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远去的时光(四十一)

远去的时光(四十一)

2016-12-30 08:12 作者:远风 251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四十)

那是柳扬第一次进入豪门俱乐部。

此时柳扬已经相信刘首义不会强求她做任何她不愿意的事,所以柳扬上了他的车,刘首义开车把柳扬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那是一栋别墅式的建筑,门口站了两个门童,走进大厅,里面灯火辉煌,舒缓的音乐在大厅里回荡,许多人端着酒杯在随意交谈,柳扬就像王平第一次进到这里一样,许多人都以警戒的目光看着她,这里一般是不接纳陌生人的,除了有熟人带领,而且来到这里的都不是一般人,或者有权势的人,或者有名望的人,或者是眼下当红的人,因为这是一个相对狭窄的圈子,很多人都会顾虑自己的名声,不愿意外人知道他们还有这样一个交际的圈子,这是与他们公开身份相违背的。

所以柳扬第一次来,尽管有人已经认出她就是正在参加歌唱大赛的歌手,但是并没有人搭理她,后来还是通过刘首义的介绍,人们才放下警惕的心。而且她比王平第一次来还有一个优势,第一她是个女人,第二她是刘首义介绍的,而刘首义比起袁自钢在这里更有一些背景了,更何况柳扬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刘首义介绍以后,有人就陆陆续续过来与她打招呼,套近乎。

柳扬在这里大开眼界,她看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人,通过刘首义的介绍,她知道这里有政府官员,有工商界大佬,有开发商,有文艺界人士,就连一些知名全国的艺人也有光临。

这时有服务生请刘首义到楼上的包厢,柳扬也一同前往,进入包厢,更让柳扬目瞪口呆,这里真是藏龙卧虎啊,副市长也在里面就坐,还有几个局长,还有几个公司的董事长,还有一干花枝招展的女人。听刘首义介绍说,都是从艺校毕业才到市歌舞团的年轻演员,他们在里面把酒言欢,说着一些幽默风趣的笑话,女孩子们在旁边频频倒酒,还不时的向身边的男人敬酒,有的卖弄风骚的一口一个干爹的叫着,而柳扬在一边显得拘谨,尽管她在歌舞厅混了那么长时间,她也没有这么开放过,有些话她也从没好意思说出口,比起这些女孩子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当刘首义把柳扬介绍给在座的认识,他们把目光交聚到柳扬身上,发现刘首义带来的女孩子比在座的女孩子明艳美丽多了,他们都用一种不一样的眼神打量柳扬,甚至带有一种不怀好意的眼光,这时那一群女孩子吃醋了,她们叫嚣着:“来,来,来,正好陪我们的领导喝一杯。”

她们想看柳扬的笑话,可是她们哪里知道柳扬的酒量?

在座的只有刘首义知道柳扬的酒量,刘首义在心里笑了:你们与她拼酒?在座的男人也没有喝过她的,别说你们女孩子了,加在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

这时刘首义已经就坐,柳扬坐在他的身边,这时她定神往桌上一看,她在心中惊叫一声:“我的天啊。”

这是一桌什么样的菜?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她长这么大见也没见过,光听刘首义说她就不敢下筷子了,像什么天鹅,豹子肉,梅花鹿,那一条蛇就珍贵无比,他们还真敢吃,就连那一盘野菜,也是从人迹罕见的高山上采摘的,这一桌要多少钱啊,刘首义偷偷地对她说:“这一桌最少十来万。”

就在柳扬惊叹的时候,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子说:“别光看不喝,我们敬市长一杯。”

说完一口干了,把杯口朝下,还向柳扬炫耀,柳扬没有推辞也一口干了,她们几个女孩子又要柳扬敬了在座的一圈,柳扬喝完了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这时刘首义说:“我们在一起从不喝洋酒的,没劲。我建议我们喝白酒。”

在座的都同声叫好,今天他们,还有她们,都想看柳扬的笑话,于是服务生搬了一箱茅台酒上来,每对男女面前放了一瓶,几个女孩子鼓足了劲要把柳扬喝倒,还有几个不喝酒的女孩子在旁边不敢吭声。开始喝的时候,柳扬还有一点拘束,可是几杯酒下肚,她也放开了,她看看刘首义,刘首义好像鼓励她,于是她与那几个女孩子喝了起来,不一会那几个就醉的不省人事了,副市长发话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也都不能喝了。”

这时他们也喝的差不多了,讲话也没有那么清楚,请客的那个董事长站起来说:“好了,我们还要谈点事。”

几个局长说:“明天你就去办手续吧。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何况市长也点头了。”

现在很多事,都是在酒席桌上敲定的。何况他们已经结成一个联盟,这个俱乐部的成员彼此之间都有密切的关系,除非是初来乍到的新人。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桩买卖就这么敲定了。

楼下这时传来一阵欢呼声,节目已经开始了,刘首义倡议说:“酒足饭饱了,我们到下面观看节目吧。”

他们准备下楼了,几个女孩子还是酒醉不醒,副市长还有那几个局长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柳扬,她除了脸上有了红晕以外,一点事也没有,都暗暗赞叹她的酒量,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让他们刮目相看。而那几个女孩子在他们的搀扶下来到大厅,到沙发上又东倒西歪了。

这时大厅的舞台上,本市的一个知名艺人正在台上表演节目,精彩的表演引来了一阵阵喝彩声。接着有省歌舞团的演员也上台了,几个精彩的节目过后,灯光暗了下来,舞会开始了。

在场的人几乎人人都有舞伴,在这里忙碌的也都是漂亮的女服务员,每个人都可以充当伴舞的人,也可以随叫随到,一场盛大的舞会在音乐声中展开,刚才还在闲聊的人们都放下了酒杯,这是人人都参与的节目,柳扬和刘首义也登场了。

