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2018-12-17 04:56:07 作者: 雨袂独舞 1197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这天上人间,谁的身影不牵引母亲关爱的目光?谁的脚步不牵动母亲深情的守望?这世界上,还有哪种挚爱能比母亲的爱更深?还有哪种感情能比母亲的情更真?还有哪种姿态能比母亲的凝望更美?这天底下,还有谁能比母亲更最知我们冷暖?还有谁能比母亲更解我们烦忧?还有谁能比母亲更懂我们悲喜?

在我生命的青山绿水间,有太多太多母亲留下的爱的印迹。曾经,我把母亲的唠叨当作耳边风,如今到了没有母亲的母亲节我才真正领悟,这红尘中,再没有任何东西能比母亲的唠叨更珍贵,再没有任何地方能比母亲的胸膛更温暖,再没有任何言语能比母亲的叮咛更深情。曾经,我把母亲的守护视作无所谓,如今到了没有母亲的母亲节我才真正明白,这人世间,有太多的爱不该被辜负,而最不该被辜负的应该就是母爱和父爱;这人世间,有太多的人不能被遗忘,而最不能被遗忘的应该就是母亲和父亲。

母爱深深深几许?其实,这世上没有一首歌能完完全全地把母爱抒发,没有一篇文能彻彻底底地把母爱诠释,没有一幅画能把母爱淋漓尽致地描绘。

五月的风迎面吹来,它既让我感觉温暖,又令我无比伤感。细细算来,母亲离开人世已经有整整四年零六个多月的时间了。在母亲离开的日子里,我曾无数次仰望天空和流云,轻声低问:“妈妈,您在哪?”“妈妈,您现在还好吗?”在思念母亲的日子里,我曾无数次在佛前焚香长跪,祈求佛主能成全,让我有更多的梦与妈妈再次相聚,深深相拥,不再分离……

我不知道,自己前世是怎样的修行,才有幸修得今生母亲与我的这份母女情缘;我不知道,自己前世是怎样的付出,才有幸得到今生母亲对我的一世慈爱和护航;我只知道,如果世上的爱如水,今生今世我还母亲的最多只有一瓢,而母亲给我的却是一片海;我只知道,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已在2013年的秋天戛然而止,我生命中最深的温暖已在2013年的秋天悄然隐匿,我生命中最大的快乐已在2013年的秋天离我而去。

如今,只要在炊烟升起的地方,我都会忍不住驻足停留;只要听见有人叫妈妈,我都会忍不住循声而望。自母亲离去之后,我品尝过无数好吃的饭菜和食品,但再也没有品尝到过如母亲做出的那种味道。自母亲离开以后,母亲用过的那个电话号码我依然用“妈妈”这个称呼保存,所以,每次妹妹或小外甥用母亲在世时用过的那个电话号码拨打过来,我总有片刻的兴奋和激动,又有无尽的失落和惆怅。

一路走来,太多想念母亲的梦,在天地间摇曳,在季风中憔悴,在时光里飘零。那日,我翻遍岛内岛外老家和新家里的所有相片,竟然没有找见一张我与母亲的合影,于是,心痛和追悔瞬间将我淹没……

记得去年冬天从外婆家回来的路上,我和两个妹妹回忆起母亲,说着说着,小妹突然拿出手机,告诉我们说她手机里有一段有关母亲的视频,当时我和大妹激动地跳了起来,结果令人遗憾的是,我在视频了只听到了母亲的声音,没能看见母亲的身影。

上个月,因为想念母亲,我和大妹一起驱车前往乡下老家,特意去母亲的鱼塘边看了看。当我和妹妹远远望见鱼塘边上母亲曾居住过的小屋时,两人都忍不住泪流满面。

走进小屋,小屋的摆设还是原来的模样,屋里只是多了几个蜘蛛网,多了一层厚厚的尘埃。我和妹妹情不自禁地深吸了几口气,两人都感觉屋里隐约还有妈妈在世时的那种味道。

我和妹妹一人找了一根芦苇,轻轻地把蜘蛛网一一挑开,然后,各自又找了扫帚和抹布把屋子打扫清理了一番,最后,我和妹妹又轻轻地把母亲骑过的自行车,睡过的床,坐过的凳子,拎过的水桶,用过的锅碗瓢盆,以及母亲使用过的各式各样的农具都一一抚摸了个遍。

临别时,我和妹妹都忍不住一步一回头。

小屋边,那条弯曲的小路还在,只是我和妹妹再也望不见妈妈在路上来回奔走的身影;小屋后,那口水井还在,只是我和妹妹再也找不见妈妈在水井旁拿桶打水的身影;鱼塘上,那座木桥还在,只是我和妹妹再也寻不见妈妈在桥上抛撒鱼食的身影……

当五月的风再次拂动衣角,我终于懂得,母亲,是世上最圣洁的称号,有母爱的地方就是人间四月天。此生,无论我身在何方,走在哪个季节,世上再没有一个地方会比有母亲的地方更令我感觉温暖和安全。

回忆一幕幕,想念一幕幕,心痛一幕幕,谁能告诉我,世上,有哪条真实的路可以让我一次次奔赴与母亲的相聚?

今日,思念又像潮水般涌来,我对着天空再喊一声“妈妈”,风中没有母亲的应答,我只依稀听见,天地间有歌在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文\雨袂独舞,上海崇明作家协会会员,微信\QQ1904223318

著有文集《半帘烟雨》《云水深处》,新书《清风入弦》即将出版。

由雨袂独舞作词的歌《幻影幻灭》已全网发行,全国KTV上架。

编辑:疯狂侠客88

赞一个 (0)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