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师妹

小师妹

2018-11-20 00:24:17 作者: 中国文字缘 37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导读】:小师妹!像通了电的电视,阿芸的形象立即在我脑际的画面里栩栩如生。大眼睛扑闪机伶,左脸一个小酒窝,笑时,陷进许多高兴的声响,酿出甜汁,灌溉你的心田,收成一大把高兴因子。 

  “师哥,出事啦!”
  星期一上午,我一到剧团上班,就感觉到气氛不对,猜测会有什么事发作。公然,师弟阿荣就把这句辣辣的话甩进了我的耳朵。
  他目光沉沉的,像湿润的棉被,没了轻盈,透不过气;站在大坪的花坛边,粥碗垂至腰际,嘴里嚼着馒头;从师净行,剃着光头,虎头虎脑。
  其他师兄姐弟,散坐在花坛围池上,垂头吃着早餐。
  “出啦什么事?”我问。
  “阿芸出事啦。”
  小师妹!像通了电的电视,阿芸的形象立即在我脑际的画面里栩栩如生。大眼睛扑闪机伶,左脸一个小酒窝,笑时,陷进许多高兴的声响,酿出甜汁,灌溉你的心田,收成一大把高兴因子。十六岁,尽展花季的心爱。日子高枕无忧,人生的许多烦恼,关于她就像未来般生疏。纯真美丽的心爱,如同皎白的蒲公英的飘动……
  仅仅一米五三的个头,娇小玲珑,师傅说,将来难挑大梁,所以,专攻短打武旦。这类行当,穿短衣裳或箭衣,重在武功和扮演。在唱和说白上稍为差些,不太重视,“唱念做打”四项基本功,拿手后俩字。例如《打焦赞》的杨排风,《打店》的孙二娘,《三岔口》的店东婆,《拦马》的杨八姐,都归于短打武旦行内戏。她艺术生命的价值,就是将来走扮演通晓武艺的女英雄的戏路子。
  所以她练毯子功(翻筋斗)和把子功(刀枪棍剑)十分吃苦,从不叫累,也不知道辛苦,咱们都叫她“铁娘子”。
  “阿芸怎样啦?”我急迫地问。
  师姐阿秀回答说:“她昨日上午练功出啦事。”
  昨日是星期天,按理阿芸应该和阿秀在一同,怎样会去练功?出的又是什么事呢?我的视野胶粘着阿秀,满是疑问。
  阿秀羞愧,低下了发白的脸,缺乏营养的那种白。咱们学员中她年纪最大的,十八岁。春上开端爱情,对象是一同玩家家长大的街坊,现在部队从戎。现在生命的悉数,如同就是盼着他的来信,而对身边其他的工作都心猿意马。
  “昨日上午阿芸说,她洗完衣服就自己到我家去,要我先走别等她。哪个知道她又跑去练功……”阿秀解说说。
  咱们五个学员,我和阿秀是市里的,阿荣和另一个是县里的,唯阿芸是乡里的。星期天回一趟乡里,大部分时刻耗费在往复的车上,没实际意义;呆在剧团,无聊不说,食堂还不开餐;所以,咱们约好,阿芸轮流在咱们四人家里过星期天。
  “究竟出了什么事?”我明显地体现出了不满的心境,对阿秀没尽到责任而气愤。
  “她……”阿秀看了我一眼,她知道工作的严重性,不敢轻口说出来,下面的话跟着嘴里嚼着的早餐花刀萝卜,一同咽了下去。
  “师哥,不要悲伤,其实也没什么。”阿荣知道我最心爱的就是阿芸,怕我气愤,避实就虚地说,“昨日在没有操把教师的情况下,阿芸在两张桌子上操练前空翻,落地时,左小腿胫骨折了。”
  阿荣成心说得灯草般轻盈,然,我的头都大了。我一屁股重重地坐在花坛围池上,双手托着下巴磕,眼睛直直地看着脚尖,心里像开水开锅相同,不断翻腾着“骨折”,“骨折”两个字。假如上天见怜,阿芸伤愈,还能留在剧团,演演打把子的戏,或许演个丫鬟、书童、龙套什么的。但是,再想练毯子功是不现实的事了,至少近一、两年有妨碍,过一、两年就是能练也不成了,年纪大了。由于骨伤,必定会弄丢一身武功带来的灵敏轻盈性,这但是武旦体现精气神的根底,这样一来,在舞台上的体现价值就会大打折扣。梨园子弟最怕的就是平凡,没有特色,那样,就难言出路。所以梨园盛传一句话,“一招鲜,吃遍天。”
  心里压着一块铅,我半响没说话,木木的,像个菩萨。阿荣和阿秀也无言地陪坐在左右,不解地看着我,象猜谜语。
  “我带你去看看阿芸吧。”阿秀用征求和商议的口气说。声响苍白无力,也缺乏营养似的。
  咱们从司前街往左拐,走进中山北路一家副食品店,选了一些补品,别的,我特意选了一袋阿芸喜欢吃的草莓果冻。
