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日记 » 那年,那谁

那年,那谁

2014-02-21 19:41 作者:坏人一个 7255人读过 | 1条评论  相关搜索

那年,那谁

文/坏人一个QQ:455808450

山凉水竭,幽幽山径,谁抹灭了车前的灯笼;又是谁在天涯海角等待曾经的黎光。

弦月如钩,兮兮残窗,冰冷了谁的衣裳,是谁的眼泪飘到了发梢;又是谁在琴弦上跳动,将缕缕弦音洒到茫茫心海激起千层波浪,触落了彼岸的花蕊。

花开半朵,是谁用竹篮收起了丝丝花蕊,将她葬在山巅的花落树下,又是谁将落花之树浇灌的郁郁葱葱;是谁捧起嫁衣,将你送上迎嫁的车床,又是谁将你的盖头挑起;又是谁为你摘掉紫冠凤钗,轻拥罗裳,走到天荒地老。

寂寂辽原,是谁在白色的帐篷前将竹箫弄响,冲破时空的阻隔,落在那夜的残窗;又是谁轻裹落纱,沉眠于万花之丛。

花落山涧,凋零了谁的美丽,疏远了谁的心,阻隔了谁的思念,荒凉了谁的眼睛,又是谁在风雨兼程的寻找遗失在荒野中的那枚草戒指。

长城之巅,是谁放出的那一缕狼烟;是谁金戈铁马征战沙场笙旗回还;是谁捧着干瘪的皮囊狂饮,是谁将马儿放归绿洲消逝在莽莽灰黄的天际。

大漠之缘,是谁在莽莽荒原中勒马驰骋;又是谁用满是疮痍的双手抚摸皲裂的皮装。

枯树老鸦,荒凉了谁的脸庞,又是谁在夕阳西下驻足,守候曾经的那个承诺;是谁的冢边凄草萧萧,立于大漠之缘。

鸿蒙之始,是谁立下的誓言,是谁在追逐的的路上永远的停滞;是谁将记忆遗失在滚滚黄沙之中,满目浊泪的捧起漫漫黄沙,望着透过指缝飘落到兀石之上的沙粒沉思。

许久以前掉落沙丘中的泪滴,如今何去何从;只待你的嫁衣落到我的双臂之上,让那滴泪水永远珍藏。

寒暑易传,那年那日,那城那谁,已是一个年轮。

《那年,那谁》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