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邻家女孩

邻家女孩

2019-01-23 08:29:42 作者: 红尘有爱 2383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星期天,孩子出去玩了,我一个人乐的清闲,正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看书,看的昏昏欲睡呢,听到有轻轻的敲门声。极不情愿地翻起身打开门,对门的小女孩站在门口,怯怯地问:“阿姨,我能进去吗?”

“进来吧!”我把女孩让进屋,安顿在客厅沙发上,又去给她拿水果。

女孩是对门的,今年十一岁,跟爷爷奶奶一起住,爸爸是建筑工人,随工程队去了外地,妈妈听说在女孩三岁时就离婚了,现在不住在本市,其他情况我也知道的不详细。

“文静,吃葡萄,阿姨早上刚买的,可甜了。”我把一串红红的葡萄递过去,文静一个劲摇头,并不吃,还是用那种怯怯的声音问我:“阿姨,可不可以把你的手机借我打个电话?”不知道是文静天生胆小,还是从小没有妈妈有些自卑,她看人目光总是躲躲闪闪,说话声音也低低的,胆怯地让人觉得心疼。

“文静,想妈妈啦?”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么小的孩子,原本应该在父母身边无忧无虑地成长,任意撒娇,爸爸疼,妈妈爱,可她却因为父母离异,常年不在身边,受尽冷眼,实在让人看着揪心。估计是过中秋节了,她那婶子肯定又给她弟儿子买好吃好玩的了,女孩心里羡慕,想自己的妈妈了。

文静第一次来我家打电话,是在半年前,那天她来我家跟孩子一起玩,我正好接电话,她过来趴在我旁边,等我接完电话放下手机,她就用那种怯怯的声音问我:“阿姨,能把你手机借我打个电话吗?”

我有些好奇,不知道她要打给谁,就问她:“你先告诉我电话打给谁?为什么不在自己家里打?”现在家家户户都有电话,文静却向我借手机,我得问清楚,万一孩子闯了祸,她爷爷奶奶怪罪起来,我可担不起。

“打给妈妈。”文静轻轻地说“爷爷奶奶不让我给妈妈打电话,我也不敢用家里的电话打,被发现会挨骂。”

对于文静的妈妈,我一点也不了解,只听她奶奶有一次跟我聊天时说起过,说那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在文静三岁时跟人私奔了。我知道文静的奶奶因为心里怨恨,言辞难免刻薄,可对于一个对家对孩子不负责任的女人,我心里也没好感。可看着文静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我又不忍心拒绝,就问她:“知道妈妈的电话号码吗?”

“知道,我背下来的。”文静看我有答应的意思,脸上马上露出笑来,眼睛也闪着亮光。

“你妈妈经常给你打电话吗?”

“不经常打,她怕爷爷奶奶骂,不敢打,爸爸回来时会打过来,跟我和爸爸说话。”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听得出文静话里的无奈,也为她爷爷奶奶的固执偏激感到难过。即使大人有错,也不该迁怒到孩子身上,母女连心,就算不让她们联系,也改变不了她们的亲情关系,又何必去为难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女。

我按文静说的号码拨过去,电话通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喂,你好!”我没接,把电话递给文静:“妈妈,我是文静!”文静接过手机,大声地说着,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平时看这女孩总是带着一种和她年龄不相称的早熟,眼神里透出一股淡淡的忧郁,不爱说话,声音也低低的,跟妈妈打电话,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一个三岁就离开妈妈的孩子,心底对母爱的渴望该是多么强烈啊,电话那头的妈妈,恐怕也是同样的心情吧。

怕文静当着我的面打电话有顾虑,我悄悄走进另一个房间,给她一个和妈妈单独相处的空间。

过了一会,文静拿着手机走进来:“阿姨,我妈妈让你接电话。”我接过手机,轻声说:“你好!我是文静家对门住的阿姨,你是文静的妈妈吧?”

“是的,谢谢你借手机给文静打电话,我都好久没听到过女儿的声音了.....”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听起来细细的,也像是个善良之人,可当年为什么要抛夫弃女,弄得现在家破人散,母女连打个电话都不方便,何苦呢。

“姐,我把你电话号码记下来,有空我给你打过去,详细说说我的情况,以后文静要找你借手机,麻烦你借给她用一下,打通后我会挂了,然后打过去,不会浪费你电话费的,行吗?谢谢你了!”面对这样一个妈妈,或许她曾犯过无法弥补的错误,但她对孩子的爱是真的,我无法拒绝。

过了两天,文静的妈妈果然打电话过来,足足说了半个小时,甚至一度难过的哭了,我默默地听着,心情也随着她的讲述波澜起伏。

文静的爸爸妈妈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她爸爸是安装公司的一名建筑工人,妈妈是从农村来的,在一家商场打工,结婚后条件也不好,没有单独的住房,只能和公婆住在一起。因为文静爸爸常年在外,夫妻聚少离多,她和公婆也相处的不好,后来受了别人的教唆,跟一个做生意的去了外地。半年后两个人也过不到一块了,她就又回来了。可那时公婆嫌她给他们丢脸,死活不让她进门,还逼她跟文静爸爸离婚,她爸爸一向懦弱,什么都听父母的,没办法,只好离婚了。

