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寻找,梦里的那一座边城

寻找,梦里的那一座边城

2018-06-24 12:59:34 作者: 婉约 1691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为了一本被誉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纯净的文本的优秀小说,为了一句《从文家书》里最打动人心的经典情话,我不止一次在心中向往,能够在某个春风沉醉的傍晚,去那个飘满了乡土气息又充满着神秘色彩的边城走一走。彼时,定然有温柔的风,拂过我的发梢,在我的额头,印上深深的一吻。

初识凤凰,是在沈从文先生的文字里,他这样写:一个好事的人,若从百年前某种较旧一点的地图上寻找,一定可在黔北、川东、湘西一处极偏僻的角隅上,发现了一个名为“镇筸”的小点。这地方本名镇筸城,后改凤凰厅,入民国后,才升级改名凤凰县……

从地域风貌开始,到它的历史演变过程,它的好鬼信巫的情绪,它的游侠者气概,以及当浪漫情绪和宗教情绪两者混而为一时,为渲泄此种紧张和压抑,在男人和女人身上各自不同的表现手段,男巫、女巫、蛊婆、落洞少女、游侠者,先生的文字把我们带进了古老的凤凰,也为我们了解湘西文化打开了一扇门。

无可厚非,神秘所自带的光芒有相当的吸引力,然而,对于绝大多数走进凤凰的人来说,寻找边城,是为了寻找一种叫做情怀的东西。在那芳香的土地上,在那青翠的山峦里,在那延长的沅水边,那一个叫做翠翠的姑娘,和那一条摆渡的木船,以及那一段回肠荡气的爱情所折射出来的人性的光芒。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如果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那么凤凰,应该就是最契合我内心的一座城,那里住着民国的爱情,住着赤子其人,住着浪漫的情怀,住着如海的往事,纵然跌宕的故事早已淹没在流逝的时光里,行一行先生走过的路,也是相当美好的事。

为了这座城,我期盼了很多年。而它,也已等待了千百年。

当我拂开烂漫的山花,终于把梦想变成现实,站在壮丽的虹桥之上,看清澈的沱江水在眼前流淌,那一种相逢的喜悦。极目远眺,这座饱经风雨洗礼的城,也正用最精致的妆容,报我以深情的一笑。

青山叠翠,凤凰于飞。若不是早就在《边城》一书里识得凤凰,实在难以相信,在层峦叠嶂的大山深处,竟然会有这么一处宛若江南的富丽所在。明山秀水,古街深巷,迎风的旗幡,临水的楼阁,活脱脱一座江南的古镇。

水是滋养万物的源泉,对于凤凰来说,更如是。一条沱江穿城而过,给展翅的凤凰注入了生命的活力。作为凤凰的母亲河,边城的钟灵毓秀,与这条黄金水道密不可分,千百年来,迎来送往,将世界铺展在你的眼前。曾经,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就是顺着这条蜿蜒曲折的河流直下,穿过洞庭,沿着人生向往的轨迹,去翻阅另一本大书的。

这中间,走出了文学巨匠沈从文,走出了鬼才画家黄永玉,走出了民国首任总理熊希龄,走出了浴血抗英,万古流芳的民族英雄郑国鸿,也走出了闻名于川黔湘鄂的游侠典范和许许多多骁勇善战的无名英雄。

璞玉一般的边城,用沧桑的故事,填充着外来者的行囊,用洁净的山水,洗涤去人心的浮杂,用甜美的歌声,迎接四方的宾朋,让我们在寻找边城的过程中,找不到丝毫惆怅的理由,也找不到丝毫遗撼的借口。

凤凰,精致与粗粝并存,狂野与温婉共存,却又相得益彰,互不相悖。曾经的战乱和匪患,使这座古老的城池平添了沧桑的痕迹。老城门,古城墙,老炮台,旧城堡,作为古时政府统治的最前沿,凤凰古城,留下了许多抹不去的记忆, 透过斑斑旧迹,依然可以想见,在统治与被统治者之间,有过怎样弥漫着硝烟的过往。

沱江南岸,那一道用紫红条石砌成的古城墙,见证过血色湘西的历史。风雨侵袭过后,依然挺立在北门和东门的两座城楼,无声地诉说着远去的故事,而一湾清澈的江水,早已把沧桑抚平,将宁静与祥和还给了这座城。

沿着古老的城墙,沱江一路向东,水域由清浅转而为深,平静的江面上,点点舟楫散落。沱江泛舟,是年轻人的狂欢,也是游人触摸这一方山水的不二选择,此时,若撑一支长篙漫溯,看绿油油的水草在柔波里招摇,看一尾尾鱼儿在水中游弋,你的思绪一定会被拉的悠长,在苗家姑娘清脆的歌声里,你是否想起了古老的拉拉渡,那个等待爱情归来的姑娘?

