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远去的时光(三十七)

远去的时光(三十七)

2016-12-21 09:22 作者:远风 316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三十六)

为马福有开门的正是洪兵,两个男人四目相视,那一瞬间他们之间充满了火药味,也充满了敌视。

马福有心有疑问为什么柳扬的住处有个男人?洪兵的疑问是他为什么来到柳扬的住处?

可就那么一瞬他们彼此认出了对方,虽然双方的容貌有了一些改变,可是这样近距离,还是不需要怎么分辨。

洪兵把马福扬让进了房间,他知道这是马福有为柳扬租的房,马福有也知道洪兵与柳扬以前的关系。进了房间,他们相视而坐,彼此也没有多少语言,洪兵因为马福有在他们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们,他也没好说什么。

此时柳扬不在家中,她正在黎娅的陪同下在策划公司排练。房间的气氛变得沉闷,马福有显得很尴尬,洪兵不是进了监狱吗?怎么他又与柳扬在一起?他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如果他们有什么关系,那么这一次不是白跑一趟?

洪兵现在对他已不是心存感激,虽然他曾经感谢他在他们落难的时候帮助了他们,现在却对他满怀敌意,他竟然对柳扬施以恩惠,然后让柳扬不得不心甘情愿委身于他,而且还让柳扬怀上了孕,事情发生以来,他一直耿耿于怀,难以消除,现在这个男人正在面前,他即使冲上去给他一拳,也难消心头之恨。

马福有一直在猜测他与柳扬的关系,他想到了那个深夜打给他的电话,他已经不用猜测就知道是眼前的男人。

只有他是柳扬最亲近的人,他们一起来到南方,他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追求,他知道那时他们还不是恋人,至于现在什么关系他就不知道了。

他突然觉得这次来的太鲁莽了,怪不得他向柳扬求婚她一直不答应,难道真是为眼前的男人?还是为了她的追求目标?本来他打算这一次来南方,无论如何也要把柳扬带回去,现在看来要落空了。

洪兵看到马福有,他也想起了那天晚上喝醉酒打给马福有的电话,他是来道歉的?还是来补救的?洪兵此时满腔怒火,有他在,他绝对不能让他们重拾旧情,绝对不能让柳扬跟他重归于好。

他们就这样没有言语坐在那里,彼此却心事重重,各怀各的心事。柳扬一直没有回来。马福有看到这尴尬的局面,他认为已经没有等下去的必要,还是等见到柳扬再说。他就对洪兵说声告辞,准备离开,可是门一打开,柳扬就站在门前,准备开门。

骤然看到马福有,柳扬吓得一跳,她以为看花了眼,她仔细一看果真是马福有,他怎么出现在她的屋里?而他的后面正站着洪兵。柳扬在门口怔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既然来了,为什么要走,都回去,正好我们叙叙旧。”

马福有打消了走的念头,他们一起坐下来,这时房间的气氛缓和多了,由于柳扬回来了,他们有了共同话题。

柳扬心里此时也不是滋味,突然之间她的屋里出现了两个男人,一个曾有雨露之情,一个至今半遮半掩,现今交聚在一起,让她不知如何面对。现在一个暗藏浓浓爱意,一个却是醋气冲天,一个恨意难消,一个满怀期盼,她怎么让他们安静?又怎么让马福有知难而退?

此时她的心中被即将来临的比赛充盈,无时无刻不在准备比赛,哪有心情理会他们的情爱?不是她心中没有情,没有爱,当她受到酒店经理和王平两个男人伤害的时候,她已经把爱心中深藏,再也不会轻易视人,她曾经也渴望洪兵的大胆表白,可是洪兵始终畏畏缩缩,让她失望。她也曾委身于马福有,那是因为马福有的离开,对他的恩情无以为报,可是她并不爱他,现在两个人当面,如何让他们打消敌意的念头?何况感情只能是两个人的事,如今多了一个人,就是她爱其中的一个,也不能说出来。

三个人坐在一起,出现了难看的沉默,可是柳扬不愧是从男人堆出来的,她欢快就打破了这个局面,柳扬先开口说话:“既然你们都在,我就说话了,我是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我游戏红尘,说难听一点就是一个坐台小姐,不要对我抱有任何幻想,再说我现在也不会考虑个人问题,我现在就是渴望唱歌,如果有一天我有幸有一点成就,我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我知道喜欢我的人很多,但是喜欢不代表爱。还有马老板,你也不要有任何内疚,我从没有责备过你,至于洪兵,我两至今都是清清白白的。今天我们就不要谈个人问题,我们难得聚在一起,你又不远千里而来,走,我请客。”

柳扬巧妙的转移了他们心中想的事,她对他们任何一位都没有特别的感情,也让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至少他们不再争风吃醋。

洪兵看到柳扬没有对马福有的到来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也没有特别的情谊,心里稍稍平静下来。马福有看到洪兵就在身旁,又不知道他俩到底什么关系,也就不好多说,来时的冲动和一腔热望,这时也平息了许多,不过自己既然来了,就要打开心结,不带遗憾,他是个爽快人,不像洪兵不敢敞开心扉,他只要能了结自己的心愿,哪怕从此相忘于江湖也不再遗憾。

