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远去的时光(四十三)

远去的时光(四十三)

2017-01-05 07:47 作者:远风 208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四十二)

那天晚上回去以后,她喝了那么多酒感到特别难受,虽然她已经锻炼出惊人的酒量,可是喝了那么多酒,她还是感觉心中像一团火一样,酒精不是那么容易挥发的,睡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感到干渴难忍,爬起来喝了一壶凉水,又呼呼睡去。

她经常这样,已经习以为常了,在歌舞厅时,为了尽量减少客人打她的主意,她就以陪他们喝酒为代价,经常把那些客人喝的东倒西歪,后来客人们都对她的酒量叹服了,那些小动作也少了起来,可是她回去以后,也是像今天晚上这样难受,又加上她吃的很少,她常常感到胃疼,为此还备了胃药。

这样的生活已经打乱了她的生物钟,她的内心是多么厌倦这种生活,可是她又难以舍弃,心中那种坚强的信念一直在支撑着她,而她坚信,这样的日子即将结束。

有时候她心想,何必要找这份罪受?每当深夜来临,一个人独守空房,她就感到无边的寂寞,那时她多么渴望身边有一个男人陪着她,那是她的丈夫,她渴望枕在他的胳膊,让他无限柔情的搂着自己,不要让自己再去拼搏,再去想功名利禄。

是啊,在那样的夜里,她渴望嫁人生子,过上温馨美满的家庭生活,她想象那种在家中相夫教子的日子,享受着没有欲望的天伦之乐,她从心里更加厌恶这种不知道何时才是出头之日的生活。是啊,当她看到街上与她同龄的人都是成双成对,一家三人的幸福家庭,那时她是多么羡慕啊,她奋斗到现在她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住的是别人的房子,做的是别人看不起的工作,一个人来来去去,那时她真是心灰意冷,是啊,有无数次在歌舞厅里,有许多人让她告别这种生活,甚至许多人向她求爱,要娶她,她虽然也曾经动心过,她却从没有松过口,她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找一个有钱的男人,不是为了贪图享受,可是那让她摆脱这种生活的那一天还有多远?她不知道。

曾经她也幻想过与洪兵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但是自从来到南方,自从他经历一次次打击,他就显得颓废,也从没敢在自己面前表露过感情,虽然自己的心中有他,也只能是幻想,她不知道是因为她在歌舞厅,还是因为他现在一无所有,他们现在越来越远,她忽然想到他已经有好多天没来看她了。

他到底现在怎样了?她想到当初他们在火车上的相遇,那时她觉得他是那么有音乐天赋,他会唱,会弹,会作词,她相信他来到南方一定能成功,所以那时她义无反顾的丢下黎娅为她安排的工作,义无反顾的与他一起流浪,甚至露宿街头,以卖唱为生,她一直坚信他一定有拨开云雾见阳光的那一天,可是她只看到他苦苦挣扎,却没有看到任何成功的希望,他甚至向她表白的勇气也没有,她感到失望。

他难道已经放弃心中的理想了吗?那么她做的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当初他们一起为这个理想而奋斗,那时他是多么意气风发啊,没想到如今反而是自己坚定的踏上了这条路,而他却不知道走向了何方?——那天晚上她既感到兴奋,又感到苦闷,她不愿在她即将走向成功的路上丢下他,她愿与他齐头并肩,向着美好的明天一起进发。

是啊,她想起了那年在火车上唱的歌,她唱的自己泪水涟涟,也让乘客深为感动的《你从什么时候不再爱我》,那时她是因为联想到与王平伤感的爱,那时她身心交瘁,承受着被冷淡,被伤害,她感到遍体鳞伤,时光又到了今晚,今晚她好想再唱这首歌,她只想对洪兵唱。

洪兵啊,你去了哪里?你不再关心我了吗?不再陪伴我了吗?不会再为我写歌了吗?我们一直相伴,无论饥寒交迫,还是艰难困苦,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一直支持我,就是我在歌舞厅坐台,你也没有说过什么,可是如今我正需要你支持的时候,你去了哪里?无论我成功还是失败,也没有人与我共享了。

你是记恨我与马福有之间的事吗?可是那时我没有你任何消息,我只是想在他临走之时报答他对我的关爱之情,我承认我错了,可是你不能不理睬我了啊? 你就是从这时不再爱我,关心我了吗?

柳扬想到这些泪如雨下,她越是看不到洪兵,对他的思念越加清晰,从前他在身边的时候,她没有感觉到什么,他无论为她做什么,她都觉得那是应该的,现在她孤单一个人才感到那份浓浓的关爱之情,可是如今已不复再来。

她现在走的路也是当初他们共同的理想,也是在火车上激发出来的梦,如今梦还在,人已无踪.......

她知道这条路,无论再累再难都必须走下去,如果半途而废,那么她先前所有的付出都白费了,好在她已经看到了曙光......

