好好听爷爷奶奶的话后,若凡就启程回公司上班。

【六】

回到租房,云若凡将疲惫不堪的身体扔在床上,连饭都不想吃,就那么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似乎有千丝万缕掠过,又好似啥都没有想起。痴痴呆呆地,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才无精打采地起床泡了一包方便面,洗了一个热水澡。神游的思绪似乎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为了不让自己再度坠入虚空,就打开电脑想听听音乐。才上线就跳出一大堆的信息来,若凡一看全都是天宇发来的信息。自己走得那么匆忙,一回家就精神崩溃,哪还会记得给天宇留言告知这事呢。本来很难受的心情,在看到天宇那一句句着急的话语,顿时心里升腾起一股股暖流,连忙给天宇回信息。

“天宇,对不起!家里出了急事,临时请假回家,都没有给你留信息,害你担心、着急了!真的很抱歉!”

天宇可能不在线,等了一会了也没见天宇回信息。于是,若凡打开空间,才一进入空间,就看到天宇一溜长的留言,都是在询问若凡怎么了的话语,担心、着急的心情一览无遗。若凡感动得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一种迫不及待想要立马看到天宇的心情支配着若凡,连忙拿起手机给天宇打电话,一会的功夫,那边就想起了天宇那久违了的声音,“若凡,你在哪呢?你没事吧?出什么事情了吗?怎么这么久都不见你呀?……”

一连串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向若凡抛了过来。

若凡:“回老家了!”

天宇:“回老家干嘛呢?家里出啥事情了吗?”

若凡:“我老公出车祸死了……”

天宇:“啊!怎么会这样?……”“你现在在哪里?你还好吗?”

若凡擦了一把眼泪后,哽咽着说:“我今天回公司了,还好,准备明天上班了。”

天宇:“要不就多请几天假吧!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上班。”

若凡:“不用,我想上班,上班会好过一点,再说已经请假20天了,公司有很多事要做,经理都已经在催我上班了。”

天宇:“我们上网聊吧!你在线吗?”

若凡:“嗯。刚才上线就看到你发的消息了。”

天宇:“那我们网上聊吧!”

天宇一上线就发了一个拥抱过来。“一定很累了吧?来我怀里靠靠吧!”

若凡:“嗯。”

天宇:“吃饭了吗?”

若凡:“吃过了。”

天宇:“吃的啥?不会是方便面吧?”

若凡:“是,你咋知道?”

“父母和孩子怎么样?孩子现在谁在带呀?”

若凡知道天宇是真的关心自己,就将家里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天宇。天宇就对若凡说:“别想其他东西,好好睡一觉,为了孩子,为了四位老人好好的生活下去。有这么多的人爱你,需要你,你应该好好的活着。”

若凡:“知道,只是这脑袋不肯休息,感觉特别特别累,就是睡不着,在家里、在车上都是这样,我很怕晚上又睡不着。

天宇:“那怎么办?那我陪你聊天吧!聊到你困了,睡着了就好了。”

若凡:“你明天不上班吗?”

天宇:“要上班,没事的,我瞌睡少,再说我明天中午可以休息的,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于是,两人一起聊,天宇尽捡轻松有趣的话题聊,可能是有了天宇的陪伴,使得若凡很安心,聊着聊着若凡就睡着了。天宇看若凡半天都没有回应,知道若凡已经睡着了,才给若凡留了一句话“傻丫头,好好休息吧!若是半夜醒了睡不着就打电话找我陪你吧!我保证随叫随到!”

就这样,天宇每天都会陪着若凡。白天若凡在公司忙,晚上又有天宇陪着,很快的就恢复了昔日那安稳平静的生活。

【七】

这两天,天宇回家了。若凡就一个人在看一部喜剧片,这是天宇临回家前给若凡推荐的,说是等若凡把这部电视剧看完,他就回工地了。今晚,若凡下班回家忙完后,就继续在看电视剧,一边磕着西瓜子一边哈哈哈的笑着,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若凡一看居然是天宇的,“喂!天宇,你回工地了吗?不是说要回家一个礼拜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天宇:“我还在家里。明天就回工地去。”

“你在家里还打电话呀?”若凡嗔怪地说:“你就不怕她有想法呀?”