吃了饭以后,柳扬和洪兵又开始了他们的夜生活,马福有闷闷不乐的来到旅馆,他在旅馆开了个房间,原来他一下飞机,就直奔柳扬而来,并没有想到住的问题,现在不得不考虑了。

洪兵离开了柳扬,回去的路上想起马福有,气不打一处来,马福有得了便宜,还念念不忘,还想来找柳扬,真是一个无耻的男人,他不理解柳扬,为什么能对马福有主动投怀送抱,对自己却一直彬彬有礼,就像好哥们一样,从没主动亲近过一次。

他失意的回去了,一气之下,他决定这几天不再去柳扬那里,看她到底在不在意他。

洪兵忘了,柳扬正在准备歌唱比赛,现在正是最需要他帮助的紧张时刻。后来,柳扬开始紧张比赛,翘首以盼洪兵的到来,洪兵却杳无踪影,打他电话,他也推三阻四,就是不来。

而那时他们都没有想到,再次见面已经是多年以后。

第二天晚上,柳扬深夜从歌舞厅出来,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马福有,正站在歌舞厅门口,柳扬心中一热,想起了从前他担心她被人欺负,他像大哥哥一样保护她,不管风里雨里都等候在歌舞厅门口一样。柳扬深深感动,那时柳扬饥饿难忍,就对马福有说:“哥,谢谢你,还像从前一样护卫我,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他们来到了大排档,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白酒。马福有对她说:“你就不能结束这种漂浮不定的生活吗?你这样夜夜过着颠倒的生活,长此以往身体会垮的。何况你追求的梦想至今遥遥无期,就是实现了你的梦想,那又怎样呢?你还不是要过正常人的生活吗?”

柳扬恹恹的笑着:“哥,你不知道,自从我跨入这个门槛,我就没有想退出,自从我走入歌舞厅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下决心我一定要成功。所以,哥,你不要劝我了。”

马福有叹了一口气说:“可是梦想是那么容易实现的吗?你看多少人的追求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如今有多少人挤破头想在演艺事业成名,有多少人还不是失望而归?而你走的这条路我看很难,你在歌舞厅能谋什么成名之路?即使将来有一天成功了,你也会得不偿失。特别是现在,我看到你这样的生活,心里很难受,我这次来,就是希望你跟我回去。看不到希望的事,你还要苦苦挣扎,何苦呢。跟我走吧。”

柳扬说:“哥,我终于等到机会了,我就要去参加比赛,我相信这一次一定能够成功。”

马福有叹气道:“唉,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看来我是劝不动你了。本来我这次来是下了决心要带你回去,我希望能与你善始善终,你我一席之欢,而我愿长久以待,不辜负这一段不可再遇的情缘。”

马福有无奈的喝了一口酒:“看来,我只能失望了。”

“哥,谢谢你还想着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对我的这份好。”

马福有摆摆手,爽朗的说:“不要再惦记什么帮助的事,那是每一个家乡人都会做的。柳扬,这次我是诚心诚意来的, 我惟愿天长地久,不留遗憾在我的人生。”

“知道了,哥,我以后无处可去时一定会去找你的,但是我现在真的不能走。”

“好吧。我也不强求了。”

他们喝着喝着,又谈了很多,马福有又说:“我今天来,看到洪兵一直对我怒目相视,他好像很敌意我的到来,你与洪兵是怎么回事?”

听到马福有提起洪兵,柳扬感到一阵难过,她与洪兵的许多往事浮现眼前,她想到了火车上第一次与他相遇,想到他身挎吉他在火车上豪放唱歌:“他啊,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他爱好音乐,因为音乐的梦想,一直生活在动荡不安中,我走上唱歌这条路,还是在他的熏染下,那一年我到南方来,与他在火车上相识,他在火车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弹着吉他唱起了歌,看到他粗狂豪放,忧伤彷徨的样子,我动了心,后来我在他的感染下,与他一起合唱起来。后来在火车上他给我讲他的经历,让我产生了同情,这些年他一直以唱歌为他的目标,虽然没有什么成就,但是始终与音乐相伴。他对音乐的热爱打动了我。我就想音乐既然能打动我,如果我唱的话也一定能打动别人,音乐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一旦喜欢上它,就再也放不下,我就想这也是一条成名之路,从此我就对音乐念念不忘了。本来我去南方,已经找好工作,皇后歌舞厅的老板是我的好姐妹,当时她就答应让我做歌舞厅的经理,可是我带着洪兵去投奔她的时候,她听说我想唱歌,对我的热情一下子冷却了,也不再管我了。我与洪兵就离开了歌舞厅,在外一直流浪,随便找个地方,就以唱歌靠别人的赏赐度日,后来就流浪到你工地边的广场上,也是在那时,你帮助了我们。”

柳扬喝了一口酒又说:“他有很深的音乐造诣,也有很深厚的功底,他会写词填曲,可惜他一直没有发挥的机会,现实太无情,他常埋怨社会对他太不公平,他也没有找到以唱歌成名之路,不知道他是得不到别人的欣赏,还是没有机遇,他一次次参赛一次次失败,所以他和我一样,至今还像无根的浮萍飘浮着,他无数次叹息自己怀才不遇,常常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自己总是不被人发现,所以他变得很忧郁,很敏感,很脆弱,如今他已被磨了锋芒,不再有刚来南方时的朝气,也不再雄心勃勃,时常显得颓废。生活一再打击他,还因为受到乐队其他人的牵连进过监狱。他好像很喜欢我,可是他从不敢表露出来,看到我与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又吃错,我们在一起至今也没有发生过什么。”

《远去的时光(三十七)》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