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转角的爱---说香菱

转角的爱---说香菱

2019-01-23 08:18:45 作者: 菡萏 2174人读过 | 2条评论   相关搜索

文菡萏

香菱是红楼里最为命苦的一个女孩子,她不仅貌美还兼具有许多特质,在她的身上涵盖了女性几乎所有的优秀品质。她是红楼里第一个出场的美女,位居薄命司副册之冠,在通部红楼粉黛中排名第十三,十二钗一过,作者就为她另起炉灶,我管这叫做转角的爱。她就像一朵迷人的让人怜惜令人心疼的小花,虽不能说是飞雁惊鸿,但却在你转身不经意之处,陡然惊艳。我们读她不仅是内心的一份感动和绵绵不绝的热泪,更多的是对人性冷漠的一种鞭策与思考。

香菱的一生很是曲折,充满了传奇色彩和戏剧性。她实是小姐,却身为奴婢;她具金闺花柳之质却饱受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即便如此,她却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微笑,用一句“记不得了”便把往事烟消掉了。她就是用这种华丽的微笑掩盖了内心的苦痛,这是我们最感动的,也是最不忍的。如果说痛苦和欢乐是一个人的左右两个心室的话,那么她跳动的永远是那个快乐的心室,因为痛苦的大门早已被她含着眼泪紧紧地锁住了。

香菱的一生可谓伤痕累累,遇到的几乎都是坏人。她遇到的第一个坏人是拐子,也就是这个拐子改变了她的一生,把她从一个千金小姐变成了一个任人买卖的婢女,要不然她同样可以过着奴婢成群,双亲怜爱的日子。在与拐子生活的七八年间,她屡遭磨难,如同惊弓之鸟,没有一丝的安全之感。当当年的小沙弥套问她家乡年纪时,她因被拐子打怕了,不敢实说,只是摇头,说记不得了,拐子系她亲爹,因没钱才要卖她。可见拐子一直在打骂虐待这个美丽少女,拐子实是恶魔!

她遇到的第二个坏人就是薛蟠。薛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能有些人读红楼,并不觉得他有多坏,反而觉得他还很豪爽和温热。实际这只是他的一面,是我们在用石头的眼光,也就是内部人的眼光在看他。在外人眼里,他们家就是金陵一霸,是横行霸道,倚财仗势之门。即便是打死个把人也如同儿戏一般,依旧能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国法纲纪对他家只是虚设。薛蟠进京入住贾府后,更是狂嫖滥赌,无所不至,比当初还要坏上十倍。这个薛蟠实就是个奸男占女,无恶不作之徒。他进贾府家学,也是因为动了龙阳之性,学里多数子弟都被他哄骗上手,包括香怜、玉爱、金荣等。第十回,金寡妇说,那薛大爷一年不给不给,这二年也帮了咱们有七八十两银子。【己卯侧批:因何无故给许多银子?金母亦当细思之。】【蒙侧批:可怜!妇人爱子,每每如此。自知所得者多,而不知所失者大,可胜叹者!】。可见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同时也说明薛蟠的骄奢淫逸,荒淫无度。

薛蟠对香菱,一开始肯定是向往的。凤姐对贾琏说过“那薛老大也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这一年来的光景,他为要香菱不能到手,和姨妈打了多少饥荒。也因姨妈看着香菱模样儿好还是末则,其为人行事,却又比别的女孩子不同,温柔安静,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他不上呢,故此摆酒请客的费事,明堂正道的与他作了妾。过了没半月,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我倒心里可惜了的。”虽是这样,但那时香菱的日子还算是风平浪静,顺风顺水的。第62回斗草时,香菱说她有夫妻蕙;宝玉过生时,她掣了一根并蒂花,上面写着连理枝头花正开。可见那时她和薛蟠还能相处得比较和谐,香菱实是个对生活要求很低的人,能容下便好。到了夏金桂进门,千方百计刁难陷害后,薛蟠便觉碍眼,把香菱看得草芥不如,以至于棍棒相加,更别谈什么夫妻之情了。

香菱遇到的第三个坏人,就是门子。当年拐子租住的就是他家的房屋,他明知道香菱的真实身世,却一直没有告知,还为雨村出谋划策,简直就是一副奴才嘴脸。我们在这里,全做为是一种冷漠,不去理论。

