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尘缘三世,花零雪化为蝶

尘缘三世,花零雪化为蝶

2018-09-25 16:12:44 作者: 中国文字缘 88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蝴蝶兰,媚紫香,软卧纱处空徘徊。卿枫柳,月芽弯,榻下缕衣蝶舞殇。_题记。
  
  蝶羽湿零西湖坠,孤影驻柳伊人泪。此情空为水中景,蝶盼君心空成悲。
  
  宿世,此生,缘起三生,缘绝三世。轮回,似烟云间的盘丝结缠。转瞬,就是云消雾散。“今尘缘绝,是否有再续之日…”“今尘缘绝,君卿故情仍旧……”那一句,就是三世轮回祈盼。一世,着地为花,枯叶败残,阻滞一息只为候君回眸一瞬,怎么办,昙花只待一现,便已成一世。二世,柳烟雾寒,只身空落,未感触及人世苍桑,已然消弥落雪间,挣扎曲折,毕竟抵不过宿命而沉沦。三世,终为化蝶,幸得七七四十九日,喜极乱舞花间,悠悠扬扬,含糊间,似望入那已然苍海桑田的眼眸,满目柔情,仅仅,那已是为驻立于湖畔上的粉衣女子一切。
  
  “今尘缘绝,君卿故情仍旧……”暖暖细语,那一句令我追逐三世的信誓旦旦不知几世才干中止倾倒任何。欣然若失,一只粉黛蝶轻覆于粉衣女子膝上的纱衣,慢慢地,通明的液体将原是粉红衬显得单薄,凄哀低鸣,已然岌岌可危,似转瞬即逝。
  
  “毅然,这蝶……”女子的声响渗着一丝丝挂心的欣然。猛然,一股热气暖透心底--粉衣女子小心谨慎的捧着黛蝶悄悄的呵着气,“许是这气候太湿了…”温婉江南,细雨中的任何都是那么柔软,女子笑得娇柔可人。无力的扑打两下,我调整了下姿态安静着,含糊间唤名为毅然的男人回头望着喃喃低语,“黛儿,黛儿…”恍如隔世般的怅惘。“毅然……”许是偶然,眼前的粉衣女子也是我追溯了三世情爱仅有刻入生射中的称号---宁黛儿,此时,我无心追查她是否为同姓同名,望着那双浓情相依的身影,思绪已翻江倒海,毅然,一如其名,黛儿,却已被代替。
  
  暖风扬柳,荫盛草绿,江南,一如继往。
  
  七七四十九日,在片片碎心中度过第七日,已无任何挂念之意,思痛成疾,香消差几即然玉损。
  
  “毅然,看,但是前几日所见的粉蝶?”粉衣如故,仅仅不若当日扬撒纱裙,而是一夙清丽曳地粉红,翩然而至,一袭粉衣刚好遮住毅然望向我的视野,“毅然,我觉很这蝶儿好有灵性。”许是怀着几日的摧残我却仍然围着她裙尾回旋扭转起舞而惊奇,便伸出白莲般的玉手等待着我停驻,几番旋绕,我挑选了毅然傲岸的膀子。莫名地,毅然一阵轻颤,变得有些哽涩,留恋于他百年来日夜惦念的痴迷,却只能无法的飞离。看着失败的右手,毅然不甚甘愿的再度挥手。“毅然,你会伤到它的…”黛儿有些勃然,于她不是栖所的为难。
  
  “黛儿,黛儿,…”已飞旋于湖面的我只能挂心的看着他一脸无助却力不从心。
  
  “毅然,你是怎么了?”从未谋面的颓丧,黛儿一脸疑问。
  
  “俄然很想很想痛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黛儿,黛儿…”有些慌张的将同个平行的黛儿揽入怀,毅然沉沉的呢喃着:“你是我的黛儿对不对,你是我的黛儿的……”回忆梦中的那个身影,毅然无法忘却,更甚的是那股蚀心削骨的痛,那个分别的眼眸,粉红水裳----宁黛儿。时过,已然暖秋,低微的生命,蝶儿也仅仅其间时间短的一种。
  
  “今尘缘绝,君卿故情仍旧……”那是一种永生永世的许诺,也是永久永世的守候。湖畔荷花,七七四十九朵,已残败四十一,余八天活力,若未还情,尔后,便将永世相忘。轻灵飘渺,点足慢落,粉红水裳着地随风四起,腾步挪履,珠钗摇翎,缠带便轻舞风中。
  
  “毅然…”闻此声即隐身于杨柳后,探身倾听,尘缘未绝,七日化身为人还情,是否能了愿?“毅然……”同是一袭粉红,彼方却一阵黯然。看着粉衣黛儿一闪而逝的惊慌,稍微些于心不忍,思及不久于人世,便不想有任何顾及。“毅然……”再度呼喊,莫名一窒,简直昏厥。“这位姑娘…”俐落抬手,便已分毫不差的环入他的怀中,漠然的麝香,随之扑面而来,一阵阵,蚀人入骨。君卿尘缘已绝,来世无需再会,明黛儿,唯是他妻。晕眩间,远处含糊的天籁音,引出心痛一阵。醒神已身处|女子闺房中,满脸泪痕,四处寻找毅然,慌张挂心,只怕一瞬便成惋惜。“姑娘,你醒了?可有何不适?”明黛儿---唯是他妻,同着一身粉衣,却是天边间人,宁黛儿,已为宿世的缘起,矣已成旧。眼圈一热,不忍喉中一甜,血染江河般,触目惊心。昏眩直下,慈祥榻间,好像熟睡,却已一命过半。
  