为了不影响双方的家庭两人早就约定好了,在家里就不要联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今天,天宇居然在家里就打电话来了,若凡觉得很奇怪。但天宇接下来说的话,若凡就更是奇怪了。

天宇:“她有想法又怎么样?大不了离婚呗,我还怕她不成。”

若凡:“你今天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吧?”

天宇:“是,刚才和她大吵了一架,我现在在外面,她听不到的,你不用担心。”

若凡一看时间都快11点了,天宇居然还在外面,不是说家里冷吗?这么晚了还去外面吹风。

若凡:“你不冷呀?大半夜的还去外面。”

天宇:“心里烦!出来走走!”

若凡:“两夫妻吵架很正常嘛,你是男人得多让让她,男人哪能和女人的心胸一样狭窄呢?”

天宇:“你不知道,她……算了,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

若凡:“你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

天宇:“不说了,回去了,我明天就回工地,等回工地后再告诉你吧!你早点休息吧!再见!”

没等若凡回话,天宇就挂掉了电话,若凡怔怔的看着手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凭她对天宇的了解,天宇的老婆一定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不然一向温文尔雅的天宇是不会这么生气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生气了。

有了这一茬事后,若凡也没心情看电视剧了,于是就关掉电视页面,放了一首陈瑞的《半句承诺》来听。

这一晚若凡没有睡好,一整晚都在做梦,而且做的梦都和天宇有关,具体是什么梦也不知道,只是感觉自己一会儿很开心,一会儿又很难受。早上起床觉得头晕晕的。

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后,嘲笑了一下自己,就收拾好去上班了。

晚上,很早天宇就上线来找若凡了,并把昨天吵架的事情和若凡和盘托出。

原来昨晚他们夫妻俩刚躺下不久,就有个人打电话来了,老婆看了天宇一眼就将电话给挂掉了,天宇觉得很奇怪就问她,“谁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呀?”

老婆说可能是谁打错了,对方自己给挂掉了。两人刚说着话,电话又响起来了,老婆没辙,只好按下接听键,谁知道天宇老婆还没说话,那边就说开了“宝贝,你在干嘛呀?怎么把我电话给挂掉了……”老婆一看这样就急急的吼道,“你谁呀?神经病呀!你打错电话了吧?”像连珠炮一样急急忙忙地说完这三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而且还关机了。天宇一看这样很不对劲,就在追问她,到底是谁的电话?为什么要挂人家电话?为什么不让人家把话说完就挂断电话,而且还关机?

老婆一看天宇这样说,马上就变脸了,尖声的吼着,“你干嘛呀?在怀疑我呀?你一年总是在外面,我还没怀疑你,你却怀疑起我来了?真是岂有此理!”

其实,天宇早就感觉到老婆不对劲了,不仅是在她的空间有别的男人时不时的留有比较暧昧的话语,而且之前也有几次,他忽然回家的时候,老婆就会有异常举动,比如说拿着手机进厕所半天都不见出来,接电话跑到外面的阳台上去接,还不开免提。看到老婆总是这样,天宇就有点怀疑,于是有一次老婆接电话的时候,天宇就悄悄的贴着墙壁去偷听,隐隐约约地听到老婆说他回来了,不要乱打电话、乱发信息。还有一次天宇回家后,睡到半夜有人打电话来,老婆也是看都没看就直接给挂掉了,然后还关机了。

总之有了这么多的可疑之处,天宇就不得不怀疑她了。

听完天宇的话,若凡就安慰天宇,也许他们也只是很谈得来而已了,不会像天宇心里想的那样,但是天宇却说不可能,若是他们也只是很谈得来,怎么可能会叫对方“宝贝”呢?