香菱遇到的第四个坏人是贾雨村,那整个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之人,她的身世也就只能石沉大海,永无天日了。贾雨村当年穷困潦倒,靠卖字撰文为生,虽胸有大志,怎奈神京路远,不是他所能抵达的。多亏香菱之父甄士隐慷慨相助,为其封了50两纹银,两套冬衣作为盘资,才得以赶上春闱。看到这里,观者几欲坠泪,两套冬衣足见甄士隐考虑之周到,待人之温暖,想香菱落难之时,除了宝玉之忧叹,何曾有人倾情相助,连搀一下,扶一把的都不曾有,这是作者对人性血淋淋地批驳!香菱之家是姑苏望族,她若不丢失,也是一个千娇万贵,金枝玉叶的大小姐,也是父母的心头之肉,掌上之珠,只可惜命运多舛,红颜命薄。

贾雨村入春闱高中后,又娶甄家的丫鬟娇杏为妾,不久后扶正,这个奴婢都比香菱过着千好万好的日子,我们怎会不为之一叹。后来雨村革职,又依附门生投靠贾家得以起复应天府,接手的头件公案就是两家争夺一婢,打死人命一案,小沙弥道出原委,并故作聪明为其绸缪,你想贾雨村是何等之人,一代奸雄,怎会不知如何处理,只是碍于颜面,借坡下驴而已。红楼没一处闲笔,在他和门子对话中间作者轻描淡写地插入一句“王老爷来拜”也就是说薛姨妈王家的势力到了,薛家倚财仗势,这个仗势就是仗着薛姨妈娘家亲戚的势力。那时雨村就心知肚明,内有成算,但回来后依旧佯装不知,还一再冠冕,脂砚斋挥笔一连批了几个“假"字。最后即使知道香菱就是当年的英莲,系恩人之女,为了保住乌纱,笼络住这股势力,还是置英莲死地而不顾,断送了她唯一一次归家的路途。他的夫人娇杏也不会不晓得,就是这些人的冷漠,把香菱的命运进一步推向了深渊。

香菱遇到的第五个坏人是夏金桂,一个“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的人,从小娇生惯养,喜怒无常,养成唯我独尊的性格,是个瞧万万人都不如自己的人,对香菱这个才貌双全的小妾更是妒火中烧,栽赃陷害无所不至,大有宋太祖灭南唐之意,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高鹗在续书里把她发挥得更是不堪,水性杨花,大有娼门之色。也就是说这个夏金桂除了貌美之外,几乎一无是处,和薛蟠正是旗鼓相当,天造地设的一对,一个只有貌,一个只有钱。香菱就生活在这个毒妇和恶夫的夹缝中间,哪会有一天的好日子过!再者薛蟠本是草莽,外强内弱,又喜新厌旧,几招过后,就臣服于夏金桂,对香菱厌恶之至,不惜拳脚相向了。

因为薛蟠,香菱又遇到了薛姨妈,也就是她的婆婆,不能说薛姨妈这个人有多么的不好,但就其为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薛姨妈的特点一是纵子,溺爱不明。二是只要一出事,首先想到的就是找亲戚帮忙或出钱摆平。我们从47回可窥一斑,薛蟠调戏柳湘莲不成,反遭痛打,薛姨妈意欲告诉王夫人,遣人寻拿柳湘莲,却被宝钗劝住,说“如今妈先当件大事告诉众人,倒显得妈偏心溺爱,纵容他生事招人,今儿偶然吃了一次亏,妈就这样兴师动众,倚着亲戚之势欺压常人。”还有第80回,夏金桂也说“谁还不知道你薛家有钱,行动拿钱垫人,又有好亲戚挟制着别人。”另外薛姨妈还炮制了金玉一说,放风说自己家的女儿要找一个有玉的才嫁,并在贾府一住就是很多年,大有把女儿送上门之势,这是很有失身份的。金玉之说本是他薛家的一己之说,与贾家何干!所以看红楼很难对这个姨妈产生好的印象。

我们再看薛姨妈对待香菱如何,香菱是一个温柔安静贤淑的女子,说话办事懂礼知分寸,并且心地纯洁,为人善良,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子,平日里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随薛蟠进京后,先给薛姨妈使唤,后来一直服侍薛蟠,到了第7回,周瑞家的送宫花时,她已留了头,说明已是薛蟠的小妾,宝钗也管她叫嫂子。在古代妾是一种很尴尬的身份,介于半主半仆之间、对上你是仆,但对下你是主,也是要呼奴唤婢的。但在薛姨妈的眼里你是我们家买来的就永远是我们家买来的,这是铁定的事实,她尽管知道香菱很好,一般的主子小姐都跟不上,但心里并不真正地看重和怜爱香菱。

