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飞鸟与射手

飞鸟与射手

2019-01-23 08:15:33 作者: 月泊枫桥 3021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一】

她叫素,北方人,那年正好十九岁,在那个青涩、懵懂的花季里,她遇上了他。

那个时候,她正上大一,喜欢文字。

她就象一只敞口的水晶瓶子,盛着一汪清水,只一眼便能洞穿她的心底,她漂亮,活泼,纯真,有着五颜六色的梦。

他叫枫,那年他三十八岁,在南方一个城市打工,在那个男人四十一枝花的年龄里,他,刚劲而沉稳,深邃而敏锐。

枫从事IT行业,在一家外企做主管,他有一份好的工作。那时候,他的妻子跟别人跑了,他一个人带着十二岁的儿子,相依为命。

枫也是一个喜欢文字的人,在他的QQ空间里,枫写满了他和妻子的过去,以及对妻子的怀念;那个女人离开了他,他并没有去怨恨,相反,在他的文字里,充满了他对她的内疚;那时候,他把全身心都扑到了工作上,每晚都加班到很晚,回家一上床就呼呼大睡,就是做梦,脑子里也全是电脑程序的指令。

他给她的时间太少,她很怀念当初恋爱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的身体和键盘,他同样爱不释手。她是个很粘男人的人,随时都想扑在男人的身上撒矫,过两个人的世界;所以,他知道,全是他的错。

他空间的名字叫《坠落的星星》,他的日志写得很感人,他仿佛是个为文字而生的人;每一个走过他空间、读过他文字的人,都被他的文字感动。他的空间相册,全是他一家子以前的照片,透过那些点滴,能看到他们当初的幸福,还有他对妻子的暖。

这些年,他空间的背景音乐永远是那首冷漠的《飞鸟和射手》,那时候的素,一旦有空,就跑去他的空间,有时候是去读他的文字,有时候是去听那一首歌,整整的一天,她可以呆在他的空间里不出来,一个人,沉溺他制造的忧伤里。

那时候,她从来没想过要和他发生什么故事,她只是喜欢他的文字,喜欢他空间伤感的曲调,还有他的真诚。他的文字有一种蚀骨的温柔和一种忧伤的美,读他的文字,她常常哭得一塌糊涂,但还是会忍不住要去读,她喜欢让那份伤感把自己的内心揉碎,然后再渐渐平缓,回归自己。忧伤的文字本身是一种有毒的美,她喜欢享受那种淡淡的忧伤,她甚至把自己幻想成他文字里的女主人公,由此来靠近他那份浓浓的情怀。

那时候,他已经升了主管,再也不用在一线拼杀。他开始有了更多的时间去书写他的过去,去开始他工作以外的另一爱好。

慢慢地,他的文字在空间有了知名度,他的空间每天都会有几万的点击率。只是从不见他去回复留言,也从不见他在别人的空间互动。他忽视着每一个关心、怜悯他的人,他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一隅,只是一味地去渲泄,去书写他的爱和眷恋。

从一开始,她就把他当长者看待,一口一个老师地给他留言,叫得恭敬而卑微。

老师,如果时间无法忘却曾经,当你迷失在回忆里的时候,打开窗,看看阳光,今天很美好。

老师,一扇窗关了,还有另一扇窗在为你打开,每一扇窗都能看到不同的风景。

老师,秋来了,月凉如水,珍重加衣。

老师,春来了,去看看桃花吧,此时,花正艳。

老师……

她几乎每天都会去他的空间,几乎每天都给他留言。

几乎每个晚上,她都会给他道一声晚安,老师,早点睡,晚安!不管他在与不在,也不管他从来都不曾回复。

她的空间,她把他设为特别关注,她的QQ,她把他设为上线提醒,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她的视线。

就这样,她掌握着他上线的规律,掌握着他的作息时间,甚至掌握着他的喜怒哀乐。

一个秋天的凌晨,她在对话框给他发来一句祝福:老师,祝小伟生日快乐。

“谢谢你”!当时,他迅速回了过去。他的每一条说说她都读过,因此,她知道他的儿子叫小伟,也知道这一天是他儿子的生日。

【二】

从此以后,她与他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那时,她知道了他姓郝,单名一个枫字。

他文笔的好在网络是出了名的,因此,她要他教她写文章;而她,因了他的熏陶,文科也学得格外好。

渐渐地,她的作文水平得到了提高,她对他的依恋也越来越深。和他在一起时,她有种莫名的快乐,欣欣然的,想飞。而他对她,亦有种说不清的情愫,她不在跟前时,他的脑子里,时不时晃过她微笑的眼。他明白,那是想念。

有时候,某个晚上收不到她发来的晚安,他便会想,她,是不是有事了呢?

