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 小说 » 阿彩

阿彩

2016-12-20 20:06 作者:勿忘心安 871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阿彩,一位农村姑娘,具有勤劳,善良的特质,有着姣好的容貌,且性情温柔,为人很是随和。女孩大了终究有了心事,不久,她和同村的阿辉相恋了。他长相俊朗,皮肤白皙,看上去是个干净利索的男孩,但脾性有些懒惰有点自私。当时父母也是反对的,阿彩并不介意,她不顾别人的眼光,毅然的爱了。

八十年代的爱情,不需要那么多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只要一个眼神,一个拥抱,足矣。

时光的车轮一圈圈轧过青春,他们的恋情日渐深厚,两年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他说:“我们结婚吧,这一生我会对你好”,她唇边恙出笑意,眼角却挂满了泪痕,羞涩的微微点着头。他高兴的快要飞起来了,忘情的把她搂在怀里。她仿佛看到那个叫做幸福的女孩在向她走来,欣喜与温暖的热情在她心头荡漾开来,久久不能散去。她对她们的未来充满着幻想,把自己半生的幸福,全部寄托在眼前这个男孩的身上,她觉得有他在就是全世界了。

婚礼定在两个月以后,她穿上隆重而优雅的礼服(那时候的农村还不流行穿婚纱),在父母和亲朋好友的祝福和见证下,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嫁给了他。

一年后,迎来了她们爱的结晶,大女儿出生了,阿彩欢喜与快乐溢于言表。

可幻想很浪漫,现实却很骨感,回归到生活的柴米油盐中来,还要担起为人父母的责任,就需要去工作,于是阿辉就找了个工厂去上班,阿彩就承担起照顾女儿和全部家务的责任,工资虽然不多,但她们生活节俭,还是足够支配的。

日子就这样匆匆而过,许多时候都来不及怀念,那时的青春和激情,越美好的事物,越容易离散,沧桑就是蹉跎的战利品,永远在可怜的女人面前炫耀着。

当她们的小女儿来到世上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多欢喜,只因他有点重男轻女的思想,再加上婆婆也想要孙子,所以他无奈了。阿彩也因为生产和生活的压力使容貌变的憔悴,身体开始臃肿,他对她的感情也在起着微妙的变化。阿彩感觉出了异样,比以前更加的勤劳,照顾他更加细致。日复一日的劳作,使她染上严重的腰痛病,甚至做一顿饭都要歇三歇,中药,西药,吃了不少,可就是不见好转,她有点泄气了。起初,阿辉还会体贴,帮她熬药,替她分担家务,但时间长了,也就冷淡了起来,还说在外地找了份更好的工作,要出去打工。她拗不过他,也不忍心看他为难,只好答应了。

要知道,男人的欲望永远不会满足,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大的出乎意料,更何况还有诱惑与欲望的勾引,他沦陷了。

由于他交际能力比较强,而且有着伶俐的口才,进厂没多久,就做起了业务员,凭着工作的便利,他与漂亮妩媚的女代理好上了,从此,两人的关系一发不可收拾,很快便在他的出租屋里同居了。可能是觉得对阿彩有愧疚,更多的是对他的丑行的掩饰,他故意多回了两趟家,还献殷勤似的帮忙干家务。可她好像领会到了什么,晚上,她依在他的怀里,“辉,别爱上别的女人,你说过会一辈子对我好 ”。他心里一紧,使劲的抱了抱她,什么都没说。

自此,他拿回家的工资越来越少,她问起就推说是工厂效益不好。无奈,阿彩去找了一份工作,工资虽然不错,但劳动强度特别大,为了多挣几个钱,她还要经常加夜班,吃饭就不那么准时了,常常是随便扒拉两口就去上班,就这样又染上了胃病。有次正加班的时候,由于胃病犯了,再加上高强度的工作,她晕倒在车间里。而此时,他正在出租屋里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呢。

然而,世上有种叫做爱情的东西,真是脆弱到极致,禁不起风吹雨打。她的善良与辛苦,并没有得到他的同情与怜惜。他把离婚协议递到她面前,“我们离婚吧,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签字”。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打下来,她崩溃了,瘫倒在地。那晚,他睡在外屋的沙发上,她一夜未眠,脑海里总是浮现当初他求婚的画面,曾经的信誓旦旦全部成了笑话,犹如一根根尖刺在戳她的心窝,疼的没了知觉。眼看自己苦心经营的家就这样散了,怎能舍得,她的世界崩塌了,在伤心欲绝之下,曾有一刻她想到了轻生,一瓶安眠药在手里攥着,可看了看两个熟睡的女儿,她哭了,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第二天,签完字,就带着小女儿去省城打工了。

原来爱情终究还是奢侈的事,是可望而不可及,阿彩的爱情还是败给了生活。

阿彩走了两年,阿辉快活了两年。后来终因工厂不景气,一个大的裁员,把他裁了下来,那个女人也离开了。不知阿彩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阿辉准备翻修新房,可能是要迎回她。她欣喜若狂,以为阿辉终于回心转意了。于是,她特意跑回去把自己辛苦积攒的五万块钱,塞到他手里。

谁知命运之神又一次抛弃了她,当新房落成之时,他结婚了,但新娘不是她。阿彩彻底绝望了,这次她没哭,只是空了,彻底空了。

后来,听说她带着小女儿去了远方…………

文字/勿忘心安

QQ/1451613182

《阿彩》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