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黑孩.傻妞

黑孩.傻妞

2018-08-19 10:23:53 作者: 中国文字缘 72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黑孩不黑,白白净净的,四方脸,一米七多的个子,很文净。也有户口,仅仅他爷为了他早娶媳妇,报户口时多报了六岁,为这村里的管帐还要了他爷两盒“大前门”,三毛钱一盒,白白花了六毛钱,他爷情愿呢!但黑孩就叫黑孩,他爷给起的。村里有叫狗屎的,有叫驴蛋的,叫大粪的最多,老的、小的五、六个。有一个从戎当到了团长的,小名叫憨蛋,后来还做了县长。姓名贱了好养活,与同龄人比较,黑孩觉得自己的姓名很好了。再说自己也不黑,所以黑孩也不嫌刺耳。上学第一天教师问姓名,他大大方方地说叫黑孩,教师又问台甫叫什么,黑孩理解了要加姓,所以大声地说:“石黑孩!”

  石黑孩的姓名叫了两、三年,黑孩又名黑孩了,他退学了。爷因喝酒出完事,在麦地里躺了一夜,不可了。人说没就没了,家里就象塌了天。家里孩子多,黑孩五八年出世的,那时也才十二岁,妹妹九岁,二弟七岁,三弟才三岁。孩子多,劳力少,出产队里就挣不着工分,领的粮食不够吃。娘就用羊肠子、辣辣蒿、萋萋芽之类的野菜,或许洋槐花、榆钱、嫩柳叶什么的,掺和些地瓜面、棒子面的蒸窝窝。有时也用地瓜去村子西头的石磨上碾成小碎块和上野菜煮饭吃。有一次,黑孩和同伴们在街上推着铁环跑饿了,村里有个得了肝炎病的孩子正在街头啃煎饼,黑孩看着地上掉的煎饼渣,就宝物似的捡了吃。同伴给爹告他的状,爹就狠狠地怒斥他:“你饿痨啊?仍是馋鬼?不知道那孩子的病感染人?”

  看家里真实吃不上,孩子们老喊饿也心烦, 爹就和村里的河顺等人商量着出门讨生活,一大家子,老的小的都甩给母亲服侍着。爹走的那天晚上,娘掉了一夜的泪,奶奶更是长吁短叹的,伤心的不可。爹说“还能怎样着,总不能在家膘着吧?出去混好了寄钱来。这帮小兔崽子哪个不是吃货?我走了叫黑孩帮衬着你娘点,那学,就别上啦!有么用?”爹第二天刚胧明就走了,从此黑孩再也没有上过学。

  爹走的第二年,奶也去逝了。爹在东北伐大木。

  黑孩先是在家照看妹妹和弟弟,娘干活挣工分。过了一年,妹妹读帮书也就退学了,所以黑孩也成了劳力在出产队里挣工分,妹妹在家里洗衣煮饭带弟弟。爹每到年节也三十、五十的寄些钱,有一次居然寄了一百多,娘就借着平常积累的九十多,找人在山上打石头,辛辛苦苦地垒了口屋。娘尽管很劳累,可究竟备下了黑孩成婚成家的石头屋。黑孩现已十五了,眼看着就要说亲了,盖了新屋,娘觉得日子算是有了盼头了。

  但是就又塌了天。爹押车运大木时翻了车,那一根根搂把粗的鲜木头硬生生地把他挤变了形。“正本他只管砍木不论押车的,谁知那天押车的当地人回了家,老板就让他暂时替一天。”与爹一起出去的河顺书送爹骨灰回来时对娘说,“也是该着了,也是健壮哥的命吧!听当地人说,只传闻砍木的出过不少事,没传闻押车还死人的,要不外地人怎样捞不着押车呢!况且健壮哥仍是头一回押车呢!”河顺叔唠唠叨叨地叙说着,陪着号啕大哭累了的黑孩娘抹鼻子掉眼泪,娘反反复复地泣诉着:“命啊,孩他爹的命苦啊,咱们娘们几个的命苦啊,薄命的孩子呀……”黑孩搂着弟弟妹妹围在娘身边“哇哇”地哭,小弟看着骨灰盒直惧怕,偷偷地抹着眼泪问二哥:“咱爹在这里边吗?怎样能躺里边呀?人家都是大红棺材呀!”二哥就打了弟,妹妹和娘就又哭起来。

  在村里人的协助下,娘用砍木场赔给爹的二百元钱买了棺材,请了鼓乐,热热闹闹的打发爹走了。村里人的习俗就这样,苦丧也要热闹着办,娘和妹哭得背了气。小弟对爹没形象,跑进跑出的跟同伴玩,看着这不明理的小孩子,村里人跟着掉眼泪,娘和妹哭得更凶了。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0)

《黑孩.傻妞》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