“你不知道,他们不让我见女儿,把我给孩子买的东西全扔出来,当着邻居和孩子的面骂我贱货,破鞋,还不让孩子接我电话.....”她妈妈边说边哭,泣不成声,我也听得泪水涟涟。我搬到这里不久,对他们以前的事并不知晓,文静的爷爷奶奶虽然天天见,但城里和乡下不同,邻居之间很少说话,所以也不是很了解。

“你见过文静吗?”我问她。

“见过的,她爸爸回来时会带文静过来看我。”

“你现在成家了吗?”我最关心的是这一点,如果她没有成家,文静的爸爸一直也没再找,他们有可能还能复合,给文静一个完整的家。

“没有,我一直在老家的城市打工,我想攒钱和她爸爸买套房,他爸说,等买了房子,我们就复婚,带着女儿一起过。”或许,我一直盼的,就是这一句话吧。我心底的阴云一下散了,仿佛看到可爱的文静牵着爸爸妈妈的手,快乐的边走边唱歌。无论什么时候,一个完整的家庭对孩子是多么重要,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文静的爷爷奶奶能大度一些,不那么顽固和偏执,说不定文静早就可以享受到妈妈的爱了,他们年岁也大了,照顾孩子也有些力不从心了,文静功课也无人辅导,这也是不可忽视的问题。

“她爷爷奶奶对文静好吗?”这个问题我难以回答,我也总是听到她爷爷大声地呵斥文静,还有她那个讨厌的婶婶,经常当着旁人的面责骂文静,语气尖酸刻薄。文静刚上五年级,学校离家很远,以前由爷爷骑电动车接送,现在她婶子的孩子,也就是她弟弟上幼儿园了,爷爷开始接送孙子,文静自己骑自行车上学。城市里交通拥挤,上下学正是人流高峰期,大人骑车子都小心翼翼,何况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我女儿去年有一次放学后就被摩托车撞倒,幸亏没大碍,真为文静担心。

可是,文静的爷爷奶奶也一把年纪了,把文静从三岁带这么大也不容易,至少照顾她吃吃喝喝,生活起居。文静性格像她名字一样文静,不爱说话,不爱笑,不喜欢和小朋友一起疯玩,这些,应该与所处的环境有关。而能够改变这一切的,恐怕就是给她一个温暖的家庭,拥有父母完整的爱。

“希望你们早日复婚,给文静一个完整的家庭。”挂掉电话,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现在的社会上结婚离婚似乎成了家常便饭,连电视剧里拍的都尽是闪婚闪离,大人可以把感情当做游戏,朝三暮四,玩怦然心动,一夜情,陷入温柔陷阱,可一旦家庭破裂,真正受害的,却是一个个无辜的孩子。那些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往往性格沉闷,脾气古怪,容易孤僻,自卑,从小缺失的父爱或母爱会给孩子的心理上造成很大的伤害,那种伤口也往往会伴随他们一生,很难愈合。

“阿姨,打完了,谢谢你!”文静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接过手机,问她:“妈妈说什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妈妈说她想我,爸爸再过两个月就回来,我们的新房子分下来了,妈妈说,爸爸回来就装修,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文静兴奋地说着,两眼亮晶晶的,声音也又甜又脆,一反往日的沉闷。或许,这才是她的本性吧,若不是处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应该整天蹦蹦跳跳,像其他孩子一样快快乐乐地度过她的童年。

文静奶奶前一阵也说过,文静爸爸分到市里的一套廉租房,七十平米,就在城西郊,等他爸爸回来就收拾,看来,文静的幸福生活很快就要来临了。

“文静,吃块月饼吧!”文静这次没推辞,接过月饼轻轻地咬了一口,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看着她那开心的样子,我忍不住问:“文静,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和爸爸妈妈一起吃月饼!”

一句简单的话,从文静的嘴里脱口而出,不带丝毫的犹豫,也许这句话已经在她心中盼望了好些年了吧。,这在正常的家庭里,是多么普通的一件事,可在这个可爱又让人怜惜的女孩身上,却是多年以来都未曾实现的愿望。谁之错?谁之过?谁为女孩心灵承受的伤害负责?这些问题,难道不值得我们这些身为人父人母的成年人好好想一想吗?真希望社会上的每个人都能理智的对待自己的婚姻和爱情,把对家庭和孩子的责任看的更重一些,给家人和孩子一份温暖的爱,生活中除了情感,还有责任和义务,理智与担当,一个残缺的家庭带给每个人的伤害和痛苦都是难以想象的。

“文静,你很快就可以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了,他们会天天陪在你身边,开心吗?”

“开心!”文静高高兴兴地走了,我也打心眼里为她高兴,明年的中秋节,文静一定能坐在爸爸妈妈的怀里,吃着甜甜的月饼,一家人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文静,可爱的邻家女孩,愿幸福的小舟早日载着你,驶向美好的明天......

文:红尘有爱

编辑:

赞一个 (6)

《邻家女孩》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