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红楼里的素色美女——李纨

红楼里的素色美女——李纨

2019-01-23 08:28:12 作者: 菡萏 1827人读过 | 1条评论   相关搜索

李纨,一个行走在自己素净时光里的女人,平日里低调从容,不显山不露水。她的世界就像摊开的一袭白宣,无需洇润,一片寂静安然。旁边的花团锦簇也罢,姹紫嫣红也好都已与她无关。由于丈夫的过早离世,她失去了花好月圆的浪漫,也失去了一个坚实的靠山,更失去了“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的清新和鲜艳,在大观园里,成了一座活着的贞节牌坊。

由于书中对李纨描写的谨慎和影视剧里演员扮相的老成,李纨给我们留下的始终是一个灰色的印象。其实不然,李纨实是个美女,一个地地道道的年轻美女。第五回,太虚幻境薄命司的大柜子里,正册中她的判词上就画有一盆茂兰,旁边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可见李纨到了贾兰爵禄高登之时,即使昭华已逝依旧是风韵犹在。

李纨自称稻香老农,宝玉生日时抽的签也是一枝老梅“竹篱茅舍自甘心”那么我们不妨看下,李纨到底有多老。她是贾珠的妻子,宝玉的亲嫂子,贾珠是贾政和王夫人的长子,在第二回里,我们从冷子兴口中得知,贾珠不到20岁就结婚生子,随即夭亡,也就是说死时还不过20岁。黛玉进府时,贾兰年岁不详,但第四回一开场,作者就明确告之贾兰已五岁,一直到第78回贾兰作林四娘诗时,众幕宾皆大赞“小哥儿十三岁的人就如此,可知家学渊源真不诬矣。”这其间又过去了整整8年。李纨应该小于贾珠,也就是十七八岁就生了贾兰,出场时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即便是到了七十八回,大观园内抄快散伙时也最多不会超过三十一二岁的光景,李纨一直应该是一个年轻女性,要说老也只能指心里年龄上的老,或与黛玉宝钗这些妙龄少女相对而言。

李纨是书香门第的女儿,父亲李守中是国子监祭酒,国子监是中国隋朝以后的中央官学,为我国古代教育体系中的最高学府,祭酒是指主管官,相当于现在的大学校长或教育厅厅长。李纨自幼受过良好的教育和熏陶,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应该品貌俱佳,要不也不会成为荣国府的长孙媳妇。

红楼里的每个人物都不是孤立的,有黛玉就有宝钗,有晴雯就有袭人,丫鬟都是一对对出的,那么与李纨对着写的又是谁呢?应该是凤姐,一个精明能干八面玲珑的女性。第四回介绍李纨时,旁边就有脂批:一段叙出李纨,不犯熙凤。那么她们之间有没有必然的联系呢?应该是有的,首先她们都是已婚的年轻女性,李纨稍长,又都是嫁入贾府之人,有可比性,只是分别为贾赦和贾政房中的大儿媳妇。

那么我们先看看她们的不同点。

一是出身的不同,王熙凤出身官宦之家,她爷爷在时就管理外国进贡朝贺之事。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他们家的,凤姐身上兼有商人的气质,所以她手中的钱是流动的。李纨出身书香门第,受知识分子家庭的影响,内敛低调但又不乏清高,循规守礼一些。

二是文化程度的不同。王熙凤没读过什么书,基本不识字,管账用的是未冠彩明。李纨其父虽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但还是令其读书识字,只不过读的是《女四书》《列女传》之类的书,意在让她做个贤淑贞静的女子。李纨是个文化人,曾做过大观园诗社的掌坛,虽不善写,但善评,元春归省时她参与作诗,芦雪庵联句时她杀青。

三是她们教养的不同,其实教养与文化程度并没有太多必然的联系。教养,主要来自于一个人从小的家庭教育和养成,倒是于其父母的道德品质和行为规范有直接的关系,比如廉耻之心,比如对事物的认知,比如做人的态度,抑或在细小事情上的处理和习惯等等,我们每个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打上这样的烙印。像王熙凤那种撸胳膊挽袖子叉着腰站在园门洞呲着门槛骂人;拿扣耳勺当牙签;让小丫头跪在地下,拿簪子戳嘴巴这样的事,李纨是绝对不会做的。又如她谎骗王夫人月钱发放之事和她过生时虚言替李纨出份子之事,李纨也是不屑的,但王熙凤却是满口雌黄随口就来,所以在骨子里李纨是瞧不起王熙凤的。