若凡想想也有道理,只能一再的安慰天宇,别想太多,没有真凭实据就去怀疑别人,这样会影响到夫妻之间的关系,破坏夫妻之间的感情的。但是天宇依然很笃定,还说一定会找到证据给若凡看的。

没过多久,天宇果真找到了证据。

一次,工地的那趟工程完工了,由于马上要赶着进入下一个工程,于是他们一行人在完工那天拿到老板支付的大部分钱后,就包了一台车回家,准备第二天一早马上赶去下一个工程。

天宇到家时已经是午夜12:45分,天宇打开家门后,叫了一声老婆的名字后,扔下东西就去了厕所,由于赶时间,一路上都没停留,晚上喝了两瓶啤酒所以有点尿急,就急急忙忙地进了厕所,隐约间听到卧室里有其他人的声音,天宇一激灵,连忙冲出厕所往卧室赶去,但是除了地上留有一双男人皮鞋印外其他的一无所获,天宇连忙往外面追去,但是,外面黑漆漆的啥都看不到。天宇回到卧室后,一言不发,老婆也一句话都不说。天宇叹了一口气后,就到儿子放假回家时睡的小房子里去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天宇就起床,走出了家门。

自此夫妻俩的感情宣告完全破裂。

【八】

自打这以后,天宇就很少回家,整天就奔波在外面的工地上。在天宇的心里已经滋生了离婚的念头,但是儿子马上就要高考了,天宇不敢在这节骨眼上提出离婚,怕影响到儿子的高考。

由于这段时间工作很忙,再加上心里纠结,天宇已经好些天没有和若凡聊天了,工程忙得差不多了,天宇也想清楚了,决定等儿子高考后就离婚。对于若凡的那份爱意早在之前就已有了,现在自己也决定离婚了,就可以大胆的追求自己的爱情了,一想到可以照顾若凡一辈子、守护若凡一辈子了,心里就乐开了花,嘴里不自觉的就哼起歌儿来了。一起做事的王锁就问天宇,“古哥今天遇上啥高兴事情了,居然眉开眼笑,还哼着小曲儿了?”

天宇说:“工程总算是忙得差不多了,还不开心一下呀?你不开心吗?”

晚上,天宇早早的忙完后,就上线找若凡。

天宇:“若凡,好几天没见到你了,你怎么样呀?我的工程终于赶得差不多了,可以轻松一下了。”

若凡:“呵呵,我呀,老样子呀,每天上班、下班,没什么开心事,也没什么伤心事,日子平平过呗。”

天宇:“哈哈!能够平平过就不错了呀!”

若凡:“是。你呢?怎么样呢?一定很累吧?”

天宇:“累!不过,见到你就不累了。”

若凡:“呵呵,我还有这功效呀?你见到我就能够不累?”(表情/惊讶)

天宇:“是啊!几天不见,想我了没有呀?”

若凡:“……?”

天宇:“哈哈!怎么了?不想我呀?还是不敢想我呀?”

若凡:“没有想你,也不敢想你!”

天宇:“为什么不敢想我?”

若凡:“你说呢?你是有家、有老婆的人,你让人家怎么敢想你呢?”

天宇:“若凡,说真的,你真的想我吗?我很想你!”

若凡:“你今天这是怎么啦?说话好奇怪。”

天宇:“若凡,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你应该知道的。我觉得你也是喜欢我的,是吗?”

若凡:“你今天又喝酒了吧?说的酒醉话?”

天宇:“没有,我一滴酒都没有喝。若凡,从今天开始,我宣布你可以想我了,甚至可以爱我了。”

若凡:“我看你醉得不清……”

天宇:“真的,若凡,我想好了,我决定离婚。但是,不是现在,等一年后我儿子高考完了,我就离婚,若凡,你愿意等我吗?”

若凡:“你说什么呀?为什么要离婚呀?”

天宇:“我为什么不能离婚呀?难道我得守着一个心里没有我的人生活吗?难道我得永远戴着这顶绿帽子当一辈子的王八吗?”

若凡:“你,真的决定离婚了?那孩子怎么办?”

天宇:“孩子她要是不要我就全部带着,反正这些年来也是我一个人赚钱养着他们三个的。”

“若凡,你愿意和我一起生活吗?”

若凡:“你就不怕我对孩子不好呀?”

