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喜欢文字,喜欢雪小禅

喜欢文字,喜欢雪小禅

2019-01-23 08:36:23 作者: 月泊枫桥 2005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有人说,雪小禅是琼瑶加张爱玲加新艳秋,有人还说,雪小禅是徵州女子加江南仱人;而我认为,雪小禅是九月的簿荷,是一枝佛前的青莲——题记

喜欢文字,喜欢雪小禅

最近又编辑了雪小禅的一篇散文《闲语·陌生》。

有个网友问我,是不是雪小禅的朋友。

还有个网友问我,是不是作家。

菊开那夜,回眸往事。人的一生,会有各种不同的际遇,会有各种不一样的梦想,小时候,曾梦想做一位岳飞一样纵横沙场的将军,麾下雄兵百万。

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会喜欢上文字,如中了盅毒一般。一个在网络上被人戏称为丐帮帮主的枫桥,在别人的第一印象里,应该是个行侠仗义,青衫草履的一介武夫。而我,对于文字,和雪小禅一般,是缠绕枝的莲。

都市牧马,很快十年,用当下流行语来说,我是个农民工。我的工作与文字扯不上半拉关系,可是我却喜欢文字,喜欢在文字间游走;倘若别人问我,睡前最后做的一件事是什么,我会不加思索的回答:读几行字。在文字腌制的年华里,从唐宋走到明清,从丽江穿梭到枫桥,虽不曾鲜衣怒马,却也银碗盛雪情。

对雪小禅的了解,仅限于对她文字的理解,而一个人的内心,是可以从文字中读懂的。

喜欢散文,喜欢指尖墨香微凉的感觉。

“去时陌上花似锦,今日楼头柳又青”。曾经年少的尺寸光阴,五六岁时,迷恋过小人书;说起小人书,估计80后的人也不会都懂。《武松打虎》,《地道战》,《隋唐演义》……很多很多。掺着往事,浮现在脸上,数都数不完。

时光清浅,白驹过隙,稍年长,爱看传书。那些年很饿书,我个单体薄,放牛的时候,除了带支竹笛,盛粥的罐子,那就是一本拿着沉甸甸的传书了,九岁,十岁的时候,《三国演义》,《岳飞传》……早已看得混瓜烂熟。

到了中学,我也和所有人一样,迷上了小说,比如《窗外》《彩霞满天》,当然,那是琼瑶的。再后来,有路遥的,三毛的……

随着岁月的流失,人生的每一驿站,所喜欢的文字类型有所不同,在我这个成熟稳健,热情尚未湮灭的年纪,我疯狂的喜欢上了雪小禅。

雪小禅,如是野生的女子,天然纯净。她的文字和灵魂,清冷幽静。她是透明的,纯粹的,放在古代,她一定是深闺中依窗而坐的寂寞女子,慵懒,眼波迷离,素素的。

雪小禅挟一抹淡紫色的文毒,让人上瘾与痴迷。她是一盏烟花,她是妖艳的,同时也是簿凉的。用佛性的心去品读,你会读出一股淡淡的禅味。那些禅意,既不飘渺,也不是朦胧的,是一种透心的凉,悄悄的蚀骨,慢慢的,你会参悟,人生的禅在不知不觉中便通透了。

雪小禅的文字,适合在慵懒的午后,抱一盏清茶在手,静静地去品读,她的文字中充斥着怀旧色彩,像一副雕版老画沉淀在岁月里,华美的色彩中折射出一份清冷的感伤,有一股轻薄如烟,淡然的惆怅,美得蚀骨。她的文字,如她的名字一般,有一份剔透的清凉,微微地触动了心。读雪小禅,应该说,读的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份心情,她的文字,极像一个面目文雅的女子在岁月的一端,渺渺地掀开一段令人心碎过往,让人读得怆然泪下。

雪小禅自称是徵州女人,我想是的,只有那种具有浓浓文化涵养的古城才能孕育出如此才情雅致的女子。

雪小禅是感性的,所以她臆造的爱情故事,读来如残荷听雨声,冰心可鉴,晶莹剔透。

有人说,雪小禅笔下的男人不是泥,女人也不是水,而是固态和液态的酒精。在生活里,通常是故事刚开了头,我们就不敢再继续了,而小禅却把人心底所有的渴望释放了出来,读来周身舒坦,雪小禅写出的字就是这般狂野。读她的书,如在读每个人物暗含着的执拗和激情。

那莲,那禅,那光阴,在雪小禅的字里行间旖旎,祭奠了流年的断壁残垣。

也许,很多年后,风烟俱静,岁月沉淀了灵魂。我不知道我还会爱上谁的文、怎样的文,或许是一些哲学的,或许是纯禅意的。但我会记得,曾经有一程,我浅喜深爱,爱得如刺青,尽管用时光的橡皮抹了又涂,而那三个字会依旧烙在心上:雪小禅。

文字/月泊枫桥QQ:1159198050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13)

《喜欢文字,喜欢雪小禅》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