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只欠今生(16)

只欠今生(16)

2017-01-06 10:03 作者:陈冠先 161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第16章 受伤(上)

东方地平线上露出了微光,带着硝烟的风儿吹在脸上像剃头师傅没磨利的刀子,异常安宁的大地,带着无尽的颓废,说不完的落寞与凄凉从寒夜里醒来。

唯有那一排排错落有致的绿色帐蓬,彰显着青春与活力。起床的军号响起后,战士们晨练刚完,就开始忙碌着为老百姓们挑水、打扫院子、搞建修……,军医们下乡为老百姓巡诊看病,中国军人与朝鲜百姓亲如一家人。

“怎么样?学习任务完成没?”彭永久与单争高挑着水向老乡家走去。

“一时半会哪成!”单争高愁眉苦脸的样子。

“那要多长时间啊?”

“谁知道呢!”

“是不是有人阴你啊?怎么连长和指导员老找你的茬?”

“应该不会,你们都上过高小,我的文化最低,指导员让我补习,是担心我拖了大家的后腿。”单争高认真地说。

“噢,原来是这样!”彭永久听见看书、学习头就疼,暗自庆幸自己读完了高小,才幸免了与笔墨再次打交道。

两人挑着水在岔道上分开了,各自向百姓家走去。

“谢谢您,最可爱的人。”老阿妈看见天天为自己挑水、打扫卫生的单争高激动地迎上来。

“最可爱的人”是朝鲜百姓对中国军人最崇高的称谓。当时中国除了派遣军队为朝鲜人民修桥铺路,重建家园,连他们的生活物质也是中国人民勒紧裤腰带为他们提供的。

“阿妈妮(大娘),我们都是一家人,别客气,能为家人做点事,这是我们的荣光。”

“解放军同志,您天天为我挑水、劈柴、打扫卫生院坝,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拿不出什么东西来感谢您,这个带上。”阿妈妮抖抖索索双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两枚鸡蛋。

“谢谢阿妈妮,我们不需要,您自己留下吧!”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还有鸡蛋,单争高感激不已。

“拿上吧!现在这里的土地已变为了废墟,连庄稼都没得种了,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阿妈妮噙着泪水。

“谢谢阿玛尼,我真的不需要,您留下补补身子吧!”单争高觉得喉管生痛,轻轻将鸡蛋推了回去。

“啪”

两人在谦让中,不小心将两枚鸡蛋碰落在了地上。一股子臭味直冲脑门,蛋清、蛋黄已经完全化为一滩黑水。

“对不起,没想到蛋已经坏了……”阿玛尼沮丧地看看地上像墨汁一样的蛋黄和蛋清,再望望单争高,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抱歉和酸涩汇在了一起。

单争高只觉得鼻子发酸。

“阿玛尼,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他怕自己的表情更让老人家难受,转身离开屋子。

“慢走啊!”阿玛尼倚在门边挥挥手。

单争高不敢回头,向前点点头,挑着水桶,心情沉重地往军营走去。

“轰隆……”

单争高身后那间破旧的,饱经炮火摧残,还没来不及维修的民房倒塌了。刚刚还和自己挥手告别的老阿妈,已经没了影子。

他急忙甩掉水桶,奔了过去,一阵疯狂的挖刨,军服划破了,“哧”脚下踩上了锈迹斑斑的钉子,尖锐的铁钉穿透胶鞋,锥心的疼痛感顿时遍布全身。他顾不得疼痛一把将扎入脚掌的铁钉拔出,扔得老远,继续用手挖刨。

手,开始鲜血淋淋,施救行动却不受任何阻碍,依然忘我的在继续着。

终于,见到了残垣下气若游丝的老人。单争高顾不了津津冒着血的脚掌,解放胶鞋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脚与鞋底粘在了一起。他咬咬牙,忍住痛,背上老人向军营冲去。

“扑通……”

浮尘下一块又圆又滑的卵头将他绊倒了,老阿妈摔在了一边,“嘭”单争高跌倒在路边一架残破的坦克前。

“小心……”刚刚清醒的老阿妈,惊恐地喊出两字再次晕了过去。

破败不堪的坦克上,立时掉下块一米见方的残片将单争高击中,他晕了过去。

刚刚为老百姓挑水归队的一位小战士见状,奔了过去,见叫不醒老阿妈和单争高,忙抬头四下张望,一眼瞧见不远处一位女兵,赶紧召唤过来。

“他们怎么了?”女兵急促地问道。

“他被坦克残片击中晕过去了,老阿妈也受伤昏迷不醒。”小战士紧张地看着流血不止的老阿妈和单争高,一时慌乱,不知该先背谁回部队去救治。

“让我看看……别愣着,老阿妈身体太差,快背她去部队医院,我在这看护着他,赶紧叫人过来抬他抬。”女兵说完再次低头检查单争高的伤势,小战士忙背上老阿妈向部队冲去。

女兵检查完单争高的伤,发现他背部受伤严重,一道约三十公分的创口,皮肉翻开,津津冒着惊艳的鲜红,她赶紧掏出随身携带的绷带围着他胸口快速地捆绑起来。

望望四周,没一个人影,不能再等了。她将他拽了起来,靠在背上背了一下,呀!好沉。她一咬牙再次鼓起劲,将他背了起来,立时挣得满脸通红,连脖子上的青筋也鼓了起来,眼前金星四溅,感觉背上就是一座山,她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向部队踏去。

“快快……”两个拿着担架的医生迎面跑来。

“是你……你的力气真大,居然能将他背动!”两人边将昏迷的单争高放在担架上,边吃惊望着年轻的女兵。

此时的她,脸色像付猪肝,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大冷的天,额上早已汗晶晶。蹲在地上,用手支着头,累得连回答的力气也没了。

摆着八张病床的帐篷病房里,一个瘦瘦的、脸色却红润的护士边解开单争高被鲜血染红的军服,边惊诧地瞄了一眼正换医生服饰的女兵。

“他有一百五六十斤吧?你也能将他背回来了!什么动力?”

“别……别废话,赶……赶快处理伤口。”女医生艰难地咽了口口水,仍然上气不接下气。他实在太重了,差点没压死她,刚刚哪来的那么大的劲背动他,这会她自己也感赫然了。

“让我看看。”两人正说话一个个子高大,五十多岁的男军医疾步而来。

“刚到,没来得及给他处理,要紧吗?”女医生呼气稍显均匀了点,焦虑地望着男军医。

《只欠今生(16)》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