天宇:“你那么善良,才不会是那种人呢。你放心,三个孩子我会一样对待的,我会把航航当成我自己的孩子来看待的。”

见若凡好久都没有回信息,天宇急了。连忙拨通了若凡的手机,“若凡,你在干嘛呢?你不愿意吗?”

电话这头的若凡,早就开心得嘴都合不拢了,只是感觉到幸福来得太快了,快得有一点猝不及防。悄悄的掐了一下自己,痛得“啊!”的一下叫了起来。

天宇听到了,连忙着急的问:“若凡,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头的若凡“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天宇才放下那颗焦急的心,“你傻笑什么呀?一会叫一会笑的。”

听天宇这么说,若凡笑得更厉害了,“哈哈!我刚才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就掐了自己一下,痛得叫出声来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你这傻丫头,还真是傻,居然还真的去掐自己,不痛吗?傻瓜!”

“痛呀!但是我开心!哈哈哈哈!……”

就这样两人之间的窗户纸给捅破了,两人沉浸在爱河里,一发而不可收拾。

【九】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就是一年,天宇儿子还算不错,考上了二本。天宇帮着儿子填好志愿后,就等着学校录取通知了。心想着等儿子开学后就和老婆提出和平离婚。想着将来要养三个孩子了,就更加努力工作了。在暑假即将放完前的一个星期,天宇回家打了一个转,回家看了儿子的入学通知后,并将儿子入学需要的东西全部给准备好了之后,再次来到工地,想做完这个星期回家刚好能赶上送儿子去学校上学。

这次出门前,天宇趁俩孩子去乡下看爷爷奶奶的时候,和老婆摊牌了和平离婚的事情。老婆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天宇给的离婚协议书看了一遍后,就锁进了抽屉里。

天宇看她这样子,心里想她一定也同意离婚吧。毕竟离婚了她才能去追求她自己的幸福。想想这样也好,大家都能拥有自己的幸福,挺好的。

想到未来那美好的生活,天宇就有使不完的劲,干活也不觉得累了。拿工地那帮兄弟的话来说就是“古哥越干越有劲,越活越年轻了!”

很快儿子开学的时间到了,天宇回家带着儿子,高高兴兴地把儿子送到了学校,安排好儿子的一切后,天宇叮嘱了孩子一番就回家了,由于工地马上要完工了,天宇回到家里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工地,想早点结束这项工程,等这项工程完工后就回家和老婆离婚。

谁知道,天宇回工地才上了八天班,家里就打电话来了。打电话来的是老婆的哥哥,说是让天宇赶紧回家,家里出大事了。

天宇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心里凉飕飕的,好像到手的幸福一下子又飞到天边去了一样。

天宇安慰自己,可能是老婆想多要点钱才肯离婚,所以就回家把她哥哥也请来了,但是她自己已经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了,难道还有脸狮子大开口吗?又想想,钱是人赚的,只要她肯离婚,就给她一些钱吧。

等天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却不见老婆的踪影,而且看家里的情形已经好几天没有人住过一样,心里想难道老婆跑掉了。

找不到人,天宇只好打老婆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却是娘家嫂子桂芬的声音,“天宇呀,你总算是回来了,我们在中心医院,妹妹病了,需要动手术,所以你必须回来,我们也知道你工地忙,但是没办法,其他的事情我们可以帮忙,但是动手术签字的事情还得你自己亲自来才行。”

接完电话后,天宇赶紧往医院跑,一到医院,嫂子桂芬就让天宇去找主治医生李沛,天宇找到李沛医生的时候,李沛医生那里刚好有一个病人在那里,李医生让天宇稍等一下。

等李医生忙完后,就拿出了天宇老婆米婷的病历本和检查时拍的片,以及各项检查的单子给天宇看。天宇看到李医生表情很凝重,就问:“我老婆到底得的是啥病,我也看不懂这些,请李医生就直言相告吧!”

李医生说:“好!那我就实话实说吧!通过这一系列的检查来看,米婷的左大腿上长有肿瘤,目前来看她痛得很厉害,据她自己说,两年前她已经来做过一次手术割除掉一个肿瘤了,而这一次又长了一个肿瘤了,目前我们还无法判断她身上的肿瘤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要等手术后,将割下的肿瘤拿去化验分析后才能知道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

天宇说:“她原来割掉的肿瘤是良性的。这个还会变吗?”