他很清楚,他不能再任由这种感情递增,他们的年龄差距太大,她应该有更好的归宿,他不能伤害她。所以,当她又一次让他点评文章的时候,他竭力稳住自己,他淡淡地说,丫头,你已经比我厉害了,以后,不用再找我了。那一刻,她的心,宛如在草尖上滑过,痛得不知所以。

那时起,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拉开他与她的距离,每次对话,也就是三头两句,薄凉的言语,让人心疼。

他开始要她叫他大叔,他想以此来警示自己,随时注意自己的身份。只是,她从来都没有叫过。

渐渐地,他写得多了,在一些杂志,报刊常常可以看到了他的文字。

他也出了书,他给她寄了两本,一本诗集,一本散文集,打开书,浓浓的书香里有他潇洒的签名。

她也给他寄东西,家乡的大枣是出了名的,她说她是寄给小伟的。

那时候,他与她的交往,让他控制得不冷,也不热。像一朵紫荆缓缓地开。

只是空气中,同样有点点花香隐约可见,虽然被一种墨色的空气在压制着。

她从未感觉到花会凋零,只是热情着,却不敢有太多的洋溢。

她对他,有着梦。她把她五颜六色的梦写在了一篇篇叫主人可见的日志里。

【三】

大四那年暑假,她飞到了他的那座城市。

选择在这一座城市实习,是因为这座城市里有他,一个驻在她心里的男人。尽管那个男人,比她父亲小不了几岁。只是在她的心里,她从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她也不知道她对他的依恋,是否就是传说中的爱情,而她只知道,她喜欢他的世界,喜欢在他的世界里遐想,她想,哪里有他,就是春天。

那一天,她去见了他,尽管只是在他公司的门口呆了一小会。那个他,比相片中更显魅力,她的心,欢欢的跳。

她和他要了电话号,她每天都会给他一个电话,尽管他只会说上了了几句,这对于她来说,能听到他磁性的声音,就足够感动,那一刻,她的幸福满满,她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那时候,她虽然经常生病,但是,靠近他的感觉,那种喜悦,冲淡了一切。

只是,时光总是匆匆,思念,总是太久。很快,她就要返校上课了。

那天,她约了他,她说她要请他,她用人生第一次挣来的钱,约了走进她生命的第一个男人,在一家叫《寒号鸟》的咖啡厅里,在一个最偏僻的角落。

咖啡厅里循环着那首叫《飞鸟与射手》的歌。

“……

就让我用最后的自由,

去成全你的追求

……

当你把箭举起的时候,

我已决定了不会再闪,

你是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

几番回环,她不舍的告诉他,她要回北方去了。

在她慢慢转身而去的时候,他突然叹口气,伸了手,拂起她额前的发,动作轻柔而温暖,像他的呼吸。她的泪忍不住喷涌而出,大颗大颗的,沿腮边而下。她,毫无忌掸的抽噎着,扑到了他的怀里,她要把久久以来的隐忍,毫无保留的释放。她的每一滴泪,就像滴在他的心上,让他有着微醉的疼,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用那双有力的大手,把她紧紧的拥在怀里。

素素,我爱你,我也是爱你的。他语无伦次。

那天,他鬼便神差的带着她去开了房,他的身体,像火在烧,无数条小虫子在他体内撕咬,搏斗。他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狂奔着去寻找属于他的草原。

他熬得太久了,他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早就该有一颗温柔的心来抚慰。

她和他疯狂在硕大梦思床里。枫,我给你,我给你,我把我都给你。她迎合着在她身上摸索的双手。

枫,毕业了,我就嫁给你,让我来照顾你,她说。

那一瞬,他的心,一道闪电掠过,他推开了她。他知道,他不能,她还是个学生啊,他不能毁了她。

他冲进浴室,拧开凉水,哗哗啦的水声里,他把那颗狂野的,沸腾的心冷却。

他对她说,儿子这个时候应该放学了,他得回家给儿子做饭。

从此以后,他在QQ里再也没有回复过她,无论是留言版,还是对话框。尽管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关注他,问候他。

有一天,她登上了QQ,终于,她看到了那个叫郝枫的名字在闪。

“她回来,我们复婚了,祝福我吧。”那一刻,她的心被捣空了。她扑在闺蜜的肩膀。任泪水肆虐奔流。

她的心,如针扎一般疼,却又有一种宽慰。

枫,你过得好,就行了啊。爱,就是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四】

日子过得波澜不惊,她偶尔还会去他的空间,只是她会抹掉自己的脚印;只是她再也看不到他文字更新,或许他所写的,已经不让她看到。

他很想她,只是他不能去想,他知道,那是没有结果的爱情。他和她之间,不是不爱,而是,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这个世界,总是有太多的阴差阳错,有些错,让人撕心裂肺。