第四十五回王熙凤算李纨的经济账,李纨就说她说的话是“无赖泥腿市俗专会打细算盘分斤拨两的话”说她“幸亏托生在诗书大宦名门之家,若是生在贫寒小户人家,作个小子,还不知怎么下作贫嘴恶舌的呢!”这里用了无赖和下作这样的字样,可见李纨内心对她的蔑视。再者李纨多次为平儿打抱不平,一次是螃蟹宴回对平儿说:“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作奶奶太太看。”另一次是当着凤姐的面,也就是算账同回说:“你今儿又招我来了。给平儿拾鞋也不要,你们两个只该换一个过子才是。”从李纨的话里,我们可以看出,她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平时不得罪人,但也不允许别人冒犯和干涉她的私事。

她们的服饰打扮不同,李纨一直守寡,衣着朴素,不施粉黛。我们知道红楼里的女子是都化妆的,从主子到奴才,从小姐到丫鬟,甚至是太虚幻境里的仙姑无一例外,当然妙玉不能算在内。补妆卸妆的场面很多,有探春有平儿等等,丫鬟也都是插金戴银,涂脂抹粉的。第九回宝玉上学来辞黛玉,就嘱咐“和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有一回金钏也问宝玉“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从以上例子我们可知在红楼里,化妆是女孩子生活中一道必不可少的工序。第75回尤氏赌气从惜春那里出来去了稻香村,净面时,素云就拿出自己的胭粉笑说:“我们奶奶就少这个。奶奶不嫌脏,这是我的,能着用些。”可见李纨平日里是不化妆的,因为丧夫,连带剥夺了她妆扮的权利,只能清汤挂面,素颜上阵。送宫花回,也没有李纨的份,只写周瑞家的穿夹道从李纨后窗下过,脂批:细极!李纨虽无花,岂可失而不写者?。可见李纨在别人的意念里,连戴花的自由都失去了,所以我管李纨叫红楼里的素色美女。

在红楼里,穿的最雍容华贵,彩绣辉煌的要属凤姐,这和李纨是两个极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至于凤姐卸妆后是不是比李纨好看,那就另说了,只有泼醋回,见凤姐也不盛装,也不施脂粉,脸儿黄黄的。

她们出场的气势不同,凤姐是前呼后拥,众星捧月一般,她本人也喜奉承尚排场,更得意于在宁荣两府之间来回穿梭。李纨是孤单影只,随分从事,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娴静与涵养。

她们的名声不同,王熙凤是出了名的歹毒之人,以兴儿的话就是脸上一盆火,心里一把刀。李纨是出了名的大善人,大菩萨,宽厚仁德之人。这也反映她们的性格和价值观等诸多方面的不同。

她们的职责和权力范围不同,虽然她们都是嫁进贾府的媳妇,但王熙凤担任要职,大小账务,支出银两,用人裁度等都由她说了算。办事只找贾琏是不管用的,像贾芹管理小道士小沙弥,贾芸种树这些事都是要经凤姐点头的,恭维和孝敬那是必不可少的,这是府内。府外像金哥婚事和冷子兴案,没好处凤姐也是不会插手的。李纨的职责只是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子们做针线读书而已,是个清水衙门。

通篇看后,王熙凤在红楼里都是一个可圈可点光辉灿烂的人物,她也很少把人放在眼里,贾母宠爱,王夫人信任,占尽先机。而李纨始终是一个嘴笨心直安静不讨好的人物。她们一个伶俐,一个本分。那么她们矛盾的交集在哪里呢?应该是权利,一个得到和一个失去。

王熙凤是贾赦的儿媳妇,贾琏的妻子,是不属于贾政这边的,但却在这边当家,她之所以能八面生风、杀伐决断都是因为手中有权利,这都拜王夫人所赐,她既是王夫人的内侄女又是王夫人的心腹,是王夫人借用重用了她。而李纨这个真正的堂堂正的儿媳妇,荣国府的长孙媳妇,只能靠边站,位居人后,过着悄无声息的生活,也只能看着作为外人的王熙凤在府内掐尖要强,赫赫扬扬。这是典型的鹊巢鸠占!

有些人就会质疑,这是能力和规矩问题。那么贾府真的会有寡妇奶奶不当家的这个规矩吗?相信这是曹老夫子混人的,即便是有,规矩也是人订的,同样也是人可以更改的,哪家又明文规定,外人可以来当家。归其原因,是王夫人作祟,结症出在王夫人身上。

再说能力,不可否认凤姐是有能力的,但李纨也是有潜力的,李纨考虑问题细致周密,做人做事有分寸,头脑清醒。李纨并不是一味懦弱没有主见目光短浅之人,只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从她对贾兰的教育就可窥一斑。

