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只欠今生(20)

只欠今生(20)

2017-01-06 10:04 作者:陈冠先 335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第20章 团 长

家里发生的事情,单争高一点不知道,即使知道,他又能做什么?部队每个月发的5元津贴,留下五毛,其余的4.50元如数全部寄回。

农村普通的老百姓一个月哪有4.50元现金啊!那可是一笔能够给一个小家庭过上宽裕生活的经济。

单志有了4.50元,不干活了,不再挑着担子去走乡串户,成天穿着长衫,反剪着双手东游西荡,今天去街上喝喝茶,明天下小馆子花一两毛钱买碗“滑肉”或喊点小吃什么的,小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让人羡慕不已,有个当兵的儿子真好!

团指挥部、作战室设在一座人去楼空的当地居民房,宽大的客厅约八九十个平方米,墙上精裱着高句丽牛车图,大型的楠木条桌和十多张楠木椅子豪华气派,彰显着屋主人当时应该是富甲一方的人物。

团长郑恩看着耷拉着脑袋,两眼无神的杜伟德杜连长。

“那个叫单争高的新兵,暂时调到警卫班,任警卫班班长,你没什么意见吧?”

“团长,这个兵……留给我吧!我想安排他到通讯班当班长。”

杜连长可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着力培养的苗子,被这个蛮横的团长给抢走了,死气白赖呆在团长办公室讨价还价。

“瞧你那熊样,一个不起眼的新兵蛋子,不就是射击比赛获了个冠军吗?”郑团长瘪着嘴,不屑地说。

“就是就是,团长英明!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兵,咱团里一抓一大把,警卫班责任重大,您可得找个更出色的啊!”杜连长急忙满脸堆笑。

“哈哈哈……一抓一大把?那你小子还和我争这个不起眼的小兵,就这样决定了,那个兵我要了!滚犊子吧,别再哆嗦!”郑团长像猫戏老鼠一样逗着杜连长。

“团长您……您这样!我只能在这不走了。”杜连长恨得牙痒痒的,脸上依然笑容如花。

郑团长潇洒地一挥手:“哟呵!还赖上了,你不走?我走,再见!”说完转身背着双手离开了作战室,留下了一脸苦逼相的杜连长。

团长郑恩,山东大汉,四十多岁年纪,参加过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大大小小战斗无数次。

他身高1.78米,体重200斤,枣红色的脸膛上,眼睛成了一道缝。与征兵连长杜伟德,两人是同乡,平常关系像兄弟。

求才若渴的郑恩,在那个兵员并不太充足的时期,特别喜欢懂点文化并且极聪明的士兵。此番见了射击夺冠的单争高,高兴不已,决定留在身边,有着力培养的意思,不过并未说破,谁知这个杜伟德扭扭捏捏很不情愿的样子。

于是,用了以大欺小的赖皮招数将单争高夺了过来。胳膊拧不过大腿,杜连长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没想到你能在全团比赛中获得射击冠军,要不是背部伤痛,且不就是个双料冠军了?”李秀枝边给趴在病床上的单争高换药,边佩服地赞道。

“偶然成功,还需努力哈!”单争高趴着一动不动,微闭着眼睛,听美女医生夸自己,赶紧装的谦虚起来,心里蜜开了。

“有的人,骄傲的嫌疑也忒明显了吧!”李秀枝忽闪着黑珍珠般的大眼睛,则头看了一眼趴着的单争高。

“我可没骄傲。呃,对了,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民族?”单争高急忙讨好地问道。

“真想知道?”

“是啊!”

“藏族,听过没?”

“藏……藏族?”单争高差点挣扎坐起来。

“怎么了?”

“不是说……”

“不是什么呀?快说。”李秀枝好奇地停下了手中敷药,偏着头看着他。

乡下没出过门的老人,无论干活还是闲聊,聚在一起的时候,总爱天南海北侃大山,不管知道不知道的事,什么都吹,科学不科学不管,是不是道听途说也不管。黑的吹成白的,空幻的说成昨天亲眼见证过的。他们绝大多数人从未没出过门,对少数民族根本不了解,就会把人家编成神话小说里什么都干,什么都吃,人肉也不放过,凶狠、野蛮的人类。

从小生活在农村、参军才接触外面世界的单争高,对老百姓们说的这些故事,耳濡目染不在少数,有一定的偏信度,所以听见“藏族”吃了一惊。

“你不生气,我就说。”单争高心里有些发虚。

“不说才生气呢!”

“听老人说藏族人野蛮啊?”

“我野蛮吗?”

“不。”

“那是你们乡下部分老人不了解汉族以外的兄弟民族,一种讹传。”

“嗯,应该是!要不你怎么那么……”

“那么啥?”

“那么……那么……那么好!”单争高憋了半天,憋了个“那么好”。

“呵呵,这么紧张,是害怕我公报私仇吧?”

“你那么好,怎么会呢?”

“呵呵……”李秀枝乐了,随后再问:“听说你马上去团部当官了,以后还理我这个小老百姓吗?”

“什么当官啊!别损我了。”

“没损你的意思,穿上军装不到三个月的新兵就当班长的,可真不多。”

“嘿,你老家哪里的,入伍多久了?”单争高岔开话题。

“西康地区,入伍两年了,可没你有本事,至今还是个平头百姓。”

“女孩子当兵,并且还是医生,真不错,太优秀了!我们那里的女孩子见人说话都脸红呢!”

“你这是表扬我呢?还是表扬我呢?”李秀枝娇嗔起来,心里蜜蜜甜。

“我……我真心佩服你。”单争高顿了顿,“你有藏族名字吗?”

“有啊!益西曲珍。”

“真好听。”

“知道什么意思吗?”

“……”单争高摇摇头。

“益西,智慧的意思,曲珍,温泉。”

“智慧的温泉。难怪如此聪明,温柔。”

“呵呵,嘴怪甜的。”李秀枝笑意浓浓,“不过……”

“不过啥?”单争高忽听她语气变了,心头一凛,心,顿时悬了起来。

李秀枝随即打住笑,脸色一正,意味深长地看着单争高:“去了团部得好好干,咱团长可是个不屈才的人,是夜明珠在他那总会让你发光的,如果是块绣花枕头,你也呆不了多久。”

《只欠今生(20)》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