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散文 » 《雨霖铃》中的蒙太奇

《雨霖铃》中的蒙太奇

2016-12-29 15:36 作者:子愚雅趣 236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我喜欢宋词,好比时下的年轻人喜欢好莱坞的电影大片。但我不仅喜欢宋词的情媚,更喜欢其中的“蒙太奇”表现手法,剪切、组接“镜头”,再造时空,无不增加了作品的艺术渲染力。至于年轻人都喜欢好莱坞的什么,我倒不得而知了。

《雨霖铃》是北宋词人柳永的代表作。此调原为唐教坊曲。相传玄宗避安禄山乱入蜀,时霖雨连日,栈道中听到铃声。为悼念杨贵妃,便采作此曲,后柳永用作词调,又名《雨霖铃慢》,词上下阕,仄韵,一百零三字。

该词是柳永从汴京南下时与一位恋人的惜别之作,将离情别绪表达得缠绵悱恻,凄婉动人。宋去以来,文坛大家无不称颂此词为千古名篇。

而“蒙太奇”又是什么呢?蒙太奇是法语的音译,原为建筑学术语,意为构成、装配。用于艺术领域,可解释为有意涵的时空人为地拼贴剪辑手法。最早被延伸到电影艺术中,当不同镜头拼接一起时,产生各个镜头单独存所不具有的特定含义。写作时采用这种方法的叫蒙太奇手法。

在我看来,柳永的《雨霖铃》把叙事、抒情、对比“蒙太奇”手法运用的淋漓尽致。

《雨霖铃》上片写临别时的情景,下片写别后情景,全篇起伏跌宕,声情双绘。开始就给读者摇出一组镜头。暴雨初晴,送别长亭,林间老树秋蝉哀鸣的声音和着画面组成的一幅凄切之景。接着镜头一转,中景展现出京都城门旁的宴帐处,一对恋人顿樽愁怅无措。转而特写艄公催客人上船启程,再剪切运用对比手法推出特写,一对恋人的“执手”和“泪眼”,给人凄厉伤感之悲。接续画面色彩淡化,隐喻描写主人公的心理活动,扁舟在千里烟波之上漂泊,暮霭沉沉的天空下,让观众联想客人未来生活的险恶无着。然后,又一组镜头剪接,萧瑟秋风里,孤舟寡客,堤岸杨柳下,旅人在一弯冷月晓凤中蹀躞。

算来电影由法国人卢米埃尔兄弟发明,1895年12月28日首映《火车到站》影片,至今也不过百余载。公元十一世纪的柳永怎么会和“蒙太奇”交际,我这也是“关公战秦琼”的遐想。

实际上国学的艺术手法丰富多样,铺陈叙议、点染勾勒、借景抒情、情景交融、衬托对比、前后照应等在《雨霖铃》中都有呈现,且看辑录后人对该词下阙的评论:

开篇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我始,自古皆然。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清秋节”一辞,映射上阕起首“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再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更加强了感情色彩。而“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为全篇警策。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习习晓风吹拂萧萧疏柳,一弯残月高挂杨柳梢头。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在这画面之中。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改用情语。可想日后年复一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烦恼,即使有千般风情与谁道来?遥应上片“ 念去去”。“经年”二字则近应“今宵”,在时间与思绪上环环相扣,步步推进。

记得清人刘熙载在《艺概》中评《雨霖铃》:“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 ,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

说了一大把,转念,我倒是觉得在下的文章标题倒置了。贴切的应是“蒙太奇中的《雨霖铃》”,不知道时下的年轻人是否有同感,实际上外国的许多东西都是引进的,当然包括中华文化的产出。由此我深思,是否我们更应该好好学学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呢!

《《雨霖铃》中的蒙太奇》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