薛蟠挨打后无颜见人,要出远门,薛姨妈先是叫香菱和自己睡,结果宝钗说:“妈既有这些人作伴,不如叫菱姐姐和我作伴去。”薛姨妈说“正是我忘了,原该叫他同你去才是。我前日还同你哥哥说,文杏又小,道三不着两,莺儿一个人不够服侍的,还要买一个丫头来你使。”薛姨妈首先想到的是一直委屈了自己的女儿,不够人使,她们口里说的作伴只是涵养,实是充役。在她的心目中,她的女儿是最娇贵的,而香菱也只配服侍人,可见一个买字就拘定了一个人的一生,宁不悲乎!一直到80回,夏金桂容不下香菱,变着法地陷害香菱,薛姨妈的做法就是,赶快找个人牙子,不拘几个钱卖掉完事。你想想香菱从十二三岁就开始进入薛家,一晃好多年过去了,现在的身份早已是一个明堂正道,尽人皆知的妾了,虽然没生下个一男半女的,也不能说卖就卖,张口就来,再者大家族哪有卖妾之说,休了便是。就是在贾府,丫鬟大了,有的还开恩放出去,自己另行择夫的,相信后来的袭人不会是被卖出去的。读到这里便觉得十分可恶,也只能为香菱一大哭!

另外薛姨妈还小气吝啬,对香菱很是苛刻。他们家是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豪门大户,以富著称。第62回,香菱和芳官、蕊官、藕官、荳官斗草,被荳官推到积水里,裙子湿了半扇。宝玉跌脚叹道:你们家就是一日糟蹋这一百件也不值什么...但姨妈老人家嘴碎,饶这样着,还说你们不知过日呢...”这里的“你们”二字自然不会包括宝钗也不会有薛蟠在内,薛蟠从小就挥金如土,使钱弄性,不像宝玉想挥霍都没得钱。薛家包括奴仆本来就那么十几个人,主要还是指香菱,这是天下婆婆的通病,儿子花多少都不会在乎,媳妇一用就心疼。宝玉这样的外人都知道姨妈嘴碎,肯定平日薛姨妈经常唠叨数落香菱。宝玉还说免得惹姨妈生气,让她等着不动,把袭人的裙子拿来换上,这是宝玉的细心之处,我们也能看得出这个书中口口声声说的慈姨妈,对香菱有多么的严格。曹侯写文一向绵里藏针,总是在不经意处刺你一下,前面所说的什么宝琴相送之类的话,只是障眼之法,为何情解石榴裙,就是惧怕婆婆。书中还有一句,说宝玉说的话,正撞在香菱的心坎上了,可见薛姨妈嘴碎,不喜欢香菱是实。

实际富家的生活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挥金如土那你得看是谁!越有钱越奸这句话是有道理的,给这样的人家当媳妇不是一件易事,像邢岫烟没等过门,因为戴了一块探春送的玉佩,宝钗就教育过她,此一时不比彼一时了,你看我身上可有这些富丽闲装,要一切从简才是等等。虽说是一针一线,当念物力维艰,但也不能太过,他们家的钱,只不过都大把大把地花在外面打官司,吃喝嫖赌,奸男占女上了。

当然香菱也遇到了好人,宝钗算一个,宝钗对她做了两件好事,第一件就是把她带进了大观园。她才得以过了一年多清爽舒心的日子。第二件是在第79回她母亲要卖香菱时,被她拦了下来,把香菱要到了自己的名下,等于解救了香菱,同时也保全了她家的颜面。但宝钗这个人等级观念特别严重,是个要人尊敬的人,虽然她喊香菱嫂子,心里未必重她,香菱央告她说:“好姑娘,你趁着这个工夫,教给我作诗罢。”宝钗回她说我说你是得陇望蜀呢。

实际香菱是一个非常可怜的人,她对别人没有要求,对自己要求却很高,她羡慕园中的姐妹,倾慕她们的才华,也希望自己能过上这种诗情画意高质量的生活,实际她是在向往一种美好的精神生活。宝钗委婉拒绝她后,她等晚饭一过,宝钗往贾母那一去,就径直来找黛玉。

林黛玉,一个真正温暖,并把她当做朋友看待的贵族小姐,遇见她应该是香菱人生中的幸运。黛玉是一个伟大的女性,她的光芒足可以经受得起时间的检验,随着我们每一个人年龄地增长和生活阅历地增加;随着岁月地流逝,朝代地更迭,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她。不喜欢她的人可以给她安上小性,爱哭,清高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你永远不可能把她和虚伪、冷漠、世故、圆滑这样的字眼联系在一起。她和宝玉与别人的区别所在,就是身上永远闪烁着人性中最温暖最动人的光辉。

