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只欠今生(21)

只欠今生(21)

2017-01-06 10:04 作者:陈冠先 304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第21章 挑 马

“谢谢关心!我会努力的。”单争高悬着的心,立时放了下来,“有机会,教教我包扎和一些外科基本知识。”

“为什么?”

“备不时之需呀!”

“只要你乐意学,这不是问题。”两人的话题越来越融洽。

清晨,出完早操的单争高打好背包,向团部走去。团部与营部之间的距离相隔一千米左右。

“报告。”单争高隔着朱漆木门,高声喊道。

“进来。”屋里人浓郁的山东口音,和连长杜伟德一样。

“报告首长,我叫单争高,前来向您报道。”看着像半截铁塔一样大块头的团长,单争高干练标准地敬了个军礼。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警卫班长,有什么要说的吗?”团长放下手中的文件,审视着眼前这个高个新兵。

“没有,一切听指挥。”

“嗯,身体结实,以后叫你'小胖子'。没意见吧?”

“报告首长,我没意见,只要您愿意,咋叫都行。”

单争高结实健壮的身体并不肥胖,可在那些多数瘦骨嶙峋的新兵们面前,还真算是个胖子。

团长自己胖把人家也叫成“小胖子”,单争高心里觉得好笑。

“你除了警卫工作,更重要的是学习,多练字,多看军事书籍,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你们的简言之指导员给我讲过你。下面还有件任务交给你,必须完成。”郑团长紧盯着单争高。

“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去马厩挑匹马,明天开始训练骑术,警卫班长不会骑马可不行。以后很多地方都离不开马,骑术的重要性希望你明白。”

“报告首长,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单争高心里乐开花了,有机会骑马那可够精神的!

团部的马厩,在指挥部西侧,一片开阔地上,马厩占地面积约1万平米左右。马厩周围用石头砌的墙有两米高,里面有个碎料场,三名侍养员正各自忙着打扫卫生、碎料、打水。

单争高跟在身材和自己一样高大的马术教官身后转了一圈,嚯,真热闹,近百匹战马!伊犁马、蒙古马、东洋马……,灰色,枣红,棕色,黑色……各种颜色都有,看得人眼花缭乱。

一匹单独圈养的马吸引住了单争高的眼球,他停了下来。此马深灰色,浑身带着斑点,像只巨型花斑豹,打着响鼻,雄赳赳随时准备出征的样子。

“这匹马,真不赖。”单争高嘴角微微上扬着,目不转睛地看着显得不安分的大花马。

“这是匹波斯马和青鬃马所生的混血马,精悍力强,有耐力。咱们团长的宝贝,当然不赖。”教官微微点着头,“它可是经历过战争的英雄。”

“团长的宝贝?”单争高立时显露出几分失望,“混血马?难道纯种马,作战马不好吗?”单争高好奇地追问。

“纯种马,具有偏执性,比如纯种波斯马,体型高大,爆发力好,但耐力不足;青鬃马身材不大,但耐力好,苏格兰的战马基本上都是这两种马的混血宝贝。”马术教官的专业知识就是不一样,单争高暗暗称赞。

“哦,我能任意选一匹吗?”单争高欢喜的手脚发抖。

“除了作过标记的,随你选!”

“好叻……”单争高立刻围着马厩再次认真转了起来。

一匹闪着金光,毛色柔顺,浑身透出雄健,昂头挺胸,显得几分焦躁的高大骏马映入眼帘。

“教官,就这匹行吗?”

“你以前骑过烈马没?”

“没啊!”

“呵呵,眼力不错,这匹马两岁,性烈,一般骑兵都驯服不了。你从未上过马背,它可不太适合你哦!”

“教官,听老兵们说战马通人性,我觉得和它有缘。就这骑。”单争高认定了这匹躁动不安的金色大马。

“它叫柏布,起源于北非和欧洲,和我们人类各民族一样,种族的分别而已。”

柏布马和阿拉伯马很相似,以强壮、耐力超强、反应快、速度快而出名,身高在1.40—1.60米之间,属于上等战马。

“你确定就是它了?”教官心里想,喜欢它的人不在少数,不过除了团长能降服它,没几个人能够跨上它的背脊。

“确定。”单争高目光肯定。

“还是另找一匹吧!摔伤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三十多岁的教官,语气里分明几许轻视。

“呵呵,我这人什么都怕,就不怕摔。”单争高没丝好退缩的意思。

“哈哈哈,好,给你讲讲驯马的要领……”教官遇见这种自以为是的兵,实在不是少数,他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单争高见教官轻视自己,心里越发非此马不骑了。

紧接着教官教授了单争高一些驯马养马的知识:“你选择这骑,身高1.59米,雄性,性情刚烈,此马接近完美。”教官顿了顿,微微一笑,“希望你臣服于它。”

“呵呵,谢谢教官,是它臣服于我。”单争高纠正道,教官摇摇头,带着一丝哂笑离开了。

见教官离开了,单争高欣喜若狂地围着金色俊马再次转了一圈,满意极了。我待它会像兄弟一样!给它取个名字叫……叫“闪电”。

说到兄弟,单争高欣喜的心情蓦然低落了下来,想到家乡,不由得阵阵心酸,老家的弟弟妹妹,还有陈天河他们现在还好吗?

明天又是发津贴的时候了,这也是自己即将在部队领取的第三个月六元津贴,仍旧留下五毛吧!战友们领了津贴都是请这个吃糖,那个嗑瓜子,自己从未给大家买过一颗糖一粒瓜子,杜连长都说自己抠门。还是留下一块吧!单争高纠结着。

陈天河越来越看不惯只顾自己胡吃海喝的单志,消遣起他来:“干爹,我争高哥每月寄你的几块钱,足够花销了,怎么大妹都定人户(定亲)了,还穿着半截拖鞋啊?难道是最近街上的茶钱涨了?要不我给争高哥写封信,每月六元如数寄回?”

“他都是班长了,才涨一块钱啊?你给我说实话,他藏私包袱没?”单志认为当了班长的儿子不应该比士兵多一块钱。当时初入伍的新兵津贴是5元。

“估计藏了,说不定在朝鲜有了安家落户的想法,听说那边最缺男人,金日成主席还要求请毛主席留下一批军人呢!”见单志贪婪得不成样子,陈天河气坏了,于是半真半假继续捉弄起他来。

《只欠今生(21)》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