只见他俩跳着轻快的三步,柳扬像一叶小舟在海洋里乘风破浪,像一片云朵摇曳着月光的梦幻,像夏夜的清风荡漾着仲夏夜悠远的梦,好一个轻盈的柳扬,与同样娴熟的刘首义珠联璧合,他们在人缝中轻巧的穿行,引来了多少女孩子嫉妒的目光,也引来了多少男人艳羡的眼球。

他们不知道柳扬在歌舞厅中坐台,她的舞更是一流的出众,没有她不会跳的舞。一曲舞跳完,副市长也来邀请柳扬了,他身边的女孩子到现在还是醉的一塌糊涂,还在沙发上拽着他一个劲吵嚷着要喝,吐的他一身都是,他去换了一套衣服,在旁边欣赏柳扬的舞姿,刘首义赶紧鼓动柳扬,让她尽情的发挥。

柳扬为认识副市长而高兴,她更尽心尽力的展示自己的强项了。这一次他们跳的是四步,只见他俩缓慢的步入舞池中,优雅地起舞,副市长带着她,感到那么的默契,好像心有灵犀一样,柳扬总是随着他的步伐跟随而上,让他感到那么舒坦,他搂着她芊芊细腰,感到她的肌肤那么富有弹性,她搭在他胳膊上的小手似有似无,闻着带着酒气的气息和着她身上的芳香,副市长感到飘飘欲仙,仿佛沉醉在月光下的花丛,他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从没有这样尽兴,与她起舞真是一种无比的享受。

他们面对面望着,柳扬的眼中好似柔波荡漾,柔情似水,看得他一阵心颤,副市长今晚也喝了不少酒,这时他浑身燥热,好像那酒气在与柳扬的翩翩起舞中,一阵阵的散去,感到无比舒畅。

副市长和刘首义一样,都是跳舞好手,他们更是这里的常客,多少女孩子都说,与他们跳舞真是一种享受,可是还是有很多女孩子自叹弗如,今晚她们大开眼界。

突然舞池中旋律一变,只见副市长像纵横疆场的将军,带着柳扬大开大合,在舞场上奔腾,他们飞快的旋转,柳扬像一只轻盈的飞燕,环绕着他,与他不弃不离,时而他们紧紧相连,时而他们展翅欲飞,舞场上的人们都停下了舞步,情不自禁的送来一阵阵掌声,副市长舞得更带劲了,柳扬也配合的更加流畅,这时副市长松开了西服的扣子,他与柳扬更加放松,舞池中好像到处都是他们美不胜收的身影.......

柳扬在舞池中肆意放纵,那也是因为身上的酒精需要挥发,何况这样的场合已容不得她任何收敛,这也是她表现的机会。

是啊,她一直在寻找机会,她身上的光芒已经深藏的太久太久了。在这里不需要腼腆的淑女,不需要典雅端庄的秀女,这里需要的是青春四溢,光华夺目,流光溢彩,让男人们赏心悦目的女人,而此时柳扬正迎合了他们的需求,她在皇后歌舞厅学得的那些手段,在这里尽情的展现出来,她那美艳的舞姿让男人们销魂,她那勾魂摄魄的眼神让男人们沉醉,多少男人们为她情不自禁的倾倒......

副市长身在其中,他有更深的感受,今日与她狂舞,像来自天堂的狂欢,像在天上人间的飞翔,他感到大快人心,从没有这样酣畅的享受过。

狂舞了一曲,副市长大汗淋漓,也感到说不出的舒畅,可是他还舍不得放手,这时舞会结束了,又到了表演时间,他才恋恋难舍的回到座位上。这时所有人都恭维副市长的舞跳得太好了,还有那个不知名的女孩子,他们真是佳偶天成,天下绝配,他们俩是今晚最出众的明星。副市长连连谦虚的说:“不敢当,不敢当。”

回到座位以后,陪伴他的那个女孩子还在沉睡,他轻视的看了她一眼,感到她们真的无法相比,这时他想起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于是他又走到刘首义的座位,刘首义赶紧站起来,邀请他坐下。

他发现柳扬还在喝酒,不过这次喝的是红酒,他感到惊讶,她到底有多大的酒量?除了脸上红扑扑的,一点事也没有。于是他问她:“小家伙,我好像见过你,只是不记得在哪里了。”

柳扬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因为她也不明白,是在歌舞厅?还是在比赛现场?歌舞厅的男人多得是,按说他这么大的身份,如果是在歌舞厅柳扬绝不会忘记他。

刘首义在旁边插了过来:“市长,这次我们市举行歌唱大赛,她就在那个舞台上,已经过了两关了,那一天比赛,您也去了,您一定是在比赛中看到她的,您是贵人多忘事啊。”

刘身义这么一说,副市长连连点头称是:“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是那个风头正劲的柳扬,我们机关的人都在议论你,说我们市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个国色天香,才艺无双的女子,原来就是你啊,你今晚的这身打扮我还真没看出来。”

副市长说完哈哈大笑:“佳人当面,有眼不识,我自罚一杯,算作赔罪。”

说完一口喝干了杯中酒,柳扬不好意思起来,羞涩的不知如何是好。

副市长又说了:“既然有这么好的歌手在这,那为何不让她上台为我们高歌一曲?这是他们平时请也请不来的人啊,择日不如撞日,就是现在吧。”

于是他悄悄地对服务生说:“去把你们的主持人叫过来。”

《远去的时光(四十一)》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