——那么洪兵去了哪里?他哪里也没有去,还是在夜晚跑场,只是他再也不愿见到柳扬了。那个叫马福有的再次回来,让他伤透了心,他没想到至今他们还藕断丝连,尽管那天晚上柳扬一再解释,他还是不相信,回来以后更加多疑,他想着自己离开后,他们又在一起重温旧梦,他就更加难受,他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除此之外,他在其他方面没有任何进展,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太大了,所有的理想都是美好的,一旦赴堵行动,才知道其中是多么艰难,他当初的理想正在一点点耗尽,而他还是看不到出头之日。

现在看着他爱的人正在一天天的离他远去,他却找不到任何挽留的机会,当他看到柳扬在两次比赛现场的演唱,她是那么光彩照人,那么美艳夺目,那么多的人追捧她,他知道他永远没有机会了。

所以那时他就想,趁着夜晚跑场,挣点钱回去吧,这里没有他梦想的地方,也从没给过他机会,他报名参加过比赛,有的第一轮就被淘汰了,有的连名都没有报上,他也找知名的人拜师,可是被人家拒之门外,他写的歌也投过,可是没有人用,虽然有一定的水平,但是没有名气,他也央求乐队的头儿组织一个像样的乐队,去参加正式比赛,可是头儿说太难,他又不能离开这个乐队,这是他目前生活的唯一出路,现在他只能仰天长叹,像一只掉进陷阱的困兽,看不到任何脱颖而出的希望。

他的梦想,他的追求,在这个城市里已经消耗殆尽,他的爱情更是遥不可及。

当柳扬对他日夜牵挂的时候,他却对柳扬心生失望。

世事的转换就是这样的微妙,洪兵对柳扬朝思暮想的时节,她的身边接二连三的出现了男人,一开始是王平,后来是马福有,而她在歌舞厅更是周旋在男人中间,再加上洪兵窘迫的处境,所以纵是在心中爱了千万遍,还是在柳扬面前不敢表白,所以错失了多次良机,那时洪兵如果知道柳扬对他的心思,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了。

柳扬因为洪兵的退却,萌生了思念之情,想起了他们朝夕相伴的日日夜夜,也因为柳扬接连在比赛中一路高歌,对洪兵这个把她带上音乐之路的人,更是难以忘记,她更想与他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

她怀念洪兵为她的音乐梦所做过的一切,也怀念起与洪兵在一起的那些难忘时光。

现在洪兵的音乐梦已经破碎,但是不管怎样他还是衷心祝福柳扬,所以有柳扬参赛的日子他一定会到场,可是除此之外,他已不敢有其他的念想了,也只能把对她的那份爱在心中深藏。

此时他更加茫然了,他开始自嘲,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追寻什么?这里不是你的天堂,也没有让你展翅飞翔的空间,这里没有你的爱,只有无尽的失意,经历了这么多坎坷,现在他已没有任何动力,他的麟角早已经被磨平,所以回家的打算日渐清晰,他开始想到父亲对他的一番谆谆教诲,一个人不能脚踏实地,早晚要栽跟头。

对爱的失意,对理想的渺茫,对未来的失望,让他更感觉到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这样无休止漂泊的日子开始心生厌恶, 他心灰意冷,多少次他都想一走了之,如果不是囊中羞涩,如果不是回去无颜见人,如果不是对父母无法交代,他早就想打道回府了。

自从有了这个打算,他就开始以挣钱为目的,他开始绞尽脑汁的筹划挣钱的方法。这时他想到了那个遥远的过去,想到那年他曾经去过的海南岛上的那个金矿,那里虽然遍地是荒山,可是荒山底下就埋藏着黄金,虽然那里充满了杀戮,暴力,处处危险,但是却有发财的机会,如果不是当年他的父亲把他从海南找回,现在他又是一番什么光景呢?

那一段经历他只对柳扬一个人说过,现在他的心中又萌生了这个念头,去海南,去寻找发财的机会,这个念头一旦生起,他就片刻也不想在这里停留,因为这里已没有什么值得他牵挂,除了对柳扬还有一丝难舍的念想,他对这个城市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幻想,于是在那个无人知晓的一天,洪兵神秘的消失了。

这个城市没有因为洪兵的离开有任何改变,一切还在照常运转,这个城市对他这样一个小人物的消失,更没有起一丝波澜,只是对柳扬来说,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从前,当洪兵在柳扬身边的时候,洪兵所做的一切,柳扬都觉得理所当然,洪兵就像她的一个跟班一样,也像是一家人一样,只是觉得洪兵应该在自己的身边,他们就像两个相处很久的人,都把那份深情隐藏在心里,没有谁说出来,他们也觉得只是时间问题,可是随着马福有的出现,原来一直维持的现状被打破了,而洪兵觉得自己是被伤的最深的人,所以洪兵感到失望,柳扬虽然也知道因为马福有的出现,让洪兵无法面对自己,但是柳扬一直没有当回事,她觉得已经拒绝了马福有,不再与他有任何关系,所以对洪兵一直没有出现在自己身边,也没有放在心里。

那时她又在参加歌唱大赛,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比赛上,所以对洪兵一直没有来虽然感到奇怪,也没有多加考虑。是啊,她怎么知道洪兵会不辞而别?怎么想到自己伤他那么深? 后来当她知道洪兵无缘无故失踪以后,她伤心欲绝,痛不欲生,她为自己的轻率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对洪兵的思念日渐加深,她又开始踏进另一个梦幻......

《远去的时光(四十三)》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