  “蝶儿…”一片桃花林间,男人轻抚着女子膀子间的蝴蝶印,女子巧笑倩兮。
  
  “嘘,勿说为蝶儿,应是黛儿,宁黛儿…”不理睬男人的搀扶,曳地粉色长裙轻撩跳过石盘,蹲于湖畔边,劲自细数着散落的桃瓣。
  
  “蝶…黛儿,黛儿就黛儿,莫生气。”深深望眼蝴蝶印,揉入心底的深入,“下世,寻你蝴蝶为证,可好?”踏至同位,男人侧望着湖面,沉思着。“嗯…”裙摆下落,猛然间如被吸纳般,瞬间整个人沉入湖底…“啊…毅然救我…”“毅然…”对月当空,狠命一声,翻身立坐,却是虚梦一场,隔世情缘却如昨日发作,忍不住低泣,那一句,明黛儿--唯是他妻,荡起心中千层浪。
  
  悄然已过三两日,地步就是情至所归。柳絮莺燕,三人世,我成了傍观。偶然间,望着毅然来不及回收的眼眸,深潭潜着疑问与似曾相识。却又不知何日见过的黯然。心,总会一阵痉挛,痛苦难忍。
  
  “毅然,何不行同游西湖?”明黛儿一脸祈盼,回眸时尔然浅笑一声。
  
  “嗯,随你。”目中无人般的执起明黛儿的柔荑,两人同步往西湖漫着。猛然的晕眩,又是一阵心绞难耐。
  
  宁黛儿,勿在固执,无果。那个天籁音如影随行,挥之不去。无力落身着地,迷朦间两人已渐行渐远……“尘缘已绝?莫非只因宁黛儿落于明黛儿之后么……”心中千呼万唤毅然,却也只能力不从心。“这姑娘脉象异于常人…老夫实属力不从心。”微抬眼间,匆匆忙忙的人影不断晃动,却无法识清。“你,怎么样了?”才习惯了亮光遮眼的不适,便看见一脸讶异的毅然与仍然粉穿着身的明黛儿问询。
  
  “姑娘,可自知身患何疾?”在毅然忽明忽暗的睫中俄然期盼他能忆起我就是宁黛儿,那个三世前爱称蝶儿的宁黛儿,目及身侍一旁的明黛儿却心乱如麻,我怎能伤了如此仁慈的女子,当今,俩人却也浓情蜜意。我不过是低微得明日就是末日的蝶黛。七七四十九日接近不过几刻的时辰。“不过一莫名痨病,自幼便有,家常便饭,感念黛儿挂心了。”动身允许浅笑,明黛儿便递上清药一勺,“虽缺乏彻底治愈,但却也能暂缓痛苦,不至于大发。”未推搡就碗吞下,眼角观望着两人。
  
  猛然,心湖一股炽热,四肢百骸好像被剥骨般刺辣,“你,喂我何药?”从床首退至床尾,削疼令我无力挣身,只能一指颤巍巍的指着惊慌的两人。“毅然,这…这不过一般的一剂定心,怎会如此…”薄纱如帐,着身粉衣跟着身躯的光而漠然,明黛儿慌然紧拽着毅然,苦想着何处犯错形成如此局势。玄光万丈,一时屋内如金碧殿堂,熠熠生辉。粉衣若有若无,肉身已趋含糊……“蝶儿……”飘然升至半空,毅然一声惊叫,由于他看到了那只蝴蝶印,那么生动,如若脱离便也将香消玉损。
  
  “毅然,我寻你三世,却尘缘已绝。尘缘绝世,君卿故情仍旧……”不再如初时的穿心的蚀骨,当与毅然失望的对视,泪,晶亮闪烁着化作一只只彩蝶扑飞。“不,碟儿,君卿故情仍旧,君卿故情仍旧……”毅然企图拖住粉衣,挥手却只不过一抹云烟。“不要锕,蝶儿,不要锕…”毅然再度回尝三世前我落入崖底的那股慌张与心痛。
  
  “一世只为稍纵即逝,二世落雪化泪,三世终得黛蝶伴之,却情深缘浅……”看着趴跪于地的毅然,却无力探身携手,“明黛儿,唯是他妻……”最少,还有个黛儿…“蝶儿?你是宁黛儿?碟儿姐姐,对不住,对不住,…”明黛儿哭得满脸泪痕,软弱得让人疼爱,“蝶儿姐姐不要走好欠好,黛儿把毅然还给姐姐,姐姐不要走…”俄然知道宁黛儿未曾被忘掉,想动身回落,却只剩半身,为时晚矣,两个时辰就是归期。“蝶儿,不,蝶儿,不要丢下我,我等待了三世,只为重逢之日,你怎可如此毅然?”俄然懊悔自己为何不曾阐明身分,为何惋惜挥别,看着毅然无助的跳脚狂吼,心痛充满…“决……”一语未完,已然褪变成一蝶。
  
  “蝶儿姐姐……”一声震天哭喊,明黛儿便不醒人事,眼眸已是红肿一片。“蝶儿…”无暇顾及明黛儿,毅然同着我飞离的当地追逐,“宁黛儿,我要的是宁黛儿……”他,同明黛儿因我成当代中尘世过客,无缘再成夫妻。追至断崖边,眼前一沉,同三世前般倾身落下。“蝶儿,当代,别枉想抛开我。”毅然,如其名,绝然如他。光淀中,两个如影随行的身影,追至天边。

【责任修改:男人树】

  赞                          (散文修改:江南风)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0)

《尘缘三世,花零雪化为蝶》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