黛玉是一个内心通透的人,她对香菱笑道:“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你看说得何其自然,没有半点扭捏之态。她还说:“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一下子就给香菱建立了信心。并且她还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不仅是教育方法好,还有足够的耐心和爱心,她先给香菱布置作业,开出书单,也就是前期积累,并说作诗立意要高,不能墨守成规,流于俗套。在黛玉循循善诱和香菱自己的刻苦努力下,香菱在梦中终于得出好句,成为大观园里的一个诗人。

黛玉对于香菱一生的重要意义,就在于她开启了她精神世界的一道大门,从此香菱的人生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但有一点不明,就是香菱最初的文化从哪里来,她被拐时尚小,不知士隐是否教她识字,和拐子生活后就别谈了,房子都是租住的,到处流浪,到薛家也是不可能。脂批中说她且曾读书,唯一的解释应该是自学的,她也说她读过一些书,喜欢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这点就比袭人,晴雯强得多,她们在宝玉身边那么久,都不识字,也没有这种求知的愿望。所以说香菱是令人感动的。

有关香菱的年龄,很多人说她是三岁被拐,包括百度百科,实际这是不准确的。在第一回里,书中开篇交代英莲三岁。说一日,炎夏永昼,是夏天,甄士隐抛书午倦,伏几少憩,梦见一僧一道且行且谈,论及灵河岸边三生石畔,有绛珠仙草一棵,因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才得以存活,随修成女体,腹中缠绵了一段情意。近日因神瑛侍者凡心偶炽,绛珠仙草也愿随其下凡,用眼泪还之,这就有了红楼梦的诞生,同时也为我们开启了一段千古伟大的爱情故事。神瑛侍者贾宝玉是也,绛珠草黛玉也,我们从中可知,香菱三岁时,宝黛是没有出生的,香菱的年龄至少比宝玉大三岁,比黛玉大四岁。文中时间继续推移到八月十五,中秋节士隐宴请雨村,并助他进京。忽悠又到元宵佳节,这个“忽悠”也不知道忽悠了几年,但最少也是第二年了,霍启(祸起)抱着幼小的英莲看社火花灯,不幸把英莲丢失,也就是说,英莲丢时至少是四岁而不是三岁。书中第四回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由雨村口中得知“闻得养至五岁被人拐去”与门子之话相符,应该是事实。拐子卖她那年她十二三岁,薛蟠十五岁,宝钗比薛蟠小两岁,香菱的年龄应该和宝钗差不多,应该稍大一些。因为红楼里的年龄比较混乱,我们也不做深究,但读的人也不能凭臆想草率定论。

香菱貌美,有多美,书中没有正面描写,但我们可以从不同人的眼光中得知。第七回,周瑞家的送宫花,就对金钏说“倒好个模样儿,竟有些象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金钏也回说“我也是这们说呢”秦可卿号称红楼第一大美女,我们从此话中可以知道香菱的纤细袅娜和文静美好。脂砚斋在48回也批“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所惜者幼年罹难,命运乖蹇,致为侧室。且曾读书,不能与林湘辈并驰于海棠之社耳。然此一人岂可不入园哉。故欲令入园,终无可入之隙,筹画再四,欲令入园必呆兄远行后方可。”是说香菱这个人长得不比凤姐和秦可卿差,并且是个各个方面都很优秀的人。贾琏第一次遇见香菱也是眼馋肚饱的,大有羡慕之意,对凤姐说“生的好齐整模样。我疑惑咱家并无此人,说话时因问姨妈,谁知就是上京来买的那小丫头,名唤香菱的,竟与薛大傻子作了房里人,开了脸,越发出挑的标致了。那薛大傻子真玷辱了他。”仔细看“玷辱”二字,薛蟠实实是不配也。

香菱不美,拐子也不会把她拐出来养大,再卖个好价钱。冯渊是名乡宦,家境殷实,酷爱男风,最厌女色,但一见香菱就一改原意,并立马破价买下,应该是惊为天人,才能如此决绝。并说再也不近男色,也不续娶,唯香菱一人是也,并定下三日后正式迎娶,也足见重视。不能不说动了真心,同时也可知香菱之美好!这种美好不光是因为是容貌上的,想冯渊其人也该见过多少容貌俏丽之女子,香菱若是庸常之辈,他怎会动心。一个人除了容貌还应该有个气场,就是因为香菱那种恬静的纯洁深深地打动了他。

