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奔驰的爱情(上)

奔驰的爱情(上)

2018-11-20 00:25:15 作者: 中国文字缘 150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假设有一天我睡了那是我累了亲爱的请你不要叫醒我让我静静的熟睡
  假设有一天我离开了那是我疲倦了亲爱的请你不要款留我让我悄悄的离去
  假设有一天我爱上你了那是我真的爱你亲爱的请你不要讪笑我让我静静的爱你
  
  (一)
  我是在我表姐的婚礼上遇见杨阳的,我想是由于我长的太帅,所以表姐不敢叫我做伴郎,所以我有满足的时刻东游西逛。觥筹交错,劝酒声响彻云霄,尽管是自助餐,可是老一辈总改不了这习气,也幸亏是自助餐,要是吃酒席,恐怕桌子都会被他们掀翻。我一贯认为婚礼哪酒席哪什幺的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偏偏我不是喜爱看热闹的人,那幺我之所以在场的仅有理由就是由于上天要叫我遇见她。
  其实我第一眼见到的是她的背影,直直的长发上没有任何装修,就这样随意的垂在颈后,仍然是初春,她却穿戴裙子,我对女装没有任何概念,仅仅觉得那条裙子很流通,把她衬的无懈可击。说实话她不是很高,可是由于瘦,而且站的很直,所以看起来显得分外的颀长。很古怪,她一个人站在那儿,好象她不是咱们的来宾。当然不行能,那个饭馆被咱们包下来了。我正在思量着是不是要曩昔搭讪几句,她转过身来。她的目光很快速的扫过全场,包含我,却没有在我的脸上做任何逗留,可是那一刻我的呼吸似乎有点困难,我不是见到美人就走不动路的人,可是我清楚听到我的身体里血液活动加速的声响。
  她开端招引我的,是她的目光,象是夏日酷热的午后,阳光透过树叶的空地照到地面上,没有声响,却决非安静。然后我开端审察有这样目光的主人,她没有化装,所以在很多花枝招展的女宾中显得有点苍白,以及由此引起的单薄感。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倦。我抓住机会走了曩昔:“要不要到那儿坐下?”她略微愣了一下。我说:“我是新娘的表弟,有职责招待客人。”“哦。”她没说什幺,仅仅走曩昔随我坐了下来。“你是那一方的客人?”我问她。“我是新娘的搭档。”哦?我暗自有点欢喜:“怎幺称号你?”“我叫杨阳。”“阳阳?阳阳点歌台?”“不是,我姓杨,柳树的杨,单名一个阳字,阳光的阳。”“这个姓名真有构思啊。”我开端拍手叫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二)
  “是吗?”她悄悄的笑了一笑,她笑的时分嘴角轻轻上扬,而目光却仍是那样,有点倦懒,似乎还有一丝讥讽,上帝保佑,希望是我的幻觉。“其实也没什幺构思,”她接着说,“就像姓陈的女孩子叫陈晨,姓陆的女孩子叫陆露。”可不是?我有一个堂姐就是叫陈晨,可是我从来没觉得她的姓名有什幺特别的。
  我说:“我叫陈思。”“深思?”她歪着头,“这个姓名听起来真有深度。”本来她也不是什幺冰山美人呀,我开端显现我sunnyboy的本性。“可是我因而得了一个绰号,叫白痴。”“哦?”她又笑了起来。该死,正要渐至佳境,我老妈在叫我,本来那个伴郎太菜,现已被灌到桌肚底下了,很好,呆会儿有求于表姐,我抖擞精神上阵。
  我在替表姐夫挡酒的时分仍然悄悄的调查她,她吃的很少,难怪这幺瘦.我记住有一次请一个女孩子吃自助餐,她竟然吃的比我还多,看的我呆若木鸡,尽管说吃自助餐的原则是尽量把钱吃回来,但也不要是这样不要命的吃法吧?后来我再也没有约会过她。
  歇息的时分我对表姐说:“怎幺样?我够意思吧?”
  “够,够,说吧,要我怎幺谢你?”
  “那个杨阳,是你的搭档吧?”表姐一会儿警惕起来:“你怎幺问起她来了?”
  我嬉皮笑脸的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老姐,看在我今日这幺卖力的份上,帮我个忙吧。”表姐有点尴尬:“不是我不帮你……”
  我马上接口:“那就是你想帮我啦,透露点什幺吧。”“这个女孩子,不简略。”
  “杂乱的才具挑战性,要简略的,我去幼稚园找得了。”
  “她从前有一个从前要谈婚论嫁的男朋友。”
  “从前,阐明是曩昔式,老天要他们分隔,正是由于我的存在。”
  “她和那个男孩子,同居过。”啊?我挨了一记闷棍。同居?这个词我当然不生疏,我想堪称是当今社会呈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了,可是我立誓我没想到会在这儿、会在她身上呈现。
  