李医生:“是的,肿瘤会再生,也就会病变。所以一切得等化验结果出来之后,我们才能够判断出来。她已经痛得很难受了,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明天就动手术吧!”

第二天一上班,李医生就为米婷做了手术,将肿瘤割掉,并马上送到省肿瘤医院去检查,还告诉天宇,三天后就有结果。

看着米婷那苍白的脸,天宇百感交集。世事总是难料,三天对于天宇来说是煎熬的三天,若是米婷的肿瘤是良性的还好,等她身体康复了,天宇便可以提出离婚,若是肿瘤是恶性的,天宇怎么还能开那句口说要离婚呢?

天宇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若凡,不知道该怎么和若凡说。纠结的心呀,绞得天宇苦不堪言。

难熬的三天终于过去了,天宇像是在沸水里煎熬了三天一样。

天宇那种既想知道,又怕知道的心情是旁人所无法理解的。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天宇挺了挺自己的脊梁,迈步向李医生的办公室走去,尽管已经下定决心了,走到李医生的门口时,天宇抬起手后又放下了,然后再抬起再放下,如此反复了三次后,天宇终于鼓足了勇气敲响了李医生办公室的门。

天宇进去后,李医生让天宇把门关起来。天宇的心顿时直往下沉。咬了咬嘴唇后,问李医生,“李医生,你就告诉我实话吧!情况到底怎么样?”

李医生说:“情况很不乐观,她的肿瘤已经病变成恶性的了。”

天宇问:“那她的身体到底怎么样呢?”

李医生说:“看病人的心情走,若是心情好了能活五年,若是心情不好最多一年两载。而且,肿瘤还会继续增长,增长的话就会疼痛,因此你们家属要尽量让病人保持良好的心情,这样她的疼痛相对来说也会减低一点。”

三天后,米婷出院了,娘家哥嫂就将米婷暂时接回娘家去照顾,好让天宇能够继续去工地工作,至于离婚的事天宇更是连提的心都不敢有了。

【十】

天宇回到工地后,心情十分郁闷,整天眉头紧锁,只是闷头做事。别说听歌、唱歌了,就连QQ也不想上了。每天下班后哪儿也不去就坐在床上一支烟接着一支烟的抽,不要说是笑,就连说话都很少了。

前前后后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和若凡联系了,今天一早若凡发了一条信息来询问天宇是怎么了?

天宇决定今晚和若凡摊牌,让若凡好好找个男人结婚,不要再耽误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了。若凡已经够苦的了,天宇再也不想看到若凡不开心了。

晚上,天宇找到若凡,先询问了一下若凡的情况,然后对若凡说:“若凡,我对不起你!你就忘了我吧!找一个好男人结婚吧!我不想再耽误你的青春了,我对不起你,没能给你幸福。”

若凡:“你怎么了?是不是她不肯离婚?”

天宇:“不是,我没有和她说离婚。”

若凡听完天宇的话,顿时心凉了半截,强扯出一个微笑说:“你舍不得她了?你还是爱她的,是吧?那你们就别离婚了,好好过日子吧!你放心,我不会来破坏你们的,祝你们幸福!再见!”

若凡说完这些后,就隐身,然后趴在桌子上伤心地哭了起来。天宇的信息还一直在跳跃,若凡打开一看,是一连串的对不起!心更加痛了。于是,拿起鼠标将天宇给拉黑了。然后关掉电脑嚎啕大哭起来。

天宇一看若凡把自己拉黑了,连忙打电话给若凡,若凡马上给挂断了,天宇再打电话,若凡干脆将手机电池直接给卸下来。将所有的灯都关掉,任自己被黑暗吞噬掉,连衣服都没脱就趴在床上,任泪水尽情流淌……

第二天,哭得双眼红肿的若凡在一片吵闹声中醒来,原来外面的人都在赶着去上班,若凡知道一定很晚了,连忙起床洗漱好,再捡起手机,边走边装电池,急急忙忙地去上班。还好公司离租房不是很远,若凡没有迟到,只是早餐是没有时间吃了。哭过的眼睛有点涩痛,好在若凡天天戴着眼睛的,若不是刻意看也看不出来若凡的眼睛是肿的。