【五】

光阴过隙,谁都无法挽留。

他在想,这个时候,她应该毕业有一年了,她应该恋爱了,她应该把他给忘了。

然而,只是一个电话,一个尘封的故事又被重新揭起。

你是枫吗,我是素素的妈妈,素素在医院里,快不行了,她想见见你,你能来吗。素素妈妈仿佛在哀求,她的无助,让人心碎。

假如没有这个电话,也许这个故事就消无声息的,随这个秋季的落叶,深深浅浅的埋在尘埃里。但是,这个故事还注定没有落笔。

他再次看到她的时候,他几乎认不出她来,她美丽的眉,红润的脸,早已不在。如今,她已被病魔折磨得像一朵残败的花。

枫,你来了。熟悉的声音从她干涸的唇边艰难的挤了出来,她忍着哭。

他没想到再见到她的时候,会是这个样子,会是在医院里,他曾幻想过他们的重逢,那是在一条在叫丽江的岸,或者一座叫凤凰的城。

他的左手握住了她的右手,右手绕过她的耳际,拾起她一丝零乱的发稍,手掌最终抚在她的脸上,他爱怜地看着她,不言也不语;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就像返校的那一幕场景,任泪水成灾。

只是这一次,落泪的不仅是她,还有她的父母,还有在场监护的医生。他们被这一幕感动着。他们在想,这个大男人和这个小姑娘之间到底有着一种怎么样的感情呢?只是那些人都不会懂得,除了她的妈妈。

这一两年来,对于她来说,是一次从人间到地狱的沦陷。

毕业后,正在忙着找工作的时分,她感到了更多的不适,虽然以前也有过同样的症状。最终,她被确诊为肾衰竭,尿毒症,一种需要换肾的病。这一年来,她在无休止的透析中等待肾源,只是能够与她配对的肾,却是一种极为稀少的类型,她的亲人,所有可以提供的肾源都没有与之配对成功。医生说,如果再找不到适合的肾源,她的时候不多了。

她是个大学生,她知道无法换肾源意味着什么。只是这个世界她还没有看够,她还要看今秋的雁,还要听来春的雨。

她还要去还要去西藏,还要去丽江,还要去凤凰,还要去济洲岛,还要去日本看樱花。

她还要嫁给那个她爱的人,生一双儿女,让孩子围着他们不停的叫爸妈。

只是,这个世界的美好太多,而生命给她的时间太少。

前两天,她总是翻看那本上了锁的日记本,总是不停的掉泪,叹息。那个本子记着她的秘密,记着她和那个男人的一切。那个叫枫的男人,给她的眷恋太多了呀,她即使到了那边,她知道,她也是放不下他的。

这一切,毕竟逃不过她妈妈眼睛,女人是最敏锐的,更何况这是她的妈妈呢?

妈妈找来了素的闺蜜,那一刻她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和她的丈夫,她的女儿还深爱着一个叫枫的男人。

她为她的女儿感动,四年多来,她的女儿一直在思念一个男人,一个比她大了一半的男人。

她把素的日记本交给枫,他读着;他,泪眼婆娑,最后,他逃了出去。

素素,还有大家,都以为枫不会再回来了,只是大家都不会怪他,他,已经尽到他应该做的。

那时候,尽管她还想和他多呆一会儿,那怕是一盏茶的光阴。

【六】

只是,他还是回来了。

他带着一枚戒指回来了。

他给她戴上,他说,他要娶她,他要陪她走完剩下的日子。

那一刻,素素没有哭,她娇羞着,脸颊飞上一朵红云。她的幸福,所有的人都知道;所有的人,都感动了。

很快,有人送来了婚纱,有人送来了玫瑰,还有人送来了喜糖。那一天,没有彩礼,没有花车,但有很多的证婚人,大家都见证着她和他最真挚的爱。

那天,好些人把他和她的爱情发上了微博,那个城市的记者也被惊动了。

所有的人,都为这一对新人感动,都为这一对新人祝福。

做完最后一次透析,他和她飞往了丽江,那个他们曾经聊起的地方;他扶着她,在丽江边上徘徊,她和他看着他们放下的许愿灯缓缓离去,那时,她舍不得离开,她好想长住在丽江的边上,她太喜欢这里了呀。

只是,她却不能不离开。

医院刚刚来了电话,说由于媒体的报道,他俩的爱情惊动更多的人,多家医院给她提供了肾源的信息,很幸运,其中有一个肾源与她匹配成功。

他拥着她,对她说:明年,我们再来,好吗?

那个时候,夜幕下的丽江,灯火阑珊。

作者:月泊枫桥/QQ:1159198050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8)

《飞鸟与射手》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