自古夫贵妻荣,贾母说她“寡妇失业的”可见,在中国古代丈夫就是一个女人的事业,丈夫没了,就山崩地裂了,唯一的精神支柱只能来自儿子。

对于李纨的状况王夫人是有补偿的,主要体现在月钱上,以此来安慰她。李纨是孙子媳妇,按理应该拿4两银子两吊钱,和王熙凤平等,就因为他是个寡妇,现今又是这样的局面,就比王熙凤的月钱多出了4倍。每月20两。对于这点,王熙凤是耿耿于怀心里不平衡的。心是自己操的,累是自己挨,但一年下来,李纨什么都不干,舒舒服服的竟比自己多拿几百两银子。即便是自己能放点帐出去也是心惊胆战的,又怕贾琏擦皮,又怕王夫人晓得。她曾经给李纨算了一笔账:“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银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了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也就是说李纨一年的收入是相当可观的,甚至是让王熙凤嫉妒的,如果她不过心,就不会那么清楚地去算别人的帐。

李纨和王熙凤的共同点,就是都爱钱,但方式方法不同。王熙凤爱钱,是不择手段的,平时里以拖延月钱放贷为主,有机会时大捞一把,以致于贪赃枉法收授贿赂在所不惜。李纨是慢慢积攒,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这也很符合她的性格特点和务实的作风。大观园里有钱的不多,别看她们平日里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迎春、探春、惜春、黛玉几位小姐每人每月二两银子,多了没有,就宝钗一个富户。宝玉也穷,连给秦钟上坟的钱都没有。有一次,袭人就背地里问平儿,为何这个月的月钱还没放,说怕她家的那位小爷一时用起短手。可见李纨在大观园里应该是最有钱的。

有关李纨的吝啬,很多人都讲过,我倒觉得这很和符合她的性格,她本身就是一个你不沾我,我不沾你的人,用钱的地方也很少,不像探春喜欢新鲜玩意,买个这弄个那的;也不像黛玉多病,吃个这补个那的,她的收入全部为兰小子攒了起来,以防日后急用,因为她也是个有成算有危机感的人。红楼里的月钱只相当于我们现在零花钱,也就是津贴补助之类而不是工资,贾府里每个人吃的用的都是官中的,小姐的脂粉首饰头面衣服也都是额外供给的,另外哥们在学里读书每年另给8两银子的点心纸笔钱,虽然这个钱最后被探春免了。在贾府除了衣食温饱外,是没有多余的钱给你挥霍的,比现在的富二代管理的要严格得多。

凤姐过生回,李纨的12两份子钱,先是贾母笑说帮出,凤姐谎说自己解囊,不让老祖宗破费,也并不见李纨客套。第45回起诗社,李纨带姐妹们向王熙凤要了50两的活动经费,至于花还是没花完,不得而知。到了49回李玟宝琴她们入住大观园,芦雪庵联诗,李纨又提出让宝玉黛玉宝钗探春四人各拿出一两银子做费用。曹侯写文总是在你不经意处,细针慢缝,要不也不会平白无故安插一笔。李纨虽然有钱,但绝不会为这些小姑子小叔子们花上一分半毫的。这也是我现在为什么越来越相信血缘的原因。

李纨是一个成功的母亲,她一生最伟大的事业就是教育了贾兰。“到头谁是一盆兰”贾兰登爵,她笑到最后。贾兰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虽然书里着墨不多,但从小就能看出贾兰的性格和为人。贾兰只比贾环小两岁,比宝玉也小不了太多,也住在大观园里,平日一直在学里读书,不像宝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可知其母对其管教之严。他除了读书外还学习骑射,文武兼顾。有一次宝玉看到他拿着小弓追赶两只小鹿,就斥责他,贾兰笑回“这会子不念书,闲着作什么?所以演习演习骑射。”可见贾兰从不荒废光阴,也不像宝玉那样只知在姐妹丫鬟堆里厮混。第二点贾兰除了礼节性的探视并不喜欢参加一些家庭聚会和大观园里的活动,像诗社这样的事是看不见他的踪影的,与其说这是他的行事作风,还不如说是他母亲教育的结果。另外贾兰性格古怪,自尊心强,第22回元宵猜灯谜,贾政发现贾兰不在,便问“为何不见兰哥”李纨笑回:“他说方才老爷并没去叫他,他不肯来。”众人都笑说:“天生的牛心古怪。”可见贾兰实是个有主见之人,心中也希望得到长辈们的重视。另外从中也能看出,贾政比较喜欢贾兰,李纨也不执拗贾兰。

那么贾兰和宝玉的关系怎么样呢?