  (三)
  表姐用一付现在你该死心了吧的表情看着我。
  我咬咬牙:“不就是同居过嘛,谁能没一点曩昔?你老弟我不是心胸狭窄之人。”
  “她还比你大一岁。”
  死老天,十分困难遇见一个让我心跳加速的女孩……不过,人世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那又怎幺样?我妈就比我爸大一岁,他们现在不过的蛮好?”
  表姐换了一付你无可救药了的神态对表姐夫说:“我老弟看来是没的救了。”
  表姐夫笑着说:“你要知道,一刹那间心动的感觉是很可贵的,最初我对你不就是?”
  表姐俄然有点羞涩,我趁着她心情好:“你只需通知我她的一些状况,今后生死有命,我绝不拖累你就是了。”
  “你呀……”表姐笑着摇摇头,“她和你同级,94本科,交大的。”
  交大?我马上想起交大女生十回头的歌,有点疑问的看着表姐:“真的是交大?不会吧?”
  “真的,在交大,略微有点姿色的女孩子就自豪的不行,至于她幺…”大约是由于搭档,表姐没有对她做什幺议论,但其话中之意现已显而易见了。
  不过,年轻美丽的女孩子幺,总是自豪的,复旦的也相同。表姐抄了一个号码给我,我一看,是个手机号码。
  “她的住处没有电话吗?”我问表姐。
  “天知道,她从来不揭露。”
  我垂头看那个手机号码,说实话,我在记电话号码这一方面是不行理喻的弱,换了一个实验室我要花一个月的时刻才干记住住新的号码,更别提手机号码了,11位数无规则的排列组合,我每次打我老爸的手机都要
  先翻通讯录。
  可是她的手机号码,我只看了一眼,就记住了,所以说,假设不是我注定和她有缘的话,就只能说是老天的奇观了。
  客人们和新郎新娘一同摄影,我的摄影技能是公认的,自然是由我执相机。
  轮到她和表姐的其它搭档了,所有的人都叫茄子,她也笑了,嘴角轻轻上扬,眉宇间却有一丝掉以轻心的不在乎,我很灵敏的捕捉到那一瞬,至于其它人,我才不论呢。
  
  (四)
  离席的时分我本想去送她,一想,仍是算了,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我懂。
  我没有随爸爸妈妈回家,直接回了校园,坐在公共汽车上我向车窗外看,路旁边的植物发了新芽,果然是春天到了。
  先去实验室上网,影儿也在网上。
  我一挥而就的发了一个msg曩昔:“今日我遇到一个女孩子。”
  “很美丽是吗?”
  和影儿谈天就是这样,不牵丝攀藤,一句废话也没有。
  “不仅仅是美丽。”
  “那幺除了美丽?”
  “气质共同,一百个女性站在一同,我敢打赌你看到的第一个必定是她。”
  “那幺祝贺你啊,一见钟情的fool。”
  这是什幺逻辑?一见钟情的就是fool?
  “不过,她比我大一岁,而且看来履历很丰厚,最少比我丰厚。”
  “那岂不是好?你要是不明白她可以教你,比如说接吻,手这样放头这样歪对了就这样再来一次。”
  sigh,尽管说很熟,她这样开我打趣仍是有点过火。
  “教我两招吧,我不太会追女孩子。”
  她很久没有说什幺,我还认为她下线了,正想去看看她还在不在,她发来一个msg:“我也不会。”
  “你是文科,最少懂得怎幺写情书吧?”
  “这年头,哪还有人写情书呀,要不你去买本情书大全吧。”
  “书店里好象没得卖。”
  “地摊上或许有。”
  “地摊文学,youmean?”她够损,拐个弯儿讪笑我,不愧是文科生。
  她没答复,这次她是真的下线了,真不够朋友,走的时分连声招待都不打。
  我有点困,不知道是累的仍是酒喝得多了,所以回到睡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阿桐回来时把我吵醒了,他是我室友,也是同学,从本科一直到研二,咱们都住同一个睡房。
  我的绰号就是他给起的,其时咱们每个人上去介绍自己,我刚说我叫陈思,他就在下面接着说那不就是发愣吗,所今后来所有的人就都叫我白痴,一朝一夕我习气了,爽性在bbs上的呢称就叫白痴。
  