拐子人卖两家,薛家势大,冯家难以抗衡,但冯渊并没退却,竟亲自上门索要,结果搭上了小命。薛蟠初见香菱也是觉得相貌不俗,薛蟠是个最俗之人,但也知道人之好坏。可见美好的东西足可以打动任何人,他便在15岁那年制造了这桩命案,惊动了金陵京城两地,使香菱在未进贾府之前,已是尽人皆知。假使香菱果能嫁于冯渊,也算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就像她自己说的“今日孽债已满了”说不定还能找见自己的亲生父母,就因为半路杀出这么个程咬金来把她死拉硬扯地拖走了,她的命也只能是一薄再薄了。

我们再说香菱的品格,香菱是一个内心非常明净之人,所以书中多次叫她憨香菱,呆香菱,是说她像一碗清水,没有任何的心计和城府,看问题也单纯。实际我们每个人就是一个目光问题,香菱就是喜欢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别人,当听到薛蟠订婚的消息后,这个处境将是最危险的人,反而是最高兴的,她巴不得夏金桂早一点过门,她好有个伴,卸去一半的责任,诗社也好多个才貌双全的姐妹。她以为她喜欢吟诗别人也会,她以为她心有草木之情别人也有,只可惜事与愿违,夏金桂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倒是宝玉一直为其忧虑,反而受到她的嗔怪。

薛蟠被柳湘莲暴打后,我们不见薛姨妈和宝钗咋样,倒是她先把眼睛哭肿了。这个丫头心太实,对阿呆兄那可是真心实意的好,可惜薛蟠不知道珍惜。

另外香菱一直是一个诗意的女孩,虽然她生活的天空一直是灰暗的,但她眼睛却一直都是纯净的,她丝毫没有因为生活环境的丑恶,而把自己的心灵挤压变形,她有一颗最为干净的心,像一颗露珠那样不染尘埃。第80回夏金桂找茬要给她改名字,说谁闻到菱角花还有香味的,香菱道:“不独菱角花,就连荷叶莲蓬,都是有一股清香的。但他那原不是花香可比,若静日静夜或清早半夜细领略了去,那一股香比是花儿都好闻呢。就连菱角、鸡头、苇叶、芦根得了风露,那一股清香,就令人心神爽快的。”这样的善感倒有点像宝玉,心灵干净得一点渣滓都没有,在她的眼里世间草木万物都是可爱的,都有着自己的清香和美好。这岂是夏金桂之流能比,能知的!

她对黛玉说她读王维的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就想起当年上京时的情景,说那日下晚,便湾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连云直上。你看,这就是香菱,她的眼睛始终是透明的,即便是在惊慌被买卖的途中,都充满了诗意的平静。

我们再说香菱的出身,香菱的父亲是甄士隐,甄士隐是一个性情恬淡,不以功名为念的隐士。每日种花修竹,吟诗弄月,是个神仙一流的人物。英莲被拐后,又遇火灾,投人不着,丈人半哄半赚,他也就逐渐落魄下来,最后看破红尘随疯道人出家了。实际曹雪芹在大兴衰前写了一段小枯荣,是一个帽子,也就是一个总纲。甄士隐家住姑苏城,金陵也,也就是十二钗的出生地。十里街,势利也。仁清巷,人情也。家傍是葫芦庙,糊涂也。丈人叫风肃,风俗也。作者活画出这个炎凉的世道。葫芦庙炸供,牵三带四,把一条街都烧了,实际就是说皇家内讧,把四大家族都牵连了,应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句话。甄士隐实际就是宝玉的化身,甄士隐的结局就是宝玉的结局。香菱原名甄英莲,真应怜也,真应该可怜的意思,她是整个红楼女子的一个总括,攘括了她们全部的命运,所以她的身上兼具了许多女性的气质。

我们读香菱,也就是读众女儿,她们都是从英莲开始,从一朵美丽的荷开始,一直到香菱“根并荷花一茎香”最后到秋菱“平生遭际实堪伤”哀婉之叹“致使香魂返故乡”也就彻底凋零了。但那份纯洁和美好依在,那份感动和温暖依在。就让我们记住吧,记住这群可爱的女子,她们曾来过这个美丽的人世间,并且干干净净地活着过。

qq747236202

编辑:青衣

赞一个 (2)

《转角的爱---说香菱》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