若凡坐到办公桌前放东西,忽然发现手机一直在震动,拿起来一看,看到有10个未接来电都是天宇的,还有5条未读信息,不用猜也一定是天宇的了。想看,拿起手机后又狠心将手机塞进抽屉里。

然后就开始工作。因为今天是周一,工作上的事情就比较多,一上午若凡都处在忙碌中,自然也就把昨晚的事给暂时的忘记了。

中午吃了一点饭后,躺在宿舍的床上后却怎么也睡不着,终于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打开天宇发来的信息。

“若凡,对不起!我真的很想给你幸福!我也曾经以为自己能够给你幸福,可是人真的很渺小,我斗不过老天爷,我太无能了……”

“若凡,我不是不想离婚,而是我现在不能离婚,她现在得了肿瘤癌,你说我怎么能抛下她不管呢?对不起!我给不了你幸福,你找个好男人好好生活吧!祝你幸福!”

“若凡,你删掉我了,删掉我了也好,这样免得我会忍不住去找你,会耽误你的青春,打扰你的幸福生活!你删得对,我不怪你!”

这三条都是昨晚发的信息,后面两条应该就是今天早上发的了。

“若凡,你怎么样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幸福的生活下去,我会为你祈祷的,祈祷幸福快乐永远陪伴着你的。你一定要幸福!”

“若凡,你说句话呀!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得下你呀!唉!我真是个没用的男人,是天底下最没用的男人,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守护不了,难怪老天爷都不将幸福给予我,我是活该!”

若凡,看到这里心里酸酸的疼,终于还是忍不住回了一条信息给天宇,“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下班后晚上再说吧!”

晚上,天宇发信息给若凡,“若凡,你还好吧?”

“我不好,我现在要找你算账。”

“好吧!你说怎么样算账?是打电话,还是发信息?你已经删掉我了,我们不能发QQ信息了。”

“加我!”

“好!”

加上后,两人在QQ上进行了沟通,天宇把家里的情况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若凡。若凡沉思了一下后,问:“你昨晚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我?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等你?为什么就直接告诉我你的决定?为什么不征求我的同意,而是直接决定了呢?”

“我是为你好呀!你已经不年轻了,我不想耽误你的青春年华,我想你能早点拥有幸福的生活。五年是一个不短的数字,一个人的一生也只有20来个五年,我怎么能自私的要求你等我五年?况且,这五年里我得顾及她的心情,所以我只能忽略你的心情,这样你会很委屈、很难受的,我不想你去受这种委屈,你知道吗?”

“那你知不知道,没有你我就没有幸福可言,我愿意等你五年,我愿意再委屈自己五年。”

“傻瓜!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过得很苦的,这样你会让我更心疼你的。”

“只要有你在,我就啥也不怕。”

“可是,我会比以前更少时间陪你的,或许几天、十几天、甚至是一个月都没有时间联系你的,你受得了吗?”

“为了我们的幸福,我一定能承受得住的。”

【十一】

自此之后,天宇就奔波在米婷、工程和若凡之间,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但为了明天的幸福,依然在坚持着,因为他想兑现自己对若凡的承诺,要给若凡幸福的生活!他相信自己一定能给若凡幸福的生活!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抓住幸福的尾巴!

若凡每天就处在苦苦等待之中,承受着相思之苦,同时又享受着与天宇相逢时的甜,痛并快乐的活着,虽然现在苦多于甜,但若凡依然相信明天幸福一定会来到!

而米婷,并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快接近死亡,看到天宇不仅没有提出离婚,反而比以前对她更细心了,虽然身体的不适会给她带来一些身体上的痛苦,但米婷的心灵上却感到很幸福。也想就这样一家四口安安稳稳、开开心心的生活一辈子。

幸福离我们有多远?也许很遥远,也许就在我们身边。你承受得了痛苦,才能拥有幸福。愿天下所有的苍生都能够幸福!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1)

《幸福有多远》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