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只欠今生(17)

只欠今生(17)

2017-01-06 10:03 作者:陈冠先 123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第17章 受伤(下)

“李秀枝,你已经是位医务工作者了!去村庄时不是带着急救箱吗?怎么没给他止止血就捆上了?”男军医看着单争高的伤口质问了一句。

“我忙着赶回来取药,急救箱留给护士了,刚好遇见这个战士受伤了。”李秀枝委屈地嘟囔了一句。

“知道了,赶紧手术……”检查完单争高的伤情,男军医立时准备给他清洗、缝制伤口,忙碌起来。

“要紧吗?”李秀枝追问了一句。

“他身体不错,应该问题不大。”男医生一边回答,一边动作迅捷地检查着手术器件。

“怎么回事?”杜连长人还在门边,着急的声音就印了进来。

“这小子除了背部伤势较严重,其他的问题不大,伙食好点的话,康复应该比较快。”男医生刚手术结束,取下口罩,对脸色焦急的杜连长和简指导员说。

“多久能康复?”

“小伙子体质好,十天半月应该可以出院了。”医生说。

“就好就好。”连长笑了。

“手和脚的伤势严重吗?”指导员紧张地盯住医生。

“脚、手都属于轻伤和皮外伤,两三天就可以活动了。”

“呵呵……”

“你咋笑了?”

“连长,这小子正好学习啊!”

“噢,呵呵……原来你怕他的任务完不了。”杜连长也笑了。

“听说是你将他背回来的?”杜连长将目光转向身边的李秀枝,惊讶地上下打量着她。

“报告连长,每个军人见到这样的情况都会一样,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嗯,好样的。”杜连长赞赏地点点头。

“报告连长,实习医生李秀枝,请两位离开,病人需要休息。”

“哟,还赶我们走呢?”杜连长与指导员对视一眼。

“报告首长,我可不敢赶您们。伤员休息得好,伤口恢复才会快捷。”李秀枝脆脆的声音里透着干练和果断。

“是。医生同志,我们立即离开!”

两人异口同声风趣地高声道,随后离开了。没想到两位首长如此配合,看见他们离去的背影,李秀枝忍不住掩嘴笑了。

晚上,单争高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手上爬行一样,忙睁开眼,想爬起来,背部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手和脚帮上了纱布。

“怎么样?趴着还舒服吧?”正低头检查绷带的李秀枝,见睁开眼的单争高,打趣地问道。

“老阿妈咋样了?”受了伤,能舒服吗?他没理会这个有些面熟的女医生。

“她没事,伤势较轻,在隔壁病房呢!”

“医生,您知不知道谁将我和老阿妈送到医院的?”单争高眨眨眼,他在想是谁救了自己。

“听说是那些挑水的士兵,具体是谁,我不知道。”女医生若无其事地转身放下手中的镊子,这点小事,才不值一提呢!

“是哪个连的战士啊?”单争高好像在问对方,又好像在问自己。

“你这人真是,这么点小事反复纠结,要是你遇见了这种事,难道还得流下大名?”女医生见他不停地在纠结这个问题,脸上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我……我也不会。”单争高被她抢白了一眼,不好意思了,是啊,战友之间谁见了伤员,那都得救的,“对了,我们好像见过。”单争高突然记起闷罐车里的女医生,好像是眼前这位。

“见过吗?我好像没见你呀!”李秀枝见对方终于想起自己,开始戏耍起这个高个子兵。

“就是这身打扮,在闷罐车里见过……原来是你!”单争高的表情像发现了新大陆。

“那,我们见过几次呢?”

“加上今天两次啊!”

“再没啦?”

“没……没了吧……”闻此言,单争高转动着眼珠,不太确定地回答。

“呆子!瞧……”李秀枝别别嘴,将帽子取下,乌黑亮丽的秀发像瀑布一样泄在肩上。

“啊!是你,昨晚指导员住所那边见过。”单争高吃惊地瞪着对方。

“算你运气。”李秀枝摇晃着小药瓶里的药水,准备给他打针。

“运气?”他不明白。

“我这人有个毛病,给陌生人注射的时候,手老是发抖。不过呢!边聊天,边注射就不会了。”

单争高看着长长的针管,泛着寒光、甘蔗棒一样粗细的针筒,有种不寒而栗的恐惧,出生到现在,从未用过那玩意。每次看见那些被注射的病人蹙着眉头,吃呀咧嘴,痛苦的表情,不知道到底有多痛。于是,只要一见到它就心生寒意。

“叫啥名字?”

“单争高。”他紧盯着那个要命的针筒和那五厘米左右的针头,浑身肌肉不受控制地紧绷着,老老实实回答着李秀枝的问题。

“多大?”

“十七……八岁。”

“噗哧”李秀枝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立刻又板着脸。

“到底十七,还是十八?”

“十……十八!”

这大高个居然才十七岁,比自己还小两岁,李秀枝心里嘀咕着。

“你……你呢?贵姓?”单争高捏着胆子,急促地开始主动搭讪,怕冷落了对方受到针筒的惩罚。

“你猜!”

“这怎么能猜到。”

“猜不到?算了,我开始工作了。”李秀枝晃晃针筒。

“张?王?李……”

“看嘛,猜三次就搞定,不错哟。”李秀玩味十足地看着对方,手里开始稀释药液。

妈哟!我是按照百家姓顺序背的。单争高心里嘀咕到,眼睛一刻不离那支令人毛骨悚然的针筒,脸上努力洋溢着笑容。

“再猜,我是什么民族?”

“啊!你不是姓李吗?当然应该是汉族啊!”刚刚放松的心,不由得再次提了起来。

“脸背过去,肌肉放松。”李秀枝面无表情,心里大乐。

“你……你轻点……啊……”一个冰冷的东西贴在了臀部,单争高身子像了触电,那么长的针头可比父亲当年手中的“武器”厉害多了吧!他忍不住大声叫了一声。

“哈哈……刚刚才擦碘酒呢!”李秀枝实在憋不住,爆笑起来。

“啊……”单争高脸上立刻发烫了,面红耳赤不再言语。

《只欠今生(17)》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