  “果冻真有意思,嗞纽,就滑进肚子里去了。好灵巧哟,哈哈……”小酒窝里跳出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每逢阿芸吃果冻,高兴肠笑时,咱们就使坏,成心讪笑她,“真是没出湖的乡巴佬。”
  她俄然不笑了。
  这时咱们就猖狂大笑,直到笑出眼泪。当她反响过来,咱们是拿她高兴时,就会大声嚷嚷,咱们欺压她,气愤地把果冻丢一边,乃至哭脸,很悲伤的姿势。咱们手忙脚乱要说上几箩筐好话,她才会破涕为笑,持续吃她的独爱,并以胜利者的姿势摇头摆尾。这时咱们大喊受骗,本来她是假心假意的哭,把咱们给耍了。
  她笑在最终。
  其时现场感觉很高兴,现在回想,心境已没有果冻那样滑爽了。我预备付钱时,阿荣说:“师哥,你先垫着,过后咱们‘抬石头’(咱们分管)。”
  这才留意到他和阿秀都穿戴灯笼裤,扎着腰带,这是练完早功还没来得及换行头。
  到了正骨医院,听完医师介绍阿芸的伤情,我心里惊诧的风暴敏捷构成凶狠的龙卷风;回头瞪了阿荣一眼——他没有彻底跟我讲实情。阿芸是破坏性骨折,动了手术,清除了碎骨,钉了钢钎,打了石膏;最可怕的是恢复后会留下永久性的一只脚长,一向较短的后遗症。
  阿芸的骨伤,现已严酷地宣判了她舞台生计的死刑。剧团是不会让她转正的,即使大发慈悲,给一条活路,让她留在剧团,但阿芸还有出路可言吗?达观的长进就是改行,做一个出纳会记,卖个门票搞个卫生?
  阿芸的未来,怎样描绘,我一头乱麻。问及阿荣和阿秀,他们说没想过这个问题。
  病房走廊里静静的,感觉有点压抑,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外面传来麻雀清清楚楚的叫声。
  阿芸的病床靠着窗口,她两眼板滞地凝视着远方的一片蓝天。从她的目光看,如同在考虑什么问题,却没有作出决定,流露出的是一幅茫然的神态。她寂然地半躺半坐在床头,全身的筋疲力尽,如同已浸到她的心灵深处。一只白净柔弱的小手,软弱无力地搁在被子上面。才一天没见,身体如同变小了许多。软软的姿势,一动不动,就像刚刚哭醒的小孩,脑际里还藏着可怕的残梦……
  俄然,我心里激动起来,精力兴奋。清醒的脑筋里闪现出三五成群的词语:“小孩、婴儿、重生儿、新月、新枝、重生、重新开端……”脉息加快了,循环中的血液使我感到温暖,高兴。眼前划过一道期望的亮光。此时,有种激动,想把阿芸未来的想象通知阿荣和阿秀。
  ……
  “躺在这儿闷死啦,不可以练功,没有排练,更没有表演。”
  “医师说啦,‘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开端,安心看病吧,小姐。”
  “那么久呀,师傅说过,‘一天不练自己清楚,两天不练对手清楚,三天不练观众清楚。’只怕我的功夫会全丢掉,届时怎样赶得上你们呢!”
  “你这个小脑壳,想入非非干什么。停摆的钟,一天还有两次按时,有师哥师姐在,我确保你必定有赶上正点的时分。”
  “师哥,我就爱听你说话。”阿芸疲乏的脸上又露出了往日的笑脸,高兴肠吃起果冻来。
  ……
  出了医院,我就刻不容缓地把阿芸未来的想象说了出来:“阿芸转正的可能性不大,回乡务农,更是不可,假如去读书进修,我觉得却是一个抱负的挑选。学习编导专业,出路必定一片光亮。”阿荣和阿秀兴奋地表明附和。我接着说:“至于膏火,就由咱们师兄姐弟几个一同……”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们就心照不宣异口同声道:“抬石头!”
  咱们三人迸发出来的爽快笑声,引来不少路人侧目。
  世人联合同心,出一份力,就能把碍脚的石头抬开。简单明了的词语,形象解说一个艰深的道理。老辈们真巨大,出产撒播这么好的宝物给咱们,让后来的梨园子弟心里都种上一棵照射的太阳。
  
  2009年09月30日初稿
  2009年10月06日二稿
  2009年10月08日定稿于石鼓书院

【责任修改:男人树】

  赞                          (散文修改:江南风)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0)

《小师妹》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