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读书的畅想

读书的畅想

2019-01-23 08:32:59 作者: 沈江平 1588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自打上中专以来,四年当中由于下午课程较少,便有了许多自由支配的宽裕时间,于是对读书怀有一股强烈愿望的我便一个劲地泡在书堆中读起书来,学校的图书室不是很大,除了数量可观的藏书外,附属的阅览室里还有不少报刊杂志,于是读书看报便成了我的一项课余爱好。星期天学校图书室不开,周日一般无啥事,于是对读书着迷的我心儿早已飞到了州图书馆,简单的午饭草草吃罢,便约上几位同样对于读书痴迷的同学径直奔向高原小城的图书馆。

城里的图书馆距离学校不远,那时候的陈设和建筑还算是够档次的。几个书友在图书馆的中青年阅览室落座后,便埋头看起书来,由于同样对于读书怀有一种特殊的嗜好,落座之后大家都投入到那种求知若渴的境界中,沉浸在淡淡的油墨书香中忘记了时间的流逝,除了偶尔沙沙作响的轻微翻书声,整个阅览大厅虽然人头攒动,却出奇的安静,据我所知,那时常常光顾阅览室的,大多数是市内师专和几所中专学校的学生。

说实话,当时虽然对于读书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以至于现在我仍然乐此不疲,但并无依靠读书出名成“家”的奢望,只是觉得读书实在是件愉悦性情的乐事,可以让我们单调的学习生活更加充实,使狭窄的知识面更加宽泛,不断地开阔我们的视野,拓展我们这帮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农家娃的思维。

参加工作后,由于专业所使,便在一个牧区乡镇搞起了文秘工作,从此,远离了学校的那种自由生活,虽然天天有着应接不暇的公文材料,但对于读书仍然怀有信教徒对于宗教信仰般的虔诚和投入,初事写作当然是有难度的,公文材料的谋篇布局和驾驭写作的文字功底都显得很幼嫩,以至于若干年之后回过头来再翻阅工作之初撰写的文件材料,那种幼嫩的字迹和不成熟的文字表述让人回想当初文字写作和语言功底是何等肤浅。但是,自从参加工作后,我对于写作如同读书一样却怀有那样一种痴迷,以至于工作之余常常写些文不达意的东西寄往报刊杂志社,无奈“质量”次莠原因都如同石沉大海没有音讯,虽然有过气馁,有过沮丧,但事后想来,报刊杂志又不是“废品”收集站,如果杂七杂八全部刊登,岂不毁了报刊的声誉,这样一想,心里也就释然了。

写作是一项需要不断摸索、钻研和热情投入的“苦差事”,几年下来,对于读书的嗜好我仍热情不减当年,在写作方面靠着自己的勤奋和热情也有了些许长进,从此我不断品尝到了写作的乐趣和甜头,除上班时间例行写些公文材料和新闻报道外,我还出奇地爱上了散文写作,虽未登上大雅之堂,但几年下来,散寄于报刊杂志的“文章”刊登率不断攀升,以至于剪贴了厚厚一沓。常常在工作之余读些名家作品后,对于一些知名作家是那样的敬仰,敬仰之余经常怀有一种深深的感动。

我认为,一个作家付出的劳动是常人无法负荷和承受的,作为作家,并非哪个人想当就能当上的,作家需要的是才气、激情和辛勤付出,有些人写了一辈子东西,上乘之作没有几篇,甚至付出的劳动还要比成名的作家多得多,这就决定了这种人缺乏当一名作家的才气、激情和潜质。然而有些作家却是第一次写成一部鸿篇巨著后便一举成名的,但这种人在文学界和文坛上少之又少,犹如凤毛麟角。譬如四川藏族作家阿来,他出身于川西阿坝州马尔康县一个农牧民家庭,起初是马尔康县一个偏僻村学的“孩子王”,后来考上师专毕业后担任小学老师时间不长便调入该县中学从事语文教学,后进入阿坝州文联工作,曾担任该州文联文学刊物《新草地》的编辑,1982年开始起步进行诗歌和散文创作,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转向短篇小说写作,由于在不间断地从事散文、诗歌和短篇小说创作中积蓄了丰厚的文学素养,后来转辗到四川成都编辑《科幻世界》科普杂志,从编辑一直干到总编辑再到社长,几年的时间使《科幻世界》的发行量一跃位居世界同类杂志首位,从而成为文化经纪人。由于长期从事编辑工作,加之丰厚的文学素养和不平凡的人生阅历以及熟悉川西藏民族的农村生活,为他后来的文学创作积累了丰富的底蕴和素材。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他酝酿了很久呕心沥血写成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尘埃落定》1998年出版后一炮“打响”,引起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并获得了2000年度国内长篇小说创作领域的最高奖项--茅盾文学奖。他的巨大成功看似“偶然”,但回过头来仔细回顾他走过的文学创作之路和不同阶段所从事的不同行业工作,却并非偶然,从他创作大量的散文、诗歌和短篇小说以及担任编辑、总编、社长以及经营文化产业发展期间奠定的扎实文学素养和积累的丰厚人生阅历中我们不难看出,他的文学底蕴和生活经历是非常丰富的,虽然用汉语描写手法表达解放前夕川西藏族人民的生活意识形态,但他独有的文学描写手法是十分成功的,文学创作因此在意识形态领域和独特优美的意境架构方面取得了巨大突破,因此他的获奖并非“偶然”,只不过在长篇小说创作领域属于“一炮打响”的典型罢了。至于后来一举成名后出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主席再到中国作协副主席,这是文学界对他的文学创作巨大成就的断然肯定,当然属于另一范畴罢了。

写作是一项高投入低产出的“苦差事”,要想写出质量上乘的东西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这不仅需要多读书、读好书,而且需要丰厚的生活阅历,长期的生活体验,扎实的文学素养和笔耕不辍的坚守和执著。嗜好读书是促进文学写作不断进步的阶梯,如果要想写出上乘的作品,就需要深入体验生活和拓展理性思维空间,不少人都想成名成家,却始终难以圆就这个“伟大”的梦想。缺乏深厚的文学积淀,就做不到厚积薄发,这样永远也是写不出好东西的。正如一头奶牛,如果吃不上营养富集的草料,就不会产出醇香丰裕的奶乳!

2006年5月7日上午于高原碌曲小城

编辑:

赞一个 (0)

《读书的畅想》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