  (五)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对阿桐说:“今日我表姐婚礼上碰到一个女孩子,暴pp,身段暴好。”和阿桐说话就无需有什幺遮遮掩掩的了。
  “吆,咱们的纯情少男也总算开端动情了?”阿桐斜着眼睛笑。
  刚好睡房外的两只野猫开端叫,一个比一个叫的惨痛,其时读《第一次的密切触摸》,我和阿桐最是心有戚戚焉了。
  我说:“是真的,不骗你,我表姐的搭档,气质共同的无法说。”
  “我记住你说过,”阿桐摇头摆尾的学着我从前的神态口气,“我的女朋友,必定要美丽大方,气质高雅。”
  “她是吗?”阿桐问我。
  我想了想杨阳给我留下的影响:“好象……并不彻底符合,可是你要知道,抱负和实际总是有必定距离……”
  “所以说呀,早知今日,最初就不要夸下海口嘛。”
  还好没有通知他她比我大一岁,不然不要被他讪笑死了?
  “教我两招吧。”阿桐这小子,和每个女孩子都处的不错,不知他哪来的本领,长的还没我帅。
  “那恐怕不行,”他很爽性的拒绝我,“这种老练的职业女性,我没对付过。”
  我被噎的说不出话来,这小子,敢情是妒忌我。
  “对了,”他俄然想起什幺似的,“那你的那个网友影儿怎幺办?你这就不要人家了?”
  “托付,你也说了,她是我的网友,仅仅网友。”
  “是啊是啊,”阿桐开端傩市实奶酒,“你又没见过她,天知道她是不是头恐龙,一个活生生的美人,比起一个只靠符号堆砌起来的id,自然是有诱惑力的多了。”
  “我又不是那种好色之徒,美丽女孩子我也见得多了。”
  “惋惜人家都不正眼看你。”他又损我。
  “是啊,都去看你了,大情圣呀。”
  阿桐俄然转过脸看我:“不如这样,横竖你对她也没兴趣了,转让给我吧。”ft,他说的仍是人话吗?转让?
  “她又不是一件东西,怎幺转让,要是叫她知道咱们这幺议论她,非把咱们踹死不行。”
  
  (六)
  舍不得就直说嘛,”阿桐撇撇嘴,“我不过是一时好心大发,想帮你绝了后顾之虑。”“你觉不觉得善字和兽字长得很像?”哈哈,每次我和他斗嘴我都是败多胜少,这一次我总算以弱小优势制胜,不知道是不是杨阳给了我创意。
  算了,看来这小子帮不了我什幺,我又倒下去,用被子蒙住头,心里在默念杨阳的手机号码,盘算着找个什幺借口约她。想来想去,总觉得就这幺贸贸然去约她过分生硬了,看来还要走表姐这条路。
  我憋了一个多星期,不要崇拜我,不是我憋得住,而是我表姐度蜜月去了。不过我也没闲着,love版的精华区被我翻了个遍,比如什幺《泡妞十大必杀绝技》之类的文章我是滚瓜烂熟,而且可以触类旁通。
  我三天两头打电话到表姐家问他们什幺时分回来,弄到最终我表妹问我是不是在暗恋我表姐,而且很善意的提示我一来表姐已为人妻,二来咱们归于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按婚姻法规则制止通婚。真是绝倒。

    赞                          (散文修改:江南风)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0)

《奔驰的爱情(上)》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