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脱离故土的女性

脱离故土的女性

2018-08-19 10:22:05 作者: 中国文字缘 37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导读:文革中期,女书记再也在村庄呆不下去了,脱离了她日子了三十六年的村庄,脱离了她的两个成年的儿子、带着自己两个年幼的女儿,回到了京郊的一个县城那里是她老公作业的当地,从此再也看不到她在故土的呈现。

  六十七年代,咱们大队有一个特别极左的大队书记,这是一个女书记,她终究脱离了故土,永不再回来,一是她早已成为故土不受欢迎的人,二是再也无颜回到自己的故土,她对不住自己的故土,对不住自己故土的人;她从前的所作所为使村庄的人们对他们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仇视乃至仇视;故土的人们不再期望可以看到她,她也对故土的人们发生了惊骇,她是不敢再回故土的。她在故土人们的眼里和心中,不说她是罪大恶极,也是不再招人待见,她没脸回到故土,她从前给故土带来多少伤痛,多少仇视。

  她是在文革中发家并空前绝后的,她曾是村庄的理论家、讲演家和政治煽动家,有满足的讲演才调,两片小嘴上下一动,半响也闲不着,历来不打磕巴。她是那个年代村庄的风流人物,是沾沾自喜、青云直上的人物,她是村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角色,她就是村庄的太上皇,是村庄的晴雨表和方向盘。凭她的嘴就可以搅得一个上千户人口的大村庄天旋地转、山雨欲来风满楼,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动风雷击。她的极左体现在她完全可以六亲不认,把自己的亲人打成前史或现行反革命,乃至是间谍。这个女书记,为了显现她的坚决的革命性,她可以毫无顾虑地、非常勇敢地、不留情面地把自己亲侄儿打成现行反革命,他仍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啊!而这样一个十七岁的孩子竟被就成上主席台批斗,脖子上挂着大牌子,被红卫兵实施喷气式,这一切都是在她这个做婶婶的暗示和指挥下进行的,而掌管批斗自己亲侄儿大会的就是她这个做婶婶的。

  一个十七岁的孩子为什么会遭到如此厄运,为什么会成为现行反革命被批斗?还不是为维护自己被批斗的父亲免遭造反派的暴打,舍生忘死去阻挠红卫兵的棒子、皮带和拳打脚踢?就这样他成了现行反革命。而他这个现行反革命也是她这个做婶婶的给带上的。一个乳气未干的孩子哪里饱尝得起这样的糟蹋和糟蹋,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患了精神分裂症,从他十七岁开端一向到他四十多岁,天天恍恍惚惚地游走在村庄的每一条村街,村里人谁见了都会伤心肠落泪: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就这样给毁了,仍是自己的亲侄儿呢。

  文革中期,女书记在村庄再也呆不下去了,脱离了她日子了三十六年的村庄,脱离了她的两个成年的儿子、带着自己两个年幼的女儿,回到了京郊的一个县城那里是她老公作业的当地,从此再也看不到她在故土的呈现。

  她的两个儿子依旧在村庄作业和日子,他们是在这里出世和长大的,他们离不开自己的家园,他们不会由于自己母亲的所作所为而脱离自己的家园,他们对自己的家园更有爱情,乃至超越自己的母亲。她的大儿子和那个被她打成现行反革命的亲侄儿同岁,都从前是校园少年军乐队的队员。记得上小学的每年六一或许什么活动,她的儿子和她的侄子都戴着艳丽的红领巾一个是乐队的旗手,一个是乐队的首席鼓手。没想到三年后其间的一个居然成为反革命,成为一个少年精神分裂症患者,一个聪明心爱、好端端的孩子竟像一个疯子天天沦落在村庄的各个旮旯。

  现实是多么地严酷啊!人生就是这样的难以想象!

  他的两个儿子恨他们的母亲,恨他们的母亲居然如此损失病狂,居然如此地没有情面;他们没有跟他们的母亲走,而是留在了村庄各自独登时日子。乡亲们不会由于他们的母亲而对他们发生什么仇视,他们早已融入故土这片土地,他们不能再像他们的母亲那样,而是要与故土的人们友好相处,他们对这片土地有着难以舍弃的爱情,他们是不会像他们的母亲那样脱离自己的故土的,他们无愧于自己的故土,无愧于乡亲们的。现在他们也都是六十岁的人了,他们怎么会脱离自己的故土呢?

  经常回故土,一次也没有看见过他们的母亲,也难以启口问及他们母亲的状况,我想大概是他们的母亲没有脸面回到自己的故土吧。

  是其时的那场政治运动使她成为极左的人物,成为乡亲们愤怒的目标,也是她难以回故土底子之地点。

  她又何曾不想回自己的故土呢?她的故土,村里的乡亲们可以宽恕她吗?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0)

《脱离故土的女性》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