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散文 » 一指流年,千树花开

一指流年,千树花开

2017-01-01 06:23 作者:子愚雅趣 1120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星河日短,人生季瘦,转身,又一个春秋。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今与往、彼与此,似与同只不过隔了一片时空的距离。风听黄钟大吕,雨洗禁宫易人,亦是花开花落之事。只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我仰慕同叔的才华,实不苟同“无可奈何”之笔思。人要生活在希望里,不必惆怅在烟云中。倒是庭芝见真,执笔泼墨,只为那一世的眷牵。

时光荏苒,是谁与谁的流年;娇花易落,本是世间规律;留一丝曾经,也有了来过的期许。

眸帘阖开日月,天边云卷云舒,留下的是生活精彩,流逝的是记忆无视。

“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明人汤显祖总是把情寄寓在四梦里。在我看来,有情人终成眷属,经过就是美好。

云容本无心中愁,何来忌惮怨东风。过去的留也不住,何不放眼未来。三秋寂寞,岂如开心一笑;人散楼空,尚落一地香影。

“一年滴尽莲花漏,碧井屠苏沉冻酒”。元夕为何“千门万户曈曈日”,只缘“春来更有好花枝”。

昨日花香,醉薰新岁蓝天,落黄素笺,勾勒明天华章。

“梅花开尽杏花红”,“似开未开最有情”。我饮了诗浆词酒,中了花“蛊”,对阙梨堆雪,吟芳桃累春。

时光煮雪,雪印心珠,矢志成城;岁月愚人,大智若愚,有何不好。

我把人生写就一首小令,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花儿浅唱阳关三叠,香寄予鸿雁,化作泥土更护花。

有谁留住过冬的脚步,听懂雪落的声音,雪却知晓人心冷,“故穿庭树作飞花”。

我只想乘上春的御辇,与花红柳绿为伴,“等闲识得东风面”,“一蓑烟雨任平生”。

开卷万朵压枝低,凝霜众蕊吐绪迟。

打开希望之门,步入一元之始,陶乐陶欣!

《一指流年,千树花开》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