这是先生的边城,也是你的边城。让你无端地嗟叹,也让你莫名地感动。

作为凤凰的地标,北门城楼是许多湘西题材影视剧的取景地,而城楼外的跳岩,更是旅人必到的地方。几乎所有到过凤凰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踩着跳岩从此岸走向彼岸的,据说当年,这些横亘在宽阔江面上的岩墩,曾是凤凰人进出古城的主要通道。由于过河时必须踩着这一路岩石跳跃,故而得名。

跳岩由高低两排并立的岩墩组成,小而且窄,每个岩墩之间相隔尺许的距离,人行其上,一抬腿,脚下便是汤汤的流水,感觉非常美妙,许多人都喜欢在这里拍照留念,或身着苗服,作一回秀。也有许多的情侣,在这里牵手。当然尽欢之时也有紧张,每每与人在江面上擦肩而过的瞬间,总是格外小心,生怕稍不谨慎,会落入江中。

正如卞之琳所言: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谁也无法说清,擦肩而过的那一刻,有多少的偶然留给了必然,有多少的距离留给了明天,又有多少的缘起,在五百次的回眸之后。

谁也无法说清,沱江的跳岩,记录下多少凤凰的传奇。站在江心的那一刻,你会觉得,你已经不再是凤凰的过客。俊美的虹桥,韵味独特的吊脚楼、点点乌篷船以及倒影在水中的苍翠山麓,就在你的面前,为你开启了一场浩大的视觉盛宴。

凤凰古城,是一个能够让心安静下来的地方。

如果说跳岩是浪漫的,那么吊脚楼则是诗意的。这些具有极高的工艺审美和文物研究价值的苗族建筑,依山而建,面朝沱江,是如画美景中最惊艳的一笔。木质结构的楼房,黛黑色的瓦片,随山势的走向而连成一片,完全保留了明清和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楼的一半背倚着青山,另一半则悬在江中,伸入江面腾空而起的那部分楼面,底下用长长的木棍撑起,成为带围廊的阁楼,形同乌镇的水阁,却又要比乌镇的水阁更气势恢宏。

石板老街,东正街、西正街、回龙阁、营哨冲......凤凰,宛若江南,却又有别于江南。行走在古色古香的小巷,任清风伴着明月,同样是白墙黑瓦,同样是飞檐翘角,同样有雨丝飘坠,隔着遥远的时空,你能逢着的,却绝对不是身穿旗袍,结着愁怨的丁香女子,而是头戴银冠,身佩银饰,穿着节日盛装的苗家女子。

同样有婀娜的身姿,同样有俊俏的面庞,顾盼流离的眼眸里,同样溢满柔情,但是湘女的眼神里,永远比江南女子多几分热情与坦率,让你蓦然惊醒,这,是在先生的边城。

那年,那月,那时光。那拎着血粑鸭匆匆赶赴“边边场”的苗家女子,那手握着牛角梳,梳理秀发盼郎归来的苗家女子,那就着昏黄的烛火熬制姜糖的苗家女子,那不辞辛劳,起早摸黑蜡染土布的苗家女子,那一件件精美的银饰,那一碗碗美味的酸汤,那一记记清脆的捣衣声,那一道诗意的小瀑布,那一架欢唱的老水车......让这座古老的城,活色生香,也成为了今人难舍的梦。

“梦里来赶我吧,我的船是黄的。尽管从梦里赶来,沿了我所画的小镇一直向西走。”在沱江水的沁润下,在素朴与典雅的怀抱里,在新与旧的更迭中,你,是否读懂了先生的深情?

编辑:疯狂侠客88

赞一个 (4)

《寻找,梦里的那一座边城》的评论

  • 天使妈咪:婉约总编您好,拜读。
    2018-05-12 22:48 回复
  • Linda:欣赏婉约醉人的美文!真想去那个如诗画般又带有苗族风情的凤凰古城去看看。问好婉约,遥祝初夏快乐!
    2018-05-13 05:16 回复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