应该是不太好,至少这对亲叔侄不够亲密和融洽,更重要的是不是一个道上的人。很多时候,贾兰是喜欢和贾环在一起的,他们也是叔侄关系,但不是嫡亲的。比如贾赦生病,他们一起去探望,比如宝玉不好,也是一同相约而来,但宝玉推睡下不见,可知宝玉对他们是不喜欢的。另外闹学堂回,金荣的朋友暗助金荣飞砚打茗烟,却把贾兰贾菌的一个磁砚水壶打了个粉碎,溅了一书黑水,贾菌刚想拿砚反击,贾兰忙按住砚,极口劝道:“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脂砚斋评点:是贾兰口气。从这可见,贾兰和其母一样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人,即便是自己亲叔叔的事,也不会出手相帮,待远房贾菌比待宝玉更近更厚些,从小主意就很正。

我们知道,贾母过分溺爱宝玉,书里一直在表现赵姨娘贾环对此的不忿,并没透漏李纨的态度,实际这是一个涵养问题。贾兰是贾府嫡长重孙子,地位很高,但通篇不见王夫人对这个亲孙子有多疼爱,儿一声,肉一声叫的都是宝玉。重要场合,贾母王夫人怀里坐着的搂着的也都是宝玉,贾兰除了爷爷喜欢多些是没有太多人疼爱的。邢夫人也是只喜欢宝玉,对贾环贾兰比较冷漠。第24回贾赦病,他们去请安,邢夫人独和宝玉坐在一个坐褥上,又百般摩挲抚弄他,并单留宝玉和姐妹们一起吃饭再家去。就一次75回贾母吩咐:“将这粥送给凤哥儿吃去。”又指着“这一碗笋和这一盘风腌果子狸给颦儿宝玉两个吃去,那一碗肉给兰小子吃去。”

书中也道,若论举业一道,贾环贾兰似高过宝玉,但若论杂学,则远不能及,再者他二人才思滞钝,不及宝玉空灵娟逸。同气相求,宝玉内心是不会看重贾兰的,贾兰心中也未必深取他这个叔叔。

贾府落败后,李纨母子的境况会相对好些,首先是手里殷实有一定的积蓄;二是贾兰有正事,文武皆行;三是她们母子积怨很少。好了歌里“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甲戌侧批:贾兰、贾菌一干人。甲戌眉批:一段功名升黜无时,强夺苦争,喜惧不了。可见贾兰在过完一段清贫生活后,终将发达。后40回有关贾兰的笔墨将会越来越多,可惜我们无缘得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宝玉落魄后,李纨母子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并没有伸手接济和帮助宝玉。这是一种冷漠,这种冷漠在风平浪静一片祥和的环境中是看不出来的,但当事情发展到一定的高度,就会凸显出来。越是一本正经之人,越发难得有古道热肠,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性情中人,尤其嫂子疼爱小叔子那是很有限的。所以我们在书中不止一处看到,薛蟠虽无赖却有几滴热泪,倪二虽泼皮却有几分侠义,还有贾芸小红茜雪刘姥姥这些小人物,她们虽地位低下性格有瑕疵但在贾府落败后依旧有热血。红楼曲中说李纨“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家亡莫论亲,势败休云贵。”这是作者落魄30年中的总结,也是那时的真实写照。

李纨最不喜欢的人是妙玉,也是一个活在自己精神世界你不招我不招你的人,一个宝玉喜欢和推崇的人,妙玉和李纨之间是不会有任何过节和利益冲突的,可李纨就是申明自己不喜欢她,应该是看不惯她的行为和作风,道不同不相为谋,连带李纨也不会喜欢宝玉和黛玉,因为他们也都是轻视功名之人。宝玉对科举深恶痛绝,而李纨一心想让贾兰走仕途经济的道路,因此不合拍。她也不会喜欢宝钗,因为是她婆婆那边的亲戚,实际她喜欢的人很少,她的一生始终是寂寞的。

李纨一直守寡,终生未嫁。很多人会认为寡妇的生活很难熬,实际未必,人就是一个习惯,一念不生,万念俱静,孤独当然是在所难免的。但在古代不如李纨命运的人很多,虽夫在,却已是活寡妇的大有人在,无夫无子的也不稀奇。贾珠死后,还曾留下两个姨娘,李纨说过,她们要是能守得住,自己也好多个臂膀这类的话。她们和李纨不同,并没有子嗣,不像李纨还有个精神寄托。

在红楼里作者尽管对凤姐贬多于褒,但字里行间不乏洋溢着喜爱和钦佩之情;对李纨虽褒多贬少,但不乏感叹嘲讽之意。一个人的一生,但都会顺着自己的轨迹慢慢飘行,是是非非很难有定论,相信性格决定命运。我喜欢一句话“站在同样的高度,看不一样的风景。你眼睛所能看见的,不见得是你心灵所能企及的。请不要用你的眼光看别人的世界。”所以,我目中的红楼,不见得是真正的红楼。仅此一笑!

文:菡萏

编辑:青衣

赞一个 (2)

《红楼里的素色美女——李纨》的评论

  • 莹莹子期:你眼睛所能看见的,不见得是你心灵所能企及的。好超然
    2014-08-11 15:29 回复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